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有999种能力!在线阅读机缘

2021/6/11 6:24:24 作者:我是爆更狂魔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有999种能力!
我!有999种能力!
作者:我是爆更狂魔来源:飞卢小说网
暗黑世界的顶级杀手周元穿越到了一个跟地球类似的世界。原本瘫痪在床上的身体重新焕发生机!次元裂缝,妖魔来袭,末日降临。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因为我有999种能力!【崩坏:把触摸到的一切事物崩解成灵子状态。】【雷霆:雷霆者主生死,掌控雷霆者便能掌控生死!雷霆:灭,代表着毁灭一切。】【咫尺天涯:天地之间再无我不可去之处!一个念头,咫尺天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只脚印的距离,足够走上一个时辰。这在少年陈天鸿的心里认定,只能是神祇的足迹。此刻,沿着神的足迹前行,脑海深处的幻想逐渐开启了缥缈之旅。

日升日落,斗转星移。

黄土地上龟`裂的痕迹横纵密布,犹如神力雕刻的神纹符印,束缚着大地一域。始终在赶路的陈天鸿,步行在苍茫天地间,仿佛一道孤影穿梭在黑白交织的时空里,永不止步。

在第七个旭日东升的清晨,第二只脚印终于出现在眼前。已是昏昏然的陈天鸿,轰然清醒过来,顺着脚印慢步前行,认真观察。不知不觉走到了悬崖边。

陈天鸿回头看了看来路,确定第二只脚印只有百分之一,是落在了龟`裂的黄土地上。可当他重新看向前方时,觉得极不可思议。

前方是悬崖。悬崖下的广阔地域,由一大片白骨地与一大片黑色森林组成。然而,白骨与森林两块地域,没有丝毫被踩`踏的痕迹。

似乎,脚印的主人走到这里,竟是凌空虚渡,踏空而行。

陈天鸿见少识浅,毫无修为,自然是不明所以,难知其详。但也隐隐发觉,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形,大概是与脚下的黄土地有关了。再联想到那片无边的墓地,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明显,这片龟`裂的黄土地,有着极其神秘的一面。远远望去,黄土地上空黄雾漫漫,遮天卷地,仿佛是天地间的一个“囚笼”。

陈天鸿冥想了一小会,毫无头绪,便不再去想。环顾四周,发现悬崖上有一条羊肠小道,直通向白骨地。没有犹豫的向羊肠小道走去。因为他明白,若是被困在黄土地上,只有死路一条。唯一的求生之路,是进入那片森林。而白骨地又是进入森林的必经之路。

黄土悬崖,不过百丈。倾斜而下的羊肠小道,更像是虚空搭造的吊桥。行走在小道上,时间稍微一长,渐有一种飘飘然御空的感觉。

陈天鸿走的小心翼翼,行不到一个时辰,已走到小道尽头。小道尽头的两端,竖着两根白骨,约莫三十丈长,三人合抱粗,相距约百丈。两根白骨上面搭着一具巨龙的骷髅,龙首在右,抬头望天,龙尾在左,顺势下垂。直到看的清楚,才能发现,竟然是竖着的两根巨骨,直接穿透了巨龙的身躯,铸成了一扇巨龙之门。

陈天鸿无法想象出,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降伏长有如此腿骨的巨兽。更遑论以巨兽之腿为柱,以巨龙之躯为梁,用来建造如此一扇门。倒是不难想象到,这样的一扇门里,会是如何的凶险。可是,对他来说,又是必须要走的路。

站立良久,陈天鸿怀着敬畏之心,迈步走进了巨龙之门。门内的世界,巨骨林立,形态各异,骷髅遍布,千奇百怪。一具具狰狞的异兽骷髅,依旧可怖至极。稍微想象下,它们活着的时候,拥有什么样的力量,该是如何的强悍。

陈天鸿更觉恐惧与悚然,不那么坚定的内心早早动摇,已然有了退却之意。

* * *

“吼~”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咆哮,吓得陈天鸿身子一`缩,扭头看时。只见一头花斑豹已经高高跃起,庞大的身躯罩住了方圆五丈余,将陈天鸿包围的严严实实。在求生信念的支撑下,陈天鸿只是本能的双掌高举,搁挡花斑豹的袭击。

岂料,来势奇凶的花斑豹碰到右手中的白杖后,立即化为一缕白烟,吓人的庞大豹身消散于无形。

陈天鸿惊奇的“咦”了声,缓缓将白杖移到眼前,认真注视。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一缕缕灰烟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心道:黑杖变白杖,神奇依旧吗?

