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疯狂搞事情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6/11 3:32:52 作者:三教九流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疯狂搞事情
都市之疯狂搞事情
作者:三教九流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段云扬和郁弘一同走出尚星娱乐的大门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原本郁弘的打算是回酒店,但是段云扬琢磨了一下,还是准备就近吃个饭就回案发现场再看看。

这一就近,直接就“就”在了边上的一家拉面店。

店面不大,就是临街铺子的标准格局,外头摆了几张木头桌子,并着一张不大的收银台,隔着一扇玻璃,里头是热气熏天的厨房,看着虽然小却热闹。等段云扬两人掀了外面的帘子进去,已经有热情的服务员迎了上来招呼。

郁弘不用吃饭,眼睁睁地看着段云扬点了碗菜单最上头的牛肉面后径直坐了下来,还是没忍住说了句:“您不用给我们主人省钱。”

段云扬眼皮都没抬一下,毫不客气:“那真不至于,我只是单纯喜欢吃而已。”

郁弘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刚想说点什么,就感觉到脑内振动了一下,闭眼接收了文件之后,他吐了口气,对着段云扬道:

“尸检报告出来了。”

“嗯?”段云扬抬头看着他,“怎么说?”

“纸质的他们给放在酒店了,您一会儿可以回去看一下。”郁弘道,“我刚刚粗略看了一看,确实是中毒,用的是一种现在已经违禁的鼠药424,在血液里检出了残留的成分。这种毒药初时会引发类癫痫并且反复发作的抽搐,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抢救,会因为呼吸衰竭而死亡。骆彤的死亡时间差不多就是在三点到三点半之间。”

他顿了顿:“之前茶包和茶液的检测结果也出来了,两者都含有这种毒药,只不过茶包里的含量明显要大得多。”

也就是说,段云扬当时的推测是基本正确的。

热腾腾的牛肉面端了上来,段云扬没有动筷,只是将手机放在了一边,自言自语道:“那现在,就剩下一个问题了,茶包到底是被替换的,还是在到骆彤手中时就带了毒。”

郁弘想了想:“被替换的话,也得事先知道骆彤家里有这种茶吧?”

“这种茶是大众牌子么?”段云扬问道。

“不是。”郁弘检索了一下后摇了摇头,“很小众的一个牌子,而且还挺贵。”

“唔。”段云扬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一顿饭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报告变得有些索然无味,段云扬一面在心里想着事情,一面小口地吃着面,不知不觉之间也算填饱了肚子。

吃完了之后,他们径直到了骆彤的家里。

骆彤的尸体早已经被运走,留下的只是一个被封锁的,一片死寂的现场。外面正午的阳光余威还没消逝,也不知是因为朝向或是别的原因,屋子里丝毫没有沾染上温暖的气息,从卧室到客厅,到处都充斥着灰暗和沉郁。

段云扬抬手按亮了客厅的灯,没有先去书房,而是在屋子里转了一圈。

厨房收拾得很干净,各项家具都摆得整整齐齐。饭桌上空空如也,倒是旁边的酒柜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按着年份依次摆放。他端详了一阵,皱起了眉。随即转去了卧室。

客观地来说,骆彤的家其实很大,只不过大多数时候她应当都是一个人住,因此在主卧和客房都落了锁,只留下一间常住的,也是距离书房最近的房间作为独居的卧室。卧室里的被褥整整齐齐地叠着,一旁的床头柜上摆了一本书,应当是刚读了一半,里面还夹了一张树叶似的书签,字迹隽永,墨色有些陈旧,边缘也已有磨损的迹象,写的是纳兰性德的两句词: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段云扬默默地叹了口气,将书签放回原处。

骆彤应当是个比较爱书的人,即便是在卧室,也在一旁的小桌上安置了一个临时的立体书架,上面的书大多是表演方面的专业书,也有人文类的小说、科技类的杂志等,全都分门别类按照高矮大小整齐地排在一起。在书架的旁边,还贴着一张日常规划表,段云扬看了几行,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段时间骆彤应当是没有戏要拍,一直闲在家里,因此除了采访等通告之外,这张表上几乎全是日常生活的规划,也正是如此,可以从中看出,这个姑娘的生活处在一种极度规律——甚至称得上是克制的状态中。

