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碾压神话世界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6/11 5:42:48 作者:月耀 来源:飞卢小说网
碾压神话世界
碾压神话世界
作者:月耀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行星碰撞!天道智脑带着《神话》临地球世界,西游、封神、大宋、大唐、秦时诸多位面汇聚。从此,天地大乱!神话玩家成了世界的主旋律!叶青是重生者,有着二十年后世记忆的他,先是抢占前世看别人演练一遍就可推演完美的圣级功法《易经》,后又趁着孙悟空大闹天空之际,推演如来得到《心经》《楞严经》,得无上神通。百万玩家?一剑百里,灭之!齐天大圣?如来神掌,压之!道门圣庭?绝世修为,镇之!**一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两个人,一个倔强不肯说出关心,一个态度冷漠,撞在一起没有硝烟是不可能的。

虽然她也没谈过恋爱,但俗话不是说得好,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于是乎,她组织了无数遍语言后,清了清嗓子,“凤小姐,其实王爷并非故意惹你生气,他其实还是很关心你的,否则也不会派人过来找我们。”

凤九酒蹙了蹙眉,不满道:“我也未曾做错一事,为何要承受他的怒意?”

“额,这个……”她转了转眼眸,“其实只要一方态度软一点就成,女孩子嘛,都是想要被人捧在手心里的。”

“我不需要。”凤九酒淡漠的出声,随即轻闭上眼眸。

阮知云心里叹了口气,可她不知道的是,这两人本身就没有感情可言,她那一套是不管用的。

漫漫长路到了入京之时,淮阳王府的车驾惹得京中百姓围观。

允夜直接在城门出丢下了凤九酒,打马风一般离去。

看着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眼底,她也不恼,立即吩咐车夫:“回凤府。”

于是,京中百姓眼见着淮阳王径自离去,而淮阳王妃调转马车,朝凤府的方向去了。

这一派作风很快成为京中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凤九酒毫不理会,她带着阮知云回了凤府后给她安排了上好的住处。

为了让她不害怕陌生之地,凤九酒便与跟她一起用膳,事事都照料着。

天色逐渐暗下来,她陪着阮知云说了些话便回了自己院子。

她前脚刚回,凤青鸾后脚就来了。

“你来做什么?”凤九酒面色淡漠。

她毫不客气地越过,登堂入室般径直坐在桌旁。

“我来干什么你心里不清楚么?”凤青鸾拧着眉头不悦的看着她,“凤九酒,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装无辜的模样!”

凤九酒着实不明白她来干什么,但就这般面孔已经让人生厌。

“请你出去,我的院子不欢迎你。”嗓音冰冷低沉。

“呵,还摆起谱来了?”凤青鸾将桌子一拍,“我原以为你嫁给淮阳王,至少会好生伺候,可我没想到,你竟是这样居心叵测之人。”

“我告诉你,凤九酒,你与淮阳王的感情好与不好不仅仅是你一人之事,更是我凤府与淮阳王府之事!”

“现在京中人人都说你与淮阳王感情决裂,依我看定是你故意的!”

听到这儿,凤九酒总算明白过来,“我怎么不知你何时这般关心凤府了?”

“上一回我见你那般投怀送抱,这一回又气势汹汹来我院里指责我,到底谁才是居心叵测之人?”

她眼里含着几分笑意却不达眼底,眸中冰冷没有丝毫温度。

凤青鸾像是被踩中尾巴似的,顿时噌的站起来,睁大眼睛瞪着她:“你胡说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我想你心知肚明。”她勾了勾唇角,眼底染上一层寒霜,“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旁人看不出来吗?”

“你给我闭嘴!”凤青鸾气得胸口起起伏伏,大声喝道。

“怎么,恼羞成怒了?”她轻嗤一声,脸上带着几分不屑与讽刺。

“我告诉过你,不要惦记我的东西,你若再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我底线,凤青鸾,我定不会饶你。”

声音不轻不重,却带着难以抗拒的压迫力。

凤青鸾脸色又青又白,一双眸子仿佛要喷出火来,抬手便狠狠打上去。

凤九酒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浑身散发着寒意,“你怕不是忘了上回的掌掴之疼?”

