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直播科举之路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6/11 3:53:58 作者:橘芴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直播科举之路
直播科举之路
作者:橘芴来源:晋江文学城
前两卷完,接档文《重生之我手机超智能》类人物传纪小说,共三卷(科举,游学,办学)一觉醒来,她变成了他,孤苦伶仃家住荒郊野外,好在命运待他不薄,赠君一份直播系统,系统捆绑了现代物资兼图书馆。科举路漫漫,且看他如何一步一步从寒门走向名士。直播科举,穿插美食,布衣生活,游学办学,虽一生无妻无子,却有桃李满天下,亦有好友把酒言欢,谈音乐,论书法,纵情山水。科举卷:主要写科举经营,引入杂志漫画,励志向上游学卷:四处游历学习,体验各地民俗,传播美食办学卷:开设学堂,传道受业解惑,桃李满天下避雷指南:本书无C

第二章

简玉纱和闵恩衍各怀心思,一起到了承平伯主院安顺堂去。

安顺堂在闵家最中心的位置,周围四通八达,各个院子赶过去都方便。

现在天儿还没亮,两人到了安顺堂门口,外面还掌着灯,地上的青砖照得如同映雪。

闵恩衍站在门口叮嘱简玉纱:“我大嫂最是个精明人,你可别叫她瞧出端倪。”

他听着自己清爽不腻的女人嗓音,颇有些不适应。

简玉纱睨闵恩衍一眼,说:“难怪你经常抱怨营卫里考核难,原来是脑子给猪吃了,屁都记不住。”

闵恩衍火了,高声道:“我好心提心你,你怎么——”

简玉纱大步往院子里去,根本不搭理闵恩衍。

闵恩衍小跑着跟上。

堂内明间,也点着两盏灯,红灯笼罩着烛火,屋子里暗幽幽的。

闵恩衍跨进去一瞧,除了一个伺候的丫鬟,里边儿空荡荡的。

还大嫂呢……

毛都没有一根。

闵恩衍摸了摸鼻子,小声嘟哝:“嗐,都三年过去了,谁还记得今天?”

简玉纱刺他一句:“你也就记得哪家酒肆的酒香,谁手里的蛐蛐叫得响亮。废物。”

闵恩衍:“……”

两人坐在靠椅上,静静地等。

简玉纱早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不紧不慢的,倒是闵恩衍最先忍不住了,一大早什么都没吃就赶来了,他肚子咕噜噜叫了两声,蹙眉问伺候的丫鬟:“老夫人呢?怎么还没来?”

柳氏还在梳妆打扮。

丫鬟却不告诉闵恩衍,而是饶有深意地瞅他一眼,似乎在说“你一个做媳妇儿的,有什么资格打听婆婆的事儿”。

闵恩衍还不觉得用着简玉纱的身子有什么不同,直接瞪了回去,斥道:“我问你话呢,哑巴了?”

丫鬟冷眼瞧他,直接怼了回去:“老夫人还在屋里,夫人要是着急,自己个去催催。”

说罢,直接转身出门去了。

闵恩衍睁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柳氏丫鬟。

他从前来顺安堂,哪个丫鬟敢这样甩脸色给他看啊?

闵恩衍又不能真去催促柳氏,便偃旗息鼓,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道:“她这么一个小丫鬟,怎么敢……”

是啊,怎么敢?

闵恩衍自己就领悟透了,丫鬟的命都拿捏在主子手上,除了主子吩咐,她怎么敢恣意行事?

闵恩衍抿紧了嘴角,再说就要打脸了。

简玉纱优哉游哉地喝着茶。

等待的时间,比闵恩衍想象中的还要长,今儿起得比鸡还早,困倦得不行,肚子还饿着,太难受了。

简玉纱也饿了,她招来刚才的丫鬟,问道:“老夫人还没好吗?”

丫鬟脸上堆着笑,不说谄媚,却也比对“闵恩衍”刚才好多了,她道:“伯爷,奴婢替您问问。”

眼看着丫鬟和颜悦色走掉的闵恩衍:“……”

闵恩衍气得不行,骂道:“势利眼的狗东西。”

简玉纱在旁边淡定地提醒他:“你从前不是说过,你娘的丫鬟最忠诚本分吗?”