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半个小时有氧运动,之后便是长达两个小时的阅读时间,中间安排得满满当当,甚至在晚上把写日记的时间都标注了出来。在这其中,有很多项都是重复项,也就是说,很多的事情——包括运动、阅读、日记,都成了她长久保持的一个习惯。

段云扬刚准备继续细看,就感觉到郁弘轻轻地敲了敲门,然后探了个头进来,对他道:

“找到茶盒了。”

正如郁弘所说,这是一种非常小众且贵的茶叶,因为它将自己的特质直接体现在了包装上。

整个茶盒有四十个个独立的小包,分成五排八列,虽然空了一半还多,但在剩下精心设计的底座上,仍然码得像是精致的艺术品。

“没找到小票,但是外包装里塞了一张卡片。”郁弘将手上的东西递了过来。

卡片上的字迹非常漂亮:“祝最亲爱的彤彤生日快乐,知道你喜欢喝这个牌子的茶,上次来你家看你快喝完了,特意给你一个surprise啦,要天天开心哦。”

末尾,是一个大大的笑脸。

“......如果送这个礼盒的人就是凶手,那他真挺变态的,下个毒还得祝受害者天天开心。”半晌之后,段云扬有些一言难尽地道。

郁弘在一旁没出声,只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吐槽归吐槽,段云扬也没有真把这当作推测的理由,翻来覆去地把礼盒检查了一下之后,目光落到了剩余的茶包上。

“5乘3加2,剩下17包,也就是说她已经喝掉了23包。”段云扬思索了一下,转头问郁弘,“骆彤生日是几号?”

郁弘检索了一下信息库:“11月26日。”

“差不多一个月前。”段云扬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如果一天一包的话......嗯,刚好是她生日过后的几天开始喝的,她还真的挺爱喝茶。”

“卡片上也说了,是她喜欢的牌子,这个礼物应该确实送对了她的胃口吧。”郁弘道。

段云扬想了想,又问道:“这个盒子是在哪儿发现的?”

“冰箱最底下那层的保鲜柜里。”郁弘道。

“保鲜柜......”段云扬呼了口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听起来是很私人的领域啊。一般来说,我可不会让普通的朋友随随便便地进我家翻箱倒柜开冰箱。”

“话说回来。”他似是在思索着什么,慢慢地道,“这个案子从头至尾表现出来的证据,指向的都是熟人作案。起初我一直在想,这个熟人到底是熟到了什么地步,又是如何自信到有至少整整三天的不在场证明,最终都确保了骆彤的死亡。就在刚刚,我突然觉得......不仅如此。”

这番话说得有些云里雾里,饶是理解力一向很强的郁弘也没太听懂,就见段云扬转头看着他,有些若有所思地道:

“有没有可能,他不仅知道骆彤一定会死,甚至连骆彤哪一天死,他都提前算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夜凶迷第五章

    超市离小区并不远。走个几分钟就能到达。回去的路上,陆芩走在前,提着一个小购物袋,莫森林跟在身后,提着一个大的购物袋。冬日的午后。阳光暖暖地洒下来。两人的影子叠在一起。“刚才谢谢你了。”陆芩想了想,还是说了声谢。后面的脚步声依旧,但陆芩没听到男人的回答,于是下意识转头,恰好与男人的视线对上。“应该的,

  • 谁是奸夫森林中的偶遇

    阿尔巴尼亚的森林,这个季节天黑的很早,森林里已经没有了人类活动的声音。不过艾瑞克所在的地方,即使是阿尔巴尼亚的老猎手也不敢轻易的到来。在当地的传说中,这块巨大的石头来源于魔鬼,只有魔鬼才有这种力气把这块石头从遥远的地方搬进森林,森林旁的村庄酒馆经常流传着这种故事,更让这块岩石神秘感愈发浓重的是,没有

