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特工弃后在线阅读第1章

2021/6/11 7:39:07 作者:玉面倾城 来源:3G小说网
特工弃后
特工弃后
作者:玉面倾城来源:3G小说网
FBI极品特工坠入异时空,从此深宫挣扎,步步为营,天阙沙场,运筹帷幄,饮茶间风云变色,勾唇时杀人无形,只手遮天,俯视苍穹,傲视江山,胸揽天宇,不动声色间已然掳获龙皇之心,谈笑风生时便已降服诸国之帝。她冷情,双眼不眨便取人首级;她温情,只对自己信任和深爱的人表露真心;她专情,认定了一生一世一双人,便再难看其他人一眼。她是传奇,是神话,更是凌驾天地间的中古传说,这样的尊后,却甘愿为他坠崖,只求“生来同床死同穴”。(本文女强,亲们慎入!)

二十年前,小生凌云风在五阁会以半招取胜,傲视群雄,凌云风顺势扩大势力,自创凌云阁,其余阁主皆畏之。

谁知凌云阁阁主凌云风一日之内魂归尘土,门徒被屠,从此烟消云散…

阴谋刚刚开始……

凌云阁内几个衣衫褴褛,身负轻伤的弟子正跪在尸体旁哭泣,凌云阁一日之内,连同阁主凌云风通通被杀。

那尸体正是凌云阁阁主凌云风,年仅四十便创立的凌云阁,旗下弟子三百余众,专以剑道为主,在江湖上一向正派,以正义之道为宗旨。

凌云风也算得上是武学奇才,武功造诣颇深!夫人二产时亡故,膝下两子,长子凌天浩,性格暴躁,阴险狡诈,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次子凌天翰,从小体弱多病,天生血病,药不离身,不便习武,更擅兵法谋略。出事之前两人正赶往叔父就诊拿药,逃过此劫。

“是归子剑!”其中一个弟子指着师父凌云风身上的伤痕大声喊到。

其余人定睛一看,伤口细薄如纸,伤口两端却不平整,像是带齿轮的剑,这分明是归子剑独特的伤口!

“没错就是归子剑!”

“大师兄为何要杀了师父?”众人甚是疑惑。

门派众多弟子都死于归子剑的剑荡式,伤口整齐平整,横向切口,伤口细薄如纸,但深度能击穿内脏。能让人瞬间一命呜呼!

凌天浩和凌天翰两人得知父亲遇害之事,虽不愿相信,但是回到凌云阁见到父亲的尸体时,眼角的泪不由得涌了出来。两人衣着青衫,凌天浩瘦骨嶙峋,尖嘴猴腮看似一副小人模样。凌天翰眉清目秀,可能是身患血病的缘故,皮肤显得有些苍白,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两人都不愿相信父亲遇害是真的,当日离开之时,父亲好好的护送他们至门外,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日,而如今却倒在血泊里,凌天翰手里拿的药罐随即掉在地上,啪叽一声,目光呆滞,两人扑倒在地,抱着凌云风的尸体放声痛哭!

细心的凌天翰发现房内打斗痕迹明显,除了父亲的血之外,还有大量另一个人的血迹,如此看来谋害父亲的那人也定是身负重伤,但是要灭杀三百多弟子和父亲,那此人的功夫得多高啊!

“是何人所为??”凌天浩怒视众人。

“那人蒙着面,带着斗笠,我等看不出来是谁,但他手中那柄剑定是归子剑无疑!”一位受伤的弟子说道。

凌天浩咬牙切齿“归子剑!好你个蓝伶洛,父亲好心收留你,待你如亲人,你却杀我满阁门人,杀父之仇我凌天浩定要你血债血偿!”

凌天翰已经泣不成声了,虽说父亲身上的剑伤确实是归子剑,但以伶洛哥的武功还不至于能杀死父亲,就算是偷袭也不能五招之内就刺中要害,更何况还有三百多弟子。

父亲凌云风手脚各中一剑,撕裂筋骨。腹部两剑,一剑从背后刺穿腹部,一剑正面肺部。还有一剑直击要害刺穿心脏!