闵恩衍:“……?”

他说过吗?

不一会儿,刚才的丫鬟过来笑着同简玉纱道:“伯爷,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简玉纱从容起身,闵恩衍也站起来跟上,丫鬟却拦下他,道:“夫人,老夫人没叫你去。”

闵恩衍:“……?”

简玉纱冲闵恩衍讥笑一下,就往柳氏住的梢间去了。

闵恩衍愣愣地站在原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今天可真是奇幻。

这还是他的家吗?

简玉纱进了屋里,柳氏已经上好妆,却没穿好衣服,只着单衣,里边红色里衣的印花都看得见。

她简直作呕。

儿大避母,柳氏口口声声给她树不少规矩,自己却这般无耻。

柳氏穿一边穿衣裳,一边指着罗汉床上,摆着的四方小几道:“恩衍啊,清早起来,还没吃过东西吧?快吃一些垫肚子,你大哥大嫂起得晚,还得等好好长时间呢。”

小几上摆了四个小菜,两碗佐皮蛋的肉粥,香味四溢。

简玉纱不禁问道:“今日认亲,大哥大嫂何故晚来?”

柳氏倒不瞒着自己的儿子,她笑道:“简氏虽然家道中落,可她祖父从前将她当做掌上明珠,极尽宠爱,也不知道在家里被娇惯成什么样了,反正她祖父现在也没了,新婚头一天,自然要立一立规矩,不然以后怎么好拿捏?”

简玉纱心中冷笑,好一个立规矩,只怕闵家娶她,就是因为一个孤女好拿捏罢了!

她镇定坐下,吃粥咽菜。

期间,随口问:“玉纱还在外面饿着。”

柳氏轻飘飘道:“那就饿着吧……”

简玉纱嘴角勾着笑。

那就让闵恩衍在外面饿着吧。

反正是他亲娘的主意。

简玉纱胃口相当不错,一刻钟出头便用完餐。

柳氏比她吃得慢得多,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简玉纱用罢了饭,漱口,擦嘴,擦手,才起身道:“儿子吃饱,先出去了。”

柳氏看着外面微露鱼肚白的天色,不慌不忙道:“你去吧,我一会子就出来。”

简玉纱果腹后,离开梢间,闵恩衍饿得头晕,已经在厅内没精打采地撑着腮。

闵恩衍见了简玉纱,登时来了精神,问道:“我娘是不是要出来了?”

简玉纱点点头,走过去坐下。

闵恩衍饿呀,顿时闻到了肉香味儿,他皱着眉问:“你背着我吃东西了?”

简玉纱大大方方告诉他:“嗯,吃的肉粥,还有笋脯、素火腿、酱黄瓜、凉卤鸭。”

全他娘的是他平日里爱吃的菜!

闵恩衍的肚子更饿了。

咕噜咕噜咕噜。

闵恩衍肚子叫得很合时宜。

简玉纱眉毛一挑,问道:“怎么,你不知道我有吃的,而你没吃的?”

闵恩衍脸颊烫红,他自然想起来了……认亲那日,柳氏是叫他去房里先吃了东西垫肚子。

天色渐亮,柳氏姗姗来迟,她打扮得体面周全,肚子吃得饱饱的,精神抖擞进入明间。

闵恩衍眼含幽怨,敢怒不敢言。

柳氏坐在主位上,笑瞧闵恩衍:“玉纱,我早起头疼犯了,叫你久等了。”

闵恩衍语塞……柳氏是他的娘,他娘的头疾什么时候犯,他还能不清楚?

