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陆闻记大冷门

2021/6/11 7:02:18 作者:伯晦 来源:17K小说网
陆闻记
陆闻记
作者:伯晦来源:17K小说网
“你好,我叫张成。”“我叫萧一生,草字头的萧,一辈子的一生。”“这肮脏污秽的世界需要火焰的净化才能让人呼吸到那隐藏在深处的纯净。”————“你需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或许是你无法承担的。”“我不在乎......”————“在这个世界里唯有绝对的力量才能跳脱出这个由无数规则编写的牢笼。”那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武神站在苍天之下如是说道

白惊飞和郭君邪站在擂台上针锋相对,白惊飞今年十六岁,意气风发,器宇轩昂,正是崭露头角,朝着太阳奔跑的年纪。他出身显赫,从小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郭君邪十七岁,过去都是寂寂无名,但随着郭家这两年的强势崛起,他的郭家少主的身份也越来越显赫。一个是老牌世家的少主,一个是新兴家族的少主,两人之间的战斗势必将成为沧月古城街头巷尾的最具有话题性的谈资。

白惊飞一身白衣潇洒不已,风度翩翩,郭君邪一身深蓝色玄服高贵而不张扬,气质显露而不嚣张,两人站在台上的样子,俨然是符合了所有人脑海中对青春少年的幻想。

“到底谁会赢?”

“不好说啊!这两个人看起来都好强!”

“我看郭君邪赢面大一点,毕竟他个头看起来大一点,身体上有点优势!”

“铁头陀梅俊杰个头更大,不是照样被白惊飞一掌拍晕了脑袋!”

“梅俊杰哪能跟郭君邪比!”

“好好看好好学!说不定明年你也能成为他们这样的人物!”

……

观礼台上,邱长风正襟危坐,瞧着台上两位少年,面露思索之色。刘大同喝完了手里的茶水,把紫砂茶壶往身后递了过去,大长老暮尘恭恭敬敬地接过茶壶,然后不知从哪里拎出一壶热茶将紫砂茶壶倒满再递回给刘大同。刘大同接过托在继续喝茶。他的眼睛没有看擂台上已然开始战斗的两个少年,他盯着天上的白云,看着它从太阳下飘过,遮住了半片阳光。

擂台上,白惊飞和郭君邪的战斗在刚开打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两人奇招频出,战得天翻地覆,各种玄能轰击声在台上炸开,看得人惊心动魄,尖叫连连。

“好!”

“郭君邪这一拳打得妙!”

“卧槽!白少主好样的!对,踢他!就踢他那里!”

“郭君邪!右边!小心右边!”

“白少主,继续打!继续!拍他脑袋!对!就这样!保持住!”

“燕回环!卧槽!还有这样的高难度动作!”

“白惊飞爆气了!白少主要发狠了!”

“郭君邪也爆气了!卧槽!这一拳!好狠!”

……

擂台上,两人打得难解难分,招法斗了上百招,谁也没能占得了上风。

“飞云遮天手!”白惊飞使出家族绝学,一掌拍出,惊天动地。

“碎云拳!”郭君邪一身气势爆发,凝于一拳,直接硬接白惊飞的最强一击。

两人拳掌相交,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声,恐怖的玄能在他们拳掌交接之处爆开,掀起阵阵能量涟漪。

两人都被巨大的反震之力弹开,退到了擂台边缘。

台下叫好声不断,不停为两人加油打气!

“白少主加油!就差最后一掌了!拍死他!”

“郭君邪坚持住!胜利就在眼前!再给他一拳!就差这最后一拳!”

擂台上两人的消耗都很大,一身玄能已然所剩无几。他们气喘吁吁地盯着对方,他们很想就这样站在原地把对方给看死,可他们的眼神还不能杀人!

他们都清楚彼此的情况,他们都知道要把握住现在的机会,不能让对方缓过劲来。胜负,接下来就见分晓。

白惊飞先行动手,他一掌拍出,照着郭君邪的天灵盖拍过来,那呼啸而来的掌风带着骇人的威势,这一掌若是落到实处,绝对能把后者一掌拍死!

