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诗酒趁年华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5:18 作者:我想吃肉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诗酒趁年华
诗酒趁年华
作者:我想吃肉来源:晋江文学城
颜神佑不满一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周围的女人都凶残到了一定境界。所以,她下定决心,一定要以长辈先贤为标榜,要更霸气侧漏一点,不要让长辈的威风在自己这里失传。首先,把双Q欠费缴上……其次,多多向前辈先贤学习。最后,创造凶残新境界!穿越一回不容易,可不是为了委屈自己当小媳妇儿来的!可是……她是来给人当闺女的,亲爹还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求破。想写篇爽文来的,总觉得宅斗不止是下药下舌头,女人的舞台应该更宽广一点,我姑妄言之,诸位姑妄听之。↑依旧是阿悠出品的封面,喜欢~本文慢热,坑品有保证。如无意外,每天六点

世有名山,昆仑为首。

昆仑为西王母原居地,与天界关系匪浅。

现在里面住的,自然也是些神仙。

自打五百年前,鎏英的女儿卿天在青城山为了给猪妖出气和昆仑的弟子打了一架后,她就看上了一位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的昆仑弟子,心心念念将人掳回魔界做丈夫。

由此一发不可收拾,每隔一段时间凤凰总要去昆仑山领一回人。

第一回,对方不知她身份,只当是魔界小妖关在囚室内,见来给她作保的竟是火神,大惊失色下毕恭毕敬将人交还带走。

第二回,对方已知她是魔界之尊的女儿,打不得骂不得,不敢怠慢,只能暂时封了她的灵力,好吃好喝地供在招待贵宾的院落里。

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

好吧,从那之后,已经不知道多少回了。

初时,昆仑派因她身份特殊,以为魔界有何图谋,严防死守,见之如洪水猛兽。

但卿天身为魔界儿女之楷模,自当是百折不挠、越挫越勇,破守山阵,闯凌霄殿,入昆仑阁,想要掳走的人没掳到,功法倒是日益突飞猛进,也算是意外收获。

几百年里,凤凰为了领人进出昆仑已是平常,冠绝六界的皮相依旧魅力不减,代代昆仑女弟子前仆后继拜倒在他长袍之下。

到后来已经发展到,每每卿天去闯昆仑,男弟子过来打架,女弟子过来围观凤凰。将好好一个仙家清静之地,弄得魔气滋扰、情牵尘绕,好不热闹。

几百年过去,昆仑派因人数众多,自己派里的弟子彼此人认不全,但对卿天那张精致妍丽的小脸,倒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她的身影出现,弟子间彼此对望皆是一种,又来了的表情。

倒是打出几分感情交谊来,彼此间越发和气,更像在交流切磋。罩面时先吆喝:你小心了,我这套青云剑比上次练得更为炉火纯青。或者连打都不打,尽在那讨论魔功与仙法之间相克之道。

到后来,已经开始交流魔界各位城主和昆仑各山山主的八卦逸闻了……

就连昆仑的守山神兽,大概和她打架的次数多了,被她烦扰得无可奈何索性放任,愈发对卿天视而不见,就当个无害的自己人,气得生怕弟子被抢走的长老要断它几天口粮,其之气急败坏,就差将防火防盗防卿天写入昆仑教条。

