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重生之万恶资本家冰渊记忆

2021/6/11 14:19:55 作者:垄断市场 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之万恶资本家
重生之万恶资本家
作者:垄断市场来源:纵横中文网
本书简介:-何为资本,何为垄断?-望林千忆,重生归来-拿回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资本是贪婪的,没有人可以经受住-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望操控金融市场,上演多空双杀-建立红颜后宫,享受美好生活。-记者:林先生,你曾向外界披露过苹果,亚马逊等科技股份,是看好科技未来发展吗?-林千忆:NO,NO,NO!这只能说你太low了看不懂我的格局,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各个领域都有我的身影吗?我只是为了让我在上层圈子增加点影响力而已。-记者:。。。(吐血)你这是买下了全世界啊!

我,这是在哪里?

发生了什么?我还活着吗?

头有点痛,等等,我能想到一些什么,但好像又不太清晰。

我记得,我背后的印记又闪了,自从那次大灾难过后,它已经三年没有再闪了。然后,我看见了那群兽人们,然后,我看见一片乳白色的光芒,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不,不是谁,好像是我,对,就是我!我的全身发出了一片乳白色的光,然后,我就感觉到那群兽人倒下了,身体,好像被撕裂了。而我,也像那场灾难时印记闪烁完以后,变得疲乏,精神恍恍惚惚。再然后,我就看见了那道冰渊,对,那冒着森然寒气的冰渊。我走了过去,我记得很清楚,刚开始这里是没有冰渊的,但怎么会突然出现?我思考着要不要过去,但我好像不受控制似的,就像一个被人操纵的木偶,我走了过去,真切地看到了那个冰渊。

然后,然后,我好想就那样摔了进去,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突然就停了,再然后,什么都没有印象了,模糊了,不记得了。

但是,我很享受现在的这种感觉,很舒服,它能让我捕捉到一些过去的美好,和悲痛。我看见了自己的过去,一幕一幕,都是那样绚丽地闪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记得我出生时,背后的那个印记吓了爸爸一跳。他把我倒拎在手里,仔细地看着,直到妈妈不满地嘟囔几句后,他才把蹬着小腿大哭着的我放到了床上。

所以,我是带着这个特殊的印记出生的。但随后爸爸妈妈就没把它当回事,只不过认为是一个形状特殊的胎记而已。我更没有把它当回事,它又不能多换两块糖给我吃,我干嘛要在乎它。

等等,说到出生,我想起了我的女儿,她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出生了呢?肯定特别漂亮!还有嫣冉,不知道她有没有在担心我。

嫣冉,嫣冉···和嫣冉的相遇,是在灾难发生过后。灾难,灾难···

我记得,灾难发生之前,谁都没有把它当回事。玛雅预言?在当时只不过是个玩笑话而已,没有谁愿意把精力放到虚无缥缈的预言上,还是想想期末考试怎样作弊才能不挂科吧!或者,跟哥们一块儿打个球,再或者,把对象约出来骑上小车子去郊外兜兜风,总之,干什么都比去关心什么2012世界末日强!

我很享受大学的生活,我当时已经大二了。闫峰是我上铺,我们俩是铁哥们,经常半夜不回宿舍,拎一两瓶啤酒到宿舍楼顶层弹吉他,惹得对面女生宿舍一片叫好声,甚至有些豪爽的女生还向我们点歌。那段时光,真的是青春美好啊!

于是,我和闫峰商量着要不要组个乐队?闫峰当时正特酷地抽着烟,然后他吐了烟头,一脸文艺青年的范儿,“行啊!”

于是,这事就定下了。

乐队组成后,就是排练,排练,不断排练!然后,就去酒吧里混人气,经常能得到一些醉客的热烈叫好。但我不知道,对于已经醉了的他们,这种叫好声的可信度有多高。

再然后,就是那个冬天了。一场雪过后,闫峰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是别的系的,问我怎么办?我说,送花吧,快圣诞节了,买大把的玫瑰花送给她,然后再租个奥迪TT带她去兜风,这事就能定了!闫峰特信任地看着我,然后,我就跟他一起出去买花了。

再然后,灾难就来了,毫无预兆!