陈天鸿喜出望外,眼见求生有望,内心渐起波澜,求战之心顿盛。回首向那扇巨龙之门看了一眼,撇了撇嘴,果断大胆的向前走,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没走出三步,忽见右上角一根白骨柱上悄然出现一条灰色巨蟒,张着血盆大口咬了下来。

这回,陈天鸿是十分主动的手执白杖,点向巨蟒的蛇芯。随后,逼真如真实的吞天巨蟒,在触到白杖的刹那,化成了一缕白烟。可是,陈天鸿感知不到白杖的变化与异样,这与小黑杖形成了天差地别的鲜明对比。

陈天鸿有心去搞清楚一些秘密,却受限于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作罢。又向前走了几步,大约是深入骨地十步左右。眼见的神秘妖兽,不再是零星出现,而是一波又一波的形成了妖兽潮,从四面八方围过来。

年仅十二岁的陈天鸿,从来不知道修真炼道与神通道法是何物。唯有祖上传下来的,自始祖之后再无人关注的“贪狼九式”图谱,是经常观摩的神通。要说参悟了些什么,自然是毫无可能。但是,图谱上描绘的图形动作,却是烂熟于胸。

陈天鸿眼见妖兽潮如潮水,正在淹没自己。手中白杖疾挥,一一点向最先靠近的妖兽。一个个妖兽在未化成白烟前,形态极其逼真,与活物无二。只有化成白烟,才有一种幻觉的感觉。纵使如此,陈天鸿也不敢怠慢。

打退一波又一波妖兽潮,陈天鸿无意中反复运用着“贪狼九式”图谱上的动作。如此以来,原本是烂熟于胸的记忆,渐渐强化成了手臂动作的记忆,熟练至极。即使如此,陈天鸿仍然参悟不出什么来。

因为他认为,自己做出的很多动作,不是自己想要那么做的。而是出奇不意的妖兽攻击,迫使他用出奇不意的动作挥出白杖,“击杀”妖兽。有时候,甚至完全是与图谱上的动作相违背。

时间一久,整个人越来越有精气神。先前的饥饿支配感,荡然无存。可他本人对这一过程的变化,竟是毫不知情。在他的眼里,形态逼真的妖兽,成了唯一的乐趣。

白骨地中难见昼夜,陈天鸿难知晓时间的变化。只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后,不再是妖兽攻击他,而是他主动寻找追击妖兽。他就像一个清道夫,清`剿锄犁着或明或暗的凶兽猛禽,还骨地一片宁静。

穿梭在巨骨空间里,想分辨出东西南北、前后左右,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在自己的意识中,陈天鸿始终觉得自己是向前走。因为他曾想过回到那扇门,重新确定方向,却以失败告终。

终于,从某个时刻开始,再也见不到妖兽们的身影了。偌大的骨地,只剩下一个活人。只不过,活人反而更像是一个贪婪而又嗜血的幽灵,寻找着活物的生命气息,嗅着鲜血的芳香。

陈天鸿忖度道:若无耽延的赶路,大概只需要三个时辰,便可穿过白骨地。自己无意中遭遇奇遇,一番追击打斗下来,已经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自己又身在何处,距离那片黑森林又有多远。要想找到出口,似乎不太容易了。

直到此时,他的注意力才渐渐放到了一根根如柱白骨上。

他先是用手指随意敲了敲近前的一根白骨,顿有嗡嗡的鸣音响起。侧耳细听,发现同样的鸣音回音,从远处的一根白骨上传来。也不问为什么,便循着声音走去,快步来到另一根白骨前。同样用手指敲了敲,却如同敲在了铁板上,毫无反应。

* * *

经历过一系列奇异之事后,他的思维潜移默化的开始转变。意识到这种鸣音现象,定有玄机。是以,他又走到原先的那根白骨前,稍稍增加力道,用手指敲去。白骨上却发出“砰”地一声爆炸音,振聋发聩。

陈天鸿猛地退开一步,白杖横在胸前,眼睛死死盯着白骨。他十分确信,自己没有记错这根白骨的位置。心中疑惑道:可为何两次之间有如此巨大的差别?

