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主宰异世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13:11:50 作者:我叫大王来巡山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主宰异世
主宰异世
作者:我叫大王来巡山来源:飞卢小说网
三千位面林胤所在位面分三界上界下界至尊界上界三大陆下界四神兽国二十八星宿至尊界七大国八大宗头号大敌域外邪魔域外邪魔从小杂鱼至顶级巨兽星空巨兽,混沌巨灵(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郭睿的动作僵了,之前阴翳的表情也随之消散,他哼了一声放开手,姚真甚至没怎么整理皱成一团的领子就转过身面向贺佑钦,看到贺佑钦不同以往的形象,他的眼神微微一动,开口却说,“贺先生,我想和您单独谈谈。”

“好啊。”贺佑钦耸了耸肩肩膀,做了个请的姿势。

郭睿瞪他一眼,却只叫一声他的名字,“佑钦……”凭两个人多年的交情默契,这就足够表达他的意思了。

“放心,没事,我有分寸。”贺佑钦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郭睿当然不可能完全放心,但也不愿意一直像老母鸡一样护着贺佑钦,这家伙二十五岁了,经历了跟厉容锐的事情已经变了不少,他总不可能一辈子都时时刻刻盯着他,郭睿没再反对。

姚真跟着贺佑钦去了给客人准备的休息室。

临走的时候郭睿瞪了他一眼,那一眼满含警告之意,并不是郭少平时的装腔作势,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警告,其认真的程度让姚真也为之侧目。

可惜,就是因为这样,才更不能在厉总出事的时候放开贺佑钦。

他只希望贺佑钦这样的朋友多几个才更好。

“你执意要见我,是为了厉容锐的事情?”贺佑钦靠在沙发上,翘着腿,姿势非常地随意,与他这身打扮倒是相得益彰。

姚真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隐约觉得如今的贺佑钦似乎和他印象中的有些差别。

“是,的确是为了厉总的事情。”

贺佑钦轻笑了一声,“我以为我们已经离婚了。”说到离婚两个字的时候,贺佑钦的语调有些奇怪,姚真曾经见识过贺佑钦追求厉总时的样子,对他的用情程度也有几分了解,只当贺佑钦用这样陌生的语气说他跟厉总的关系是不想提起伤心事。

“不,您虽然签好了离婚协议书,但文件并没有提交上去。”

“也就是说,婚姻仍然是有效的?”

“是的。”姚真观察着贺佑钦的表情,他以为贺佑钦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会很高兴,最不想离婚的难道不是他?只是,贺佑钦的脸上虽然在笑,他却看不出他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他想起曾经在谈判桌上遇上的最难缠的对手。

姚真的态度渐渐慎重起来。

“那么,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不,我还有个请求。”

“哦?”贺佑钦微微侧了侧头,修长的食指微微弯起,扣了扣沙发扶手,却没有把话接下去,仿佛真的只是单纯地表示疑惑。

姚真的唇紧紧抿着,似乎不知不觉就被人掌握了谈判的节奏,他不得不说出这次来意,以一种在他看来太过直接的方式,“我想请您代替厉总接替厉丰总经理一职,在他昏迷期间。”原本想好的以情动人的一招胎死腹中。

贺佑钦低声笑了起来,“你一副我一定会答应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才好,姚秘书对吧,厉总能有你这么个得力助手,很幸运。”

姚真不自觉地微微拢眉,他的脸上极少出现刻板以外的表情,这样细微的拢眉出现在他脸上已经非常难得,足以说明困扰他的事情有多么难缠。

此时此刻的贺佑钦根本不像他从前认识的那一个。

在姚真的印象里,曾经的贺佑钦给他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提起厉总时的眼神,那是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似乎只要接触到与厉总有关的事情,贺佑钦的表情就会变得与平常不同,姚真最开始以为贺佑钦对厉总是一种迷恋,病态的迷恋,因此,无论厉总如何拒绝他,冷淡地对待他,他都依然故我,似乎什么事情都不能使他放弃,正因为太过热烈太过直接,贺佑钦的行为反而让他们无法产生好感,而袁竟惟不动声色的温柔,平静如水的体贴就更加难得,也更容易让人接受。

姚真以为,贺佑钦真的会一直执着下去,哪怕他收到了厉总寄过去的离婚协议书也不会轻易放手,谁知道他竟然会接到对方寄回来的签好的文件,当时姚真就觉得奇怪,虽然把消息转达给了厉总,却并没有马上去办这件事情。

