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回来后我开了家网红店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6/11 4:50:00 作者:君莫遥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回来后我开了家网红店
穿回来后我开了家网红店
作者:君莫遥来源:晋江文学城
【欢迎收藏连载文《穿成残疾校草的结婚对象》】【本文为初版/待修】【欢迎收藏下一本《除了我,全员戏精》《穿回来后我靠学习称霸校园》】【下一本,山海直播,震撼来袭,欢迎收藏】欢迎点击:【本文设有防盗70%,本文文案】江橙是个穿了两次的人,第一次从现代穿到修真界,第二次从修真界穿回到现代,还带回了据说可以无限生长无限种植的息壤。有了息壤,本来拿的是升级逆袭的剧本,结果硬生生变成了直播种田做菜开网红店宠粉丝撩总裁套路文。这个小网红种出来的菜还不是一般的菜,白菜要比普通白菜大几圈还水灵,种出来的土豆大个儿

曾经罗凯说予袁萌的,QAQ魔术团内部几经以讹传讹的那个故事,其实有一点不一样。

那一日,大魔术师亨利贝姆预先将所有的东西都一式两份的准备好,也当着观众的面经助手帮助进了方形铁皮箱,而在被送上直升飞机的短暂的时间内,他与他的助手红心K完成了交换。当箱子被扔下高空后,自然也不会有人会去留意直升机上剩的那个人是谁了。而他只要在预定的时间内,在目标地点出现,这个魔术就算完成了。

当这个魔术失败以及红心K死亡时,他选择了逃避。他宁可保持着仅剩的荣誉活在人们心里,也不想在泄露这个失败逃生魔术秘密的同时面对众人的失望。

“可以说,是我的疏忽,导致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学生。”亨利·贝姆的眉目间,是深深的自责感。

袁萌起身只是大胆猜测了一下,当她说出那一番话时,老绅士眼中的难以置信告诉袁萌,她猜对了。

他就是当年QAQ魔术团的开创者,陆深的老师,魔术师亨利·贝姆。他没有死。

“那么他们知道吗?”袁萌口中的他们,自然是包括陆深在内的剩下三名他的学生。

“他们是知道的,当年是他们帮我把这件事满了下来,此外接触过尸体的人,都收了不少的一笔钱做封口费。”老魔术家叹了口气,“后来我就一个人离开了魔术团,选择了逃避,不再练习魔术,也不再获取任何魔术表演界有关的信息,希望让时间冲淡这件事……”

袁萌捏着咖啡勺,顺着杯壁缓慢搅动着剩下的大半杯咖啡,她不爱喝咖啡,加再多糖都觉得苦涩。

“那么为什么您现在又回来了呢?还将隐瞒了那么多年的事,告诉了我这个不相关的人?”

对面又是一声悠长的叹息:“这么多年了,我发现我根本无法忘记这件事,我对不起红心K,也对不起我的学生们,所以我打算回来面对……而你,女孩,既然陆深信任你,我为什么不呢?”

“那想必您应该清楚,一旦出来面对,会造成的影响。陆深他们不需要您的自责也没有对您失望,他每次对我谈起你时,都是充满敬意的……而世人已经将这件事淡忘了,又何必再提醒一下?”

她记得罗凯简单提过,在那件事发生后,QAQ魔术团度过了很艰难的一段时间,是陆深重振了魔术团,这段黑历史不应该被知道,起码此刻不行。

面前的老魔术师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了袁萌说的问题,如果不是她的提醒,他的鲁莽可能再次害了魔术团。

“其实,前几日方块J来找过我,我一直因为红心K的死对他有愧疚,但他原谅了我并告诉我那次的事情可能不是我的疏忽,他想亲自解决,他还问了我很多很奇怪的事……怎么可能不是我的疏忽呢?一切环节都是我和红心K一起设计的,此外没有第二个人会知道……”他苦笑。

