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斗灵神境第4章在线阅读

2021/6/11 0:30:41 作者:凉小生 来源:17K小说网
斗灵神境
斗灵神境
作者:凉小生来源:17K小说网
悲催少年为救人意外死亡,穿越斗灵大陆,斗灵大陆,只有斗气的存在。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少年是否能占据一席之地,等待他的又是什么!死亡还是存活。

……

次日晌午,睡得浑身都酥软的陈默摸着迷迷糊糊的眼睛起床了。

简直不要太累!

直接睡到了现在,昨晚连风扇都忘记开了的他把被子都汗湿了。

也得亏运气好,宿舍在七楼,这么热的天都没中暑,实在是太难得了。

刷牙漱口的陈默边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边考虑着是不是等稿费来了以后就要搬出去。

他可不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少年了。

奉行享受主义的他真的无法忍受这样的居住环境。

楼层高,顶楼在楼上,还没做隔热板,差点就能把人煮熟了。

昨晚回来的那一段路程差点没让他崩溃,好不容易走到宿舍楼下,还得上七楼,简直了。

才刚回来一天就叫苦不堪,也不晓得以前的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午后的校园寂静无声,连个人影都看不到,食堂早就关门了,只有门口门卫大叔牵着他的阿黄在站岗。

“我说你,今晚过了十点不回来我可锁门了啊。”

“好嘞,麻烦您了。”

陈默讪笑着认错,昨晚多亏了门卫大叔没回家,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宿舍了。

翻墙是不可能翻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你以为门卫大叔养一只阿黄是干什么的。

咬你不死算它智齿发炎了!

慢悠悠的去蒸菜馆打包了几个饭盒,陈默哼着小曲儿拎到了黑网吧门口。

这年头就是好,打包还不收费。

刚一掀开挂在门口的帘子,陈默就让围上来的金链子小青年等人吓了一大跳。

“干…干嘛…”

该死,不是知道我要有钱了,来找我劫道的吧。

陈默脸色有些难看。

回忆起读书时期那群劫道的,常年累月的弄得他只能去食堂讨馒头和腌菜过日子,当时他都恨不得这些人原地去世就好。

金链子小青年等人却是没有这些想法,只是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你一眼我一句。

“卧槽,你怎么才来啊,都等你老半天了。”

“是啊,今天你还不更新,网上的读者都快把你骂得祖坟开缝了!”

“赶紧的,码字去,敢打游戏,敲不死你!”

不是吧…

我去……

有没有这么严重呐……

陈默心有余悸的吞了吞口水,看着这群人的架势,看来是要逼着他码一天的字了。

还特么祖坟开缝,祸不及祖宗呐。

不过说回来他也想看看一天以后的小说数据是怎么样,会不会有增长什么。

轻车熟路的把钱交了上机,陈默迫不及待的点开了浏览器页面,登录自己的作家账号。

果不其然,讨论区里已经闹翻天了。

“沉默是金这个坑货,怎么还不更新呐,这都多久了,在干嘛呢。”

“这鳖孙不是又想太监吧?”

“下面呢?下面没了?”

“顶楼上的,搞得大家心不上不下的,败坏心情。”

接踵而来的催更声让陈默有些欣喜欲狂。

两辈子都没经历过这种事情。

这么多读者的反响无疑是给了他心里一剂强心针,让他觉得自个儿的小说应该还算是让大家觉得好看的。

那么作为作者的他也不能不给力,于是麻溜利索的就把昨晚死命更新的章节给交了货。

这可是他唯一的存稿呐…

交出去了以后顿时就感觉整个人都空了。

压力山大的陈默没功夫理会黑网吧里大呼小叫的金链子小青年等人,更没时间去翻阅讨论区了。

他得进入疯狂码字的状态了。

不然就现在零存稿的状态,别谈爆发去提高排名了,就连请假一天的勇气都没有。

尽管对于小说这行业,他现在是越来越入迷了,但是还有大把的事情等着他做呢。

下午的时候,黑网吧老板似乎也是知道自己的地盘上来了个大神,也不太计较这群人的大呼小叫,甚至有事没事还站在陈默身后瞧着他更新。

这写小说,还真是难!