郭君邪不躲不避,他抬起拳头,直接和白惊飞硬碰硬!这个时候,两人的体力和玄能消耗都是极大,身体机能近乎到达了极限,靠的就是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继续支撑着他们!谁要是在气势上落了下风,整个人便会在顷刻间崩溃,身体后继无力便会倒下!

两人拳掌相交,继而扭打到一起。两人贴着擂台的边缘,你一拳我一掌,打得险象环生。

“白少主危险!”

“郭君邪小心!”

“白惊飞要掉下去了!”

“刚刚这一拳要是打到白惊飞,他可就完了!”

“郭君邪的腿法也很了得!”

“白少主的脚步也堪称梦幻!贴着擂台边缘闪转腾挪,愣是没掉下去!”

“卧槽!郭君邪一脚踩在了白少主的鞋上!”

“这不是小孩子打架用的踩脚趾么!”

“两个人已然被逼到了绝境,无所不用其极了!”

“白少主开始用脑袋顶了!他用脑袋顶郭君邪的胸口!”

“白惊飞也会铁头功?”

“我看是实在没招了,瞎几把打了吧!”

“我看他们的玄能应该到极限了,现在全凭肉身力量在拼了!”

“我看着都累!”

“打到这个份上,就看谁的意志力更强,坚持的更久了!”

“啥都拼光了!真是惨烈!”

“这样的战斗才他妈精彩呀!”

“我估计这一场打下来,不歇个十天半个月缓不过来劲!”

“那是你!他们俩都是大家族的少主,各种灵丹妙药应有尽有,吃点大补的恢复品再泡个药浴,一晚上就能生龙活虎!”

“贫穷限制了你的思想!”

“也是!咱穷习惯了,倒还真不知道过他们富家公子的生活!”

“兄弟别灰心!好好修炼,你以后未必比他们差!”

“有句话叫玄不救非氪不改命!再多的钱也没办法改变他们的命运!”

“就算他们再有钱,也没办法帮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赢下这场战斗!”

“一切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努力就有收获,人人都能成功!”

“他们俩人到底谁能成功?”

……

擂台上,白惊飞和郭君邪都拼尽了最后一口气,他们的拳掌相交,最后的力气全部压在了上面,谁先松手,谁就会被淘汰出局!

白惊飞的脸上汗水满溢、青筋暴起,他咬着牙,奋力坚持,他不可以输!他要赢,他要赢给所有人看,他要赢给他爹看!他要让他爹知道,他是多么优秀,多么棒!他要赢得他爹的认可!

“我要赢!”白惊飞心底在呐喊,在咆哮!可他的全部希望被郭君邪的一口气给吹灭了!

郭君邪轻飘飘的一口气吹在白惊飞的脸上,虽然力量微弱,却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吹凉了白惊飞心头最后的一丝胜利的火光,把他从擂台边缘吹倒,跌落到擂台之下!

到最后,郭君邪凭着最后一口气,赢了!

……

白惊飞被郭君邪淘汰,这是今年学院大比的最大冷门!夺冠大热白惊飞输了!多少学员血本无归!这对众修院万众学员中的大部分人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老本全输光了!”

“哎!攒了两年的老婆本,准备到了三年级泡小师妹用的,全输光了!看来还得继续打光棍!”

“谁能想到白惊飞会输呢!”

“白少主还是年轻啊!才十六岁,二年级生!要是再给他一年时间,那个郭君邪还不给他一掌拍得死死的!”

“时间不等人!”

“一年后的白惊飞未必是一年后的郭君邪的对手!”

“郭家少主打败了白家少主!这是整个沧月古城的重磅新闻啊!”

“看来整个沧月古城都要闹腾起来了!”

“郭家这蒸蒸日上的势头有点拦不住啊!”

“这郭家不出几年搞不好真成沧月古城第五大家族!”

