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娱乐圈]我的女友被魂穿了之两朝皇后(1)(10)

2021/6/11 6:02:28 作者:不敢逛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我的女友被魂穿了
[娱乐圈]我的女友被魂穿了
作者:不敢逛街来源:晋江文学城
【V后日更早八点,第22章入V】【专栏更多完结文哦】【本文轻松下不会很长,暂定字数20-30W字】【专栏预收近期开果文:《200天相爱》感兴趣的收藏吧】本文又名:《我的精神病角色扮演男朋友》《霸道总裁独宠小娇妻》《出轨touqing衣柜冒险记》《斯文败类贵公子阅读19禁》《被女友戴绿帽携私报复》...小剧场未完待续中...当Cindy魂穿成为李智恩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天降男友!!权至龙?这是谁啊?!巨星男朋友?“分手吧,男朋友。我们好聚好散~”“李智恩,我会让你知道你离不开我。”花式分手Cindy

宁王仍旧是半屈着身子的,俊秀的脸上有一种通透的苍白。因为痛苦,眉头轻轻蹙起,很快又舒展开来。

容婴半蹲下身,将药瓶放在他手中。直视着他的眼睛,红唇微勾,吐气如丝:“殿下如今的模样,何必拒绝旁人。你难道觉得本宫会害你?”

宁王淡淡的迎上那双空灵妩媚到极致的眸子,片刻后,轻轻将视线挪开了。

半晌无语。

他的眼睛里只有一道她很模糊的轮廓,他原本极不喜欢的这种长相,张扬明丽,史书工笔上,父皇的后宫里,总是与祸水联系在一起的。

可不得不承认,她的确会吸引到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臣弟斗胆,敢问娘娘,”宁王半倚在墙根,轻声开口:“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容婴低语:“什么?”

宁王紧绷着唇,“陛下与夫人。”

容婴单手支起下颌,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玉指轻轻敲打起来:“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殿下。你难道还指望着你的王妃与陛下有关系,能救你一命么?”

宁王嘴唇紧紧抿住,他自然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但他嘴唇泛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的腰间有一枚玉珏,容婴注意到了。呈现出温暖的颜色,玉种应当很珍贵,是萧唤宁送给他的。

但宁王取下来,轻轻扔在了炭火上,神色仍旧温和,静静看着它碎成两半。

容婴轻轻挑了一下眉,想来他向来以君子自持,应当是很忍耐不了这些事。

“娘娘此番专程前来,到底想说什么,请直说吧。”宁王转移了话题。

容婴站起身来,轻叹了口气,语意缱绻:“正如殿下所知,陛下一直觊觎萧家的权势,但本宫想要保住家人。所以,本宫只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换掉陛下。”

宁王默然片刻,似乎忍耐着什么,最终,却还是平和的道:“这些大逆不道的狂妄之言,娘娘以后还是别说了吧。”

容婴敛眸,有点奇怪:“殿下还是不愿意?”

宁王捏着药瓶的手指轻轻蜷缩了一下,他并不是不愿意。

他原本是相信兄友弟恭的,虽说他不能做天下之主,却能做一个良臣。只是现在不同了,他之所以劝止她,是因为知道这个萧唤婴……喜欢玩火。

只有制止她,才能避免她最终粉身碎骨的结局,也当是……回报她的赠药之恩吧。

宁王抬眸,淡淡一笑,“凭借娘娘与我二人能做什么?臣落到这个地步自然毫无牵挂,只是想劝娘娘一句,谋逆大罪,并非娘娘你可以承受的。”

容婴眉眼稍弯了一下,近乎妩媚到了骨子里。她柔声道:“殿下,难道你不是在害怕么?你总是这样,本宫也会失望的哦。”

