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明日方舟:龙门守墓人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6/11 6:45:20 作者:伽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明日方舟:龙门守墓人
明日方舟:龙门守墓人
作者:伽诺来源:飞卢小说网
拔剑的闪灵,暴走的守林人,鬼知道我在整合运动都经历了些什么(以上划掉)明日方舟长篇同人小说。泰拉大陆受到起因不明的天灾肆虐,虽然依靠天灾带来的“源石”发展出先进的科技,但源石本身也催生出死亡时具有扩散传染性的“感染者”。本文正是讲述“我”在普通人类与感染者之间挣扎求生并不断寻找信念的旅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日料店有电梯直达停车场。

祁南把贺景殊安置在座位上,帮他扣好安全带,问了一句:“你现在想吐吗?能坚持到回家吗?”

贺景殊没动也没说话,头偏向一侧坐着,明明是睡着的样子看起来却像昏迷了一样。

祁南默默地叹了口气:“一会儿要是想吐,先提前报备一下啊,不然吐车里了,洗车费还找你报销。”

日料店离帝豪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祁南停好车回过头看了一眼,贺景殊还在睡。

“到了,醒醒,你家密码多少?门禁卡有没有?”

祁南拍了拍他的脸,手感还挺好。

贺景殊没反应,他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向泽,问他贺景殊家门禁密码是多少。

在等向泽回复的间隙里,祁南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拍了还不过瘾,还上手捏了一把。

真看不出来,平时看着没什么肉的脸,捏起来软软的,弹性极佳。

清醒的时候带着英气的脸,这会儿睡着看起来软萌软萌的,还挺可爱。

向泽半天都没回复信息,祁南都对着贺景殊的脸搓圆按扁几个回合了,都还没收到密码。

祁南想了想,把他的胳膊架在脖子上半搂着他往电梯间走。

他把贺景殊带回了自己家,安置在了他那张铺着纯白色四件套仿佛酒店大床一样的床上。

想给贺景殊倒杯水,才想起来家里连杯子都没有,他还没来得及去买,阮天叫来的钟点只是帮他准备了几套贴身内衣裤而已。

祁南站在床边盯着昏睡中的贺景殊看了半天,最后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微信。

祁南:我不知道你家密码,就把你带来我家睡了,我今晚不在家里住,你醒了之后就自己回家吧,记得把我房门锁上。

因为第二天贺景殊就开始放假了,不需要早出门,所以祁南本来也是打算今晚不在这里住的。

他要回家里收拾行李过来,还想开部常用的车放停车场里,平时贺景殊不用车的时候,他要出门也不能总开保姆车,不方便。

发完微信之后,祁南就走了。没开车,直接打车回了自己家里。

回到家,草草洗了个澡之后就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祁南看了一眼时间,才九点过五分。

他伸了几个懒腰,打开外卖软件叫了附近一家酒楼的早餐点心。

躺在床上缓了十来分钟之后,才慢悠悠的起床洗漱。

洗漱好了之后,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咖啡刚煮好,外卖就送来了。

祁南夹起一个虾饺塞进嘴里,左手不停的按着手机屏幕发微信。

祁南:今天车队都有谁在啊?我中午过去,在唐楼定了房,一起吃个饭呗。

车队有一个微信群,祁南退役之后就没回过车队训练场,只偶尔跟几个车手还有阮天在外面约过吃饭。

今天收拾完行李还有点时间,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干,祁南就想回去训练场看看。

江辰:老沈我们几个都在啊,你几点过来?还进来训练场吗?

秒回他的人是车队的队医,江辰。

也就只有他在这个时间段这么有空刷手机,不过他闲着就证明车队里的人状态都好。

巴不得他闲着,祁南笑了笑又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祁南:我从家里出发,一个半小时这样就能到。

江辰:行,等你。

江辰:【我等着你回来】GIF.

