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鬼妃不好惹第九章

2021/6/11 0:15:43 作者:公孙筱依 来源:17K小说网
鬼妃不好惹
鬼妃不好惹
作者:公孙筱依来源:17K小说网
新文《锦绣田园:农家小妻有点甜》开篇了,欢迎留言点击收藏!她遭受奸人迫害,亲眼目睹爹娘惨死,哥哥被万箭穿心,弟弟被做成人肉包子,只为得到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含恨而死却意外重生皇陵地宫,誓报血海深仇,且看她步步为营,妃谋天下,机智化解内庭风波、却搅进了皇室纷争。可是这诡异神秘的战神是什么鬼?据闻他长的红口獠牙,克母克妻,娶了三个正妃,都活不长久,整日带着银色面具,却屡立战功。一纸婚约把二人牵扯在一起,演绎一场别样的传奇。风凌雪:姐还有大仇未报,可不想被你克死!战神王爷:王妃身上有毒,以毒攻毒刚刚好。

臧妮妮站在舞台上,颇有点无所适从。

史梦洁上来掉几滴眼泪就把冤枉余归晚的事儿给翻篇了,可她怎么办呢?

她不想对余归晚道歉,那比杀了她还难受!再说她也是被史梦洁骗了,说了两句义愤填膺的话而已,凭什么要道歉呢?

想到这里,臧妮妮慢慢朝舞台边缘处移动起了脚步。

“妮妮,导师还没给我们评分呢,你急着下去干嘛?”余归晚真的快被臧妮妮这感人的智商给逗笑了。

她那么欺负原主,在舞台上一次又一次置原主于屈辱之地,若真是那个脆弱敏感的小姑娘,恐怕现在早就抱头痛哭了。

欺负完了拍拍屁股就想走?呵呵,不好意思,她余小将军不惯别人臭毛病!

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臧妮妮心中暗暗叫苦,脸上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来:“哦,我忘了。各位导师,不好意思啊!”

导师们全都面无表情,真当他们都是傻子哦?

“妮妮,你是不是还忘了一件事?”余归晚又说道。

臧妮妮心下一抖,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此刻她恨不得变成鸵鸟把头埋进舞台里,便假装没有听到刚才的话,一声不吭。

“妮妮?”余归晚却不放过她,既然不接话,那就别怪她一次性说太多了。

“我知道你现在因为刚才冤枉我的事情觉得不好意思,没脸开口说话。但是妮妮,我们生而为人,总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我们不可以做懦夫,我们要光明磊落!做得对我们就坚持到底,做错了,我们就大声道歉!”

“圣人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知道你已经在心中忏悔了,我也愿意接受你的道歉。妮妮,不要怕,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就像史梦洁导师那样,勇敢承认自己说错话了,哪怕忏悔到痛哭流涕,也是最大的勇气!”

说到这里,她还专门看了史梦洁一眼,镜头立刻也跟到了后者脸上。

史梦洁真是比被人强按着头吃了一嘴苍蝇还难受!

我可去你妈的吧!老子什么时候“勇敢承认自己说错话了”,老子什么时候又“忏悔到痛哭流涕”了,你怎么这么会放屁呢?!

别人都是放彩虹屁,你余归晚什么时候学会放糖衣炮弹屁了?!

可她内心再怎么波涛汹涌,脸上却还是得保持围笑,甚至还要装出一副动容的神情来,真是日了狗了啊!

臧妮妮段位不如史梦洁高,此刻直接把吃了苍蝇的心情表现在了脸上。

这下子又被余归晚捉住了。

她一脸受伤和难以置信地问道:“妮妮,你是不是完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活该被冤枉……”

卧槽!你想让老子说什么!

说你活该,老子就会被所有人喷到生活不能自理!

说你不活该,那老子就是对不起你,就得跟你道歉!

余归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狡诈了!

臧妮妮的眼睛里简直都要喷出火来。

叶灏看着台上那一脸委屈的小姑娘,又想起了当初在天台上的她。

若是前世她也是如此聪慧坚强,又怎么会和他一起被害死呢?

那天,莫昊言对她的出现的确是很吃惊,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他假装害怕,表示自己只是喝多了酒一时想不开才会对叶灏做这种事情,甚至还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成功骗的那女孩子软了心肠。

然后,在她被他忽悠着靠近之后,一把夺过了她的手机,直接把她拖到楼边掀了下去!

“叶灏你真是艳福不浅啊!连做鬼都有漂亮女孩主动送上门来陪着!”

莫昊言抬起叶灏,拖到楼边,像恶魔一样笑了两声,附身说道:“明天各大网站头条就是,叶灏酒后意图□□少女,不料双双坠楼身亡!刺激,真是刺激极了!”

叶灏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又恨又悔!

恨莫昊言狼心狗肺、灭绝人性,悔自己错信小人、认贼作兄!