她眯了眯眸子,眼底渗出魄人的光芒。

只一眼,凤青鸾便背后生寒。

“滚远点,别碍我的眼。”她一把甩开手,冷声道。

凤青鸾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恨不得将她撕裂,却始终不敢再动手。

“你给我等着!”

愤恨地丢下一句话,她转身径直离去。

凤九酒懒得理会,简单梳洗过后便熄了烛火休息。

翌日她起身没多久,就听见下人传大夫人来了。

蹙了蹙眉,她走过去,正看见大夫人迎面而来。

“母亲这么早来,找我何事?”

她虽不是大夫人亲生的,但大夫人从小就养着她,一直对她细心照顾,偶尔虽有偏颇,但叫一声母亲也是应当的。

见她如此懂事乖巧,大夫人心头一暖,眼底浮上几分怜惜。

“昨日青鸾那丫头来找你我已经知晓了,那丫头常常口不择言,若是对你说了些什么,万万不要放在心里头。”

见大夫人面色和蔼,眼里带着几分歉疚之意,凤九酒浅笑开口:“母亲放心,我大青鸾些许,只将她说的当作玩笑话,不当真的。”

“那就好那就好!”大夫人颇为欣慰的笑道:“九酒,我知道你受苦了,若有什么需要定要同我说。”

“我会的”

想到街上的流言蜚语,大夫人不由凝眉,眼底带着几分犹豫,“九酒,你与淮阳王……”

“母亲不必担心我的事。”她笑着道。

“好,好。”大夫人轻轻拍着她的手。

既然都如此说了,那自己也不该再多管闲事。

二人又说了些话,凤九酒便送大夫人离去。

想起凤青鸾那般模样,她眼底微微一暗。

这般明事理的母亲怎的就生出那样的女儿?

凤九酒找阮知云用过膳后,便与她讨论甜品一事。

没多久,院子里的下人便匆匆来报:“王妃,三小姐贴身丫鬟方才来了院里,将,将……”

凤九酒眉头一凝,不由反问:“将什么?”

玉沅脸色很是难看:“将您屋里的东西砸了个遍。”

凤九酒眼眸一跳,面色迅速冷下来,连招呼都没打便起身直接回了院子里。

果不其然……

她放眼望去,花瓶瓷器碎了一地,珠钗首饰也洒了大半,连带着那些医书也一片狼藉。

甚至有几本还被撕碎。

凤九酒心底的怒意顿时窜上来。

动别的也就算了,竟敢对她的医书下手。

府中谁人不知,她最是宝贝这些医书!

这一回倒是学聪明了,叫个丫鬟来,是认准了她没有法子么?

压下心底怒意,她问道:“三小姐现在在何处?”

“听闻该是在老太太那儿。”

闻言,凤九酒眸光一凛,老太太这人什么都好,唯独特别宠爱孙儿孙女,最是看不得兄弟姐妹之间有矛盾。

逃的倒是快。

她眼底染上一层寒意。

“去将那丫鬟带来,放院子里绑着。”

话音落下,玉沅立即去办。

很快,凤青鸾院子里那丫鬟便被抓了过来。

那丫头瑟瑟发抖,低着头不敢看她。

只一眼,凤九酒便觉得眼生,居然找了个不受重用的。

她在玉沅耳旁说了几句后,玉沅面色微微一遍。

“别怕,出了事我替你担着。”

将人派出去以后,凤九酒便回了屋子,开始收拾东西。

她小心翼翼的将那些被撕坏的医书用浆糊补了回去。

收整了一个时辰,凤九酒才堪堪整理好。

刚要歇息,她便听到急促的脚步声。

刚一抬眸,凤青鸾那满是怒气的脸孔便映入眼底。

“凤九酒,你什么意思!”