他强扯一个笑容出来,道:“我等您是应该的。”

简玉纱嗤笑。

但愿他今天不会把这句话咽下去。

等完柳氏,还要等大房的人。

简玉纱吃饱了,无所谓多坐少坐。

闵恩衍可不同,他饿得不行,喝茶水垫肚子,越饿越厉害,难受得紧。

天彻底亮堂了,大房的人才匆匆赶来,一家四口拌着嘴过来的,大嫂骂大哥,大哥骂大嫂,俩人相互气不过,又一起骂孩子。

闵恩衍现在没工夫嫌他们聒噪,他就想赶紧回院子去填饱肚子。

大房夫妻两个,却很抱歉地拉着“闵恩衍”的手,道:“玉纱啊,你两个不成器的侄儿一大早就气得我心口疼……”

闵恩衍干笑着推开大嫂的手,道:“嫂子,无妨,我是新妇,等你们是应该的。”

大嫂似有若无地看了一眼“闵恩衍”手上的动作,咬了咬牙。

就这么嫌弃她么,不过摸一摸手,就这般急着推开。

闵恩衍浑然不觉。

大房人都来了,也就只剩下一个小姑子闵宜婷。

柳氏高坐主位,开始同“闵恩衍”讲话:“玉纱,闵家人口简单,家里人你应该都认得了。”

闵恩衍不见闵宜婷,问了一句:“婷姐儿怎么没来?”

柳氏面色不虞,沉着嘴角道:“她病了,难道还要她拖着病体来吗?”

闵恩衍:“……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大嫂连忙打圆场:“玉纱啊,以后多的是见面机会。”

闵恩衍正端着茶往嘴里送,点着头说“是”,大嫂又补了一句:“正好你还能省一个红包!”

闵恩衍险些呛到:“大嫂!我更不是这个意思!”他眼瞅着柳氏的眼刀子要过来,忙不迭解释道:“婷姐儿的红包自然少不了的。”

柳氏脸上微有淡笑,她给丫鬟使了个眼色。

丫鬟立刻在她脚边放两个软垫,另有丫鬟奉两杯茶上来。

闵恩衍和简玉纱齐齐起身,给柳氏敬改口茶。

简玉纱端着茶,微微屈膝,然后道:“嘶……昨日迎亲伤了腿,跪不下去了。”

柳氏着急上火地问:“哎呀,伤了哪里?昨儿夜里怎么不叫大夫看看?”

简玉纱道:“无碍,只是跪不下去。”

柳氏没所谓地道:“那便不跪了。”

简玉纱面上浮笑。

闵恩衍端着茶杯眼含希冀地看着柳氏。

他也不想跪。

回应闵恩衍的,却是一屋子人深深的注视。

闵恩衍暗咬牙槽,屈膝重重跪下。

膝盖挨到软垫的那一刻,他差点哭了。

软垫里面,为什么会有小碎石啊!

闵恩衍眼圈泛红,抖着手奉茶:“母亲,请用茶……”

柳氏并不接茶,直接开始训话。

一说便是一刻钟。

闵恩衍端着茶,跪都跪不住了,柳氏才不紧不慢地接茶,呷一口说:“……可都明白了?”

简玉纱漫不经心地说:“儿子明白。”

闵恩衍饿得头晕,有气无力道:“媳妇明白。”

柳氏放下茶,分别给两人一个红包。

闵恩衍捏到红包的时候,皱了眉头。

太薄了。

随后又改口叫了庶出的大房夫妻两个,也领了两个红包。

还是太薄了。

里面莫不是没装东西?

但闵恩衍眼下只顾想着吃东西,没再细想,他迅速地给侄儿发完红包,恨不得立刻离开安顺堂,回去饿狼扑食。

认完亲,简玉纱起身道:“我回去习武看书了。”

柳氏高高兴兴地挥手说:“快去吧,便是成亲,这些也万万不可耽搁的。”

闵恩衍松一大口气,抿着笑起身,想回去吃东西,却听柳氏淡淡道:“玉纱啊,你陪我给菩萨上柱香吧。”

闵恩衍:“……”

简玉纱冲他笑一下,便只留下个潇洒的背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主角们为我疯狂崩人设之沙华失踪(7)

    “张姐,长孙沙华回去了吗”拿起电话拨通了保姆的电话。“太太?不是跟您出去了吗”张姐疑惑的声音响起。抬手看了手表,凌晨5点,也就是说一夜未归了。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打了一个电话。“灿,帮我查长孙沙华的行踪,尽快给我回复”打完电话,看了眼楼上,没有回去和林瑾儿解释。直接回了公司。“被人绑架了,现在人