他自然并非害怕。

宁王握了握拳,忍不住去看她一眼。

就这么一眼,忽然就被那双空灵的眸子勾得心神微动,有一种恨不得答应她的冲动。

“所以……娘娘想要效仿前朝的温宁太后,指责陛下德行有失,废了陛下?”他收敛气息,问。

容婴没有立即回答,唇角只柔和的翘了一下,语气很冷淡:“任何时候德行都是假的,你看,在这个地方,最后倚仗的还不是权势。”

正当宁王准备细问,正在此时,外头传来一阵声音,听上去有些急。

禁军行礼的声音很恭谨,应当是什么有权势的大人物来了。但又不是皇帝出行,宁王向外看去,竟看到了一道熟悉又冷淡的身影。

把持朝野的大权臣,顾觉卿。

他之所以熟悉,是因为这个丞相幼时并不引人注目,甚至饱受冷眼。小时候他还是皇子,前去顾府做客的时候,见到他跪在庭院里领罚。

可是他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难道也是领了顾缙云的命令,要对他下杀手吗。

宁王眸光微闪,逐渐变冷。

顾觉卿入内以后,目光只是不着痕迹掠过容婴,淡淡行了一礼。

宁王有点自嘲,顾觉卿表面上是臣,却权倾朝野。而他这个所谓的皇族血脉,却关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顾大人为什么会来?”他轻声问:“难道是替孤的皇兄传旨而来?”

顾觉卿淡色的瞳孔泛着冷意,平静的道:“微臣到这儿,只是来接走一个人的。”

宁王心里生出疑虑:“什么人?”

这里禁军严加看管,可从没听说进来过什么丞相府的人。

顾觉卿十指微微蜷缩了一下,淡淡的道:“昭仪娘娘,萧唤婴。”

容婴眼帘微眯,颇有兴致的看着他,她觉得这位顾丞相似乎变得越来越克制了。他在昭仪殿的时候……可比现在直接多了。

宁王还是不太明白,温和的说:“丞相此番难道是奉了陛下之命,接昭仪娘娘回宫的么?”

顾觉卿垂眸,望向宁王身后那个置身事外的女人,只觉得心里生出一股无名的火来。他喉结微微一动,没再说什么,向那边走了过去。

夜风很凉,灌进窗户来,连带着她的身子也是微冷的。顾觉卿站定在容婴跟前,眼眸低垂,静静看着她。

掩在袍服下的手扣住她的手掌,指尖微动,透着丝丝缕缕的冷意,在上面轻轻摩挲了一下。

烛火映着容婴眸光潋滟,几乎点出水来,带着些揶揄,她声音轻柔:“顾大人,这么快就忘了君臣之礼么?”

顾觉卿哪里会跟她这么多废话,微倾下身,堵住了她的唇。

内室中顿时安静得可怕,除了水渍轻微摩擦的声音,连一丝呼吸都听不见。宁王瞳孔骤然收缩,身子也微微一个踉跄。

过了半晌,他才扣住她的脖颈,退了回去。

“娘娘不乖,”顾觉卿眸光微闪,似笑非笑,又有些冷淡,“又怎么能要求臣克己有礼?”

半晌无言,容婴的眸子水雾迷蒙,挑眉:“本宫做错了什么?”

顾觉卿看了她一会儿,伸出手,将她眼角的水痕擦拭干净,才低声道:“现在这个时辰,娘娘却与一个宗王独处一室,这难道不是违反宫规的么?陛下虽不知道,微臣却不能放任不管。”

容婴心里有些一言难尽。顾觉卿可不是将宫规放在眼里的人。

而宁王整个身子都重重僵在了原地。

萧昭仪提出这个废帝的建议时,他还觉得她痴心妄想。今日才知道,没想到,她早就和顾觉卿这样的大权臣勾结一起!

从前他不相信女人的容貌可以所向披靡,可现在却不得不信了。

顾觉卿是什么人,这些年来,多少人想要送人到他的身边,哪一个有了好的下场了。但是萧唤婴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将顾觉卿玩弄在了股掌之间,这不是祸水又是什么!