袁萌捏着咖啡勺搅动的那只手停了下来。

这句话的信息量对她而言非常大。

她的目光重新触及老魔术师,但他仍沉浸在当年意外的叹息中。

也许,这个背后真的还有别的被藏起来的东西……

*

最后,老魔术家亨利·贝姆同意再等几日,他买了魔术团伦敦站最后一场演出的门票,想在演出结束后再与以前的学生们见一面。

而袁萌也在送别老魔术家后回到了剧院彩排内场。

不过内场后台的气氛此刻异常凝重,陆深和JK各坐一边,他们的助手都分别在给他们递水和纸巾,JK的右脸上似乎还有拳头的印记。

“怎么?他们还有搏斗类魔术?”袁萌自然拦下罗凯询问。

罗凯一脸我也不是很明白的表情:“好像两位老师在后台起了争执,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听到声音大家就把他们拉开了。”

谈话间,袁萌的目光落在了陆深身上,他坐在后台休息室的沙发上,没什么表情,安菲就挨在他旁边,嘴巴动个不停,而他则紧闭着唇,一言不发。

见他视线一转,漆黑的眼眸就这么正好与她对了个正着,袁萌也不知为何产生了莫名的心虚感,立马挪开了视线。

*

她还是有太多的事想询问他了,在陆深独自一人朝场外走的路上,她追上了他。

“陆深。”袁萌走近才看清,他的脸上有很淡的淤青,便下意识地抬高手,很轻地碰了一下,低声询问,“痛吗?”

她的这个举动先是让他一愣,随之他的目光染上隐隐的笑意,抓住了她那只将要缩回去的手攥在了手心。

只见他挑了挑眉,口吻倒是愉悦:“怎么?来表示一下师生情?”

袁萌第一件想告诉他的是关于老魔术家的事,又忽然觉得现在气氛变扭,不知如何开口。

“你们怎么会吵起来的呀。”她出口后又觉得不应该问,赶紧补充,“即便吵架也别动手呀,明天还有演出。”

大家都忙着为明天的演出做准备,这个侧边的场外长廊只有他们在。

“猜猜看。”

陆深此刻一点都不像刚和别人动过手的人,他的拇指指腹摩挲着她的掌心,擦得她痒痒的。

“是和安菲有关吗?”

照这几天的情况来看,他们因为女人动手的可能性最大。

陆深的大拇指停滞下来,浓郁黝黑的瞳孔注视着她。袁萌知道自己没猜错。

她自顾自说了下去:“我知道JK老师这次拐弯抹角要走安菲的事让你有些不满意,但是是你自己答应的……”

“其实……”她压低了声音,“其实你不用特别担心,我们都看得出安菲喜欢的是你。”

陆深的视线仍凝在她身上,目光似笑非笑:“你觉得我是因为这事和JK动手的?”

“难道不是吗?”她反问。

“那你是不是还觉得我应该喜欢安菲?”

陆深的这个问题问得袁萌一愣,他都为了她和JK起了争执,难道不喜欢吗?

明明喜欢的是别人,却要攻略她,在袁萌心里一直是这么以为的。

在她点下头的那一刹,她的腰肢忽然被拖住拉近他,那吻毫无征兆地落在了她的唇上。她惊了一下,想后缩,后脑勺却被一只手抵住。

他吻的突然,却极其细腻,温柔如棉,一点点舔舐,也不急着深入,轻轻地啄着她,似在诱惑着她主动松口。

这是她第一次接吻,慌乱中,双手触到了他的衣领,使出了劲,试图将他推开。

陆深感受到了这股力道,他最后在她的唇上碰了一下,放开了她。

“现在还觉得吗?”他贴着她的耳边,低声问她。

袁萌径直朝后退开了一大步,皱着眉头眨动着眼睛。

这个男人,还真的很拼呀。

“抱歉。”陆深以为他的举动吓到她了,“我只是……怕你误会。”

怕她误会?还是怕无法完成任务呢?

袁萌避开了陆深伸来的手,顺着他的意思问下去:“那么是为什么呢?如果不是我想的那个原因,你们为什么要起争执呢?”