“天浩哥,切莫妄下结论,以我对大师兄的了解,他并不是恩将仇报的人,即便真是他以武功还伤不了父亲,此事定有蹊跷!”

“凌天翰!我知你俩从小要好,但他毕竟是外姓,如今父亲身上的伤铁证如山,持有归子剑唯除了蓝伶洛,还有谁?”凌天浩振振有词,他所说的正是大家所想的。

“对,除了他还能有谁啊?”

大部分人都应声附和,只有几个人默不作声,他们都觉得以大师兄的品行不可能干出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来。

“不,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你们一定是冤枉大师兄了”凌天翰一边伤心一边摇头不敢相信。

“想我凌云阁,虽谈不上什么流芳百世,但自创立以来也是和其他五阁以礼相待,提及父亲之名,无人不敬重三分,与江湖各士更无恩怨,父亲为人和善更无仇家可言!你告诉我除了蓝伶洛还有谁?”凌天浩抓着凌天翰的衣服问道。

“不,我不相信大师兄会干出这种事,他从小都是以父亲为榜样,立志要成为父亲一样的人,对父亲如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我不相信他会干出这种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要去找他问清楚。”尽管现在很多线索都指向蓝伶洛,但凌天翰还是不相信会是他干的。

“人心难测啊!天翰,我们要是早一点认清他真面目,现在父亲也不至于这样!他现在在哪里?”凌天浩恶狠狠的问道。

“出事之后就没看到他!”旁边一个弟子说道。

“肯定是做贼心虚,藏匿起来了,不过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断!”凌天浩怒火中烧,一拳打墙上,夺门而出。

与此同时,在凌云山的一处山谷中,一条小溪旁躺着一个白衣少年,身上到处泛着血红,鲜血染红了下流的小溪。

头发凌乱,但依然挡不住那俊秀的脸颊,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虽说脸上沾了些许尘土,嘴角流着鲜血,但还是能看出是个英俊的少年。

少年环顾四周,奇山陡立,围成一个圆形的坑洞,唯有一条溪流横穿!

“这…这是绝生谷?”少年有些惊讶。

这绝生谷据说是凌云阁关押门徒叛徒和罪孽深重之人的禁地,但又好像从来没有人被关进过这里,绝生谷没有入口也没出口,唯有一条溪流横穿,四周峭壁,哪怕你轻功再好也绝不可能出去!溪流由凌云山顶流向山脚,途径绝生谷,也有人想过从暗流游出去,但没有人真正出去过,唯有他,蓝伶洛!

生谷跟蓝伶洛还颇有渊源,三岁的时候,蓝伶洛被凌云风夫妇收养,并传授武艺,由于夫妇二人一直没有子嗣,凌云风夫妇一直把蓝伶洛视如己出,次年凌天浩出生,第三年养母去世。就算有了自己的孩子,凌云风也没有把蓝伶洛当外人看,一直当作自己的孩子。

蓝伶洛拜入门下成为大弟子,武功悟性不强,唯独对兵器情有独钟,喜欢各种兵器!经常被自己小一岁凌天浩嘲笑“半吊子”,什么兵器都喜欢,什么兵器都不精通。

凌天浩小时候就不怎么喜欢蓝伶洛,一个外姓还得叫他哥哥,明明自己才是父亲的长子。长大了这种想法更强烈了,一个被收养莱的孤儿,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为何对他的疼爱超过了自己和弟弟,不论蓝伶洛做的好还是坏,父亲都是微笑面对,经常还带有褒奖,而自己怎么做都得不到父亲的肯定,永远都不会被认可!或许是蓝伶洛性格和善,为人淳朴,武功虽然弱了些,后天还能努力,性格和人品却与生俱来深入骨髓,但是这样下去说不定父亲会把阁主之位都传给他,这是凌天浩不能接受的。