眼瞅着这个小伙子码了一大段字的章节,在他皱眉思虑一会儿,摁下删除键,嚓嚓两下击又重头再来了。

但不得不说,修改了之后的章节果然还是通顺多了,无论人物的描述,和剧情的更迭,都让人看得有些渐入佳境。

纹身一条吸水青龙,光着膀子摇着蒲扇的网吧老板好笑的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这小子读书有没有这么用功。

又是整整一天下来,陈默总算是码了三章出来了,改来改去之后,这才算是又交了一章给大家交稿。

摁压着有些酸涩的肩膀和手指头,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累,真累。

绞尽了脑汁不算,就这么呆坐了一天,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啊。

尽管知道后世的网络作家们不在少数身体上都患了病痛,甚至还有人就这么码字猝死了的案例。

陈默此刻也没有什么办法,万事开头难,之后难,然后难上加难…

总不能现在又尥蹶子不干吧,更新少了那能让人用唾沫星子淹死。

点开了“我的作品”,这本小说的数据赫然入眼。

书名:太古尸神。

作者:沉默是金

书籍简介:这是一本无底线无节操的小说,未满十八岁慎入!(本书纯属胡说八道,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收藏数:1058

更新字数:289976

陈默有些喜不胜收,在这个年代,每章节更新字数能够破万的,那可都是会让读者点赞的。

收藏数让他已经很满足了,没有真正入过行的他也不知道这个收藏数到底是多是少。

但这些不重要,光看着评论区里吵翻天的评论他就觉得真算是值得了,那是对作者的肯定。

当然也有一部分作者带着链接过来蹭热度的,这一类的现象,基本上是无论哪本书都会有。

这当中也不除外一些有实力的作者,抱着友好交流的想法来打广告的。

但陈默也没怎么介意这些,毕竟真正的市场大佬还是读者,只要不霸屏就成了。

生存都不容易呐。

揉了揉有些发昏的脑袋,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肚子老饿得咕咕叫了。

黑网吧里除了蒸蛋拌饭,再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点了。

金链子小青年等人今天倒是走得格外早,下午游戏没打几把就走了,网吧里现在却还是人满为患,多了挺多生面孔的小孩。

陈默站起身子扭动着腰椎,有气无力的跟网吧老板道了个别,掀开帘子就出去了。

望着小巷里漆黑一片,仅仅只有昏黄的路灯在露出微弱的光线,这一段还别说,真是读书时的噩梦。

每次走这一段儿的时候,总觉得浑身上下阴森森的,好不自在。

肚子饿得有些胃疼,陈默龇牙咧嘴的听到了咕咕的空响,感觉胃都快痉挛了。

幸好走出这一小巷子外就有一烧烤摊,他雷厉风行的快步走到了摊子前坐下,让老板来几手腰子和串烧,顺道再来了瓶啤酒。

闷热的夏夜真是让人烦扰,到处都是蚊子在嗡嗡。

这烧烤摊上方的白色路灯照得下面一片通明,飞虫如灯蛾扑火一般簇拥在路灯下。

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烧烤味,炎热的夏天,也促进了夜宵行业的发展。

天气太热了,在家躺着睡不着的人都会选择穿着夹板拿着荷包出门,去烧烤摊上点上一大盘韭菜鸡蛋,喝上一瓶刚从小卖部棉被覆盖的冰柜里掏出来的啤酒。

一口下去,嘶,沁人心脾。

陈默爽得浑身上下都在打颤,冰凉凉的感觉从内腑之中传来,由内到外扩散开来。

写了一天小说的疲劳此刻也被消除不少,毕竟这冰镇啤酒,到底还是消暑良器。

进了食以后的陈默肚子总算不在咕咕乱叫了。

筷子夹起一盘老板送的花生米,再尝尝那几串五花肉,边上还有那些小青年带着几个五颜六色的非主流美眉在聊天打屁。

陈默忽然觉得这种小人物的人生也不差。

酒局中的觥筹交错,酒吧里的形骸放浪。

倒也不如这夜市之中,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边的烧烤摊中,自饮自酌,品味着生活。

