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综]盈利藤四郎的信仰之传道(3)

2021/6/11 1:17:19 作者:迥幻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盈利藤四郎的信仰
[综]盈利藤四郎的信仰
作者:迥幻来源:晋江文学城
盈利藤四郎自认为自己是众刀剑中的“耻辱”。作为锻造短刀的高手——粟田口吉光所锻造的短刀,却意外的没有任何攻击性。反而,脆弱的不像是刀剑。能够被世人们所记载,完全是因为自己是粟田口吉光所锻造的唯一一把留在自己身边的“护身刀”。而且在粟田口吉光的逝世之日也没有在他的身边。盈利藤四郎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没用的他在多年以后可以成为付丧神。盈利藤四郎活着的信念只有一个——因为他背负着“吉光”之铭。忏悔的信念使盈利藤四郎这把不属于时空管理局的短刀自身的灵力更为强大。以至于超过种花家的巫女。莫名得到穿越历史的罗盘

夜色正浓。

云天静坐院内凝气,忽然感觉后背一凉,双眼睁开,感觉有人在身后,心想不会是叶家的人发现了什么要修理自己一顿吧,明明不想惹事却仍是引得一身sao,本能的反应使云天迅速往前一扑避开,接着顺势一滚后刚想站起身,可身形还未站稳,身后之人如附骨之疽再次贴上,避无可避。只得强行扭转身形一拳轰出,试图为自己争取一点空间,然而那身影根本没有躲避这一拳的打算,双手从容地背在身后,云天的一拳竟没有引起一丝涟漪,浑厚玄气将其拳头完全裹住,拳势走的一干二净。

一拳无果,云天冷汗直流,但容不得他多想便又感到一股巨力顺着拳头反冲回来,这可比他刚刚的那击要强劲得多,直接整个人被抛飞出去,不敢强行抵抗这股巨力,连忙用玄气护住全身,顺着巨力的方向不断摆动身形,往后足足飞出十多米才堪堪落地,双腿用力一沉,身形仍倔强地保持一丝稳健。

那道身影这才停住,没有再跟上的打算,终于得以停歇的云天抬头一看,竟是那位面容黝黑的吴长老。

“弟子见过吴长老。”云天微微躬身执弟子礼。

“嗯,怎么这么晚了不回去休息反倒在院子修炼,修行一事讲究循序渐进,劳逸结合才能长久。”吴长老轻抚本就不是太浓密的黑须,再加上面容黝黑,那些黑须更是不太显眼,乍一看还以为在抚摸下巴。

这一问云天只得苦笑,他当然也想去休息啊,白天风尘仆仆地赶路,要不是...唉,还是跟吴长老老实交代吧,否则明天叶重醒来就更不好交代,将来龙去脉一一说清,然后恭敬站到一旁低头等待领罚。

吴长老沉吟片刻,最终开口道:“抬起头来,本长老也不是什么不明事理的人,自然不会因为天赋高低就偏袒一人,况且在我看来你就不见得比叶重差,修炼首重心性,天赋次之,以你的努力说不定会在武道上大有成就,你可知道历史上曾就有一位武道大宗师以六阶修为败九阶,我看你纵然不及也该有这方面的才能。”

吴长老的一番话对云天来说无疑是一记强心剂,对啊,既然有人能做到,那么自己就更有理由努力下去,知道路在哪里一切还是问题么。

“本来我是打算将你们都带回宗门才传授你们玄技,但现在看来你以五重败八重,可见武道天赋不凡,便早些传你又如何,可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吴长老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部泛黄书籍递给云天。

纵是云天再沉稳此刻也难以压抑内心的喜悦,多少修者想入武道而不得,正是因为玄技难求,甚至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没有接触过玄技,空有一身修为却只能以势压人,拳脚功夫如纸糊一般。

恭敬地接过书籍后,云天坐在院里细细品读起来,而吴长老也不再停留,飘身离去,身法恍如鬼魅。

书本并没有名字,只是一本抄录下来的书,而且并不是完整的,不过却详细记载了基础理论,还附带了一个玄技。

开篇是介绍何为武道,以及武道的体现,修者想要走上武道就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符印,任何玄技都由最少一个符印组成,有些比较高深的玄技甚至会用到五个之多的符印共同施展,而一个人的武道强弱可以从符印的品质有大致判断,武道走得越远对玄气的控制就越精准,而精准的控制力是描绘复杂符印的必备要求,当然武道所包括的东西有很多,例如武道之心、武道之魂、武道状态这些玄妙的东西,符印品质只是最直观体现。