祁南笑着三两口把早餐吃完,从衣帽间里拉出了一个大行李箱,把一些常用物品跟平时穿的衣服鞋子,手表什么的都塞了进去。

到车库挑了一台他平时比较常开的SUV,把行李箱往上一塞,开着车就走了。

贺景殊是被闷醒的,睡着睡着感觉无法呼吸,一阵心悸之下猛地抽了一口气就醒了。

他头痛欲裂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才把仿佛心律不齐一样疯狂跳动的心脏稳了下来。

不晕了,也不想吐了,酒估计散了。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让人浑身无力的酸痛感,他感觉自己全身发烫,连鼻孔呼出来的气都热的仿佛要灼伤他的嘴唇,他躺在床上半天都动不了。

要去医院,不然可能会死。

他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之后,手开始在床头柜摸索他的手机。

摸了半天没找到,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个床头柜有点陌生。

他以为自己烧傻了,掀开被子一开,发现自己居然穿着一整套昨天外出时候穿的衣服睡的,连外套都没脱。

迷迷糊糊中他居然还能辨认出被子的颜色不对,他的被子是黄色的。

他伸手在外套兜里拿出了电话,想给向泽打电话让他陪自己去医院。

刚解开锁屏,手机自动跳到微信页面。

还没看清,太阳穴猛地涌起一阵剧痛,他倒吸了一口气仰倒到床上,深呼吸了好几分钟都没缓过来。

他迷迷糊糊的戳了几下,凭着记忆按下语音通话的按钮,语音通话的提示音吵得他头更痛,他紧紧地闭上眼,手机滑落在脸侧。

提示音响了好久那边的人才接起了语音通话,贺景殊已经烧得听不太清对方的声音了,强烈的求生欲让他重复低声的呢喃着同一句话:“我发烧了……快来……送我去医院。”

对方好像回应了他什么,他听不清,双眼一黑就烧晕过去了。

祁南接到贺景殊语音通话的时候正跟车队的人在唐楼吃饭吃到一半,手机放在外套兜里,还是来上菜的服务员经过听见有声音告诉他,他才知道贺景殊找他。

刚一接起语音,就听见贺景殊弱的几乎是气音的呢喃着让自己送他去医院。

“贺景殊?你没事吧?喂!贺景殊!”祁南皱着眉冲着电话喊了两声。

那边除了沉重急促的喘息声之外,一片寂静。

祁南心里一突,该不会烧晕了吧?

“怎么了?”江辰疑惑的看着他。

“辰,一会儿你还有事吗?”祁南问。

江辰一愣,“没事啊,他们没事,我就没事儿。怎么了?”

祁南说着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拿起挂在墙上的外套边穿边说:“各位兄弟,对不住啊,今天有点急事,我朋友生病了,自己一个人在家,我怕他出事儿,先走了啊,账我已经结了,改天再请你们一顿赔罪啊!”

“不要紧吧?”有谁问了一句。

祁南转身又把江辰的外套往他怀里一塞说:“没事,别担心,江辰,你一会没事儿的话就跟我走一趟呗。”

“行啊,那我们先走了啊,你们慢慢吃。”江辰被祁南拉着,手忙脚乱的把外套一穿就往外走。

祁南嘴上说着没事,脚下却很诚实的越走越快,最后恨不得跑着去停车场。

“等等,还要回训练场一趟,我药箱还在那呢。”江辰扣上安全带,提醒道。

“行,没问题。”祁南一脚油门,轰一声车子从停车场出口窜了出去。

江辰猛地握紧安全带,惊诧的看着祁南,“你慢点啊,谁啊,能让你急成这样?”