四强战的比赛结束,聚在玄道广场上的学员都各自散去。辰云看了白惊飞和郭君邪的大战,得知自己的决战对手是郭君邪倒是略感诧异,他本来以为白惊飞会赢,没想到会是郭君邪!但谁赢他都不在乎,他只要把赢的那个人锤倒就行,至于锤倒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他一点也不在乎!

白惊飞落寞地从擂台上走回了自己在学院里的独栋小别墅,他躺在床上,懊恼,悔恨,不甘心!

他输了!可他尽力了!他拼尽了全力,无所不用其极!可最终他还是输了!

他那么想赢!他想让他爹看到他是那般厉害!可他却输了!

他的脸上泪水满溢,他可能还是没办法得到父亲的认可!

在他蒙着脑袋躺在床上痛哭流涕的时候,他的父亲,白家家主白展雄走到了他的床边。

“飞儿!”

白惊飞听到如此亲切的呼唤声,停住了哭声,他掀开蒙着脑袋的被子,泪眼汪汪地看到父亲正站在床边一脸慈爱地看着他。

他从床上爬起来,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给白展雄施礼:“孩儿见过爹爹!”

“飞儿!过来!”白展雄一身宽大的玄师道袍,他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朝白惊飞招了招手,示意他走到自己身边。

白惊飞不知父亲何意,只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白展雄把儿子一把揽入怀中,拍着后者的背脊,笑着夸赞道:“飞儿!你今天可真棒!”

白惊飞头一次听到父亲这般夸赞的话语,内心一震,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飞儿!你是爹的儿子!你是爹唯一的儿子!你是咱们白家的未来!”白展雄继续说道。

“阿爹,我输了!我给家族丢脸了!”白惊飞沮丧地道。

“输了又有何妨!人生路长,谁不曾跌倒过!”白展雄语重心长地道,“你是咱们白家的未来!你是咱们白家未来的领路人!可你一直过着顺风顺水的生活,从不知何为磨难!但一个人的一生又怎会一直如此顺利下去!一时的输赢算不得什么!”

“咱们白家,从寂寂无名到名震沧月古城,一路风风雨雨披荆斩棘,不知历经了多少磨难和失败!”

“但正是这些磨难与失败,铸就了咱们白家今日的辉煌!”

“飞儿!你今天的表现很棒!你的努力阿爹都看在眼里!失败是小事!你拥有比别人优渥的条件,你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不要畏惧失败,你要学会从失败中汲取教训,让自己变得比过去更强大!”

“飞儿!阿爹一直都在你身后注视着你!不要怕!勇敢地往前走!历经失败也没关系!站起来继续走!家族的未来靠你了!”

白展雄抱着自己的儿子,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能不能明白他的一片苦心。沧月古城暗流汹涌,他有预感,他们白家即将面临一场极大的劫难,他不知道他能不能扛过去!他希望自己受宠若娇的宝贝儿子快点成长起来,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好为家族顶出一片天!

白惊飞听着父亲的话语,眼睛渐渐明亮,他的心头火热的光再度绽放,他郑重其事地朝着白展雄说道:“爹爹放心!孩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之传奇在线阅读第4节

    天道恒而人无恒,故明无明。《人皇道经-无明篇》“齐霞,修缮县衙和监狱都需要钱,你觉得这些钱应该怎么来?”坐在陈旧的椅子上,李星梦一边吃着外面买来的小吃,一边对着齐霞询问着。“目前紫瑰的财政收入有点紧张,至少需要两年才能有盈利,想要凑齐修缮县衙和监狱的钱,起码得五年。”齐霞这些天一直在处理县衙的财政以

  • 网游之神一样的队友在线阅读神针出现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今天是苏修第一次杀人,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父母现在情况如何。他心里十分忐忑不安,苏修快速的跑下了山,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家的方向出发。苏修的第六感是对的,来迎接他的只有母亲。“苏儿,你去哪里了啊,警察局来人说你死了,我始终都不相信,你回来