十岁那年,蓝伶洛与凌天浩兄弟二人在山中历练,凌天浩受嫉妒之心驱使,避开自己弟弟,诱骗蓝伶洛跌落绝生谷!当时凌云风派人在山中搜寻三天三夜,了无音信,凌云风悲痛不已很长时间过去了只能认定为死亡了,他一个人默默的修了一座空墓与夫人并排。幼年凌天浩看着是空墓上面刻着蓝伶洛三个字,心里就觉得他真的已经死了,虽然表面流着眼泪,心中却暗喜,弟弟从小身体就不好,从此以后凌云阁就只能看我了。

凌天翰比自己父亲更伤心,从小体弱多病就被弟子们嫌弃,唯独蓝伶洛把他当作自己最亲的人对待,父亲平时忙,凌天浩又很少照顾,大多数时间唯有大师兄陪在自己身边,从小就喜欢看书,大师兄经常给他带一些奇奇怪怪的书籍给他,和他一起偷吃东西,一起爬上屋顶看月亮,一起看书,一起睡觉。。。

蓝伶洛是自己除了父亲最亲的人,虽说身体弱不适合习武,但是识文断字还是要好好学的,毕竟父亲有时候还是很严厉的,而大师兄对自己那便是宠爱,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有趣的优先想到的都是自己。

“伶洛哥,他们都不愿意跟我玩,只有你愿意陪着我,你是不是可怜我?像我这种常常靠吃药才能维持生命的人。”

“说什么呢,你是我弟弟啊,无论是你还是义父,还是天浩,我都不允许别人伤害!而你的病,我相信也一定能治好的,等你病好了我还要教你剑法呢!”

“真的吗?伶洛哥哥,你可不许耍赖哦,等我病好了你可以定要教我剑法啊!”凌天翰傻傻的笑着。蓝伶洛摸着他的头应了一声。

三年之后,初见蓝伶洛如同野人,面色惨白,完全没有认出来,只有凌天翰认出来了,蓝伶洛死而复生的消息很快在凌云阁传开,三年之后的他武功大进,凌云风也甚是欣慰,但看到蓝伶洛背上的棍子心头一震,只是诧异的表情很快被见到蓝伶洛的喜悦所代替,

“哈哈哈,伶洛,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绝处逢生,长子归来!”凌云风拍拍蓝伶洛的肩膀说道。由此蓝伶洛背上那根‘黑棍子’便有了名字——归子剑。

听到父亲说的话,凌天浩更是恨得蓝伶洛咬牙切齿,‘长子?我才是长子好吗?’

见到这欢庆的时刻又何必提那悲凉之景,没有说出当年的跌落绝生谷的经过,说自己不小心跌进了一个山谷,然后迷路了,然后淡淡一笑。但是凌云风似乎知道蓝伶洛是从什么地方回来的了,因为这把剑他见过!

当凌天浩看到蓝伶洛的那一刻时显得有些惊愕,他不敢相信蓝伶洛跌进绝生谷还能活着出来,难道他命不该绝?随之而来的更是嫉妒之心,父亲看蓝伶洛的眼神,那种喜悦从未在自己身上出现过,掉进绝生谷都还能活着回来,并且三年的时间武功竟然比自己还高了!他能不嫉妒吗?而凌天翰见到蓝伶洛则高兴极了,当年以为蓝伶洛死了,有一段时间绝望到茶饭不思,原本身患血病的身体更不如以前了,如今看到蓝伶洛活生生的现在自己面前,感觉自己的病好了大半,面色红润不像是有血病之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敌于世上千年冷雨夜的奇遇

    雨,下了一天。将最近一星期来的烦热之气统统的洗去了。雨,下的很密。让人看不清前进的路途。这一天的小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前奏。更大的暴风雨即将到来了。在城市最繁华的一天商业街上,少了热闹,更多的是冷清,多数行人都选择躲进了两旁的商店之内。雨,越下越大,天也越来越暗了。这是一家叫‘盛夏’的水吧,靠街的落地

  • 通天教主创世纪之第三章

    在看清楚蒋莱恩脸的那一刻,叶可欢只觉得自己揽着她的手都变得僵硬了,同时,也觉得万千星辰都在这一刻失了色。蒋莱恩稍微愣神,收回手,站稳身子:“谢了,如果你不是你,我就得摔倒了。”叶可欢愣住,片刻,如松开烫手山芋般,急忙松开她:“你,怎么会在这儿?”蒋莱恩听罢,侧过身子,指了指叶可欢住的那个小别墅:“我

