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捕获你的心在线阅读第2章

2021/6/11 2:45:36 作者:鹭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捕获你的心
捕获你的心
作者:鹭由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1:天桥下的贴膜小哥,长得帅气有味道,每周准点在施念的店里带一块蛋糕;老板娘施念,偷偷芳心暗许,人家不过带甜品,她的心却跟着被打包。还未张钩,她心已落网存稿文:《啤酒加枸杞》文案:三十五岁的老男人傅惟宪接了个来看牙的小病人,是个喜欢穿破洞牛仔裤的十八岁小朋友。扎着脏辫,叼着棒棒糖,斜眼睛看人的时候一脸不屑。他也不知道中了什么歇,不过就是治个牙的功夫,傅惟宪一颗老男人心晕乎乎就被哄过去了。交往了才知道,这哪里是谈女朋友?分明是养了个女儿,还是处于叛逆期的那个。叛逆不羁裤子破破烂烂的摇滚少女vs

孟璟书醒来的时候,酒店的房间里只剩他自己。

室外日光被厚重的遮光帘阻隔,室内昏黑不辩时间。

他第一反应是去摸手机,没摸到。

只能撑着手肘,去看床头座机的显示屏。

十一点十七分。

孟璟书倒回床上。

双眼对着天花板,放空。

他好久没睡这么长时间的觉了,身体有些懒散,回不过神。

床褥的味道隐约钻入鼻腔,有他的酒气,也有女人留下的,一股子隐秘的香味儿。

身体比神智更早清醒。

他低骂一声。

不过三个多月没做,一点刺激就兴奋得像个处男。

忍不住回想昨天晚上。

几年没见,她跟以前不一样了。

起初只是酒意上头,想逗逗她。谁知她还真来了,那么一个好学生乖宝宝,竟然会和他做这种事。那些或连续或断裂的画面在他脑中回放。城市的夜灯透进落地窗,把她出了点汗的皮肤映得跟块玉似的。

……

房间里响起低哑的闷哼。

孟璟书喘了一会儿,在圣人时间里醒了神。

昨夜,他们没有拉窗帘。

是她今早走的时候拉上的。

“哎呀,也不嫌晒。”朦胧的记忆浮现这么一句吐槽,女孩子的声音放得很低,是轻轻柔柔的气音。

那时是高几来着?

他位置靠窗,下午自习课精神懒怠,趴台睡得迷糊,被西斜的日光刺到眼睛,下意识把头换个方向继续睡。坐在他后面的女孩子看在眼里,于是就这么小声嘟囔着,倾着半个身子过来帮他把窗帘拉上了。

他兀自一笑。

说变也没变。

……

冲动是魔鬼。

姜迎从下床开始,就在品尝恶果。

最直观的是,她的身上留下了很多痕迹,而她的裙子不能完全遮住。

她在镜子前呆滞几秒,决定就地取材。趁事主还没醒来,把他的衬衫穿上,袖口折了又折,衣摆打结,拉拉扯扯,终于能比较正常地出门。

姜迎没留小纸条,也没留联系方式,将这一夜彻头彻尾变为恶作剧。

天亮了,也就结束了。

她怀着事了拂衣去的心情,回到刚租的小公寓,终于放松地倒进被窝。困顿中她悄悄庆幸,还好她昨晚喝得少,今天醒得早,不用面对事后的尴尬局面。又想孟璟书醒来发现自己衣服没了,一定很懵,然后眉间隆起褶子,可能还会骂她。

但是骂她有用吗。

哈哈哈。

她在窃喜中睡了过去。

饥肠辘辘地醒来,已是傍晚时分。

房子,还是那个乱七八糟的样子,满地的箱子盒子,像个仓库。

她周五下了班才搬进来,还没来得及整理,周六就跟几个同事一起去了聚会,晚上又……

总之她打算回来休息一下就收拾的,结果睡一觉醒来,疯狂打喷嚏。

……昨晚空调开太低了。

这就是做坏事的代价吧。

大概是过程比较爽,所以结果也比较坏。

在外卖高峰期,姜迎饿着肚子,擦着鼻涕,慢慢吞吞地摆放行李,打扫卫生,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后,吃上了今天的第一顿饭。

