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进击的寡妇在线阅读第二节 风雨紫燕来

2021/6/10 23:12:52 作者:花宴清颜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进击的寡妇
进击的寡妇
作者:花宴清颜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下一世投胎做人,顾眠春带着废材系统和垃圾空间,穿越到恋爱攻略游戏当寡妇,且人物自带无差别随机触发的“楚楚可怜”光环。当顾眠春还在纠结谁才是真正的攻略目标,谢横川就在一旁努力刷存在感,上赶着让她攻略。两人感情渐入佳境,寡妇身份突然曝光。睥睨天下的老皇帝:“她一个寡妇,当你的良妾都是抬举她,怎么可能不知好歹!”内心委屈的谢横川:“我的媳妇要是跑了怎么办,父皇你赔我的眠眠!”老皇帝归天后,厉王登基。梨花带雨的顾眠春:“你是不是还要委屈我?”,心想那就别怪她跑路。撒娇卖萌的谢横川:“眠眠,朕要让你母仪

第二节 风雨紫燕来

那女子先是茫然向周围打谅了两眼,继而忽地跃起,尖声叫道:“休要伤我孩儿!”

挥掌向站在一旁的庄逵打去,竟是快似闪电。

三人一愕间,那女子白玉般的手掌已按上了庄逵的肩头。庄逵只觉眼前一花,肩上已有千斤巨力压下,待要叫喊,胸口却似压了一块巨石,虽然张大了嘴,却是一声也发不出来,一时不禁魂飞魄散,心中只道再无生理。哪知肩上一轻,压力倏然消失,那女子又“咕咚”一声跌在床上。

李氏“啊哟”一声,忙伸手去扶,混然不知丈夫已在鬼门关外转了一圈。

庄逵慢慢回过神来,望着那年轻女子,不禁大有惧意。曾先生看出几分蹊跷,忍不住问道:

“大哥,怎么?”

庄逵慢慢摇头:“没什么。”

那女子伏在枕上喘息一会儿,似乎清醒了许多。目光重新在三人身上扫过,缓缓道:“你们是谁?我怎会在这里?”

她人虽生得娇弱,此时更是虚弱不堪,但她身上似乎有一种无形的高贵气度----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睥睨一切的气质,让人无法不对她的话做出回答。

李氏正要回答,床上的婴儿忽然“哇哇”大哭起来。那女子听到婴儿哭声,身子猛然一震:“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

李氏忙把婴儿抱起,放入她怀中道:“你放心,孩子好好的。”

那女子抱紧孩子,倏然泪如雨下,“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三个人吓了一跳,曾先生瞧了一眼,见这血紫中带黑,吐出来有益无害,便道:

“无妨。血於在心内反而有害,既然吐了出来,再加调理,姑娘的伤当不妨事。”

那女子又嗽了几声,勉力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用力吞下。又闭目调息良久,雪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这才睁开眼来,目光定在庄逵脸上道:

“小女子方才鲁莽,多有得罪,请大哥不要见怪。”

说着,便在枕上微微颔首作礼。庄逵忙躬身回礼,一时却说不出话来。

曾先生是读过书的人,心思细致,他见这女子尽管形容狼狈,但谈吐举止仍是娴静优雅,便是痛哭之时亦不失端庄之态,心中更增疑惑。

李氏已上前将那女子按住,说道:“姑娘不用客气了。你刚生完孩子应该好好将养,不然以后会落下病根儿的,快躺下……”

那女子闻言,泪水又簌簌而落。抱紧了孩子,哽咽道:“多谢大嫂----”

蓦然起身,侧耳向窗外倾听。

三个人也是一阵紧张,也忍不住竖起耳朵,细听外面的声音。但除了风动树叶的“刷刷”声,并无什么异常声响。

那女子的神色却已渐转冷峻,缓缓道:“眼前已不知能否挨的过去,还拿什么管以后……”

伸手轻抚婴儿细嫩的小脸,神色也刹时变得无比温柔。只听她以天籁般的声音轻轻道:“好孩子,妈妈的乖宝贝,妈妈不会让他伤害你,妈妈会保护你。你还没有见过你爹爹呢……”

猛然抬头,对李氏道:“大嫂,小妹有一事相托,请大嫂勿必答应。”

李氏忙道:“你说。”

那女子轻叹一声,缓缓道:“不瞒几位,我乃是被仇人追杀,才逃到此处,承蒙各位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曾先生道:“这里地处偏僻,少有生人到来,小夫人只管放心将养,不用担心。只是穷乡僻壤,小夫人莫嫌简陋就是了。”

那女子挨着盯了他片该,沉吟道:“先生不是本地人?”