看着安静的矗立在大地上的白骨,陈天鸿迷惑了。他索性在这根白骨上做下标记,然后走到另一根白骨前,重重的敲打了几下。这根白骨仍然如一块铁板,毫无反应。

陈天鸿回到做标记的白骨上,犹豫了一下,改用手掌,重重的拍了下去。只听“咣”的一声,巴掌好似拍在了铜锣上发出的声音。这次,不再是一根白骨的回音,而是整个骨地的回应。

锣声响起,回音四荡。好似龙虎相聚,风云际会,万马齐喑,雷霆霹雳。

陈天鸿没来得及捂住耳朵,当反应过来时,发觉骨地上渐有千军万马之力升起,压`迫的喘不过气来。更别提伸手去捂耳朵了。他不得不缓慢蹲下,强制适应万马奔腾,千军虎威的力量。

这一诡异的突变,让陈天鸿彻底懵了圈。脑海中反复联想着自己从上马车开始,直到骨地,这期间发生的一幕幕神异之事。

周围的力量越来越强,锣声越来越密集。陈天鸿愈发感觉到了窒息,可不觉间,他却能顶着强大的力量波站起来了。

在站起的刹那,双眼看向骨林时,惊悚恐怖的白骨不见了,只剩下红绿光芒交织的世界。一条条飞流直下的血河,似从九天而来。溅起的光鲜绿芒,仿佛是燃烧的火焰。

陈天鸿凭着记忆,伸手抚摸近前的一根白骨。可是,明明手中摸到的是白骨,眼睛里看到的是一条血河。他不知晓那一红一绿两颗珠子发生变异的事,于是有所悟的认为,是自己患有的先天性眼疾,在短暂的复明后,开始恶化了。这种奇妙的幻觉,正是他先天性眼疾的症状之一。

原本不知道方位的他,此刻无疑是雪上加霜。是以,他只能凭借着感觉,向前走去。行走间,逐渐分辨出来了铜锣声中的奥秘。似乎,有一个特殊的位置,在操纵着锣声。

陈天鸿仔细辨清方向后,脚下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他又觉得走了很长一段时间,隐隐中似是朝相反的方向走,心中却认定自己的判断一定没有错。在内心矛盾的挣扎中,脚步没有停顿。

心中默数着,大约是一柱香的功夫后,眼前出现了一黑一白两点星光。黑白星光,好似太极的一阴一阳,与周围的红绿光芒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岂料,走近一看,竟然是一黑一白的两颗头`颅。

* * *

黑`头在左,一双赤红丹凤眼,两道浓眉直入鬓间,宽额高鼻,唇若涂脂,长须如墨。白`头在右,金冠束发,剑眉星目,五柳清须,面容好似冠玉。两者的面容栩栩如生,似是两个平静慈和的老人,正在午憩。

然而,这是两颗被齐脖颈斩`首后,并排摆在一张圆盘上的头颅。圆盘上,黑线为纵,白线为横,将圆盘分成一个个黑白相间的小方格。

不知为何,看到这两颗头`颅,陈天鸿想到了两年前郁郁而终的父亲陈承运。父亲是因为四哥陨落而一蹶不振,心率焦脆,难以瞑目的散手人寰。死后,只是被九房慕容盈草草敛葬,连最起码的孝仪都没有。要知道,父亲是有四个儿子的。

陈天鸿神情飘忽,双膝一软,竟是跪到在地,眼泪止不住流。虽然父亲从不当这个儿子一回事,可血浓于水的血脉传承,自然而然的呼唤着内心的亲情。那一刻的潸然泪下,完全是真情流露。

“喂,老鬼,该醒了!”

“别吵吵,让我在睡会!”