宁王望着他们,指尖泛白,哑声道:“如此秽乱宫闱,娘娘就不怕旁人外传么。你们就这么信任我?”

容婴看到这个男人的眼睫动了一下,再度抬起眼时,淡色的瞳孔染上一层若有若无的深意。

他缓缓的道:“臣这么做,只是提醒殿下勿要心存他念。若不是这样,臣倒是可以与殿下成为合作的朋友。毕竟——”

他停顿了一下,才一字一句的说:“殿下要明白,在这个洛阳城,并没什么是殿下的。”

宁王反应过来了,顾觉卿方才之所以这么大胆,不仅是承认可以与他合作,更重要的,而是为了在他面前宣示主权。

顺便提醒他,萧唤婴并不是他能觊觎的!

宁王不知道萧唤婴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是再睁开眼时,桌子上还放着上等的膏药。就明白方才的那一幕,应当不是在做梦。

暗卫护送的马车行驶到了宫门,顾觉卿看见容婴穿的单薄,让身边跟着的暗卫都退下,这才解下鹤氅披在她的身上。

容婴有些惫懒,轻笑:“方才本宫这么配合丞相大人,大人就不说一声谢么?”

顾觉卿望着那张脸,牙根咬了一下,再一次覆了上去。唇齿相交,大半刻后,他捏着她的下颌,咬字清晰,低声道:“皇后可不是你这么当的,昭仪娘娘。”

容婴敛起笑容,懒懒贴在他的耳边:“本宫说了,会在椒房殿等着丞相大人。大人也不要让本宫等太久哦。”

顾觉卿没再说什么了,嘱咐让人护送昭仪回宫。看着椒房殿优雅静谧的轮廓,他的唇角似笑非笑——都到了这个地步,萧唤婴还是这么执着的利用他身上的价值。

而他,居然也有愿者上钩的一日。如今萧唤婴多待在椒房殿一刻,都叫他难以忍受。

嘉元七年的春天,三月甲子,永巷大大小小的宫宇都褪去了严寒,变得暖和起来。

椒房殿空虚了近七年,才迎来了新主人 ,大司马府上的长女、皇帝的昭仪。

封后这件事情,群臣不是没有反对的,也只是说新皇后家族势力过大,恐怕外戚专权。但好歹丞相顾觉卿出乎意料没有反对,也就压制住了不少声音。

【恭喜宿主!目前任务进度达到50%,请再接再厉!】1005跳了出来。

……坐在这个位子上,是原主最后的夙愿。手里有了自保的权势,原主的愿望也只算完成了一半。容婴目光掠过皇后制式的盛装朝服,唇角满意的微微翘起一点。

但是……还有更重要的,便是驱除伤害过她的人,护好她的家人。

对女人而言,真心算得了什么,权力才是最重要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灯下黑之我是半神之天网

    “哎呀,忘记告诉你了,老师制作的墨斗,连空间也能弹,哈哈哈……捆仙绳!”江寒手中,出现了一根闪烁着五彩光芒的绳索。“捆仙绳,”黑袍青年呆呆地重复了一遍,“上捆诸天神魔,下捆九幽阴灵,此等宝物,竟然落在你的手里。唉!”他长叹一声,“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数兆载的光阴,百世轮回,我却依然不是你的对手,既生

  • (日娱)嗨!地表最强助理第七章在线阅读

    坛子狐妖慢慢抬起了头,两颗虚化的眼睛红丢丢的,里面充满了怒气与怨气,整个狐妖的身体比之前大了将近三倍,嘴里伸出长长的獠牙,两双手此刻已经化成两只长长的利爪。吴用看的冷汗直冒,以前听老爹说过狐族的人要是使出九尾追命,想都别想能跑多快跑多快,但现在这个场面跑是不可能跑,蛮子还在旁边看着呢,就算被打的满地