  • 少年派:天子门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家暖气足,楚戈踏着黑色人字拖,一件连帽衫,眉眼懒洋洋耷拉着,和在学校时不大一样。“知道什么,”他瞥一眼江驰的膝盖,“知道你很有礼貌?”我靠?江驰:“?你再说一句?”楚戈嘴角微压,重复:“有礼貌。”江驰:………楚戈有点被他表情取悦了的意思,转头进屋。从楚戈先一步知道大家底细、从江驰摔的那个大马趴,就

  • 仙古一家之大厨谢衣在线阅读头牌包夜50万元

    不一会后,门外很快响起了门铃声,慕时念闻言火速走到门口,打开门,从门缝中伸出手,“你把衣服给我吧!谢谢你了!”慕时念二话不说,把裙子打开的时候,发现是GUCCI的品牌,黑车大叔居然买山寨货给她……果然是做黑生意的男人,她没想太多,直接把裙子往身上套进去!她才穿好,薄司深从浴室里出来,磁性的嗓音低沉沙

  • 九剑灭神在线阅读第二节

    三日,唐家上上下下清素一番,下人们人人自危,西园的主子们也整日提心吊胆。西园住的是唐虞的二叔三叔两家。唐家是祖传的宅子,前些年那两位叔叔和她对峙的最为厉害的时候,在西院砌了堵墙,算是划清界限、不相往来的意思。只是后来看她的位子坐的稳了,才又借口文丫头、容丫头她们过来请安方便,开了道门。唐虞和那两位叔

  • 仙入凡尘挑事

    海棠苑,焕然一新。初入门,便是一池活水,连接着外院的秋湖,此时莲花正盛,莲花上是一座精致的白玉桥,桥首桥未是十二月的花雕,再往前走,一座汉白玉的建筑赫然在眼前,海棠苑三个字是当年惠明皇后亲手所写,走进门,竟分不清隔间,原来四面都是用玲珑木板雕刻的或“岁寒三友”或“梅兰竹菊”,一格一间。再走,是会客之

  • 创世神之执掌万物第七章在线阅读

    季澈辰去书房忙工作了,傅博宁看向容若,示意他过来,容若怀疑的指了指自己,傅博宁确定的点了点头。“容若啊,四爷什么时候回房间睡觉啊。”容若不知道傅博宁要干什么,但是还是如实回答“四爷一般十二点准时去睡觉,四爷一般都是什么时候忙完什么时候睡觉。”傅博宁低头想了想,嗯对这个男人总是很忙,总是在忙季氏的工作

  • 宇中城圆满

    “Videl’uomo.Preseunragazzino.”敌兵悄声对身旁的副帅道。副帅起身,向将军报道。将军拿起望远镜,定睛一看,“Era琑4782torturandolavostraattenzionesulfattocheocchidelsuo.”“砰”一声枪响,与一博擦肩而过,一博清醒了一点

  • 网王:神级球员之第二章(2)

    纪欢垂着头快步往马路边走。夜已深了,料峭的寒风夹着雪迎面吹来,刮得她脸颊生疼。她裹紧身上的薄外套,手放进口袋里暖了一会儿,然后掏出手机,约了一辆网约车。纪欢冻得直发抖,不禁有些气愤。谁能想到在网吧上个网,还能碰到前男友?不然她现在还在网吧舒服地蹭着暖气呢。想着,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把陆时衍又骂了好几遍

  • 师尊视我如天道突然地告白

    盛夏的早晨,阳光格外刺眼。鲁雪是在我之前半小时离开宿舍的,临走前顺便跟我提了一嘴刘星博的事,让我不要忘了约定的时间。说到和刘星博的约见,我才想起来我俩好像并没有约好具体的时间。已经是周六了,要不要提醒他一下?我在心里踌躇不已。从食堂买了早餐,便打算直接去图书馆。从小我就属于那种不紧不慢的个性,其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