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无敌败家系统大家里的嫡庶不一样(1)

2021/6/11 12:38:58 作者:魔证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无敌败家系统
都市之无敌败家系统
作者:魔证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武青钿被陈玉春抢去好几句话,挑着眉尖在一旁等着,见有人问出来,急急忙忙道:“皇后去世数年,她怎么不答应?”

她抢得急了,嗓子里差一点儿呛住。把话匆匆回完,急急捧茶喝,茶碗犹在嘴边,抬起两只乌黑眼眸扫着房里别人,似乎别人嘴一动,她就什么都知道。

纪沉鱼忍住笑,见文杏送来两盘子果子:“老太太让送给姑娘们的。”放下来,是两盘子早秋梨。纪沉鱼让姐妹们吃果子,心里消化着知道的消息,张嘴还没有问,武青钿话出了口:“七殿下许王,六殿下均王,十一殿下昭王是先皇后所生,别的殿下都年纪小,和亲公主来,也轮不到他们。”

“是是,你知道得真清楚。”陈玉春不甘心话头又不在自己嘴里,嘟起嘴给了武青钿一句,武青钿更为得意,扬眉道:“你们还想听什么?我哥哥最近进学好,时常随父亲出去见人,知道什么都会回来告诉我们。”

再推不一个母亲的庶妹武兰钿,瞪圆了眼睛拉她作证:“是不是这样?”

武兰钿和武青钿兄妹不是一个母亲,但她再没有别的胞兄弟和姐妹,和武青钿走得近,平时也能多打听消息,见姐姐拉着自己问,忙着点头答应:“是这样的。”

纪沉鱼轻轻笑起来,把茶水给她们续上。这样倒挺好,正愁没有人告诉自己消息,不过有这样的几个朋友,把眼睛再放到陈玉春和陈锦春面上,你们又知道些什么?今天这房里闲话大开会,男女不忌,荤素不忌……

想到这里,自己窃笑一下,荤素还是忌的,只能不忌八卦,到底这里来的,全是古代的姑娘们。

武家、陈家和纪家,全是有些没落的世家,正因为没落了,世家架子规矩端得足。姑娘们私房话这样说说已经极限,要想荤素不忌,纪沉鱼调皮的为自己眨眨眼睛,还是不要把姑娘们都吓跑了吧。

有武青钿和陈玉春这两个话匣子,纪沉鱼不费什么功夫,就听到许许多多的事。虽然拉拉杂杂,总结起来算是知道不少。而且也不是总她在问,陈家的大姑娘陈锦春忧愁的正在问话。

“安陵国比我们国力强,却用公主来和亲,父亲有一回在家里忧愁,我看这公主不是好来的?”

陈锦春不能像妹妹玉春一样和武青钿争说话,却得体地点了一点,我也知道不少事情。

武青钿才放下茶碗,忙忙地道:“这还不明白吗?安陵国的公主,听说生得美若仙人,又是皇后娘娘的亲生,她在国内挑来挑去挑花了眼,这就挑到别的国家来。”

摇一摇脑袋对着房顶感叹:“一定是许王殿下才合我心意。许王殿下虽说总打败仗,却也赢过两回。知道吗?”

“知道,人人都知道,前年许王殿下赢了一仗,安陵国的快马送来信使,在金殿上威胁皇帝说如果殿下再赢,安陵国将倾国而出,不把我们国家灭了就不罢休。”陈玉春又来抢话,半中间截断武青钿的话头,很是得意:“咱们输惯了,偶尔赢了,反而不习惯。”

纪沉鱼很想多笑几声,这话多过瘾,输惯了,偶然赢了,反而不习惯。她脑子里推敲出一个习惯于打败仗的皇帝,见到自己的儿子赢了一仗,接到捷报肯定不是扬眉吐气的喜欢,而是战战兢兢,哆哆嗦嗦,指不定还双手颤抖:“快传旨许王,让他不要再赢了,人家不过是偶然放松警惕,把安陵国打恼了,可怎么办?”