跪地的陈天鸿向后一倒,脑海空白,呼吸窒息,双眼怔怔地看着前方。只见白头上的那双眼睛,已经睁开了,散射着月华般的光芒。黑头上的双眼是一副惺松睡眼,半睁半闭,给人一种天眼微开,天怒狂威的强大气势。

“老鬼啊,我们等这真情流露的一跪,已有六千六百年啦。”白头面带微笑,一脸怅然,“不容易,不容易,不容易。”

“一副死人之躯,有何用?”黑头犹显失望,少顷,若有所醒,续道:“唔,对了!书生,这回,你的‘文曲星诀’能派上用场。正好验证下,是不是像你吹嘘的那么厉害。”

“我也是这么想!”白头很平静,“老鬼,我们一百零八人的‘千年赌约’,怕是要结束了。但愿我们不是最后到那里的才好。”

稍后,白头人嘴中念念有词,陈天鸿的双耳中清晰的听到“显密圆通真妙诀……功完随作佛和仙”。可转念间便忘记的一干二净。因为他天生愚笨,此刻的精力又在两颗会说话的头颅上。所以,似乎也不是特别奇怪。

白头人问道:“小孩儿,这一百零八个字,你可记下?”

“没有!”陈天鸿回答的很干脆,因为确实没记下。

“书生啊书生,这回,你还能化腐朽为神奇吗?还能点石成金吗?”黑头的眼睛睁开了些,叹息道:“真正的一块朽木,有不如无。”

白头人没有说话,嘴微张,吐出浓浓白雾。顷刻之间,凝结成一条白色玉简,缓慢掉落在圆盘上。

“着实笨了点。可机缘这事,从来没人说得清啊。”

“你说的对。只要不耽误我们的时间,剩下就的随缘了。”

话音未落,两颗头`颅缓慢升空,向东边飘去。圆盘上头颅位置稍后的地方,放置着一黑一白的两卷竹简。

陈天鸿的一双小眼睛不停眨巴,内心的恐惧渐渐消失。他站起身,走到圆盘前,默默地拿起玉简,只见上面刻着一个个清晰的蝇头小字,一个也不认识。再拿起两卷竹简,只见黑卷上写着两个白字,白卷上写着两个黑字。两两中的第二个字是同一个“祖”字。

陈天鸿只所以能认出“祖”字,是因为祖宗灵牌上有这样一个相同的字。他虽然愚笨,但仔细一回想先前的对话,这黑白竹简应该是留给自己的。心想,自己大字不识几个,有不如无。所以,他直接将竹简与玉简放进了小背蒌,其实是丢进去的。

再看那张圆盘,轻轻一抬,竟是抬起。圆盘倒没什么,可圆盘下面的圆形空间里,有两只光溜溜的小动物。它们似是直接从胎`盘中取出来的,不住发抖。

陈天鸿心中好奇,在他的认识中,即便是足月而生的妖兽,存活率仍然不高。可这两只小动物就有些神异之处了。不过,想到两颗头`颅,倒也释然。

陈天鸿细心寻找了一会,才发现圆盘是凌空虚浮的。而装有小动物的圆形空间,其实是一团白雾。手掌轻轻一托,便举在了掌心。他不懂修真世界的“空间法则”,自然难知其详。只是觉得很好玩。

忖度片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团白雾装进小背蒌,仍然用圆盘盖好。整个人顿时轻松下来,重新打量这片恢复如初的骨地。只不过,脚下多了一条小道,向外伸去。

陈天鸿吐了吐舌头,朝小道走去,喃喃自语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机缘’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面沦陷在线阅读第9节

    清晨,天元城外,一个庞大的车队向着云梦泽方向缓缓前行。“吴辰,等我们回来再吃昨晚的那个好不好?”车队中间的一辆马车中,熊初墨在同吴辰说话。“好,但是,这次秘境探索你要听话。”吴辰说道,小丫头闻言拼命点头。昨晚,吴辰用铁匠铺送来的器具做了一顿火锅,让小丫头吃了个过瘾,导致到现在小丫头还是忘不了那个味道

  • [我的女友是九尾狐]我的男友是除妖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晚的微风轻轻吹拂着窗外的林叶,孟奕辰在房间里,他那个酒鬼老爸总是在外面瞎混,不管欠下多少钱,都是他和妈妈还上的。“到家了吗?”微信上忽然发来了一条短信。那是林言发的,毕竟对孟奕辰来说,也就只有林言像个朋友一样这么对他,他们第一次碰面是在小巷里的时候,那时,几个染着奇怪发色的混混正把林言堵在了巷子里