外卖软件给她发了个几块钱的迟到红包。

她看一眼关掉,习惯性打开微博。

上次退出前,姜迎没切账号,直接登进了小号。她小号的作用很纯粹,视奸和抽奖,因此关注的人不多。

这一打开,就直接看到了昨夜她在孟璟书手机上看到的来电头像。大大的眼睛,饱满的红唇,小巧的V脸,是符合绝大多数人审美的亮眼美女。

只是她发的微博却没有头像那么明媚。

付萱Larissa V:

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有什么会永远不变?或许有些东西,就像这件衬衫一样消失了。

配图是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衫,左边领口翻起来,有银色暗纹绣的一行小字:LarissaLeroy

四十多平的单身公寓,姜迎侧身就能拿到被随便仍在小沙发上的衬衫,她拧着眉伸手一掀。

果然。

“……”

这究竟是谁恶心了谁???

……

THE ONE二层,乐声环绕,酒精与香水交叠,楼下五光十色的摇头灯不时透过玻璃隔层射上来,带来迥然不同的迷醉和热烈。

孟璟书今天显然情绪不佳,靠在沙发里话都懒得说。

魏展风去挑了酒回来,开着盖,打趣他:“孟少爷,开心点,童老板专门来作陪,你给个面子。”

童浩嗤笑:“不用给我面子,”他指指桌面上的酒,“顾客进行高额消费,只要不砸场子,什么脸色我都受得住。”

这是玩笑话。魏展风是孟璟书大学同学,后来在国外读硕士期间又是校友,一起结识了童浩,三人交情颇深。

童浩给每人倒酒加冰块,孟璟书卡着杯口端过来,半掌大的杯口,半杯,全喝了。

“记老魏账上,他选的酒。”

“嘶……你这狗咬吕洞宾啊。”魏展风表情夸张,“你摸着良心说,兄弟我及时打电话叫你出来,是不是救你于水火之中?不然付萱今天肯定闹得你没完。”

孟璟书往杯里添酒,喝了小口,瞟他:“你怎么知道?”

“这能不知道?估计圈子里都知道了,童浩你给他念念,那女的今天发了几条微博了?”

童浩拿手机开了微博,丢给他,“自己看。”

——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有什么会永远不变?或许有些东西,就像这件衬衫一样消失了。

——三年来,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还能相信什么?

——我的心真的很乱,曾经的快乐都变成了冷漠。

……

付萱现在是个有名气的网红,最初是靠美妆、穿搭有了些粉丝。后来出国期间,她分享的奢侈品渐渐多了起来,还多了些参加高端场合的记录,加上本身外形优越,以高学历白富美人设吸粉无数。

平日里她的微博都是风景、写真、美食和秀恩爱,不然就是一些推广,从来没有一天内发过这么多的心情状态。很多粉丝都猜到了是她的感情出了问题,纷纷在评论区安慰她,责骂男方。

孟璟书本来一直没什么表情,现在看着看着,突然笑了。眼是冷的,嘴角一扯,特别凉薄。

魏展风觉得见了鬼了:“你还笑得出来,这婊|子可真会装。自己做的破事儿都让人知道了,还敢在这装可怜。不然你也弄个账号,把她那些事儿都公布,让她那些粉丝看看这女的是什么货色,看以后还有没有品牌找她合作。”

魏展风对付萱意见很大。

大学那会儿,他们刚在一起,魏展风心里还暗暗羡慕过孟璟书,这么漂亮一个女神,死心塌地贴上来。

孟璟书除了花钱送礼毫不手软,实在算不上一个优秀男友,也就是比较帅而已。在男人的眼里,帅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条件,魏展风觉得自己智力能力家世什么的,比起孟璟书也不差,而且自己性格好,也比他贴心多了,肯定对女朋友关怀备至。不像那家伙,该干嘛干嘛,都不知道女孩子要多花时间陪的。大美女眼光真差。

到后来,因为孟璟书的关系,他们接触的次数多了,他才觉得付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只不过兄弟的女人,不好随意评价。直到前几个月,童浩把意外的发现告知他们。

什么女神,呸!

孟璟书晃晃酒杯,冰块撞的咔哒响。

他说:“我没有和她摊牌,她还不知道我知道了。”

话说的绕,可他们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连童浩都觉得稀奇了:“你倒是忍得住。”

魏展风不淡定了:“老孟你想什么呢?快掰了吧!那女的没有良心的,她但凡念你一点好,能这样?!我看到她都觉得恶心!你知不知道昨晚她联系不到你,往我这打了多少电话?我差点忍不住就要骂她了。你不会还对她有留恋吧??!”