直到厉总突然发生意外,贺佑钦却没有像他所想的冲到医院寸步不离,姚真才确定有些事情已经开始产生变化。

厉丰不能无主,虽然短时间内不会出什么大乱子,可一旦厉总长时间不醒来,无法坐镇厉丰,厉家的那群人恐怕会想方设法地在其中钻空子,之前他们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局面就会毁之一旦,所以姚真才想到了贺佑钦,既然当初贺佑钦能为了帮厉总拿回厉丰,把贺家的资源全部投入进去,那么现在贺佑钦也能为了他出手帮忙稳住公司。

姚真甚至有些庆幸没有如厉总所愿,以最快的速度把离婚文件送交。

只是如今,看到冷静如斯的贺佑钦,姚真竟然开始犹豫。假如控制贺佑钦的线不再紧密,这样的人入主厉丰,会不会引狼入室?

一想起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知的厉总,姚真又定下心,无论如何也要稳住厉丰,但是面对眼前的贺佑钦,姚真考虑了几秒,换了另一种态度,他低下头,“贺先生,请您看在厉总的份上务必帮忙,厉总一定会感激您的。”

贺佑钦一下子笑出了声,“我要他的感激做什么?”

姚真抿了抿唇,虽然贺佑钦态度冷淡,他却并不相信这样的人会轻易放下感情,亦没有用上对待郭睿时威胁的口吻,“您作为厉总的伴侣,有权知道厉总的情况,他在车祸中伤及脑部,医生诊断,他有可能随时清醒,也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那又怎么样?”贺佑钦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盯着姚真,缓缓道,“想要离婚的方法很多,我记得厉容锐的情人袁竟惟目前还住在他郊外的别墅?厉容锐婚内出轨现在又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如果我向法官陈述,法官会怎么判你应该很清楚。”贺佑钦勾了勾嘴角。

“厉先生在与您维持婚姻关系的期间,并没有和袁竟惟先生发生超出朋友的关系。”姚真皱眉否认。

“你能随时随地地看着他们?”

“您手上也没有证据,而我相信厉总的人品。”

贺佑钦失笑,没想到厉容锐还真有一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属下,他记得上辈子的德海确实有过厉容锐这么一个人,也确实有厉丰这家公司,但早在他回国以前,厉容锐就出意外死了,至于什么意外他也记不得了,至于厉丰,因为经营不善早早就被人收购,倒是这个姚真,他是真的听说过对方的名字,APR公司的首席,36岁就成了APR亚洲地区的总监,这样一个人,在这个时空竟然成为了厉容锐的秘书,命运这个东西还真是不可捉摸。

“我们在这里争辩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你想让我入主厉丰也不是不可以。”贺佑钦忽然换了口吻,笑着看向姚真。

姚真收敛了神情,等待对方提出条件。

“厉容锐的离婚协议书上写着,把他在德海以及宏瑞区的不动产全部归在我名下,我对房子不感兴趣,既然你想让我入主厉丰,我至少要有能镇住那些人的东西,不多,厉丰百分之五的股份,另外,离婚协议书请你提交给法官,在厉容锐醒过来之前,我不会把我们已经离婚的事情公布出去,以此保证我在厉丰的地位。”

姚真考虑了几秒,“厉总仍然在昏迷,我无权对厉丰的股份作出处理。”

贺佑钦笑了笑,摊了摊手,“那就是你的事了。”

“所以,你真的答应了那家伙到厉丰去跟那些牛鬼蛇神斗?”郭睿不可置信,一杯酒差点泼到地上。

“嗯。”贺佑钦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你……你这个家伙叫我说你什么好?你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郭睿啊~~”

“什么?”

“你不去当女人真是可惜了。”

“贺佑钦!你这小子!”郭睿愤怒不已,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还和厉容锐牵扯不清?”