“风符印,一种最基础的符印,强化修者身体灵活性,运用高深甚至可以招式间顺风而出增强力度。”

一口气看完整本书后,云天对武道有了个大概的了解,目前他首先要做的自然就是凝出风符印,有了符印才能开始尝试修炼玄技,进而踏上武道,自己的玄气控制力绝对在同龄中可达顶尖,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悟性如何,那玄之又玄的武道之魂就与悟性息息相关,至于武道之心更加无须担心。

翻开书籍中描绘风符印图案的那一页,云天要做的就是用玄气照葫芦画瓢,将其完整拓印出来,然后融入体内即可,闭上双眼先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态,习武最忌贪功冒进,不一会,云天双眼睁开,目光专注,仿佛回到那片林子面对巨石练拳的时候,一切心神集中到右手食指中,丝丝玄气“嗤嗤”冒出,得益于常年练拳对玄气运转的控制,指尖玄气无比稳定,如果控制不足就会使得玄气刚出现就逸散到空气中。

指尖轻轻划过半空,一道美妙的弧线为始端,没有丝毫停顿地划动,但没过多久云天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他拙劣的描绘技巧使得他下不去手,扭扭歪歪的符印与书中描绘相去甚远,无奈苦笑一声,任由半空的玄气消散,没想到问题的关键竟变成了这个,看来还得稍稍练习。

努力了一个多时辰,半空中缓缓漂浮一个与书中有七八分相似的图案,熠熠发光。

但云天并不满意,先不说形态有所差异,而且散发的光芒呈现白色,从书中记载的品级来说是最低的,感觉自己还能做得更好,起码描其形要完全一致才是,轻轻挥散空中的符印,稍稍养神再次埋头苦练。

一夜过去,云天不断重复绘画,玄气也耗尽几次,终于,在日出之前,稳定的手指缓缓划动,将半空图案勾勒完整,这一次似乎有别于之前多次描绘,只见四周玄气被牵引,一个漩涡浮现于半空,色泽渐浓,微微黄光焕发,成了!

与书中记载一般无二,二品黄光更是表明品质不俗。

观察着苦熬了一夜的战果,云天终于满意地点点头,伸手将符印纳入体内,顿时一股凛冽玄气冲入四肢百骸,所过之处经脉也变得更加坚韧宽阔,与此同时他感觉到整个身体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托起一样,身形变得更加灵巧,玄气虽然挥霍一空,但现在单凭身体素质都能让他快出其他人一截。

云天收拾一下,打算先去昨天约好的地方等候众人,不敢回去自己的房间看叶重,否则一大早又打起来的话自己就真的不好解释,况且吴长老心善不代表其他长老也这般想,看昨天他们宝贝叶重的架势,要是再打起来就不知道罚的是不是自己了。

到达集结点,云天寻了一个角落位置静坐,一晚上都在不断消耗玄气,此时得赶紧先恢复一下,但没想到最早过来的竟然不是任何一位长老,而是昏迷了一个晚上的叶重,顿时两人间气氛尴尬。

“呃…那个,你还好吧。”终于熬不住怪异的气氛,云天先开口问道。

“我很好!我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你有这个实力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但你不要太得意,这一拳我迟早换回来。”叶重狠狠地瞪着云天,咬牙切齿道。

云天“咳咳”干笑两声,这些场面话他很小的时候就不再说了,母亲说了,流里流气的像什么样子。

“知道知道,只要你没事就好。”

“当然!本少爷的恢复力你有么?”

“那你下巴那清淤怎么回事?”

“那是少爷我今早不小心磕到的不行么?”

“行,你这么帅,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

叶重越聊火气越大,气不过还又打不过,真是没天理,幸好没过多久长老们便陆陆续续来到厅堂,两人不再说话,但叶重一直在用眼神狠狠剐云天,看得云天背脊发凉,用过早饭后众人与叶家主道别,再次踏上征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韩娱BTS系统总是想让我谈恋爱之大清药丸(1)

    “真乖!”谨欢亲了胤礽一口,又惹来小家伙咯咯的笑声,看得坐在旁边的康熙那叫一个眼红。儿砸!软的!想亲!不行!朕要矜持!羡慕地要死要死的康熙只得主动转开话题,“前些日子你说的牛痘之事太医院那边已经递了消息上来,说是已经有所发现,只待进一步研究实验了。”说到这个,最近被战事闹得头疼的康熙也不由激动起来,