其实,若是卿天看上的那位昆仑弟子身份普通一点,两界结为秦晋之好,也堪称仙魔和解的典范。

奈何,那位被她看中的乃是昆仑首徒,将来执掌昆仑之人。

万万不可能去魔界做个入赘的夫君,甚至因为天性寡情少欲,早已放言此生不会有道侣。

狐狸仙对卿天这几百年的评价是,可歌可泣,可歌可泣……

赠她无数红绳,甚至要传她情丝缠绵大法去牵红线,倒看这昆仑首徒动不动心

奈何人家物我两忘,道法精深,每每卿天还未近身就将她制住,通知我家凤凰来领人。

可怜那些天蚕吐丝而成的红线,至今未派上用场,从未缠上那位昆仑首徒之身。

卿天觉得自己运道差了点,虽然狐狸仙告诉她女追男隔层纱,可到了她这却变成了隔层山,偏偏还是六界名山之首,昆仑。

又是一次被凤凰领了回来,她依旧意志坚定。

“哪怕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填平。”她言语铿锵有力。

“不愧是鎏英的女儿,好气魄!!!”我拍手叫好,表示肯定。

“什么好气魄,瞎捣什么乱?”凤凰一双清滟的凤眸轻敛,剑眉微挑:“人家仙元稳固,道法精深,将来必定有大造化,想走的可不是和魔界之人的同路。舅舅我虽然不反对卿天你追求所爱,但你是否真的弄清楚自己心意,到底是不甘心没抢成人,还是不甘心不能和这人相守终生?”

“有区别吗?”我和卿天面面相觑,樘樾在一旁懵懵懂懂。

“当然有区别,区别大了,一个是为了输赢,一个没有输赢。”凤凰起身,一手揽过小樘樾,不再告诫卿天,反而捉着樘樾双手说:“小樘樾的做法就不错,日日里在河边钓媳妇,钓的是个心甘情愿,这叫两情相悦。

…………

这明明是我告诉樘樾的法子,当年凤凰不就是这么上我钩的么?照他的来,都是用抢的!!!

凤凰这是在肯定我,比他更高明?

我满意地点点头,终于有一项能胜过凤凰,此事他是被我教化了,甚是欣慰,甚是欣慰……

前几日夜里,凤凰对我说暮辞不在了,鎏英忙于魔界公务,卿天的教导之事我二人免不了要多操心,果然这时他索性将话说开了,也不管卿天听不听得明白。

“卿天你,有没有想明白,自己抢人的行为,是想要两情相悦,还是一厢情愿?”

“自然是,是……”卿天本欲脱口而出的话被一口吞下,好像自己也突然不明白。

她觉得自己要回去好好想清楚,于是拜别。

凤凰见她离去,对我坦白说这话的缘由。

“上一次我与那位昆仑首徒聊了一会,他直言相告,自己和卿天只是在青城山打了个罩面,几百年里每次见面皆是斗法,连话都没有好好说上过几句,卿天怎么能算得上对他情根深种,大概不过是心念一起,魔障碍目罢了。你以为如何?”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我倒觉得,卿天不像是一时冲动之下的玩闹,因为掳人不成所以折腾了几百年。”

我表示不赞同此种说法,这感情的事情,我们女子的感觉总是要比男人更加细腻、真切几分。

“若真的是情之所属,也不知是幸与不幸。”凤凰长吁一口气,似是想到了什么,将我拥入怀中。

我知他意思,就怕这二人,皆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看不清对方也识不得自己,缘来时情浅,缘散时情深。

有几人能像我和凤凰这般,还有机会重来?

若我不是花神,能使鲜花常盛不败。

这凤凰花也就只能开两季,一季缘来,一季缘去。

来来去去里,天人也身不由己。

几日后,卿天再来寻我,向我讨教如何收服一个男人的心,毕竟我可是收服了六界之中最骄傲的那只凤凰之人。

这个问题,我好好思量了一番。

靠美色?不不不,凤凰才不是看中我颜色之好,要不然当年凡间历劫,面纱覆面他也不会爱上我了。

靠聪明才智?可是做他书童的百年间,我背书背得磕磕绊绊、颠三倒四,修炼灵力打瞌睡打得东倒西歪,修炼法术也是变王八不成反缺了桌子腿。论聪明才智在陂湖禀量、天赋过人,历任火神中灵力最高的凤凰面前就是个渣渣。

既不是外在,也不是内在,我总不能说,凤凰看上的就是我的笨手笨脚吧,那在小辈面前也太没有面子了。

他是怎么对我情窦初开的?我回忆了一下初到天界那一百年,想起狐狸仙对我的谆谆教导,灵机一动,比出一个三的手势。莫测高深道:

“一共有三招。第一招,谄媚伺候之。你也莫要每次都找他打架了,可以做点别的事情呀,比如……”

“比如什么?”卿天急急问。

我眼睛一转:“给他做鲜花饼吃啊。”

“我不会做。”

“我教你便是。”

几日后,凤凰将人领了回来。卿天在我面前垂头丧气。

“他说他不爱吃鲜花饼。尝都没尝一口。”

“那他到底爱吃什么?”