曾先生被她清冷的目光一扫,心中已不自觉地一凛,心知在她面前隐瞒不得,便如实道:“在下之前曾做过几任小吏,不过那已是多年前的事了,如今不过在这埋香镇上教书糊口罢了……”

那女子点头道:“这就是了。”

轻轻一叹,抚着怀中婴儿轻轻道:“可怜这孩子从生下来连她爹爹还未见到,若是以后妈妈也不在身边,谁来保护我的乖女儿……”

抚着婴儿的脸蛋儿,爱怜无限。

李氏听她说的伤感,忍不住劝道:“妹子,你就别伤心了,女人这会子最是虚弱,千万大意不得。你就在这儿安心养伤,等身子好了,一家人团聚才能高兴了……”

那女子目光一直不离婴儿左右,闻言淡淡道:“我怎么舍得我的乖女儿……,只是我若留在这里,只怕不但害了她的性命,还会连累恩公、恩嫂和这位先生同遭毒手,潇湘于心何忍?”

庄逵夫妇和曾先生今日救人本是凑巧,听了这话忍不住对望几眼,俱是惊疑不定。

那女子不等三人问话,已将婴儿双手捧起,举到胸前,一字一顿道:“所以,潇湘请求恩公恩嫂,你们可愿收留这个孩子?潇湘此生永感大德!”

庄逵夫妇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婴儿,实在不信天上会掉下这种好事----一心盼着孩子,上天竟然真的送个婴儿来给他们。一时不知该接还是不接?

还是曾先生先定下神来,问道:“小夫人真要将这孩子留下?”

那自称“潇湘”的女子神色凄然:“这孩子因情而生,我却不希望她再因情而死。若她能平安长大,我情愿她做个山野村姑,做个平凡人家的孩子……”

曾先生见庄逵夫妇还在发呆,忍不住道:“大哥大嫂,你们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吗?这----”

李氏一惊而醒,喜极而泣:“愿意!愿意,----我夫妇定当她是亲生女儿对待……”

上前两步,将孩子抱在怀里。

那女子神情牵动,一双美目中神情悲恸欲绝。但片刻便即强行忍住,只伸出一只手轻抚孩子的脸颊,梦呓般地道:

“乖女儿,留你在这儿非我所愿。只是妈妈实在保护不了你,----倘若妈妈这一去还能留得性命,他日必来寻你。只是仇人厉害,只怕,只怕----”

忽然哇地一声,一口鲜血喷在地上,这次血色却是鲜红。

庄氏夫妇和曾先生都是大惊,同时抢上。

那女子轻轻将三人推开,慢慢从颈中摘下一只玉锁,放到婴儿怀中,颤声道:“这是她爹爹与我的定情之物,若苍天有眼,能叫她父女相见,定能凭此相认……”

曾先生见她一口血喷出之后,脸色立刻苍白如纸。知道她伤的极重,忍不住皱眉道:“小夫人还是找个地方养伤罢,你伤这么重,只怕连镇子也出不了……”

那女子摇头道:“来不及了。那人若是寻来,咱们谁都活不了……”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郑重地道:“记住----我没有来过,你们也从没见过我。不管是谁来问,都是这句话。”

说着已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又将颈上的明珠取下放入囊中,一并交到庄逵手上:“区区财物,权作抚育我孩儿之用。潇湘若有来日,自当另图厚报。”

庄逵自被她在肩上拍了一下之后,一直心存惊惧,不曾开口。然这孩子实是他夫妇梦寐以求的,这时便道:

“你放心,只要我夫妇有一口气在,绝不叫女娃娃受一丝委屈。”

那女子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片刻,缓缓点头。猛然分开三人,冲出门去。

庄逵忽然想起什么,忙叫:“等等!”

那女子骤然停步:“怎么?”

庄逵愣了一下,纳纳道:“----娃娃该姓什么?”