有些事情到底是经历过了才会明白。

正当感慨之际,一道熟悉的人影从他面前掠过,步伐轻快却又惹人注意。

那是位戴着扬基棒球帽,穿着黑色T恤,脚下穿着经典帆布鞋的女孩儿。

卫裤下是修长的腿,皮肤白皙打眼,披肩黑色直发垂下,戴着耳机,有些婴儿肥的脸上神情是一种目空一切的神情。

是她啊…

陈默心有些悸动,嘴上却不自觉的笑了笑。

隔壁班的同学,也是他们年级的级花,高颜值和学习优秀,正是受男生追捧的女神。

在学校里是老师和同学对她夸赞,家庭条件富裕的她也是被父母宠上了天。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这女孩儿才会显得很酷,特立独行,我行我素。

陈默清晰的记得,因为某些原因,后来的她摒弃了那种轻松休闲的风格,穿上了严谨修直的西装革履,帆布鞋也换成了高挑细腻的黑色高跟。

摇身一变,竟然是成为了女性金融投资师。

但高颜值和从小培养的气质让她变得无论什么风格都驾驭的住。

那个时候的她,成熟大方,知性得体,只是酒后有些红晕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忧郁。

经历了什么事,谁也不曾知道,她固执的性格,也不会轻易透露。

以欣赏的眼光看来,还是这个时候的她比较耐看,不像后来的西裤女精英,优雅而又有些疏离,动辄就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审视着他人。

这样的女生自然而然也是陈默的女神,尘封都记忆匣子打开,突然就想起不久前自己跟她表白过了。

受惯了追捧的她早就不堪其扰,嚼着口香糖,随意的扫视了他一眼,连目光都没有聚焦过,最后三个字就这么脱口而出。

“神经病。”

就这么三个字回应得当时的陈默脸臊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隔壁班同学们的哄然大笑中狼狈不堪的溜走了。

这件事情给少年陈默的自尊心带来了很大的打击,直到很久很久后,重新遇见了已经是职场精英的她才释怀。

“说真的…那个时候…你是第一个拿着辣条给我表白的人…”

当化身知性女人的她在霓虹灯光的酒吧里,摇晃着酒杯,醉意朦胧的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不禁捂着嘴笑了,眼神中仍是有些当年戏谑。

陈默有些无语的叹了口气,对天发誓,那包辣条只是替别人买的。

这货压根表白就没想过拿什么东西给人家。

那会儿的他多单纯呐,怎么也不会想得到追女孩儿还要有这么多套路。

不过这段被扼杀在摇篮里的暗恋终止了以后也没让他感到痛苦多久,除却少年天性使然对漂亮雌性的追求,他对这个女孩儿也没有多少感情。

毕竟没有太多的接触,怎么会有那么深的喜欢。

所以这一世重来的他看见往昔追求失败的对象,也没有再度起了心思,只是感叹一番就没再继续关注了。

更何况这会儿的他壮志未酬,哪有什么心思去想什么男女之事。

谈恋爱最大的坏处就是消磨时间,后来的他在这件事上已经吃尽了苦头,纵使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事了的时候,当时的女朋友总能跟他撒气吵架,嫌弃他没时间陪她。

“老板,买单!”

“好嘞,一共四十三块钱,谢谢惠顾。”

烧烤摊老板并没有因为他是一个人来吃就显得冷淡,反而热情洋溢的给他结账,最后还抹了三块钱,凑了个整数,四十。

08年的物价真是低得让陈默咋舌,尽管活过一遭这年代,现在回来还是避免不了惊讶。

要说桌上这些东西可不便宜,摆在十年的烧烤摊没有一百多块钱老板绝对不会放你走。

爽快的结完账,陈默打了个饱嗝,摇晃着有些晕的脑袋,酣然回了宿舍睡觉。

当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少不得被门卫大叔训了一顿,直到他合手作揖连道抱歉,这才作罢。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仙界当月老之第一章

    你站在一家造型极为奢华暧昧的店门阶梯下方,白皙的小脸染上了浅浅的红晕,用手指紧张的捏着裙摆,神情显得极为局促和窘迫。一名侍者打扮,样貌俊俏,额角却长着一对弯曲的漆黑犄角,背后一双尖尖的黑色蝠翅折叠收拢在背后,垂下的翅尖长的近乎贴近了地面,本应乖巧的垂落在身后的三角形的恶魔尾巴翘了起来,左右晃了晃,似

