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之两组对战(7)

2021/6/11 14:53:55 作者:琅空一色 来源:晋江文学城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作者:琅空一色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新渝穿书了,正好穿到原主喝了加料酒的时候。苏新渝当机立断,借口上厕所,出门随便拉了个宽肩窄腰的男人。第二天一大早,苏新渝穿上男人衣服,扔下五百块,跑了。一个星期后,苏新渝在节目里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这才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是全国首富陆郅陆爸爸,嗯,他在那事后还没忘丢了五百块。三个月后,苏新渝c位出道,同时检查得到了出自己怀孕的消息。苏新渝:一次中标?这么厉害?不对,男人怎么怀孕??苏新渝打算瞒着直接打胎的时候,被收到消息及时赶来的陆郅堵在了妇产科厕所。陆郅:生下来,和我结婚,我养你和孩子。苏新渝:

方悦并没有慌乱,但也没有主意,勉强自己往前走了两步,还没踏入考场,胳膊忽然被人拉住,略带凉意的温度让方悦稍微镇静了点,回头看向吴之林。

“跟着我的精神体走,没事。”吴之林声音几不可闻,他在防备对面哨兵的听觉强化:“我们要比快。”

方悦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比快,就是比谁更快找到向导和肃清敌人,这样他们的优势能最大限度发挥。方悦对自己没信心,但对吴之林有信心。

吴之林几乎是用口型在说话:“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你在那里呆着不要动。我去完成任务。”

方悦点头,确实现在暂时没有更好的策略。方悦之前观察地图的时候已经特意看过这种地方,现在他心里已经有了最佳选择。

门都打开近一分钟了,时间不能再耽搁,吴之林看了方悦一眼,疾跑几步钻入一块废墟的缝隙中去,眨眼间消失无影踪,几秒后一只半人高的雪虎不疾不徐地朝方悦走来,铁灰色的竖瞳紧盯着方悦,优雅淡然。

方悦看着吴之林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又花了点时间让自己彻底平静下来,然后冲雪虎微微笑道:“走吧。”

雪虎的长尾轻轻扫了下,头颅微低,让开身子,是让方悦先走的动作。方悦扫视一圈,先找了条较为安全的路线,十分隐蔽和曲折不容易被侦查到,看来死角多也不全是坏事。

吴之林半蹲在一堵扭曲的金属块后面,第二任务目标正在墙后300米处,这次考核,除了第一任务是捉到对方向导,还要击杀一个系统虚拟的敌人头目才算完成,谁先击杀谁得分。

这个任务显然比第一任务简单,所以两方都会先来这里完成,如果早到,还可以借机伏击对方。

目标头目正在一队武装人员的保护下,在一处破烂不堪的数据库房里翻找什么重要资料,偶尔还不满地嘟囔几句,吴之林已经判断出,这个目标并没有任何武力,只有一把轻武器。

对面一组还没有到达,或许是向导的速度拖慢了他们的行动,吴之林的五感已隐隐捕捉到对方的信息,他们是哨向一块行动,前后距离不远,所以吴之林并不急着完成这个任务,他要把对面放进合适的距离里,保证在击杀第二目标后,能够迅速找到对方向导,快速完成任务。他有把握,就算对方哨兵在场,他也能做到一击得手。

考试前他已经注意过了,系统分组时会把哨向水平进行粗略评分,平均分数相近的分在一组,由于方悦作为“新”向导的判分较低,所以同组的哨兵水平都是比他低的。当然,放眼整个同期哨兵中,也没有比他高的。A6组的哨兵应该已经是与他实力最相近的了,但是仍有差距。

绝不能给他们接近方悦的机会。

吴之林闭上眼睛,视觉立即切换到精神体上,此时视线中的方悦正站在一个银行的保险库前,低着头破解门上的电子锁,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打开了。保险库看起来相当牢固,应该是为了阻挡千吨级的物理弹和部分光热武器设计的,隔音效果也极佳。对哨兵的五感侦查有很强的屏蔽性。看来方悦找了好地方隐藏。

睁开眼,吴之林马上觉察到,对方两人已然进入到合适的攻击范围内,哨向之间的距离又拉进了,对方显然也考虑到了向导可能被偷袭的可能性。对面哨兵速度减慢了,表现得很谨慎。吴之林听到蜂鸟的振翅声,显然是对方让精神体在前方侦查。

吴之林没给这对哨向感知到他存在的机会,从墙后一跃而出,尽管眼前敌人是按系统编纂脚本行事的人形机器人,但反应仍然很真实,有的发出惊叫,有的慌忙举枪,还有的对着通讯终端呼叫支援,几个人迅速组成一个护卫阵型,目标头目吓破了胆,踉踉跄跄地跑到数据存储机后面,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吴之林感觉到,对方哨兵瞬间停止前进,接着又开始加速靠近,意图过来抢夺目标。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吴之林放倒了最近的几名敌人,夺过一把脉冲枪,就地一滚,几个短点射,敌人已伤亡过半,几乎是一息之间,最后一个反抗的敌人就被干净利落地解决,缩成一团的任务目标发出一声尖叫,连滚带爬地从数据机后面冲出来,试图转身逃走,被吴之林从背后射中,倒地身亡,鲜血从伤口汩汩而出,浸透了后背衣服,不过仔细看去,拳头大的伤口里隐约漏出被打断的线头,还有火花溅出。