贺佑钦摇了摇手指,“不,我这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

“别告诉你还对厉容锐有所期待。”郭睿观察了一下贺佑钦的表情,觉得他并不像余情未了的样子,想想,有些愕然地张口道,“你不会真的想把厉丰弄到手吧。”不管外界怎么传,也只有他们哥几个知道贺佑钦的能力到底如何,青涩是青涩了点,但初入商场的人谁没青涩的时期,要是一上手就熟练无比,杀伐果断的,那是妖精。不管怎么样,贺佑钦的能力摆在那里,一旦他成熟起来,至少在德海这个圈子少有人是他的对手,在厉容锐昏迷的阶段贺佑钦想把厉丰拿到手也不是不可能。

贺佑钦对他的问题不置可否,懒洋洋地样子让郭睿觉得无比欠抽。

“我只是想把自己的东西拿回来罢了,之前付出的青春什么的就算了,至少要把投入厉丰的钱拿回来吧。”贺佑钦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郭睿一时间竟然分辨不清。

他略略皱眉,“厉容锐在昏迷,他哪来的股份给你,那个姚真还没那么大本事能够不通过厉容锐拿到厉丰的股份吧。”

“他别无选择。”贺佑钦给自己倒了杯茶。“再说了,就算姚真动不了厉容锐的股份,不是还有别人吗?”

贺佑钦回过神,“你是说袁竟惟!”

袁竟惟,目前国内当红的一线男演员,出道的头几年不过是个三流小明星,和厉容锐重逢以后改签了星化娱乐,之后星路一片平坦,两三年的时间就成了国内一线,如今差的只是一个奖杯了。

“袁竟惟手上不是有厉丰的股份,既然他和厉容锐情深一片,如今厉容锐陷入困局,他不出手帮忙怎么说得过去?”贺佑钦捧着茶杯笑了笑,轻描淡写道。

郭睿大笑,“厉家的人绝不可能让出自己手上的股份还让你去管理厉丰,袁竟惟没那个本事,但是他手里有厉丰的股份,姚真肯定会去找他,他如果真像传言说的对厉容锐死心塌地,就肯定会让出股份,但……百分之五是不是多了点,你确定他们拿的出来?”

“漫天开价就地还钱,我总不能一开始就把标准定得太低。”

郭睿点点头,看了眼贺佑钦,“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可……就这么进了厉丰我怎么觉得你还是亏得很。”

贺佑钦摇头不语,厉丰……仅仅只是他的踏板。

三天后

厉丰大厦

“姚秘书,有个从成川打来的电话要转接到总经理办公室,但是总经理还在医院,所以……”

“成川?”

“是的,对方说是成川幼儿园的老师,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厉总。”

“把电话接到我这里。”

“好的。”

“厉先生吗,您好,我是成川幼儿园的老师,您的孩子已经有三天没有来幼儿园上学了,我们想问下一具体情况,是不是有什么不便之处,如果孩子有事的话,您可以帮孩子向幼儿园请假。”

姚真微微提高了音调,“你说孩子已经三天没有去幼儿园上课,也没有请假?”

“是的,您……不知道吗?我们之前联系了你们家里的人,但是电话始终没有人接,我们也是刚刚才找到您在德海的联系方式。”

“抱歉,我不是孩子的父亲,孩子的父亲出了意外,目前还在医院。”

“原来是这样,如果可以的话,您最好去了解下孩子的情况,我们也担心孩子出事。”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老师告诉我们,稍后我会回电话给您。”

姚真放下电话之后立即拨了一个电话回成川老宅,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却一直没人接通。

成川老宅里保姆佣人都有,大白天的,怎么竟然连个接电话的人也没有。

姚真心里有些不安,厉存焰名义上是厉总的养子,实际上却是厉总过世的亲姐姐的儿子,是厉总的亲外甥,那孩子身体有些缺陷,又害怕人多热闹的环境,一直被养在成川老家,这会儿怎么会突然出事?

姚真一时觉得焦头烂额,他抿着唇又拨打了一遍成川老宅的电话。

这次,终于有人接起了电话。

“我是厉总的秘书姚真,刚刚幼儿园的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小少爷三天没去上课了,你们在搞什么?”

那边佣人听见他的话,战战兢兢地回答,“对……对不起,姚先生,小少爷他……失踪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魂封印:倾世王妃在线阅读血仇

    【公元二零零四年八月三日一时三十六分】龙蛋中雏龙成型,惊动了在一旁煎熬等待的加奎众人……【杀戮时间标准时四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申时三刻七分】而与此同时,在一片神秘未知的碧空薄云之下,广袤草原之上,一位身着古装武服的少年持剑挥舞。相貌佼佼,身材窕窕;招式幡幡,气势燃燃。“哎,又是一个人练,好无聊啊……算