  • 火影——木叶灵魂工程师第8章在线阅读

    打完石膏医生建议马小满住院,马小满果断拒绝,无奈医生只好给马小满开了不少消炎药,让她回家待着,因为坐轮椅没办法爬楼梯,马小满不得不坐电梯。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电梯按钮,只是让马小满没想到的是,会在电梯里再次遇到之前在安全通道里遇到的那个人,男人长相十分惹眼,但此时的马小满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男人朝马小

  • 魂断阴阳界之第六章(6)

    第二天早上蒋玉斌难得赖了床,生物钟准时把他叫醒,但全身上下的所有细胞都拒绝服从命令,脑袋昏沉沉的。刘世安七手八脚的缠在他身上,细细亲吻他的脖颈,低声诱哄道:“不想起咱们就不起了,再睡一会儿吧。”蒋玉斌抹了把脸,感觉还是不甚清醒,却还是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算了,中午再补个觉就是了。”他才二十五岁,却

  • 82年属狗秋月明百鬼夜行(二)

    “破沙上神到!”破沙来的消息在大殿上回响。“参见破沙上神。”众仙参拜。“来了?”天地居高临下地看着破沙。“拜见天帝。”破沙行了大礼,便跪坐到一旁自己的席位上。“上神几万年未出上清殿,今日能有幸见到上神,是小仙的福分啊。”此话一出,众仙都纷纷议论,这天上有年纪的谁都知道破沙几万年前的事,闭门不出上清殿

  • 法医废后:绝色妖孽我来收第4章在线阅读

    叶絮缓缓地点头,神情认真严肃。武炅双眼痛苦地闭了一闭:“果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十五年了,你竟然还认为你可以战胜老大?”“为什么不?凌霄之子,注定他是没有未来的。”叶絮的眼神冷冽非常,也充满了野心。武炅再次睁开眼睛,眼中已经清明异常:“好,好,好,你叶絮有伟大梦想,我武炅就不拖你后腿,我在十五军等你美梦

  • 文明起源在线阅读第6章

    尚翰辰下了飞机回到自家所住的老宅,这是一座高贵的私人别墅,一看就知道是富家人的住所。高高的栅栏,盘绕着妖艳的玫瑰荆棘;院子中摆放着价格高昂的沙发座椅,阳光斜斜的射下来,斑驳的光影映照出了院子的奢华。见少爷的宾利车驶到了大门前,佣人立刻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并向老爷子尚博汇报尚翰辰回来了,自从十年前尚翰辰

  • 火影之—我的情敌是佐助在线阅读第五节

    王立森让我不要把这个能力告诉别人,不要动不动就自杀。“我来之前听你宿舍楼的宿管说你在宿舍里喝洁厕剂?你想干嘛。”我用不惯刀叉,改用了筷子,捡起一口鱼排往嘴里塞,“只是想做个实验,你难道不好奇吗,我们回溯时间的尽头是什么,难道只能回溯特定的时间吗,这几次回溯的时间点都在我们两个认识之后的,如果可以回溯

  • 听说世子是断袖第三章在线阅读

    他怎么知道我能生......因为那个地方吗?在唇舌被堵住前,明莱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奇怪,这太奇怪了,系统资料里的斐雀,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攻略者是直男不是吗?那为什么斐雀能这么自然的说出那些话,亲吻他、进入他那个地方?因为斐雀是不同的吗?明莱疼得要命,这个过程很难熬,他要死死地

  • 铁血狂龙在线阅读第八节

    余鹿看着眼前一群人,从来没有这么慌过,手紧紧抓着衣摆,呆愣地看着楚漠。她预想过自己可能会遇上他们,但没想过这么快。她不是担心被同学看见自己在兼职,之前也都发生过;她害怕的是……目光触及余鹿的那一刻,楚漠想也没想站起身就拉着她往里走。余鹿被他拽得生疼,但依旧一语不发。不,不如说她还没反应过来。她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