吴之林没有停顿,脉冲枪顺手一甩,卡到背上,往对面哨向的方向跑去。

对面哨向并未如他所想,退缩防守,而是调转方向狂奔而去。

那正是方悦所在的方向。

吴之林一惊,对方选择的方位非常准确,几乎是一条直线直冲方悦,这是怎么办到的。

是声音!吴之林马上明白了。

方悦打开的库门是金属材质,金属的尖锐摩擦引起空气的共振,能传播很远的距离,哨兵对这种长波极其敏感。吴之林刚刚共享视觉的时候牺牲了听觉,所以没有察觉到,但对方肯定听的一清二楚。

不过还是没有问题,他能在对方到达保险库之前赶上,何况保险库也能阻挡一段时间。

对方哨兵明显知道吴之林就在身后,速度一提再提,向导居然能一直跟得上,行动力这么强的向导可很少见。但是还是不如单枪匹马的吴之林快,两方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缩小,吴之林心中的不安却慢慢扩大,之前离开方悦时他就有这种感觉,但轻易地完成第二任务后,这感觉越发强烈,以前他从未这样过。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他又想不到。

方悦坐在角落里的箱子上,仔细地听着库外的动静,不过什么都没听到。这个保险库的墙壁很厚,并且加了许多隔离层,就算是近在咫尺的哨兵也听不到多少里面的动静,所以方悦并未太过紧张,只是尽量避免活动,以免引得地面震动,传播出去暴露行踪。

大概是为了便于观察,吴之林把雪虎放在了门外,方悦独自一人在库内呆着,又不能动,只得自己胡思乱想。

今年的考核模式突然改变,考场上存在的变数也多。二对二的真人对决,考核中心也没说明是不是落败的那一方就会被判定不通过。但是方悦觉得,被打败只能说明这对哨向技不如人,并不是说明两人没有信任和配合,不能匹配。

不知道考核中心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方悦想了又想,也没想明白,干脆放弃,转而去观察库内的摆设,有些不知道什么用途的碎块,零零散散地洒落一地。

这个库房是全封闭的,不知道换气设备有没有坏,氧气浓度是否下降。方悦下意识看向手腕,空空如也,考前终端就被要求卸下了,以免哨向通过终端联络作弊。

等等!联络!?

方悦突然意识到自己遗忘了什么,寒意浇头而下,猛一抬头,黑暗中,眼前的小型漂浮物正闪烁着两颗豆粒大的红光,仿佛眼睛一般,冷冷地盯着他…

吴之林如愿将对方拦截在保险库的百米开外,对方的向导体力耗尽,速度再也跟不上了,哨兵把他背起,转移到一处易守难攻的死角意图保护他里。一只褐色猎豹站在废墟高地上,竖瞳凌冽,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举动,头顶停留着的蜂鸟鼓起翅膀,准备随时发起攻击。

这没什么用,吴之林又往前压了几十米,就听对方的向导叫道:“不用保护我,没用了,我们正面对他!”

“…”

声音还十分耳熟。

吴之林终于和对方哨兵会面了,是那个舰船上的黑发青年,带着那个少年样的向导,此时的他气息微乱,下颌滴汗,看来为了甩掉吴之林,他也是用了全力。

两个哨兵的对决更像是速度的比拼。吴之林有意速战速决,在和哨兵纠缠中找到空隙,翻到高处,居高临下冲对方向导的头部开了一枪,猎豹飞身去挡,却没有成功。模拟脉冲枪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顶多是让人有些微刺痛感,那个向导惊呼一声,捂着额头蹲了下去。黑发哨兵立刻抽身战斗,奔向向导。

任务全部完成了。吴之林垂下手,一滴汗从枪口滑落,若不是穿着训练服,估计衣服都要湿透了,他一秒也没停顿,转身朝保险库走去。

走到半截,库门忽然从里面被人打开,方悦出现在缓缓打开的门后,吴之林五感强化刚关闭,没有即刻判断出情况,但站在库门旁的雪虎见状,登时前爪下压,身子弓起,做出攻击性姿态,同时尾巴直直竖起,银瞳发红,死死地盯着方悦身后。