“他说他都是吃辟谷丹。”

………………

果然是符合那人清冷的性子,辟谷丹那寡淡的东西也能一吃吃个几千年,如此无趣,看来此路不通。

于是,我又将第二招搬了出来。

“第二招,言语以命威胁之。”

几日后,不用等凤凰去接,卿天五花大绑,被昆仑之人从天上扔了下来。

我连忙将绳子给她解开,问她:“你是怎么说的?”

“我说他若不和我走,我就一死了之。”

“他什么反应?”

“他说如此这般,昆仑总算清净了。”卿天恨恨道。

我若有所思,这招当年凤凰也是一掌将我拍出房,看来落了最下乘,也是不通不通。但是也不至于这么不客气的将人五花大绑从天上丢下来啊,莫非卿天还干了什么?

很快答案便揭晓。

“我见我的命不能威胁到他,于是灵机一动,要他一定要给我个交待,不然有朝一日我继承魔尊之位,就带领十位城主千万魔兵攻上昆仑,他若是在意昆仑弟子的性命就跟我走。”

这是以昆仑人的性命胁之?啧啧,啧啧,好气魄,不愧是魔界儿女,可歌可泣,可歌可泣……

我想象狐狸仙听到她这话会如何反应,连连点头,卿天以为我表示赞同,愁眉苦脸地说:“谁知道他说,交待?好,我给你。亲手将我从天上绑着交待下来了。”

我见还是不行,那就只能来最后一招了。当年这招对凤凰也最有效,他心一软就将我收在身边当书童教习法术。若是卿天也能借此留在那人身边,一来二去天长日久,机会也就多了。

于是我传授终极秘诀,给了她一个胸有成竹的眼神。剖析道:

“强者最怕的是什么?其实是弱者。对付强者,切忌强攻,只可弱取。你就向他示弱。敌不动你不动,敌一动,你就哭。”

“弱取?哭?”

“是的,当年凤凰就是败在这招下。”我双眼放光,洋洋得意。

“可是我哭不出啊。”

“没关系,我有法子。”

这点小法术手到擒来,我随手炼出了辣椒精油,要她到时在眼睛边上抹了,一见那人就哭,保管涕泪横流,惊天动地。

几日后,那位昆仑首徒一不小心被卿天近了身,推进了天台的锁灵池里,这锁灵池中隔绝灵气,他又是个不会水的,差点溺毙。

卿天用法术救不得他,情急之下将狐狸仙送与她的红绳掏了出来。

因为红绳一直捆不上昆仑首徒的手脚,日积月累越来越多,已经被她无聊得织成了一张大网,正好派上用场救人,她手一扬网一开从空中罩下入水。

将那位首徒一网打尽,牢牢捆住。

任你寡情绝欲,任你岁月无情,月下仙人万千红绳抛出,情丝缠绵大法使出。

情不知所起,一网情深,一击即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称霸了异界之敏感

    白玉川灿然一笑。“想知道吗?”他的眼底透亮,因为破罐破摔而笑出一种明艳的感觉,在笑意中眼尾似乎都薄薄地散发微光,“你没机会知道了,现在是在T国,这里可不是KCI。”“没有关系。”楚宪昂如同鹰隼一样的眸光静静地看着他,刹那间白玉川竟然有种自己被凶禽选定为目标的微弱恐慌,“不要挑衅我,白教官。”他又笑起

  • 轮回之戒在线阅读第一章

    “晚上九点,万隆大花园,三楼308室。别忘了带‘雨伞’!”看着手机里跳出的信息,张小瀚抑住心里的激动,逐字逐句念了三遍。联系人是马大燕!!张小瀚辛辛苦苦暗恋了三年的校花女友!“这是要……约我?”“她主动约我!!”“她跟前男友分手成功了!!我这个“备胎”终于转正了!!”“草,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可以取到