  • 玄幻:开局鬼剑士技能全满在线阅读第6章

    “阿格尼先生还没睡吗?”埼玉问道。“我在想一些问题,埼玉先生你对最近频繁出现的怪人怎么看。”阿格尼问道。以前也有怪人,可是最近的怪人开始有点频繁了。终于要来了吗?“我认为怪人不是偶然的事件。”埼玉道。“哦?”“我感觉怪人的出现不是偶尔发生的事件,而是个开始。”“埼玉先生有什么见解?”阿格尼来了兴趣。

  • 灭灵大帝此屁上头

    梁国今年的春日来得早了些,阳光透过阁楼细小的缝隙漏进柳安青的眼睛,她一时间受不住这么明亮的光,只得伸出有些苍白的手指挡住这点点碎金。被关在这年久失修的小阁楼里已经三天了,今天竟是难得的晴天。揉揉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柳安青十分后悔自己那天晚上为何要多吃一口厨房里的剩饭。回想起那夜月明星稀,她蹲在灶台前

  • 我成了小说反派魔教教主暴露

    “你确定这样没问题?”接受过莫轻语的制裁后,夏宇才想起正事,诺灵在夏宇腿上施展法术,造出伤口的幻象,但夏宇还是有点担心所以才这么问道。没办法!诺凡哥哥你应该知道我不擅长这一类的,只有姐姐会,能弄成这样应该可以糊弄过去了。夏宇听此只想说一句,我知道个啥啊!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叮咚!门铃声响

  • 乱世佳魔王在线阅读第三节

    吃过早饭的森茉莉同中原中也一起出了门。守门的两个组员见状立刻换上高度警备模式。“你俩自己回去。我亲自送茉莉回总部的医疗组。”自发给森茉莉提包的中原中也把没收的手机还了回去,一抬头便是两个组员又一次见了鬼的表情。“中,中原大人。您要亲自送茉莉小姐回总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组员用看“勇者”的眼神看

  • 生存记录书之闭关修炼,七彩小蛇【求收藏】(8)

    柳树村村子的后山修炼场里,一道小小的身影,正五心向天的盘坐在了一块巨大的青石之上,闭目沉修。这个小小的身影,正是江浩。江浩正在修炼柳仙子传授给他的先天功法。大荒世界之中,功法的等级,由低到高,由高到低,一般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十二级,天级功法之上,则是先天功法。先天功法,在大荒世界之中来说,已经是最

  • 侯府后院是非多直播

    江少岷手机里用来打发时间的游戏,只有一个——开心消消乐。躺床上玩了一会儿,勉强爬了几格藤蔓后,他突然坐了起来。我是不是傻啊?这哪儿啊?这沈津房间啊!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我怎么能光顾着睡觉呢?江少岷心里又懊恼又兴奋,恨不得给自己脑袋来两下。这事儿往细里追究,虽然有点不道德,但是,刺激啊!江少岷摸了摸下

  • 铠甲之逢魔时王在线阅读第五节

    “谢谢。”谢悠接过完好无损的小兔子,带着哭腔瓮声瓮气的道了声谢。傅廷琛品过味来,忍不住磨着牙,被小姑娘套路了不能骂不能打,还得好言好语的哄着,这辈子还没这么憋屈过!见她不再掉泪,一副遭了风霜的蔫样儿,心又开始痒了,手臂搭在椅子靠背上,眉目微扬,“下次见了我最好躲着走......”眼泪立马又跟珠串儿似

  • 安魂曲之半夜烧水声那辆跑车的主人

    “苏驰大人,请您留步~!”一场位于东京的汽车漂移锦标赛刚刚落下帷幕,选手们把奖杯奖牌收下后边从一旁的专属通道鱼贯而出,准备去犒劳一下自己这些天被漂移掏空了的身体。在众多男性选手中有一名女选手,她看起来相当年轻而美丽,而且意气风发,毕竟她刚刚夺得了锦标赛的冠军,显然这将成为她职业生涯的又一项荣誉。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