  • 错婚厚爱:冷少我恨你之法与情(3)

    南源县所属湖北偏南,正月里夜晚气温骤降异常寒冷,我所在的县城乡下属于留守山区全国各地几乎都有那么几个,所谓的“留守区”是指家里大人,成年人都外出打工只留下老小,**也没来得及开发的区域,很不幸我们这就属于其中之一,往往这些区域信息都不发达,知识匮乏,尤其是法律几乎是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每年

  • 天地穹牢在线阅读第十章

    余述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打开灯后,整个家显得冷冷清清,他走时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没错,余述并没有家人。确切的说,他是一个孤儿。房子是父母给他留下的,他已经独自一人在这房子里住了十年。当然,升入高三之后他就搬到了学校宿舍去住,这房子倒是空了下来。今天也是因为时间太晚,宿舍已经关门,所

  • 亲爱的方医生在线阅读第1章

    在深远广袤的宇宙中,一颗颗恒星点缀着数亿年的空间,那些明亮而辉煌的恒星,给这虚无的空间点缀无限生机,在一片曾经叫银河系的空域,有一颗蓝色星球,这里曾孕育过辉煌的文明。地球存在至今,四十多亿年旋转不止,这漫长的时间里,出现过几次辉煌的文明,旧的时代已经湮灭,新的时代已经来临,新的人类已经出现,经历过部

  • 逃跑魔后是团宠在线阅读第七章

    女娲娘娘,转头看向天河弱水,若有所思。盘古大神没有打断女娲娘娘的思绪,耐心得等待着,期许着。盘古大神觉得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够啊,对女娲娘娘的期许重了点。虽然理智告诉他,能不能有所悟,全在女娲娘娘自己,跟自己的期许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不自觉得,期许女娲娘娘可以悟得更高境界。期许的时候,时间又古怪地缓慢

  • 深情错付与你之一招半式(5)

    “赵警官,您这么快就到了?”封皇丞回头一看,原来是赵警官闻讯赶来,时间又回到了现在,“你小子,是撞大运了啊,哎,这又怎么回事啊?”皇丞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告知了赵志辉,这时交通队的和120的人也都陆续赶到,不得不说我们大天朝的各条战线都是效率惊人啊,交接完报案的一堆手续事项后,皇丞辞别了赵警官回到

  • 新瑞爱星的奇迹第六章在线阅读

    几分钟后,李墨和马库斯打昏了所有混混,李墨除了身上有点脏外,没受什么伤。马库斯自己没事,但盔甲是惨不忍睹,好几道划痕和凹陷可以看出盔甲的主人刚才经受了多么凶猛的攻击。李墨不禁有些心虚,自己真是把马库斯一个当两个用啊,简直劳模,以后想办法帮马库斯变成真正人类吧。不去想那些虚的,让马库斯去搜刮,李墨自己

  • 实力宠妻,千亿总裁太磨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01.迹部交代了一些今晚聚餐的事情,他说还有一些外校的朋友在。月见浅草点头,然后忍不住问了句:“有赤司会长吗?”迹部看了她一眼,他海蓝色的瞳仁里有着无痕的凉:“这么喜欢他?”“诶嘿嘿就是……赤司会长太优秀了嘛,对吧。”月见浅草说道。迹部继续说:“这么喜欢他为什么当初不加学生会?”“是加入社联后

  • 撩完人鱼你就想上岸!?在线阅读第八节

    战斗结束后陈阳命令部队打扫战场,吴倾等人也找到了隐藏在地下的医疗库,陈阳当然没有放过这批物资,虽然他的医疗所里面的药品可以通过能量点补充,但是能减少一点能量点是一点。吴倾,只是向陈阳要了一点抗生素和一些外伤药而已,陈阳,要是这点东西都不给,那就真的太无趣了。陈一,告诉陈阳战场已经打扫完毕是时候启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