  • 开局一头Scp682之担忧(3)

    郭秀捧起他的脸,有些哭笑不得:“老公啊,胡强他都已经走了,你现在还吼这么大声,难道不嫌累吗?”“倒也是哈,那我先躺会。”这头刚安抚好刘兵情绪,一名小护士又把郭秀给叫出去。郭秀走后,刘兵开始向陈颖打听有关胡强的事。其实陈颖对胡强所知甚少,不过既然刘兵张嘴问了,那她只好如实转述。‘胡强’,华严集团董事长

  • 审判十四归国

    南夏永宁二十一年秋,北燕南夏于河泽开战,北燕大败,折兵损将十万余。次年春,南夏昭文公主与燕国世子和离,南夏使臣迎公主回国。“公主一别故国这么久,也不好好看看吗?毕竟可是这么久未见啊!”夜萤轻轻地挑起了帘子的一角,把头微微向外伸出一点,看了一会儿转头笑着对颜瑜道。南夏的都城上虞对于夜萤这种从未踏足过的

  • 时光不老,爱情不散之逍遥王帝惊羽(7)

    月影一惊,被吓了一跳,顾不得尊卑,连忙捂住苏婳的嘴,“娘娘怎可直呼皇上名讳!”苏婳眼前一黑,脑子里天旋地转。完了,完了,完了!她就说为什么东临西越的听起来这么耳熟,原来,她不止是穿越,还是——穿书!这个东临国皇上帝惊澜,就是书中的男主!而这位贵妃娘娘西凉仙是书中活不过三章的炮灰女配!书中对西凉仙描写

  • 将又与你共长情在线阅读第9章

    放学以后,哈里曼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着教室里的人走干净。理查德很快又凑到了哈里曼的身边,一脸欠揍表情的开口说道:“怎么了?在担心你的未婚妻个子比你还高吗?”伊斯特人号称巨人后裔,身高和体型是他们最为骄傲的地方。同样伊斯特男子在寻找伴侣的时候也多会挑选身材高大的女子,越是高大的人在这个国家就越受欢迎。伊

  • 平行时空的刘丞之秦家秦风

    临海城,位于晋阳大陆的最西方。一年前这句话在临海城,小至三岁小儿,大至上百老人,几乎无人不知。这两句话的由来,就是因为秦家出了一个武道天才,秦风。秦风六岁踏入武道,七岁便成为练气三境的武者,九岁浑身修为达练气七境,十二岁成为练气九境巅峰武者,仅十五岁便突破先天,成为临海少有的先天境界强者。要知道,在

  • 农门老太太之第五章(5)

    被带上了楼后,那工作人员又领着路容嘉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前。他看到那个黑金色的门牌,明晃晃地印着“宋郁专用”四个字。他们一路走来遇到了不少人,此时看到路容嘉在宋郁的工作室停住,都有点好奇地往这边看。整得好像他是宋郁的小情儿似的。……靠。路容嘉心有些沉,连带着说话的态度都不太好了:“……这是什么意思?”那

  • 头条隐婚枕上宠在线阅读第三章

    穿过山门,那些修习弟子大多面孔较生,只是随老弟子们远远的恭敬的道了一声叶峰主。叶澜亦是微微颔首,前几日已呈书向尊主告知行程,如今回来,自是需去拜会一番。叶不往没有随着叶澜去,而是被领着下岭又上山,刚若经过的是主峰,现在来的应是旁系。山中的布置大相径庭,山中弟子若无紧急情况,不得御剑穿行邽山众峰系,全

  • 冷酷总裁狠狠爱小试牛刀

    沈苏贞得意的忙碌着,每个病人她都会交代一下要注意些什么。后面的病人也都乐意找她多说两句。这一切沈大夫虽然没有看到,却是声声入耳。他没有想到这小丫头能说得这般轻松自然,不像是个小姑娘,倒像了一个活脱脱的女郎中了。欣慰之余,还是有些担心的,生怕她给他的病人说错了什么,误了人家病情。事实证明,沈大夫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