才想到这里,果然总表现得体的陈大姑娘又愁挑眉头,一脸的杞人忧天道:“对于这件事情,我父亲也有话说,安陵国一直比我们云齐国力强,兵力壮,侥幸赢上一仗,吃亏还在后面。后来让父亲说中,安陵国不是抓走我们许多人,也杀了许多人,说是雪耻。”

纪沉鱼笑不出来了,对没有见面的许王殿下满心里同情,可怜他打了胜仗,遇到这样的皇帝,这样习惯于输的百姓们,不喜欢一扫颓势,反而担心别人报复。

这可怜的殿下,还是打胜了的将军!

她敏锐地把陈大姑娘悄悄观察一下,倒不是陈大姑娘有什么好见解,而是每次说话,都不经意地带出“我父亲”的字样,看似无心,其实是有意,陈大姑娘又在得体地婉转表达,她在家里很得父亲欢心。

陈老爷要不喜欢陈大姑娘,陈大姑娘从哪里听来的话。这比武青钿招摇自己哥哥进学的好,父亲带在身边,外面能听到不少话,来得更高。

小小在话头被人略胜一筹,武青钿没有发现,她接着陈大小姐的话道:“可不是这话,所以呀,我说安陵国的公主来,一定只相得中许王殿下。”

她调皮的吐一吐舌头:“谁让许王殿下胜了,所以安陵国把公主嫁过来管他。”纪沉鱼扑哧一乐,这话还真有道理。

云齐皇帝对于自己儿子打胜仗都不安,安陵公主嫁过来,还不飞扬跋扈,趾高气扬,把许王殿下一天一罚跪,三天打一回。想想有这种可能,纪沉鱼抛去所在国家总是输的不悦,微微的笑起来。

陈玉春不同意:“安陵国这么好,难道八殿下和十一殿下不知道要吗?”武青钿想想也是,愣了一时,轻咬嘴唇慢慢摸索出一句反驳:“八殿下和十一殿下府里都有许多女人,许王殿下却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府里至今还没有纳过侧妃,难道公主相不中这一点儿?”

这房里全是姨娘生的,听到武青钿说话这样口无遮拦,大家对她瞅一眼,都微微的红了脸。

只有纪沉鱼,暗笑在肚子里。

纪沉鱼好笑过,不动声色又抛出一个话题:“许王多少年纪,没有侧妃,不是……”她装着古代淑女,不能直接说出“好男风”这几个字,只是说着:“不是……不是……”迟疑着打量别人眼色,见都懵懂着不明白,果然还是关在大宅门里的古代姑娘们,不懂也正常。

这迟疑不决的话,武青钿和陈玉春抢着回答:“许王殿下名叫守礼。”

“守礼?名字与不纳侧妃有关系?”纪沉鱼嘻嘻一下。“得体稳重”地陈大姑娘回了话,她为纪沉鱼说许王似乎有几分着急,轻揉衣带道:“殿下名讳叫守礼,为人行事也十分守礼。殿下侧妃虽然没有,通房丫头还是有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面沦陷在线阅读第9节

    清晨,天元城外,一个庞大的车队向着云梦泽方向缓缓前行。“吴辰,等我们回来再吃昨晚的那个好不好?”车队中间的一辆马车中,熊初墨在同吴辰说话。“好,但是,这次秘境探索你要听话。”吴辰说道,小丫头闻言拼命点头。昨晚,吴辰用铁匠铺送来的器具做了一顿火锅,让小丫头吃了个过瘾,导致到现在小丫头还是忘不了那个味道

  • [我的女友是九尾狐]我的男友是除妖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晚的微风轻轻吹拂着窗外的林叶,孟奕辰在房间里,他那个酒鬼老爸总是在外面瞎混,不管欠下多少钱,都是他和妈妈还上的。“到家了吗?”微信上忽然发来了一条短信。那是林言发的,毕竟对孟奕辰来说,也就只有林言像个朋友一样这么对他,他们第一次碰面是在小巷里的时候,那时,几个染着奇怪发色的混混正把林言堵在了巷子里