童浩表示:“我也接到了电话。”

孟璟书轻笑:“我脑子还没坏。我不告诉她,才是折磨。至于电话,你们拉黑不就行了。”

魏展风看着他这笑容,心里一阵寒风,“你这是打算要报复咯?”

孟璟书说:“我没这么闲。”

童浩拿杯子跟他们碰了下,悠悠道:“我看付萱也没影响到你,那孟总今天一脸不爽是怎么回事儿?”他推了推眼镜,话锋一转,“昨晚干什么去了,整夜联系不到人?”

童浩这个人,一向很能抓重点。

魏展风被他说得突然醒目:“是啊老孟!张总说你们昨晚十一点就散了,那女的去你家等了一夜没见人,你搞什么去了?不会是……”

孟璟书闻言,脸色都变了,未置一词,又是一杯喝了下去。

被占便宜,被人睡,完了人还把他衣服偷走,害他只能等助理送衣服过来,酒店还来提醒他房间超时了。

奇耻大辱。

童浩见他脸色变化,微微一笑:“看来孟总是终于开窍了。”

魏展风跟他一唱一和:“哟?真的假的?难道是因为太久没那个了,过程不太愉快??跟哥说说,只要不是硬件不行,别的都不是问题。咱们这正值壮年的,你可别憋坏了。”

从大学就认识,魏展风知道,孟璟书这个人吧,挺傲的,挑剔的很。痴情肯定是没有的,但是说风流也谈不上。他属于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一群女的扑上来,只要没有入眼的,必定片叶不沾身。有女朋友的时候就不说了,即便单身,他也不可能随便乱搞女人的。

魏展风最佩服他这点,把持得住。不知说他自律好还是性冷淡好,比起身边的同龄人,他对床事似乎没有那么热衷。就算当初孟璟书刚和付萱开始谈的那会儿,他也完全没有热恋期,一个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放着那么漂亮的女朋友,竟然跟一帮单身男人一样,天天睡寝室,很少在外面过夜。

所以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魏展风都快好奇死了。

孟璟书神色郁郁,不再搭理他们。

碰巧这时童浩的另一群朋友过来THE ONE,他招呼着他们来二楼一块儿坐,各人忙着寒暄,没人再揪着刚才的事情问孟璟书。

这群朋友里有几个漂亮女孩,其中一个活泼开朗的,一来就盯着孟璟书了。这个男人神情淡淡话不多的样子,特别戳人。

童浩和魏展风看在眼里,有意把孟璟书身边的位置让出去。

漂亮女孩贴着孟璟书坐下,跟他打招呼:“嗨,我叫Sandy!就是海绵宝宝里面那个珊迪。”

孟璟书其实不了解这部动画片里还有哪个人物,但他觉得她笑起来挺像海绵宝宝的。

Sandy特别热情爱笑,他也不反感,聊了几句。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嗨了。孟璟书喝了挺多,酒量再怎么好,这个喝法,还是让他有了些醉意。相对于在座各位的兴奋笑谈、骰子乱飞,他显得散漫随意。

Sandy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并不能完全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很多时候只是简单答几个字,或是懒洋洋地“嗯”一声算是回应。

女孩越看越喜欢,几乎想上手试探了。她和孟璟书说话时,故意身子一歪,柔软的红唇不经意地擦过了他脸颊。

“哎呀,不好意思,被撞了一下。”

不记得有多久了,孟璟书只要听到女孩子很轻声的“哎呀”,心里就会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偏过头看Sandy,高挺的鼻梁在脸侧投下一片阴影。

Sandy被他看得心跳飞快,在接吻和发怒之间来回猜测,忽的听他说,

“问你个问题。”

她愣愣地点点头。

“假设你喜欢一个人,但是你拉黑了他,这是为什么?”

“啊?”

“几年不联系,再见面你愿意和他发生关系,这又是为什么?”