她咬牙切齿,双眸怒红。

“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你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

她珍爱的医书被损坏,那她便让人去毁了她珍惜的玉钗珠宝。

以牙还牙而已。

凤青鸾一想起那些碎裂的珠钗是自己花了重金打造的,如今却被肆意损坏,气的胸口起起伏伏。

“你故意的是不是?”

凤九酒悠然自得的斟了杯茶,“你不是若看看门外那丫鬟可是你院子里的。”

闻言,她回头看到被结结实实绑在柱子上的丫鬟,瞳孔微缩。

“是又如何?”

“她砸了我屋子里的花瓶瓷器与珠宝珍钗,这些也就罢了,可她千不该万不该,碰我的医书。”

她话音虽轻,可其中的凌厉却是清晰可闻。

“你说她哪来的胆子,敢以下犯上?”

凤青鸾咬了咬牙,一把将责任推脱掉,“不过是个贱婢而已,她如何关我何事?”

“你若有气冲她撒就是,就是为何要动我的首饰?别以为做了淮阳王妃,可以肆意妄为!”

“是么?”凤九酒轻笑一声,慢慢悠悠的饮了一口茶水。

“那你又有何证据说是我动了你的首饰?”

“我的贴身丫鬟看见了,那分明是你院子里的人!若不是你指使的,她哪有那么大胆子!”她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言语间尽是怒意。

“可这小丫头也是你院子里的,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就是你指使她,损坏了我的医书?”

凤九酒说着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眼底一片凌厉,像尖锐的刀子般刺人。

“你!”凤青鸾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了,母亲白日里还叫我不要跟你计较,你说你犯了错误便犯了,还要连累母亲来为你道歉,你心底就没有愧疚么?”

“你说什么!”

凤青鸾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眸,心思百转千回后,更加怒不可遏。

“你也配让母亲道歉?”

凤九酒抬了抬眸子,“我劝你现在最好回去。”

“我凭什么听你的!”她咬紧牙关,怒吼道。

“听不听随你,该说的我也说了。”凤九酒饮尽杯中茶水,随后轻轻放下杯盏。

“我估摸着再过不一会儿,母亲大人就要到了,届时若是动静闹得大了,不仅父亲会知晓,连祖奶奶也会耳闻。”

凤青鸾顿时逼近,一脸凶气,“贱人,你竟然叫了母亲过来?”

原本想要教训的心顿时没了主心骨,若是真闹得府中人尽皆知,她势必要被训诫!

而这个贱人却可以依靠淮阳王妃的身份继续作威作福!

凤青鸾想着,气的一口牙齿都快咬碎,“算你狠。凤九酒,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话落,猛的摔门而去。

凤九酒扬声道:“把你院子里的丫鬟一同带走!”

玉沅头一次见三小姐气成这样,有些惆怅的问:“王妃真的请了大夫人过来么?”

“并未。”她神色淡淡。

孙子兵法道,兵不厌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羽生结弦]羽生淮北安知晓在线阅读第八章

    投资界有句名言: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彤彤网络科技公司现在就好比那只站在风口的‘金猪’,凭风借力,直上青云。收益什么的暂且不说,有大好的形势和政策在,前期的投入总不会打水漂。另外单是赵父赵母借此开拓出新商机,为自家多出一条后路,就已是最大的收获了。甚至,他们家在贵圈的地位还为此而提升了一个台阶。这

  • 魔卡召唤之出道战!