那女子眼光登转柔和,忽然嫣然一笑轻轻道:“她爹爹姓云。”

翠袖一拂,人已如一只紫燕般掠入了黑暗之中……

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若不是一阵婴儿的哭声把三人惊醒,还真以为是在梦中一般。

此时,那婴儿似乎知道母亲走了一般,扑腾着一双小手小脚放声大哭,竟是一声比一声高。

那女子本已离开数十丈外,听到婴儿哭声仍是忍不住停下脚步,泪如雨下:“好孩子,乖女儿,妈妈怎么舍得丢下你?只是那人厉害,片刻便会追来,妈妈伤重难愈,实在护不了你,----你在这乖乖等着,等妈妈来接你……”

一狠心,迅速远去。

这边,李氏抱着孩子不停摇晃,可婴儿还是哭得厉害。

曾先生道:“折腾了半夜,孩子定是饿了。”

庄逵道:“正是,正该给她吃些东西。”

回身便向桌上去找。

李氏噗哧一笑:“找什么?你看她可有牙齿?”

庄逵一拍脑门:“啊哟,可是糊涂了。”

想了想,忽然拿起碗跑出门去。不一会儿端了半碗奶回来,笑道:“咱家母羊刚下了小羊,这羊奶正好给娃娃喝。”

拿竹匙一点点喂入婴儿口中。婴儿喝饱了羊奶,又呼呼睡去。

李氏放下孩子,三人这才观看那女子留下的东西。庄逵将东西一股脑儿倒在床上----只觉宝光耀眼,其中除了几两散碎银子,竟全是拇指大小的金豆子。

曾先生见除了那串明珠外还有几件金玉首饰,捡出来看时也都是精致非常。沉吟良久,才对庄逵夫妇道:

“大哥大嫂,除了这些金银,其它东西我看还是不动为好。”

庄氏夫妇出身穷苦,哪里见过这些东西,早就看得呆了,听他一说才回过神来。

庄逵便道:“这是娃娃妈妈留下的,自然留给娃娃,咱们自然不动。”

李氏也道:“咱们留下孩子本不是为这些财物,先生既说不动,咱们收起来就是。”

曾先生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些东西绝非咱样平常人家所有,这里是小地方,金银咱还可以想法子换开,至于别的,拿出去只怕反而招祸……”

庄氏夫妇恍然点头:“先生说的是。”

曾先生笑道:“大哥大嫂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吗,今日也算得偿所愿。咱们是贫寒人家,可也不能让娃娃委屈不是?所以这些金银尽可拿去用,不用客气。”

庄逵点头:“先生说得对。”

李氏也道:“先生的学问大,不如就给孩子取个名子吧。”

曾先生瞧了一眼熟睡的婴儿,忍不住皱眉道:“这孩子太过清秀,不象咱们穷人家的孩子,只怕也是命运多桀……”

庄逵却不同意:“娃娃还这么小,能瞧出什么?只要她不出这个镇子,能有什么灾劫……”

李氏亦点头称是。

曾先生知他夫妇刚收养了孩子,心中高兴,不忍再泼他们冷水。想了想道:“那女子临走时说,这孩子是因‘情’而生,不如就取个‘情’字;她姓云,‘云’----”

他闭目沉吟了一下:“那就取个谐音,叫做‘韵情’吧,----庄韵情。”

庄逵念了两遍,道:“好是好,就是有点绕口。”

李氏看着婴儿熟睡中的小脸儿,喜滋滋道:“我听着挺好。韵情,情儿----,咱们以后就叫她情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法学院茨克篇在线阅读白银

    乔乔点进大魔王的邀请。是五排。“你今天运气好。我刚刚答应带他们几局,正好有个人要下线,空出来一个位置给你了。”第五言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明显的好心情。上一局他为了让乔乔中推过去,答应队友带他们五黑五局。正好自家王昭君是大魔王的粉丝,站出来保证这个阿珂技术没话说。于是队友们愉快的答应去虐泉搞事情。乔乔