  • 邪神的灵魂游戏第8章在线阅读

    聚灵殿之内本是凑热闹的众人在看到测验结果之后都是面面相觑。就连廖晟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愣了一愣,本在嘲讽的穆棱见此则是憋不出一句话来。“廖晟原来才是我们银月宗的第一天骄!”“是啊,是啊,否则怎么敢与穆棱师兄叫板呢!”“以廖晟师弟的天资,怕是用不了多久变能够将穆棱师兄超越了!”……众人小声议论着,奈于在场

  • 青冥珠(死神)第一章在线阅读

    谭昭正走在蜀地一座小城的路上,他着一身烟笼灰的长衫,银色的长发用玉簪竖起,露出一副好颜色,脸上含着浅笑,显然心情非常悠闲舒畅。这是他自离开封神殷商之后,系统再次为他申请的度假世界,甚至为了避免不必要因缘纠葛,谭昭如今仍旧用着比干的身体。换句话说,此时此刻的谭某人,依旧没有心。系统:宿主,比干毕竟是凡

  • 太阳的后裔---喜欢的是你之卧底?虚职上司?

    望着面前跪坐着的Kir,或者称作水无怜奈,日卖电视台当红主持人,青年端坐在桌子另一边,手中拿着酒杯,一言不发,眼神温柔的凝视着水无怜奈的双眼,波澜不惊。其实内心慌得一批。我湊,她都知道什么了,到什么地步,谁告诉他的,导演,剧本拿错了吧!!临时加戏要加钱的啊!“别光看着我了,说说吧,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意

  • 冥史缔造者第二章

    六年后。六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海棠天资聪颖,只用六年,尽得真传。然而用了六年,也始终看不清她的师傅。他待她,是徒弟,如女儿,所学倾囊相授,她所想要的,他便竭力去拿来给她。她对他,不单是对师傅的尊敬。可是无痕公子享誉天下,智略过人,独独看不清她的心,又或者,是佯装不知。漫天花舞。而飞花之中,少

  • 九星灵塔第二章在线阅读

    应城虽然从后门进的教室,但仍然吸引了大部分的目光,他单肩背着书包,校服的扣子也没拉好,看上去慵懒极了,应城扫了班级一圈,找了一个空位,刚坐下去。他们的班主任就走了进来。田久刚刚从师范大学毕业没多久,这是他教师生涯的第一届,年轻的教师看上去有些紧张,穿着一看就是压箱底今早才拿出来的二三十的白T,清了清

  • 冲出太阳系在线阅读第七章

    炎暑八月,气温越升越高,中午更是热得像个蒸笼,大家都恨不得钻进空调房里再也不出来,但是有两个人却对这样的时光充满了期待。“顾臻,我来了!”程更将小电驴停在一旁的树荫下,便欢快地提着袋子向浅绿色的身影跑了过去。顾臻没有说话,但是眼底却浮现了几分笑意,看着逐渐接近的身影,顾臻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想要纳他入怀

  • 洪荒之鸿蒙圣祖第4章在线阅读

    大秦苏醒,天地变色!玄天宗人个个见多识广,什么场面没见过?可是面对一百万杀气腾腾的大秦士卒,他们还是被吓得有些手脚发软!震慑住玄天宗人之后,大秦将士们并未多看他们几眼,大家的目光反倒是看向了秦政,看向了他们心目中的王!当看到秦政的身影时,大家的目光露出的是一种狂热与兴奋,就好像狂信徒看到了自己的神。

  • 混在游戏讨生活马步

    如果说上午罗兰是打酱油的话,下午进行基础修行的时候,他可是判若两人了。有过一世修炼经验的他深知基础的重要,别看这些扎马步啊,举石锁之类的修炼枯燥乏味,但是确是对今后的修炼起着深远的作用,毕竟根基牢固,今后的修炼才能顺风顺水。不像有些孩子能偷懒就偷懒,罗兰可是拿出一百二十分的力气在做这些训练。‘呼’‘

  • 大明风华:每天十万新手礼包之顶级制作大师系统(求鲜花)(求收藏)(1)

    江枫坐在电脑面前,无奈的挠着头。“还真的什么都没有!?”穿越平行世界已经一个月,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一个多月,尽管刚刚开始的时候多少有些不适应。但一个月多月的生活下来,江枫大致的也算了解这个世界。几乎和自己所认知的世界无异。穿越到了这个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身上,两份记忆融合,人生经历几乎没有太多的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