就在闫峰挑选玫瑰花的时候,地面开始了剧烈地晃动。我拉起闫峰就往外跑,外面的世界已经被震得不像样了,但地震仍没有停歇。路面开始从中间断裂,旁边的楼层好像玩具似的被震碎。没有太多尖叫的声音,因为还没有来得及尖叫就已经被压死在废墟中。

我和闫峰呆了,但没过多久,我们就被一片阴影笼罩了,我抬头一看,一座写字楼轰然倒塌,砸向了我和闫峰。在这个时候,我背后的印记开始有反应了,它不断地闪着,透过厚厚的羽绒服我就感觉到它快频率的闪烁。再然后,我的身上张开一圈乳白色的光晕,把我和闫峰包裹住了。好像科幻电影似的,周围的倒塌全部被那层乳白的保护膜隔开了。我惊讶地看着这层保护膜,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是由我发动的。

然后,我透过那层保护膜看见了太阳,太阳上面有一大层的黑晕,还有若隐若现的耀斑,再然后,我感到视力的减弱,思维开始停滞,我晕了过去。

我是被一声直升机的轰鸣声吵醒的,然后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什么都没有了,只是一片废墟,全都是废墟!我当时哭了,那完全是一种发泄!然后,闫峰默默地把我从废墟中拽了出来,我们一起钻进了直升机中。从直升机的德国救护人员的嘴中,我们知道,2012真的来了,但是,当我们的的确确相信了之后,它已经发生了。我知道,天朝大半部分都已经被震碎了,伤亡巨大,最高的珠穆朗玛峰都塌了!我的心,彻底碎了!我的爸爸妈妈,我的家乡,想到这里,我嚎啕大哭!闫峰向德国的救护人员要了一盒烟,然后就一直冷冷地在螺旋桨的轰鸣声中抽着烟。

医护人员给我们检查完身体后,很奇怪我们怎么一点伤也没有。我刚想说是那层乳白的保护膜时,闫峰就抢过我说,大概是因为幸运吧!然后,医护人员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耸了耸肩。随后我知道了闫峰的意思,在没有明了局势以前,我们必须要保护好自己。看着直升机下的一片废墟,我的心仿佛沉入了谷底!

然后,我和闫峰就来到了以后被叫做伦纳德区的地方。在那里,我才知道,地球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甚至连数亿年形成的版图都变得面目全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力量,我只是看到周围不断有基督教的信仰者在不停地祷告。

我们被安排在了一大片平坦的土地上,每天都会有救援人员送水和食物。然后,我才知道,地球临时联合政府已经成立了,就任总统的是前联合国秘书长塔伯,也知道了我所在的地方被命名为伦纳德区,管理这片土地的长官就叫做伦纳德。我还知道了地球其他四个救援营地的情况,据政府的统计,地球现在的人口,已经缩减到···三亿!当知道这个的时候,我的心出乎意料的平静,这场大灾难,造成的伤亡,太大太大!

然后,就出事了。那天晚上,我正在睡梦中,忽然就被闫峰推醒了。他让我听外面的声音,我竖着耳朵听了片刻,就听见了类似于猪的闷哼声与人的尖叫声。再然后,我就听见了枪响。等我和闫峰出去后,我们在很远处发现了围观的一群人,他们的中间,是一头半人半猪的怪物,可怖的令人心惊。

事情发生以后,政府就下令所有的男人不准接近动物,不允许吃动物的血肉。得到这个消息后,男人们都很意外,而我和闫峰预料到接下来会有另外一场大灾难。

果不其然,政府很快就发布了命令,大灾难以后,由于不知名的原因,所有男性的血液成分已经发生了改变,至于是否与基因改变有关,科学组织正在进行周密的实验。而异变后的血液能够融合动物的血液,从而在一定的时间后,逐渐显现出人类与被融合动物的特征,然后就会成为官方上被称为兽人的东西。

从这以后,真正的恐慌蔓延进了人类的世界。每一个男人对身边突然出现的动物疯狂地躲避着,害怕一丁点的动物成分,慌乱一点一滴地渗透进人类社会。

最终,政府通过科学组织的调查研究,向民众公布了既定事实。男性的基因,已经彻底得到了变异,变异后的基因,只能够融合动物的血液,而不是基因与基因的融合。这点发现,让不少男人们放了心,只要以后不接触动物的血肉,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我和闫峰默默地关注着事情的进展,感觉整个世界,一下子变得陌生了。

在经过了数月的沉默后,政府终于决定了对兽人们的屠杀,并且建立了屠异军团。由此拉开了大规模屠杀兽人的序幕。

伦纳德区在清理完为数不少的兽人后,开始了重建工作。

在一个晚上,闫峰将我拉了出来。他一开始一直沉默着,一段时间后,他跟我说,他很感激我。我知道他的意思,就对他笑了笑,没说什么。然后闫峰问起了我身上的印记,我告诉他我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印记,只是认为它是一个胎记而已。闫峰又沉默了,接着他跟我说,他觉得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所以,他希望我们能够在这个严酷的环境下生活下去。我只是了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闫峰默默地喝着酒。

我和闫峰开始找房子了,老住帐篷不是个事儿。政府是不会什么事情都管的,至少,现在是不会分心去搞民居建筑。我和闫峰就绕着整个伦纳德区走,这里遗留的全都是南非的建筑。我们发现我们找晚了,因为不少经过修缮的房子里已经住上了人。在经过不断地寻找后,我和闫峰终于发现了一个没有坍塌的房子,只不过却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去修缮。我惊喜地发现这座房子还有地下室,等我深入地下室的时候,我发现了嫣冉,她昏倒在一面凹凸不平的墙旁边。