可当他从楼顶坠落时,最后悔的,却是自己当年没有替那女孩子说句公道话……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他一定要弥补自己的过失……

然后他一睁眼,重生在了录制《燃烧吧团魂!》时过敏晕倒的那一时刻。

睁开眼睛时,叶灏笑了。

这一次,他的人生,余归晚的人生,莫昊言的人生,都会大变样!

臧妮妮到底是不敢说余归晚活该,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当众给女孩道了歉。

说完道歉的话,她已经羞恼得脖子根儿都涨红了。

余归晚抿抿嘴,没再继续踩她痛脚。

穷寇莫追这个道理,她虽不是非常赞成,但偶尔也会实践一下。毕竟臧妮妮看起来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她可不想再被咬上一口。

几个导师商量了一下,一致同意把臧妮妮和另外3个女孩分去C班,而对于余归晚的归属却有不同意见。

Rap导师满庭二十出头,十分喜爱余归晚那段枪舞,自然要给她A。

Vocal导师陈怡曼则觉得余归晚那段舞蹈是不错,但歌声还够不上A的标准,主张给B。

叶灏没吭声。

史梦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虽然很想直接说给个F,但她不能啊!她只能强撑着笑附和满庭的意见,藏在桌下的手早已气得发抖。

真是呕死她了!

叶灏看着史梦洁那虚伪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撩。

想想当初在楼梯间被史梦洁一字一句戳得泣不成声的小姑娘,再看看现在这个让史梦洁有苦不能言、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小姑娘,他竟突然有了一种这姑娘和他一起重生了的神奇感觉。

会这么巧合吗?

可如果不是的话,又如何解释她天差地别的性格变化呢?

“叶老师,您看呢?”史梦洁开口,把他从突发奇想中拖了出来。

叶灏回神,点了点B:“余归晚还有进步空间。”

史梦洁忍不住笑了一下:“叶老师说得真对。”

满庭斜了她一眼,呵呵,刚才还说他说得对呢!墙头草!

导师们给了分班结果后,臧妮妮也顾不上为了C而不开心了,只觉得如释重负,赶紧鞠躬下了台。余归晚便也跟着她回到了淳姿娱乐的座位席。

刚坐下,她就觉得一股强烈的疲倦感袭来。

这具身体太瘦弱了,根本撑不住枪舞的力度,否则刚才可以跳得更雄劲。若是被那群军营里的老爷们看到她把枪舞跳成这样,她小余将军的名头算是要堕了!

不过一时半会儿也急不来,她只能慢慢打造这身体了。

她微微合上眼,想休息一下,却听到淳姿娱乐的几个女生同仇敌忾地嚼起她的舌根来。

“哼,心机婊,怪不得跳不好团舞,原来是另有准备呢!”

“叶灏今天还帮她说话了呢!莫非她私底下卖肉去了?”

“别瞎扯,叶灏怎么看得上她!脱光了也没用!不要脸!”

余归晚闻言悄悄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

雪白的肌肤,突出的胸部,纤细的腰肢,很迷人啊!

那帮糙老爷们讲荤话时,不都说要胸大腰细的么?

所以这叶灏凭什么看不上自己呢?

她又看向旁边几个乱嚼舌头的女生,光明正大地点评了起来。

“一马平川。”

“虎背熊腰。”

“黑如底碳。”

“啧啧啧,这才真是脱光了都没用啊!”

能做练习生的女生,相貌身材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偏偏原主太美太逆天,对比之下她们的的确确是落了下风。

小余将军可是军营里出了名的臭嘴巴,能把大老爷们儿都骂哭,何况是气气几个小姑娘?小菜一碟!

周围几个公司的选手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却都没有说话,只是偷笑而已。

接下来会和谁组队都还没定呢,何必得罪人呢!

唯独坐在余归晚前面的女生转过头来,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看起来挺累的,没事儿吧?”

余归晚抬眼一看,是个细长眼睛樱桃小嘴的女孩子。本来颇秀气的长相,不知为何却自带一股凌厉之气。

余小将军自小就喜欢跟男孩子们混做一团,打打杀杀。

但其实她也非常喜欢女孩子。

心思纯净的女孩子们或明媚、或娇柔、或活泼、或沉静,总之给这世界增添了无数的美。

她喜欢保护她们,看她们无忧无虑的笑,这让她觉得自己的所有付出都值得!

她不愿,让她们再像大姐一样凋零……

感受到这个女孩子的好意,余归晚对她露出了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

“放心,死不了,我还能再跳一次呢!”

说完这句,她又冲那女孩子眨了眨眼:“姑娘,你长得可真好看!一看到你,我就觉得又重新活过来了!”

那女孩子听到她这话,瞪大了眼睛,脸颊甚至泛起了一抹红晕。

余归晚知道她是害羞了,又送出了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

那笑容太美好太明媚,孟迦一时竟觉得有点炫目。

这个余归晚先是晕倒,又被队友甩锅,还被质疑整容,现在累得嘴唇都发白了,却还要被那些队友讽刺挖苦。

若她处于余归晚的位置上,恐怕此刻已经愤恨不已了。

可余归晚,却依旧笑得出来,还笑得那么灿烂!