  • 逆仙九歌在线阅读异色瞳老板娘

    开店的都希望门庭若市吧!偏偏有人就不想。怀古市,市中心有片做旧仿古的商业区,是在之前的四合院群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那可是怀古市的商业黄金地段,寸土寸金的。这年头生意难做,有些店刚开,好不容易死撑了一年,新一年的房租没赚到不说,投入的金钱就跟石沉大海一样,半点瞧不见。即便这样,这片区域照样长盛不衰,更

  • 她莫得感情在线阅读第9章

    甘砂举目四顾。有推着婴儿车的年轻母亲排队时分神哄哭闹的小孩,收银台前不会用移动支付的花甲老人从零钱袋里抠钢镚,穿蓝色马甲的超市员工收集丢弃在出口的手推车,一切都像普通清晨该有的样子。她侧头问游征:“发现有人盯着吗?”不假思索,“有。”甘砂警觉,“谁?”“我。”“……”甘砂又拿手肘撞他肋骨,游征机警后

  • 网王-恰好相遇第10章在线阅读

    柳苍南很久没有练功了,这天晚上,他一个人悄悄地走去花园,想尽情地舒展筋骨。在差不多走到厨房时,发现一个人从厨房的门缝里探出头来,鬼鬼祟祟地向四处张望,因为一群花木阻挡,他没有看见柳苍南。柳苍南借月光一瞧,这个人正是宋来。柳苍南不明白,宋来这么晚到厨房干什么。随后,他看到宋来手提一个篮子,向自己的房间

  • 嗜血交缠在线阅读第4章

    原来她就是月夕!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华夏军工企业龙头的SFO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月夕,二十六岁,毕业于华夏最高学府J大,占据J大群芳谱第一长达六年,不过,她可不是好看的花瓶而已,而是一个能力与相貌处在同等级,曾今一份提案就让SFO集团年利润增长十个百分点的的才女,是一个集家世,相貌,才华于一身的传奇

  • 邪神断天在线阅读第1节

    疼,头疼。林青木还没睁开眼就感觉头上撕心裂肺的疼,手晃晃悠悠的伸到了头部打算揉一揉。“嘶~”倒抽了一口凉气,林青木看着手上粘稠的血迹,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头上怎么会有血?要知道他最注重的就是这张脸,要是破相了,他还怎么在娱乐圈里混?平时脸上就是起个痘他都能惆怅半天,经纪人也会对着他像个唐僧一样的说个不

  • 千金来袭之傲娇竹马请接招在线阅读向小卖部进发

    周昊把仅剩的水装进了矿泉水瓶子里,才装够两瓶,而米也只剩一个小塑料袋这么多了,这几天光吃白米饭周昊都快吃吐了。不过无所谓,只要能到胖子那里,食物和水都不是问题。其实从这里到小卖部不过也就两三千米,不过在这个活尸密布的街道走过去,难度实在太高。又放了一套衣服,身上穿了一件冬天的棉袄,把自己全身裹得严严

  • 落虹剑之第四章(4)

    第四章越仲山接到叫他“滚回家”的电话时,已经接近十点钟,越宅如今只剩下两个老人,平常这个时间,早已经熄了灯火。等他的车进了大门,伺候他奶奶的付阿姨就在台阶上等着。这幅场景很熟悉,是被派来给他透风的。“在书房,看着不太生气,待会儿要是说你,别出声就行。”越仲山点头答应一声,被她领进门,帮他挂外套,又拿

  • 太古武王在线阅读第九节

    白皙的后背涌现出诡异的花纹,甚至形成了一个图案,很像是一个大章鱼坐在一个人的头上。力量!青阳这一瞬间感觉到无穷无尽的力量,自己的魔力在这一瞬间就仿佛可以填满深渊,假如掌握九级魔法的咒语,青阳甚至可以感觉自己能够释放出来。不过此刻,魔法的诡异出现了,他感觉到了,自然界的魔力正在稀薄,甚至部分元素狂暴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