    “假面骑士Build…?!”“不…!”手捧着书一脸紧张的沃兹摇了摇头否决掉了月读的认知,“那家伙不是假面骑士Build的变身者,至少在这本书上面的记载中不是。”“魔王陛下…!”沃兹站在了庄吾的身前,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来自于Build的可不是一同作战解决掉异类骑士的邀请。而是充满了敌对意味的戏谑!——

  • 万界之铁血魔团在线阅读第六章

    “师尊的意思是,玄墨尊者……是我的父亲?”宋凌脸色怔了怔,愕然问道。“是。”清云真人颔首。宋凌实在想不通,她不是没想过自己的父母,可前世三百多年都没听说过有关自己父母的消息。而现在,却忽然得知,玄天剑宗的前宗主,那位声名赫赫境界高达渡劫期的玄墨尊者竟然是她的父亲。“可玄墨尊者百年之前就已陨落,而我今

  • 千常无珏第四章在线阅读

    连续修炼了几天,刘劫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以前他体质偏寒,非常怕冷,手脚总是冰凉冰凉的,现在全身上下每日如阳光普照般温暖舒服,身体也愈发强壮,这种清晰可见的变强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刘劫都快上瘾了。同时,他博览群书,从浩瀚的史书中也找到了修炼界的一部分蛛丝马迹,与脑海中的记忆相互印证。他发现,修炼界

  • 藏不住喜欢在线阅读钻心咒

    德拉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已经没有人了。除了火车不时发出的沉闷的轰鸣声,就只剩下孤孤单单的几盏壁灯在古老的墙壁上散发着幽幽的光。德拉科略微站了站,一路穿出国王十字车站,没有一丝停留。大概是因为圣诞节的缘故,车站里等车的麻瓜也非常少。他们向这个穿着考究孤身一人的少年发出探究的目光,但是

  • 梦幻世界之征程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轰!”一团烈火在少年的掌心熊熊燃烧,而少年仿佛感觉不到烈焰炽热的温度一样,甚至将手掌紧握,把烈焰攥住。让人震惊的是,烈焰包裹着少年的拳头,却丝毫没有将他的皮肤灼伤,仿佛生长在少年的皮肤上一样。御火法术!少年双目泛光,盯着手上熊熊燃烧的烈焰,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色。少年名叫董遥,一觉醒来之

  • 女太子的小秘密之阮氏三雄

    这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赵有财时不时的拍拍张小明以防止他睡着,张小明也回应着轻拍赵有财两下。只是这等了也有半天功夫,那三个庄稼汉的呼声反倒是此起彼伏没有停过,张小明心中生疑,心想从入店到此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怕是二叔久不出门心中多疑了。张小明本想着凑近去叫二叔莫要多疑,早些睡觉,此时这赤脚铺上的三个庄

  • 开局评测核电池之神,请多多保佑缪斯!(2)

    “凛酱!”啊!是大家!听到有人呼唤着自己名字,凛从石凳上站起来眺望,能看到8人正往这里走来,凛十分高兴地冲她们挥着手,大家没有坐缆车呢!果然,爬山就是要一步一步走上来喵!“大家!凛捡到了一枚很有趣的……”“一个人走这么快可不行哦。”海未擦着汗,小小地责备了一下星空凛:“身体没事吧?”“哎?嗯……抱歉

  • 少盟在线阅读第三章

    时绛推门而出,只见那白虎脚底下踩着一具尸体,被一群厉鬼包围了,厉鬼形状可怖,有些四肢残缺,更有甚者,胸口被破开了个大洞,洞口要断不断地挂着几节肠子,夜风呼啦啦地从洞口穿过。“怕是血腥味太浓引来了厉鬼。”顾出白说完这句,从腰间取出软剑,飞身杀入战局。时绛走到一个水缸面前,一拂衣袖,水面中映出方才离开的

  • 我也不想开挂啊新发型

    秋暖回到家里已经将近11点了,刚一打开门,后妈便开口了,好像故意等着她似的。她看到秋暖的样子,明显一愣,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怪声怪气地说:“一个女孩子晚上回来这么晚,真是不自爱啊!”回来晚=不自爱?后妈这逻辑是怎么来的?秋暖不想和后妈吵架,只是淡淡地解释:“我去染头发了。”“呵,染头发?”后妈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