“我新老板,这不是怕他一下子挺不过来,没人发我工资么。”祁南心不在焉的说。

他确实有点着急,还有点内疚自责。

昨天早上他就听贺景殊声音不对劲,听着像是感冒了,晚上喝了酒之后估计感冒加重了,而自己居然在他疑似昏迷不醒的时候扔下他一个人在家就这样走了。

再一想起贺景殊感冒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拍MV那天淋的雨,祁南就觉得自己昨晚扔下他不管,实在是有点没良心。

贺景殊要真的烧出个好歹来,不仅向泽不放过他,祁南自己也过不了良心的谴责这一关。

五连冠车技不是盖的,在他一路狂飙之下,从车队回到帝豪原本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生生让他跑出了40分钟。

江辰下车的时候,感觉天旋地转,幸好中午还没吃太多就被祁南拉走了,不然这会儿得全都吐出来。

“快,这边。”

江辰还没站稳,就被祁南来着往电梯间跑。

电梯门刚一打开,祁南就火烧屁股一样的拉着他刷开门禁冲进了房间。

“贺景殊!喂!醒醒!你怎么样了?”

祁南一冲进卧室就看见贺景殊双目紧闭,满脸通红的躺在床上,在白色床单的映衬下,他红得不正常的脸色异常明显。

果然烧的不轻,祁南的手刚一碰到他的额头就被那滚烫的高温吓了一跳。

“我看看。”江辰皱着眉走上前,烧的有点厉害。

他拿出一个电子探热器,放在贺景殊额头间测了一下,仪表显示39.2度。

高烧。

“这么高!要去医院吗?”祁南吓了一跳,喊了一声。

“哎哟,你冷静点行吗?自己烧成这样都没见你这么急过,没事干就下去买几瓶酒精上来,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江辰白了他一眼,语气颇为嫌弃的说。

“行,我马上去。”祁南说着就快步走出卧室。

江辰是医科大毕业的,医术了得,因为喜欢赛车而认识了阮天,才被阮天高薪挖来车队当队医。

祁南对他还是很放心的,看他这么淡定的样子,估计贺景殊问题不大。

但贺景殊总是不醒,这就让祁南有点担心了。

买完酒精回来,再用向泽今天早上发给他的门禁密码去贺景殊家里拿了毛巾睡衣上来。

因为不会煮稀饭,再按照江辰的吩咐叫了份外卖白粥之后,贺景殊还是没醒。

“我给他打了一针退烧,没那么快能下来,你去用酒精给他擦擦身,降降温。”江辰说。

“我?”祁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惊讶的说。

“不然我吗?我又不认识他,就随便把人扒光了给人擦身啊?”江辰比他还惊讶。

见祁南还是愣着不动,好像一脸为难的样子,江辰又补了一句:“干嘛?你对人有意思啊?”

祁南闻言,震惊的看着他连连摆手,“当然没有!”

“那不就得了,既然你对人没意思,那他就是普通男人一个,大家都是男人,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又没让你帮人擦隐私部位,就擦擦上半身,还有腿就行了。”江辰嗤笑了一声说道。

江辰认识祁南七八年了,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赛车的时候那气场,恨不得全世界唯他独尊的样子,这会儿却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处男一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日向枫第三章在线阅读

    深圳,初夏。腾龙等人打开了炀帝墓后,却并没有发现有用事物,因此,腾龙相信,当天那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女人,拿走的东西才是墓里面最有价值的事物,甚至,这个女人本身,也非常有值得研究的地方,尤其是她那种让他和黄言无法招架的力量。力量更是腾龙关心的。所以这一天,他便是和黄言这两个败军之将找到了一个人,一个他们

  • BE线上挣扎求生(快穿)千锦(一)

    王优优眯着眼呵呵笑着,笑得很招牌。那只小狮子狗率先发现了他,仰起头朝他“汪”了一声。朵朵闻声抬头,也发现了正站在面前的王优优。大眼睛忽闪了一下,忽然伸出右手,直直递向王优优。王优优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呵呵笑道:“那种果果,我可是没有的。”朵朵闻言,收回小手,重又低下头,继续看那插画本,不再理睬王优优