“他太冲动了,我只是想让他冷静冷静,可他一点都听不进我的话。”

这话听上去有些捉摸不透,袁萌低头思索了几秒,抬头正要开口继续询问,手机铃声响起。

罗凯说安菲需要再预演一遍,让她回来。

“去吧,以后会跟你解释的。”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今天要糖还是花?”

他现在随身携带这两样东西吗?

袁萌的食指抵在自己柔软的唇瓣上,上面还隐隐留着那种触碰感,而她竟然一点都气愤不起来……

“糖吧。”

******

第二日,是伦敦站的首场表演。JK却在舞台上出了差错。

在他手中顺手的跟吃饭一样的扑克,在变出交递与安菲时撒了一地,还好处理的及时,在捡起时将扑克替换变成了纸球,在大部分观众面前蒙混过了关。

对此,演出一结束,JK就道了歉,说自己台上紧张了一下。

但是JK是老手,他表演过无数场魔术,又怎么会因为这一次突然紧张。

袁萌的假设是,他会失误,是因为安菲与他同台。

晚些时候,袁萌在同层的自动售卖机那碰到了陆深。

“喝什么?”他正从下方出货口拿出一瓶矿泉水。

袁萌刚洗好澡,头发还有些湿,她撸了撸头发,回答道:“苹果汁。”

陆深按下了苹果汁对应的按钮,塞入了纸币。

“扑通”一声,铁罐装的果汁应声滑下。

“对了,今天你的老师来过。”

陆深弯着腰,手刚碰到取物口,整个身子僵了一下,保持着弯腰的动作,头转向了她。

“我的老师?”

袁萌蹲下了身子,自己将罐装果汁取出,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拉开易拉罐,喝了两口,才慢悠悠说道:“是呀,你的老师,那位上世纪末举世闻名的魔术大师。”

她这话很明显了,她想告诉他她已经知道了当年的秘密。

陆深直起身子,先是环顾了一圈四周,确认没有别人才看向她:“他是来找我的?”

袁萌点点头:“本来是的,后来聊了几句改变主意了,想看看你现在的水平,于是托我帮忙买了张票。”

陆深继续盯着她,没说话。

她于是接着道:“不过有件事,你知道JK老师找过他吗?JK老师告诉你们的老师,他原谅了他……可是为什么需要他的原谅呢?”

“我老师还说了什么吗?”陆深的神色忽然间变得凝重。

“他还说,JK老师说他会亲自解决的……都那么多年了,他怎么解……”

袁萌的话音才落下,陆深擦过她大步迈了出去,袁萌耸了一下肩,跟了过去。

两人在JK的门前停下了。陆深敲响房门后,房门半掩着打开了,裹着白色睡袍的JK手肘撑在墙壁上,他两眼困倦地眯着:

“这么晚了,什么事?”

陆深仔细打量了他几秒,淡淡开口:“明天别犯今天的错误了。”

“那是当然。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晚安。”

房门关上,陆深在门口呆了一会才离开。

“怎么?你来这绝对不是为了说这些废话吧?”袁萌临走前也多看了一眼房门。

“可能是我想多了。”他拧开了一直握在手中的那瓶水,喝了一口,沉声道,“有件事,我的老师一定没有告诉你。”

*

门外的两人走远,JK才回过身,拧开了浴室的门。

浴室的地板上,嘴上封着透明胶带的安菲双手被拴在身后,“呜呜”摇着头,惊恐地看着走向自己的男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个前辈有点不靠谱第三章

    原本还耀武扬威的妖怪,像在少年说话的时候被定格了,一动不动,但仔细看他的眼角好像有些抽搐。他看见少年还想说什么,连忙大喊大叫地打断,“喂!夏目!你怎么就这么跟他说了!?他刚刚还把我丢飞了……”夏目贵志一拳锤在他的头上,“请安静点!再说了,如果不是猫咪老师到处乱跑,怎么会弄成这样!”猫咪老师变回肥嘟嘟