  • 新珸之大陆在线阅读第二章

    从便利店出来,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不大,但淋在人身上也是轻易就能淋湿,苏柏柏看到前面那道美丽的背影在雨幕里行走着,脚步不紧不慢的,就像在散步一样,他去的好像也是地铁的方向,苏柏柏连忙打开伞,往他那儿追过去。“先生,等等!”苏柏柏小跑着,脚下溅起不少水花。似乎听到有人唤自己,云越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 海贼之神级复制在线阅读第2节

    马车行了小半日,肖铎约莫若不走水路登船,今日是回不去京城了,便在顾瑾的应准下,在一家驿站停了歇脚住店。天色已晚,客房不够,随行的侍从挤了一间,留给顾瑾的也只剩一间了。好在房间干净,只是床褥被子,顾瑾一一不用外面的。只好由盈秀亲自来更换。她的手如今却不行,做事不够灵巧,铺床时被角总在跑,急出了汗,滴到

  • 明楼修仙传在线阅读第三章

    新婚第二日,梅馨独守空房。本以为天黑了丁忠会回来,梅馨一直等到子时,都不见他的影子,问了家仆,丁忠一整天都没回家,好像是去了花柳巷。梅馨心里苦,晚饭时老夫人特意交代了白喜帕的事,本应该在新婚之夜就完成的,这都第二天了,梅馨总共就见了丁忠两次,她一个人,怎么完成?困意一点点吞噬了梅馨,她倒在床铺上睡了

  • 穿成修仙文里的圣母女配父亲

    当严汐再度醒来时,已是一天后的晨时。他又回到了那间已渐渐熟悉的卧房,浑身几乎缠满了绷带一样的医用布条,身体依然很沉,可知觉却敏锐了许多,尤其是痛觉,他现在每有一点大的动作就迎来一阵钻心入骨的疼痛,像是把之前没能及时体验到的痛苦全部叠加到了一起似的。床是下不得了,他只好乖乖地原地摊着发呆。偶然间,他偏

  • 不死战神之那些遇见你的日子(3)

    初三是中考的备战和冲刺阶段,每个人都很忙碌,而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好像一眨眼就到了中考的考场上,陈见依旧很紧张,不过她放慢了做题的时间,对有把握的题先做,没有把握的多看两遍题目,有时候题目看第二遍突然就又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果然老师说的心态很重要,是对的,平常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要太过于纠结

  • 皇上请答应在线阅读第五章

    望边城地处北地郡,因为是王朝内最靠近北境蛮族领地的郡城,所以妖族祸乱不断。除了在漠北黄沙战场上有曾经隶属于老将军唐璜的白马铁骑剿杀越界蛮族和妖族,同时在郡内也有江湖势力汇聚而成的统一机构负责组织猎杀偷偷窜进王朝领地的妖物,这些机构被江湖好汉们统称为酒馆。初春时节,柳树抽芽,百花齐绽,本应是万物复苏的

  • 娱乐之传奇在线阅读第4节

    天道恒而人无恒,故明无明。《人皇道经-无明篇》“齐霞,修缮县衙和监狱都需要钱,你觉得这些钱应该怎么来?”坐在陈旧的椅子上,李星梦一边吃着外面买来的小吃,一边对着齐霞询问着。“目前紫瑰的财政收入有点紧张,至少需要两年才能有盈利,想要凑齐修缮县衙和监狱的钱,起码得五年。”齐霞这些天一直在处理县衙的财政以

  • 网游之神一样的队友在线阅读神针出现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今天是苏修第一次杀人,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父母现在情况如何。他心里十分忐忑不安,苏修快速的跑下了山,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家的方向出发。苏修的第六感是对的,来迎接他的只有母亲。“苏儿,你去哪里了啊,警察局来人说你死了,我始终都不相信,你回来

  • 少年派:天子门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家暖气足,楚戈踏着黑色人字拖,一件连帽衫,眉眼懒洋洋耷拉着,和在学校时不大一样。“知道什么,”他瞥一眼江驰的膝盖,“知道你很有礼貌?”我靠?江驰:“?你再说一句?”楚戈嘴角微压,重复:“有礼貌。”江驰:………楚戈有点被他表情取悦了的意思,转头进屋。从楚戈先一步知道大家底细、从江驰摔的那个大马趴,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