  • 天玄帝传在线阅读第3节

    今天一天这收入直逼六位数。别说前几天的自己了,就是下午出门前,孟冉也没想到自己会碰上这种事。性感富二代,在线发钱。面前这几个家常小炒好像显得自己格外抠门,就凭今日进账,请寝室四年的同床之谊吃个佛跳墙也不算过分吧?任晴率先反应过来,问道,“中彩票了?”“嗯——问题出在这个电话上,”纪妍放下手机,歪头看

  • 中了十个亿以后 [参赛作品]第三章

    ******纪九是被门外的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吵醒的。粉白色的豪华公主房里,空无一人。纪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鸡窝头,从大床上四肢并用地爬起来,撑着床边艰难地下了地。踮起小脚扭开门把,走廊尽头处的房间里传出孩子的哭喊声。纪九心生好奇,下意识迈着小短腿,颠颠地往哭声源头走。越临近,越显得那

  • 帐中娇媚之楼下的人在赏

    不过白池天赋虽高,却进境一般。白家让白池一直待在学院苦修,连神元都是去灵兽殿买最合适的,全力培养白池。白池虽然不如白瑟勤奋,但天赋在那里,进阶基本没有瓶颈,年纪轻轻也有了魂师修为。符神分为凡、地、天、圣四品,越往后越珍惜强大。除了四品符神外,还存在着异种符神,异种符神的定位飘忽不定。异种符神随着宿主

  • 将军家的小娇娘第四章在线阅读

    王晨没有看到仪琳,倒是看到了另一个人,段誉,在段誉的身边还有着一个女子,应该就是王语嫣了。而这个时候,坐在王晨一边的正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岳掌门,不知你那大徒弟令狐冲去了哪里?”王晨对着岳不群还算恭敬的说道,在这个世界,岳不群未必会是伪君子,说不好他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君子,毕竟日后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 大秦:开局扮演始皇帝在线阅读第5节

    “我……我。”青盛梓额头冒汗,吞吞吐吐,他性格就是那种欺软怕硬。平时有老爹在他还肆无忌惮,在之前他也是被大山给吓傻了,不敢出声。“对啊!之前他就在教室里,不敢说话害得赵云盛死了!”“可恶!这样的人还叫什么老师,叫人渣算了!”“算了,少说几句人家爸是咱学校副校长。”周围众人中,有学生出声,语气十分愤怒

  • 快穿:佛系反派自救日常之买房风波(8)

    哪位房产经纪人不确定地停下来,回头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哪个女人,她可是附近出了名的土豪,经常来这里买房的王姐。而那位年轻人,看起来深藏不露,这两个人都是他得罪不起的,所以他只好站在远处犹豫,并且等待下一步的命令。那王姐的脸上显得更加愠怒:“我说你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去办啊!”,她又在冲房产经纪人吼。那

  • 穿越成了虐文角色咋办第8章在线阅读

    “祸斗!”徐墨风大吼一声。“嘁,装神弄鬼!”石涛没想到这人到了这种时候还要虚张声势。石涛的攻击转向了那道绯红流光。叮!锋利的兽爪和斩虎刃擦出了火花。“呵!没想到吧,祸斗是八星低级妖兽;就凭你还想杀我?”徐墨风一脸鄙视,对着石涛竖起了中指。“现在不能不代表待会不能!”石涛向林威走去。“你想干嘛?别过来

  • 宫廷终结任务荣国府生死成双至侍郎宅笑谈聚一堂

    江源自是离开贡院回书院不提,却不知京城里的荣国府已经乱成一团。府中二老爷贾政的大公子贾珠萌荫有个国子监监生的名额,监生相当于举人,不用参加乡试,所以这一番他也应考,可谁知只考了一场他就身体不适晕在了考场,贡院大门考试结束前绝对不能开,就是有人死在里面也不得放出来,所以这晕在考场里的珠大爷只得在里面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