  • 星际霸主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擂台之上比斗的二人其中之一正是昨天自己注意的绿衣女子,擂台之上显然是那绿衣女子更粘一些优势诡异的步法加上刁钻的剑术,让对手只能被动防御没多长时间灵力耗尽认输了。林一正在打量着他,那女子仿佛知道背后的目光似的,转身看向林一。怎么样,小子漂亮吧,要不要晚上把她劫回来,给你暖被窝啊!!陈老这时出声

  • 轮回之烬第6章在线阅读

    和宋家两兄弟吃过午饭,孟札决定今天先把“祭品”购置好。拦下出租车,让司机帮忙对比了一下两个书店的地址,他决定去“新公园”。云间市纸质书籍行业发展得很好,市区内有辟立书香街,专司纸质书籍贩卖,市里大部分书店都位于此。这其中便包括了新公园书店。但“新公园”是云间市少数几家主打同性文学作品的大型书店之一。

  • 不想脱发的我该怎么活下去开花

    宋夕没有回答,他警惕看着历槐,一言不发。历槐眯起眼:“哦?”摄魂音也无效?有那么一刹那,历槐升起些许对百魂教的情谊,盘算要不要带这个小东西回教,做一名“前途无量”的鬼修。但他即刻否定了这个想法——他不太擅长养虎为患。历槐笑着摇摇头,朝一个侍从点头。对方举起刀,眼瞧着要落下,宋夕开口:“铁木林!”历槐

  • 穷人法则在线阅读第10章

    梁小斗在这个村子里总共也就住了十几日,村子里的人对他虽然称不上亲切慈爱,但和他用这种不客气语气说话的人,不用想都只有一个。果然,风停后,一众人拦住了他的去路,为首的可不就是圆脸少年牙。看着阵仗,梁小斗都忍不住乐了。这是不是老天爷怕他脱离高科技的娱乐生活太久而无聊,特意给他安排的余兴节目?这个叫牙的孩

  • 重生之在你身后在线阅读第9章

    “可恶!”原本台下火热的围观,在烟尘消散之后,发出参差不齐的惋惜声。台上的火凤白嫩的脸庞此时通红,显然若是先前全力一击或许还有机会,但是此时却是必须要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下一位...老者身后的随从没有因为失败而面色有所波动,这几日这种表情他见得多了,只是麻木的继续传唤下一个上场。火凤也知晓此时或是

  • 分手吧,我要回家种地第二章在线阅读

    那灰色石头散发出来的彩色光芒,如同情催化剂般,两人立马被激起最原始的欲望。互相亲吻,互相抚摸,衣裳也随之褪去,只见白花花的两条身体缠绕在一起,奔向白洁的大床。夜天最终没能把持住,小夜天一下子冲进林心雪的身体,水.乳.交.融。夜天只觉得自己的魂飘了起来。我戳,这23年白活了。早知道18岁那年,就必须找

  • 我曾深深爱过你在线阅读第6节

    苏湄轻哼了一声,没有反驳傅丞军的话,他说的确实有道理,就算她想逞强,也不该建立在自己有危险的基础上。就在两人相顾无言的时候,一辆墨绿色的车停在了村门口,苏湄无意识的被这车吓了一跳,差点就要出手。叫她看看这些铁皮盒子在街上奔跑还行,若真的扎扎实实的停在她面前,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想着,苏湄有些羞赧。她

  • 我,散步就能无敌之难忘的一天(8)

    杨扬走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打开了手机,只听见好一阵子的响声。曾诗丽发了几条关心的短信:杨扬,在那里还好吧?你的手机已经关机了,可能不能用手机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回来提前给我打电话哦!还有一条短信:尊敬的杨扬先生,我们即将于八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在天都市“天大”大酒店会议厅召开“天都市天门广场文化艺术雕

  • 满世界谈恋爱在线阅读兔子炸毛了

    看着兔子眼睛里的泪水,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忙缩了缩腿,把脚收了回来,试探性的开口“兔兔?”地上的兔子仰头看着我,红眼睛里的泪水刷刷掉了下去,跟毛线团似的小尾巴也耷拉着一动不动,片刻后,它缓缓的低下了头,只用两个支楞着的大耳朵对着我。热浪铺面袭来,让我找回了神智,抬头一望,火焰的热气染红了的半边天,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