方悦对吴之林露出一个苦笑,刚要张嘴说话,身后的圆盘型漂浮光炮忽然亮起一圈蓝光,显示武器蓄能完毕。

吴之林立刻往方悦冲去,但只跑了几步,从光炮里射出的光线就笼罩了方悦,眨眼间将他化成一片血雾,雪虎猛地扑向光炮,却被躲开,身体无力地穿过血雾,重重地坠在地上…

“方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帝和他的小奶狗在线阅读第7章

    自打那日之后,妃暄再也没有见过飞鱼,也没有再听过那么动人的笛声,其实她很想再见他,问他到底是什么回事,这个疑问她还是去问了周景,这时周景还没有回府,倒是却来了一位美貌的姑娘在门外求见,求见的不是周景,而是她,她觉得奇怪,在这里她并不认识什么人,她见了那个美貌女子,女子的装束并不简约,妆容略微浓了点,

  • 真假格格四翼飞虫

    蓝冰作为一名神级强者,他有着极为强大的神识感知,就在刚刚,他感受到了危险,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外执行这样的探索任务时,出现这样的感觉。蓝冰右手长剑划动,剑刃在空中划出了无数道残影,那些残影静静的飘浮在蓝冰的身边,样子和蓝冰有四五分像,而每一个残影都保持着蓝冰先前的一个样子,同时,蓝冰背后渐渐浮现出了一个

  • 流火乱之繁尘寰梦在线阅读第6章

    正当瀚瀚一边敲着盲杖一边伸手朝着小张的音源摸去时,他听到了身后一阵同样的盲杖的敲击地面的“笃笃”声。原来是同班同学兼舍友的峰子和阿彪来了。不同于自负的高材生学霸小张,也不同于自傲的俊美大少爷瀚瀚,来自高考大省农村的峰子和阿彪都是开朗豪爽的性格。峰子和阿彪的家乡是同一个地级市下不同的两个县城。父母都是

  • 穿到远古嫁恶狼 [参赛作品]李锦年篇

    对面的家中,有一个男孩。比那女孩要大,看起来二十出头,和我差不多大。我也是最近才记住他的。我不喜欢他。比讨厌那女孩还要讨厌他。他看上去骄傲自大且目中无人,总爱用凶巴巴和不耐烦的目光瞪着她。我不喜欢。一次这样我也讨厌。在我看来,这就已经是种羞辱了。而且他和人谈话也心不在焉的,一点儿都不尊重人。可是她不

  • 穿成绿茶女配后我出道了第9章在线阅读

    众外院弟子翘首以盼,可过了许久也没有第五个人进入院门。众人又把目光转回了窥天镜之上。这第三关是神识考问,天空中的大阵会释放灵能波在山道之上。试炼者会出现幻觉,修为不足和心智不坚者无法通过这一关。不多时又有两人进出了书院大门,一炷香燃尽高阶外院弟子一共只有六人。天空上星光黯淡,月亮躲进了乌云之中。外院

  • 自愿做男配[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容羽仪整张脸都很妩媚,眼皮上晕染着和裙子一样的淡紫色眼影,睫毛刷的一层又一层,她撩拨着自己的卷发,大大的眼睛就看着原越,似乎是对他很有好感,毕竟原越是这所有人里数一数二的帅。早上洗过澡后,原越还换了身修身的黑衣黑裤,腰上绑着皮带,显得窄腰长腿的,跟好看的脸相得益彰。顾笑笑在旁边也看着原越,要不是他还

  • 火星放逐在线阅读第8章

    去而复返的苏闻从窗户跳进宋延河房间,看着他倒地不省人事的模样,悄悄的亮出匕首。方才他想了想,决定回来听听宋延河跟萧思要说什么,谁知两个人模模糊糊的说了几句便散了,怀里刚好还有包催-情药,便戳破窗户纸吹了进来,宋延河有内伤,吸入了一定量的药,气血上涌过快,必定会昏倒。苏闻见宋延河脸色苍白,心道宋延河铁

  • [穿书]夏柠的悠闲生活第4章在线阅读

    早上10点他们都提前来到医院“等等,林先生,你家人呢?”白晋好奇的问“等会你怎么办?”“我....”林甘犹豫了一下“余哥会带我回去的”“嗯?”白医生看向余悔“嗯..对,等会我带他回家”余悔一脸不情愿全部表现出来白医生也没好多问“行吧...”白医生安排他们睡在病床上推进了手术室........随后,几

  • 开局 我为宗门之祖在线阅读第五章

    周一,徐言去食堂买早饭,正欲刷卡,却发现自己饭卡没带,正当徐言尴尬时,身后排队的人递来一张饭卡:“先刷我的吧。”徐言忙转身说谢谢,发现是一名比自己看上去小几岁的年轻男人。徐言在一旁等他买好早餐,然后说:“我把钱用支付宝转你吧!”男人没有拒绝,笑着点点头,取出手机。徐言便趁机和他聊了起来:“学生?读博

  • 我和反派相依为命[快穿]之环境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我变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甚至,在我心灵的深处,我阴暗又堕落,自私又冷漠。父母有时责备我,说我太冷漠,没礼貌,不会说话。我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呢?我之所以这样,都是拜你们所赐啊。是你,母亲的懦弱,让我变得胆怯、内向,在渴望的东西面前习惯性退却。是你,父亲的漠视,让我变得冷漠、无情,在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