“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南之我是大魔王第6章在线阅读

    “这个,还有那个我都要,你快去买。”萧玲在那吩咐道,可是嘴里却一直没停下。萧毅不满的喃喃道:“怎么能吃,我看以后谁会要你。”“啍,要你管啊!”萧毅虽然心疼自己的零花钱,但还是去了,谁让他嘴贱呢。等萧毅走远了,萧玲小声说了一句:“不是还有你吗。”不久,萧毅便回来了,说到:“n,你要的东西”这时传来了不

  • 逆天路之驱魔之录在线阅读第6章

    在他进入左边的道路之后,街上的人群便大幅度的减少了下来。祁封珩并没有顾及,而是奋力的向前跑去,周围的景色也逐渐由一开始时不时有人来往的街道变成了无人的野外荒地。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展现在眼前的是空无一人的荒郊野外,既没有光明法师的出现,也看不到半个人影。祁封珩:“……”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果然不是真的。

  • 娱乐之无限升级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到报名所在的体育馆后,齐桓便帮着姚飞一起着手招生的事情,不过下午的人数似乎不减上午,想到早上妹妹告诉自己,学院只在上午招生,心下疑惑,便问道“学长,我听我妹说学院只在上午招生,怎么下午还在招。”姚飞笑了笑“哦,上午是面向外部招生,下午则是进行一次校内部的在招生。”“校内部的在招生?”“哈哈,你之前

  • 彼岸花开似水流年在线阅读第8节

    天上……他不知道又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人没有了的话,要去天上。床头的灯光照亮着男孩子的脸,显得越发的消瘦,她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你是不是不想养我了?上次说好长大要养我的,这么快就反悔了?看来,不止是男人的话不能信,连男孩子的话也不能信。”“我会以后会养你的,我不去天上,会一直陪着你的。”“这才乖

  • 桃花夫人之辟邪剑谱到手(6)

    林镇南听了,心里已经是信了几分。此时李超又说道:“只是很可惜,这本武功秘籍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导致林远图没有下定决心,因而只传授你们剑法,却没有传授你们心法。”“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林镇南也有些发愣。怪不得以前林远图闯下赫赫威名,但是林镇南也练过剑法,但如今自己还只是三流武者就足以证明这剑谱名不副实

  • 神说世界异界篇之天琊与斩龙,双剑合璧(9)

    翌日,张小凡他们一行五人一同去了空桑山。本来昨天吃饭吃的好好的,可是那个身穿水碧衣衫的少女,她居然借着寐鱼之事嘲讽青云门,当下五人便生气了,若不是顾及她是个女的,而且又并未太过分,两边早就打起来了。青灵和青木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他们虽然不知绿衣少女这一帮人是什么身份,可是敢公然蔑视青云的,这用脚趾头也

  • 失格门第九章

    唐蜜借着华雪鸣的手起身站直,抬头对她笑。她这才注意到,华雪鸣的身高刚刚好,微微抬眼就可以对视。那双眼睛里带一点绿色的光,看起来可真漂亮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唐蜜试着往前走,走了两步脚腕一歪,又差点摔倒。华雪鸣伸手扶住她的胳膊,然后手臂弯成一个环,虚虚的拢住她的腰,跟着往任务地点走。“就几分钟。”

  • 大明王侯第9章在线阅读

    除了交流关于基因突变方面的问题,并把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统称为变种人外,我们还一起合作治愈病人,我俩丰富的经验和精微的精神掌控,治愈了不少的病人,这彻底的打响了我们的名气,有很多家世显赫的人来找我们,像舒缓精神压力,驱除害怕恐惧等负面情绪。为照顾好这些身份高贵的病人,我和查尔斯需要定时的到病房详细的询

  • 怀了霸道总裁的崽后第7章在线阅读

    而令程锦没有想到的是,今日在她家门口与陈晓兰的争论的那一幕,以及她三言两语将一向胡搅蛮缠的陈晓兰惹哭了一路回去的壮举,在不到半日的时间里,便已经在这小小的陈家村传遍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陈晓兰一路骂骂咧咧回去,村里的人奇异于一项沉默寡言几乎是隐形人的程锦为何在这几日变化如此之大,然而,大多数人

  • 长女当家之轻轻贴近你的耳朵

    两个太后怀疑五娘跟韩山河有牵连,楚寒幕也觉得有些蹊跷。不过他也让福正查了一回,这一查倒是真的查出一些关系来。原来这五娘竟然是前朝罪臣之女,不过她家入罪却不是楚寒幕这一朝获罪的,而是被韩山河的父皇治罪的。五娘早年就姿容出众被留在宫中做宫女,因着五娘的爹早年在韩山河的祖父跟前当过差,五娘入了宫就被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