  • 王途第9章在线阅读

    夜晚,林明宣掏出了手机。悄悄拨打了一个电话...“喂!圣主大人...有什么吩咐。”对方声音卑微至极,透过电话都能感觉到对方已经开始流汗发抖了。这是什么事情,竟是轮到圣主亲自联系。“破军,去给我办件事情。”“圣主大人,请尽管讲,能为您办事实属荣幸!”“...”翌日。林明宣今日反常的从沙发上起来没有去送

  • 霸道黑帝求放过在线阅读第10章

    孟思宇一走进房里就看见看见必勒格蒙着被子睡觉,他的两眉皱起,因为孕夫这样的睡觉姿势是很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故而,他便坐在床沿上稍稍拉下被子,然后像哄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一样拍了拍必勒格的后背以示安抚。而睡梦中的必勒格也好像感受到了孟思宇的安抚,双眉渐渐舒展了开来。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没有安全感?又

  • 惯偷在线阅读第六节

    卫东打来电话,问姜皙忙吗?姜皙让他直接到家里来。女人穿了一件真丝的白衬衣,轻如薄翼的布料下,透出一寸一寸若隐若现的曲线,下身是一条裸色素皮的A字型系带长裙,头发扎起,几缕碎发不经意垂下来。整个人高挑又很有味道。卫东觉得胸腔的烟雾更浓郁了,他移开目光。“饿了吗?”姜皙看着男人的脸,过后轻轻点头,“嗯。

  • 魔道祖师蓝大重生之拯救阿瑶计之第六章(6)

    膳堂众人早就听说明心阁昨日来了一位头戴帷帽的沈家三小姐,此人不仅武艺高深,凭一把乌金鞭击败了林飞泉的得意弟子,还胃口极大,吃光了自己和弟弟的两份晚餐都没饱。他们琢磨着这种既能吃又能打的女孩子最适合来膳堂了,不仅顿顿管饱,还不怕受人欺负。不过也就是想想,膳堂三年未进新人,这帮老伙计早就麻木了。却没想到

  • 仲夏纳微凉前言

    神州浩土,滋养万物。万物生“灵”,皆入道庭。道家有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渺之门也。”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乃天地之根本,道生万物法则,道生恶,亦可生悯。九天之下

  • 我们的十年之同路

    婚礼结束后谭睿和何妍各自回去收拾东西,约好了在汽车站会和。谭睿到得早些,就先到售票处买好了票,正要往外走,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叫他的名字:“……谭睿?”谭睿怔了一下,不太确定眼前牵着男孩的女子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李慧?你是……李慧?”李慧是他的高中同学,后来考上了也位于A市的师范大学。大一时他们走

  • 落日领主[基建]第一个世界→→→

    今天是周末。李毅在男朋友家里过的夜。男朋友叫孙肖,和他同岁,他们在一起已经半年有余。因为正处于高中毕业的假期,李毅时间很多,经常跑来和男朋友腻乎。男朋友很温柔,他的眼神总能让李毅溺死在其中。只是……他隐约察觉到这种温柔是男朋友的假象。孙肖的控制欲很强。特别是在某些时候,喜欢用不容拒绝的命令语态指挥他

  • 火影之霸王崛起普罗米的怀疑

    现在正是农忙时节,等几人吃完了饭,过了好一会,这户人家的其他几口人才借着最后一点余晖摸回家。“孩子他娘,饭好了吗?”“娘!我要饿死了!”“叫什么叫,小点声,有客人来了。”房间外面的声音骤然降低,但离门口最近的哈里森还是能听到他们低声的交谈。“客人?现在又不是商队过路的时节,再说那事之后不是没什么人来

  • [龙族同人/BG]黎明曦光在线阅读第三章

    “好强的感知能力!”一名男子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明明是个男人,那人却生得极其漂亮。黑发和衣都是飘飘逸逸。天生的桃花眸里仿佛有一湾深潭,深不见底。若惜千羽冷道:“前辈有何贵干?”那人比女人还要艳上三分的红唇轻勾“也没什么,觉得你这丫头有些有趣。”有趣?若惜千羽冷笑“哦?那敢问前辈我哪有趣了?”“像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