我把闫峰喊了过来,然后和他一起把嫣冉抬了出来。

嫣冉没什么大碍,只是晕了过去。没过一会,她就醒了过来。

嫣冉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只是说话爱脸红。她在和我说话时总是低着头,不敢跟我的眼睛接触。我笑了,问她是哪来的?她支吾着说不出什么来,我也就不再问了。毕竟,这场大灾难已经让人的心灵受到了重创,回忆过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从那以后,嫣冉就和我们住在了一起。嫣冉不会做饭,所以,当我和闫峰以为有了一个女孩子以后就不用为饭菜发愁时,嫣冉眨巴着眼睛对我们说,她从来没有做过饭,而且,她现在特别饿。所以,做饭这件事情还是交给了闫峰。

嫣冉会在夜晚的时候拉着我出去看星星。她说她喜欢星星,一闪一闪地,能让人一下子安静好多,能够平静下来思索一些事情。我笑了,问她是不是经历过很多啊,怎么说话跟个老学究似的。她红着脸低下了头,轻轻地说了一句,哪有?

我习惯了逗嫣冉,然后看着她笨笨的样子,觉得她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不知怎的,一看到嫣冉,我就觉得自己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希望。闫峰告诉我,他当初喜欢上那个女生的时候就是这个感觉。我笑了,然后在一个晚上,我把嫣冉拉到我们经常看星星的地方,我对着嫣冉的大眼睛说,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嫣冉的眼睛立刻就羞涩地躲过了我的注视,然后就低下了红红的脸。我把嫣冉抱在了怀里,轻轻地对她说,答应我,成为我可爱的宝贝,好吗?我感觉到嫣冉的眼泪留在了我的胸膛,我想,那是幸福的眼泪吧。嫣冉也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看着天空闪烁的繁星,对嫣冉说,我们要个孩子好吗?我觉得孩子就是希望!在灾难过后,我们需要重生的希望。嫣冉忽地抬起了头,眼泪迷蒙特无辜地看着我,你是不是只是想要一个孩子才跟我说你喜欢我?我一时愣住了,心想这个小丫头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然后我愈加抱紧了她,轻轻地说,哪有?嫣冉笑了,把脸深深地埋进了我的胸膛。

我发现,恋爱的感觉真好!时时刻刻有个女人惦记着你,想念着你。

不久,加里森率领的屠异军团下的烈焰分队来伦纳德区招兵了,为了以后的生活,我决定和闫峰一起参加。然而,嫣冉此时已经有了孩子,我不忍心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而这时,闫峰发现了一个在伦纳德区乞讨的女孩子。我找到了她,知道了她叫莫莉,是个挺好的女孩子。于是,我就请求莫莉留在家里帮忙照顾着嫣冉。莫莉很是感激地答应了。

从此以后,我就跟闫峰一起随着加里森参加屠异计划,只为了多挣些钱以后可以养家。

过去的记忆一点一滴地浮现在脑海中,清晰地在我的脑海中打着转。

这个地方的寒冷,真的是很有利于回忆。我已一时沉浸在过去的画面中,温习着过往。

啊,我的头好痛!怎么模糊了?怎么所有的记忆模糊了?我突然在这一片森寒的气息中迷失了方向,我睁不开眼,只感觉自己的记忆越拉越远,渐渐地,我的脑海里,什么都消失了,什么都不见了,似乎,我已经不存在了。

“你们,肩负着我赋予你们的使命!”一阵模糊的声音,仿佛,我感触到了那乳白色的圣洁光芒。“你们,是我的使者!去吧,去发现那个孩子,然后,把他平安地带到这里!”什么使者?什么孩子?带到哪里?我的头疼得仿佛要爆裂。然后,我仿佛听见了一声叹息,“你们,必须完成这个使命啊!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真的不多了,你们,一定要完成!去吧,都去吧!”接着,我仿佛看见了那个闪亮的印记,它在一片圣洁的乳白色光芒中闪烁着,然后,所有的声音消失了,再然后,我的意识,又回到了我自己的身体里。

刚才,是怎么回事?那是谁的声音,我怎么了?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喘着粗气,猛地发现,我可以睁开自己的眼睛了。

我活动了一下四肢,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这里,是冰渊里吗?我疑惑着。

而就在这时,我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团温暖的气息。

这种寒冷的地方,怎么会有温暖?