  • 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在线阅读第二节

    沁文苑依河而建,建筑范围很广阔,几乎占据了这一带的所有地面。吴邪跟着闷油瓶走出沁文苑大门,门口的大红灯笼高挂在两边,把这一片天地照得清清楚楚。沁文苑前面路面栽种着一排柳树,此时应该是五月初,夜间被风一吹,有点冷。河边的柳枝垂挂而下,一直延伸到水面,在灯火的照耀下,更显神秘漂亮。现在时间并不是很晚,来

  • [综英美]超级玛丽回归

    回到校园1清晨,冉冉升起的太阳将光洒在大地上。晨光从落地窗投射近房间里,照在少年白皙精致的脸上,顾浩然从沙发的角落里翻了个身,清醒过来。伸出好看修长的手,看着指缝间细碎的光,又能披星戴月上学了。顾浩然笑了笑,真好,这就是年轻新鲜的活力。顾浩然刚下楼,就看见四五个人围在小区门口,好像约架社会闲散人员,

  • 都市:从肥宅到世界巨星在线阅读楔子

    不久之后傅九思在阳光灿烂的午后结束了他还未开始的人生。临死之前,傅九思瞧不起祂。

  • 小说什么的都是骗人的这艘船归我管理

    “哈喽,那个啥,我就是想要搭个顺风船,你们这里还有房间吗?我可以付钱的。”陆杰有些腼腆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然后拍着自己的那一大兜子的金银珠宝,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傻小子一样,周围的人,顿时都是面露狰狞和贪婪的表情。而陆杰这个时候,自然不是真的犯傻,毕竟这个海贼船的实力,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程度,但是最起

  • 琴音悠然第六章

    第五章少使(下)韩嫣扶额,他单知道自家君上不靠谱,谁知竟是这样不靠谱法!虽说这掖庭宫里的女人名义上都是皇帝的女人,可是,当夫人还是当家人子,能是一样的吗?更何况,在掖庭最有权势的女人可不是皇帝的嫔妃,而是六局十二司的女官啊!如果没有皇帝的册封,刚入宫的女子必须从最低等的宫女做起——这规矩还是当年高后

  • 都市之恐怖降临第3章在线阅读

    下了车,傅司谨抱着箐箐迈开长腿,一路大步流星地上了三楼童装区。能驻进这座商城的都是国际知名品牌,别的不说,至少衣服质量是绝对有保证的。所以一到三楼,傅司谨就直接放下箐箐,冲着那些童装店昂首示意:“喜欢什么自己选。”箐箐没动弹,反而揪紧了傅司谨的裤腿,一脸胆怯地躲在他身后,警惕地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大腿

  • 娱乐圈之全栖天后之第七章(7)

    我晃了晃头,想去询问韩信意见。我抬眸,韩信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再看看坐在旁边的人,呆头呆脑地叫着偶像,可爱极了。实在不想拒绝他,于是我接过笔签了名。“你崇拜我什么?”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问问。“偶像!我想和你学剑术!你收我做徒弟好吗?”东方曜瞪着大眼睛诚恳的问。还没等我回答,韩信突然站起来重重的拍了一

  • 米瑞斯之光暗战役在线阅读第三节

    景深抱人的时候,连靳离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他不管不顾就往人家怀里扑,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木质冷调的香水气味把他包围住了。意外的干净清冽的气息。景深从穿书过来开始,他内心深处始终觉得玄幻,思路也一直是飘忽的。此时此刻,他意识到,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所有的人也有是真实的,就像这个怀抱散发出的暖意,景深莫名感

  • 都市白二牛在线阅读第3节

    一滴两滴三滴哗啦啦...五月末,摇荡疏雨,雨势并不大。窗户上被雨滴敲打的声音,杂乱无序,听起来莫名的心乱。那声音很轻微,却仍惊醒了浅眠的以安。陈以安缓缓睁开眼,坐起身看着窗外,小区的绿化做得很好,楼下就是一片点缀彩色花朵的草坪。远处隐约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景修己,陈以安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