她和她一样,都是在泥泞中也要奋力前行的人吧……

“孟迦,走了,我们要去后台准备了。”身边的队友戳了她一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开局夺舍红云摸骨

    我正纳闷,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从病房里走出来,她看起来七十多岁的年纪,精神奕奕,看起来很硬朗。那几人略带焦急地问道:“请问袁依依大夫在吗?求求她救救我爹!”老奶奶看了一样木板床上的老人,安抚道:“你们别着急,我孙女出去给人看诊了,马上就会回来了。”这老太太的声音像是砂纸磨的一样难听,我不由得多看了几

  • 无上时空仙尊之第四章(4)

    她三两步走过来,问:“出什么事了?”白小纯的经纪人认识苏仪,顿时露出有些熟稔的笑容来:“是这样,小纯她嗓子肿了。我和总策划商量着取消她唱歌的环节。”“嗓子怎么肿了?”苏仪关心的问道,“这可不是小事。”白小纯的经纪人有些尴尬,很多事情看破不说破是一种智慧。苏仪是个聪明人,偏偏让她有些下不来脸。白小纯的

  • 玄幻:开局成了帝皇侠在线阅读第5节

    秦秦秦璋?秦舒然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竖了起来了。结合刚刚这妖叫自己主人的情况,秦舒然丝毫不怀疑他的秦这个姓氏到底是来自哪里。姬辰危险的看着他:“为什么姓秦?”秦璋理所当然的回答:“璋是主人的血点化的,自然跟主人一个姓氏。”姬辰冷笑:“你怎么知道然然姓秦!”竖耳倾听,姬辰问的当然也就是秦舒然想要知道的。

  • 老太太修仙传[穿书]之有“味道”的男同学(5)

    星期二的早上,陈一帆照例让司机把车停在一条小路上,他从那下车,走一段路到学校。同学们大多骑车,他不愿意让人看到他有专车接送,显得自己与众不同,那太高调。他是个低调的人,起码主观上是,尽管客观上他在这所学校里一直是相当高调的存在。学霸,男神,校草,都是他的标签。其实陈一帆也想骑车,但不现实。他家住在开

  • 圣墟魔神在线阅读得想办法混进去

    “啊……哦……”古九躺在床上,全身都无法动弹,时不时骨头还发出响声“别动”“哦”古九静静的躺在床上,他不知道自己身体是啥样的,好生憋屈在这期间孙策和周瑜来看过他,孙策和周瑜当时都表达了歉意,古九也没怎么介意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距离那个时间也是越来越快了,古九已经可以下床了,看着自己的身体恢复的

  • [综]大神们的朋友圈阵法

    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报了一个地址之后,秦风就闭目养神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秦风睁开眼,见得车已经停在了一个城中村村口的牌坊下,秦风给了钱下了车。进了城中村,秦风走走停停,看着周围这些熟悉的景物,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上一世的记忆中,这里过不久就会发生一件大事,足以影响这里许多人的后半生。但是秦风来

  • 修仙从宗主开始第四章在线阅读

    他的目光在闻雪朝身上停顿了片刻,还未等闻雪朝回过神来,便马上移开了。大太监阮公公宣读完靖阳帝的口谕,吩咐身后的小太监们将新的案几和籍册搬进上书院。打点好一切,阮公公向初来乍到的五皇子恭敬道:“殿下有事就随时唤咱家,陛下和昭仪娘娘挂记着呢。”五皇子身着一袭玄黑色的外袍,俊秀的五官棱角分明,身上散发着超

  • 九五浪子在线阅读第一章

    在浓雾环绕的山谷之中。“寻灵子,你已经走投无路了,把印交出来,我们看在还你也是受到异宝蛊惑之下最多把你羁押到刑堂,你最多被判三十年监禁,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哪怕你师父曾经为门派做出过再卓越的贡献,也保不住你。“两位穿着橘黄布袍的男子在飞速的追击之中一边劈开拦路的怪藤一边朝着山林尽

  • 我融合了欢喜第五章在线阅读

    白灵月脑海里浮现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他?“他人呢?”灵力测试结果她还不知道,,那人答应教她修炼的,不会反悔了吧。逍遥笑笑:“他说有点事,应该是为了你吧,别担心,他明天早上应该就能回来。”,白灵月抽了抽嘴角,谁担心他了,,“你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逍遥愣了几秒,,这姑娘还真,,都不客气一下,这脾气倒

  • 我心无畏第三章

    宇智波风息压根就不清楚广津柳浪是怎么想的。但站在他身后的太宰治,明显是自己要保护且必须发展成朋友的对象。而眼前这位,虽然看上去很和蔼、但是身上血腥味很重,甚至是带着一群黑帮小弟过来仿佛砸场子一般。孰轻孰重,该选择谁,傻子都懂。宇智波风息呼吸一顿,抬起手做了个对立之印。“那么,我要上了。”原本还想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