  • 火影——木叶灵魂工程师第8章在线阅读

    打完石膏医生建议马小满住院,马小满果断拒绝,无奈医生只好给马小满开了不少消炎药,让她回家待着,因为坐轮椅没办法爬楼梯,马小满不得不坐电梯。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电梯按钮,只是让马小满没想到的是,会在电梯里再次遇到之前在安全通道里遇到的那个人,男人长相十分惹眼,但此时的马小满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男人朝马小

  • 魂断阴阳界之第六章(6)

    第二天早上蒋玉斌难得赖了床,生物钟准时把他叫醒,但全身上下的所有细胞都拒绝服从命令,脑袋昏沉沉的。刘世安七手八脚的缠在他身上,细细亲吻他的脖颈,低声诱哄道:“不想起咱们就不起了,再睡一会儿吧。”蒋玉斌抹了把脸,感觉还是不甚清醒,却还是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算了,中午再补个觉就是了。”他才二十五岁,却

  • 82年属狗秋月明百鬼夜行(二)

    “破沙上神到!”破沙来的消息在大殿上回响。“参见破沙上神。”众仙参拜。“来了?”天地居高临下地看着破沙。“拜见天帝。”破沙行了大礼,便跪坐到一旁自己的席位上。“上神几万年未出上清殿,今日能有幸见到上神,是小仙的福分啊。”此话一出,众仙都纷纷议论,这天上有年纪的谁都知道破沙几万年前的事,闭门不出上清殿

  • 法医废后:绝色妖孽我来收第4章在线阅读

    叶絮缓缓地点头,神情认真严肃。武炅双眼痛苦地闭了一闭:“果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十五年了,你竟然还认为你可以战胜老大?”“为什么不?凌霄之子,注定他是没有未来的。”叶絮的眼神冷冽非常,也充满了野心。武炅再次睁开眼睛,眼中已经清明异常:“好,好,好,你叶絮有伟大梦想,我武炅就不拖你后腿,我在十五军等你美梦

  • 文明起源在线阅读第6章

    尚翰辰下了飞机回到自家所住的老宅,这是一座高贵的私人别墅,一看就知道是富家人的住所。高高的栅栏,盘绕着妖艳的玫瑰荆棘;院子中摆放着价格高昂的沙发座椅,阳光斜斜的射下来,斑驳的光影映照出了院子的奢华。见少爷的宾利车驶到了大门前,佣人立刻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并向老爷子尚博汇报尚翰辰回来了,自从十年前尚翰辰

  • 火影之—我的情敌是佐助在线阅读第五节

    王立森让我不要把这个能力告诉别人,不要动不动就自杀。“我来之前听你宿舍楼的宿管说你在宿舍里喝洁厕剂?你想干嘛。”我用不惯刀叉,改用了筷子,捡起一口鱼排往嘴里塞,“只是想做个实验,你难道不好奇吗,我们回溯时间的尽头是什么,难道只能回溯特定的时间吗,这几次回溯的时间点都在我们两个认识之后的,如果可以回溯

  • 听说世子是断袖第三章在线阅读

    他怎么知道我能生......因为那个地方吗?在唇舌被堵住前,明莱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奇怪,这太奇怪了,系统资料里的斐雀,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攻略者是直男不是吗?那为什么斐雀能这么自然的说出那些话,亲吻他、进入他那个地方?因为斐雀是不同的吗?明莱疼得要命,这个过程很难熬,他要死死地

  • 铁血狂龙在线阅读第八节

    余鹿看着眼前一群人,从来没有这么慌过,手紧紧抓着衣摆,呆愣地看着楚漠。她预想过自己可能会遇上他们,但没想过这么快。她不是担心被同学看见自己在兼职,之前也都发生过;她害怕的是……目光触及余鹿的那一刻,楚漠想也没想站起身就拉着她往里走。余鹿被他拽得生疼,但依旧一语不发。不,不如说她还没反应过来。她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