  • 校草怎么还不和我分手[穿书]在线阅读第8节

    草草吃过早餐,程峰简单收拾一下桌面,直接把用过的碗筷放在洗菜池里,顺便洗了洗手,然后臭屁的抹了一把头发,昂首挺胸道:“走,出发。”在程峰想来,做好事还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当初,毕竟咱也是生长在红旗下,幼儿园得过小红花的优秀花朵,也曾经帮过火车站打扫过卫生,帮敬老院擦过玻璃,做

  • 三重镜宇之重幻叠影在线阅读No.0 食用守則

    第一:首要声明!!!!本文是TV版同人,本人没玩过任何~我是说任何神奇宝贝的游戏,所以那些什么设定啊~等级啊,尽量不要过度挑骨头拜託拜託_(:3」∠)_第二:关于精确度要知道神奇宝贝的世界是个大大的概念,咱没有自信做到所有的资料与设定都完全一致、完全没有错误,更何况我只看过动画(动画有些地方甚至与神

  • 男神执事团在线阅读走夜路走多了也是会遇鬼的哦!

    放在桌子上的闹钟滴滴答答的响着,时间也随着一分一秒的过去着,直到走到12的位置时才停了下来,响了三声后又恢复了滴滴答答的声音。陈迪并没有在意这些东西,他只是躺在床上来回的滚着,耳边一直回放着女子所说的话,久久不能散去,‘记得,晚上千万不要出去,特别是今晚!’陈迪郁闷的从床上爬起来,挠了挠头,不爽道,

  • [主欢乐颂]天方叶谭在线阅读第四章

    “三十秒内进入光柱,转移目标锁定,咒怨开始传送……”主神空间内的众人回过神时,已经站在了一间普通充满了日式和风布置的房间内。郑吒等人做的第一件就是开始数地上的人数,不数还好,这一数却把众人都吓的够呛,地面上总共十五个新人,若是再加上他们五人,统共就是二十人,达到了极限的二十人。毫无疑问,这次的恐怖片

  • 虎狼鹰熊在线阅读第3节

    小舅子面对张君现凌厉的目光有些心虚。不过他不蠢,知道秦家的脸打不得,强压下动手的冲动说:“秦家的家风我知道,重礼仪,尊孝道,你狐假虎威,秦家的名声都被你败坏了。”又对秦楠说:“你得了秦家的名份,就忘了妈十月怀胎的痛苦。你来看望生母,摆秦家小姐的架子,这就是你对待生母的做派?忘恩负义的东西,咱妈算是白

  • 拜见也青大法在线阅读第2章

    小智和皮卡丘出发不久就在草丛里发现一只波波,小智立刻从腰间拿出精灵球和一把枪,这是小智发明能把精灵球射出加强捕获几率的道具。小智学的不仅有宝可梦的知识还有机械学、野外求生、家政(当然他很会做饭)等等有用的东西(球队里的训练装置也他做的)。小茂和一样学了那些东西,他们两从小就开始争不管是学习还是运动都

  • 海贼:来上网啊!第十章在线阅读

    话音方落,北国阵营后方人头涌动,一名身材魁梧的披甲将领骑着战马进入众人视野。一时间,两军将士纷纷噤声,整个战场陷入短暂死寂当中。“你...你是何人?”大头怪客感受到对方散出的霸道气势,奇怪道。“这娃儿留下,你可以走了。”魁梧将领淡漠说道,脸上神色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眼中。“我...我干嘛要...要听你

  • [综英美]我是贝特曼在线阅读第9节

    “是,是吗?为什么?”李一凡有些疑惑,有大概领悟了一下寒冬的意思。他其实也知道这把剑好像确实是有那么一些玄机但其他的他就没怎么想过了。“首先啊,你把它从你这剑鞘……呃,就是这链子里拔出来。”李一凡看着寒冬急迫的目光,似懂非懂的轻轻拔出天光。“再插回去。”寒冬接着说。说着便把李一凡刚刚插回去的天光拿在

  • 我能活两百岁在线阅读第五节

    “你猜呢?”小三八挑挑眉。此时乐念正躺在床上心里在想着怎么挣积分。而小三八则坐在床头。“要不我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乐念就怕有一天和她一样走娃娃的人问她的娃娃叫啥……然后她会淡定的说……小三八……“你叫洛瑜怎么样?”含着棒棒糖含糊的说。“落雨?我有名字368号”小三八淡定的说。“就这么说定了……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