我知道,一定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面沦陷在线阅读第9节

    清晨,天元城外,一个庞大的车队向着云梦泽方向缓缓前行。“吴辰,等我们回来再吃昨晚的那个好不好?”车队中间的一辆马车中,熊初墨在同吴辰说话。“好,但是,这次秘境探索你要听话。”吴辰说道,小丫头闻言拼命点头。昨晚,吴辰用铁匠铺送来的器具做了一顿火锅,让小丫头吃了个过瘾,导致到现在小丫头还是忘不了那个味道

  • [我的女友是九尾狐]我的男友是除妖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晚的微风轻轻吹拂着窗外的林叶,孟奕辰在房间里,他那个酒鬼老爸总是在外面瞎混,不管欠下多少钱,都是他和妈妈还上的。“到家了吗?”微信上忽然发来了一条短信。那是林言发的,毕竟对孟奕辰来说,也就只有林言像个朋友一样这么对他,他们第一次碰面是在小巷里的时候,那时,几个染着奇怪发色的混混正把林言堵在了巷子里

  • 火影——木叶灵魂工程师第8章在线阅读

    打完石膏医生建议马小满住院,马小满果断拒绝,无奈医生只好给马小满开了不少消炎药,让她回家待着,因为坐轮椅没办法爬楼梯,马小满不得不坐电梯。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电梯按钮,只是让马小满没想到的是,会在电梯里再次遇到之前在安全通道里遇到的那个人,男人长相十分惹眼,但此时的马小满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男人朝马小

  • 魂断阴阳界之第六章(6)

    第二天早上蒋玉斌难得赖了床,生物钟准时把他叫醒,但全身上下的所有细胞都拒绝服从命令,脑袋昏沉沉的。刘世安七手八脚的缠在他身上,细细亲吻他的脖颈,低声诱哄道:“不想起咱们就不起了,再睡一会儿吧。”蒋玉斌抹了把脸,感觉还是不甚清醒,却还是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算了,中午再补个觉就是了。”他才二十五岁,却

  • 82年属狗秋月明百鬼夜行(二)

    “破沙上神到!”破沙来的消息在大殿上回响。“参见破沙上神。”众仙参拜。“来了?”天地居高临下地看着破沙。“拜见天帝。”破沙行了大礼,便跪坐到一旁自己的席位上。“上神几万年未出上清殿,今日能有幸见到上神,是小仙的福分啊。”此话一出,众仙都纷纷议论,这天上有年纪的谁都知道破沙几万年前的事,闭门不出上清殿

  • 法医废后:绝色妖孽我来收第4章在线阅读

    叶絮缓缓地点头,神情认真严肃。武炅双眼痛苦地闭了一闭:“果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十五年了,你竟然还认为你可以战胜老大?”“为什么不?凌霄之子,注定他是没有未来的。”叶絮的眼神冷冽非常,也充满了野心。武炅再次睁开眼睛,眼中已经清明异常:“好,好,好,你叶絮有伟大梦想,我武炅就不拖你后腿,我在十五军等你美梦

  • 文明起源在线阅读第6章

    尚翰辰下了飞机回到自家所住的老宅,这是一座高贵的私人别墅,一看就知道是富家人的住所。高高的栅栏,盘绕着妖艳的玫瑰荆棘;院子中摆放着价格高昂的沙发座椅,阳光斜斜的射下来,斑驳的光影映照出了院子的奢华。见少爷的宾利车驶到了大门前,佣人立刻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并向老爷子尚博汇报尚翰辰回来了,自从十年前尚翰辰

  • 火影之—我的情敌是佐助在线阅读第五节

    王立森让我不要把这个能力告诉别人,不要动不动就自杀。“我来之前听你宿舍楼的宿管说你在宿舍里喝洁厕剂?你想干嘛。”我用不惯刀叉,改用了筷子,捡起一口鱼排往嘴里塞,“只是想做个实验,你难道不好奇吗,我们回溯时间的尽头是什么,难道只能回溯特定的时间吗,这几次回溯的时间点都在我们两个认识之后的,如果可以回溯

  • 听说世子是断袖第三章在线阅读

    他怎么知道我能生......因为那个地方吗?在唇舌被堵住前,明莱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奇怪,这太奇怪了,系统资料里的斐雀,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攻略者是直男不是吗?那为什么斐雀能这么自然的说出那些话,亲吻他、进入他那个地方?因为斐雀是不同的吗?明莱疼得要命,这个过程很难熬,他要死死地

  • 铁血狂龙在线阅读第八节

    余鹿看着眼前一群人,从来没有这么慌过,手紧紧抓着衣摆,呆愣地看着楚漠。她预想过自己可能会遇上他们,但没想过这么快。她不是担心被同学看见自己在兼职,之前也都发生过;她害怕的是……目光触及余鹿的那一刻,楚漠想也没想站起身就拉着她往里走。余鹿被他拽得生疼,但依旧一语不发。不,不如说她还没反应过来。她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