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总裁,只爱不婚火锅

2021/6/11 4:36:15 作者:灯火蓝珊 来源:飞卢小说网
总裁,只爱不婚
总裁,只爱不婚
作者:灯火蓝珊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想,你还不想让你的母亲知道这一切吧?打掉孩子,从这个城市里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得知真相,他还是容不下她,也容不下他自己的亲生骨肉,他就如此恨她?她的眼神里,只剩下绝望!离开后,她以为他们从此不可能再见面,可是,那个酷似她儿子的小子让她不得已背弃誓言,她只想知道那个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换来的是他们再一次的伤害,想置她于死地!她发誓:“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总有一天我会十倍、百倍,千倍……的还给你们!”(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5-

跟着学生会长混效率就是高,余涵欣本以为自己疯跑怎么的也得一小时才能到山脚,突如其来的一辆车二十分钟让她就蹭下去了。

迹部景吾看着门口就一块划着「深山老火锅」木板作为招牌的餐厅,实在是觉得不靠谱,作势要走。

余涵欣一把拉住她,笑吟吟地,“别呀会长大人,您都没试过呢,怎么就能先否定人家呢。”

看着少女期待的小脸,迹部景吾决定听她说的先试一下。

八点多店里还是有些客人的,何况这里并不是什么荒郊野岭。火锅店也无法免去昏黄灯光的俗套,两人在这氛围内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店内实行的是单人单小锅的方法,而且看起来效率非常高,刚落座菜单和茶饮就摆在了两个人面前。出于尊敬,余涵欣让迹部景吾先看,后者翻动了一下菜单,没经验的他也不知道吃什么好,又把菜单递了回去。

涵欣·火锅达人·余炉火纯青地翻动菜单,扫视着上面的每一样菜品。

“我要麻辣锅底,你要什么锅底?”余涵欣看着锅底页,头也不抬地问。

“不辣的。”迹部景吾说,他看着她,这是他第一次察觉到她的眼睫毛扑闪扑闪的,意外的长。

“有什么忌口的菜吗?”她抬起头来看他,像是在做答辩一般的专业地问。

“没有,”迹部景吾也说,“你随意点。”

听到他的回答她突然眼睛一亮,发着光的眸子里仿佛在说和你一起出来真是太好了。看着这,迹部景吾的心情也开始有些不错。

余涵欣挥手叫来服务生,点完锅底后连珠炮似的吐出一串菜名儿还不带眨眼的,得亏服务生手速够快。服务生走后少女就注视到了迹部景吾诧异的目光,她有些不好意思,“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吃过多少次火锅?”得吃多少火锅才能在点菜时露出一副喝火锅汤长大的熟悉程度呢?迹部景吾实在是好奇。

“诶嘿。”余涵欣其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她挠挠后脑勺,“其实在家里的时候我家里人都不怎么给我吃火锅的。”

“为什么?”

“因为我吃完会拉肚子。——别走啊!”余涵欣见对方准备起身了于是赶紧扑过去抓着迹部景吾的手臂,“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每次都会拉肚子是因为我每次都去点特辣锅底所以就把胃灼伤了。不过我这次只点了普通辣啊!不会有事的啦!”

听到这解释迹部景吾想到胃里的那阵灼烧感,自己都觉得有些胃疼,原来作死这技能还真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

而少女一副不打算改正的表情笑嘻嘻地介绍,“我点的都是火锅必点哦,肥牛毛肚鸭肠虾滑……”她又报了一遍菜名,流利得仿佛已经铭刻进灵魂里了一般,“这些都是火锅必点,少一样都是不完美的啊!”

很快锅底和菜就上齐了,在等待汤滚起来的时候余涵欣还在继续叨逼叨。“其实深山老火锅这家店我早就听说了呀,它在国内有分店,不过它在国内的店没有一家是设在我们城市我每次都没什么时间专程跑去邻市吃一趟,没想到今天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啊!”

“你那是天时地利人和吗?”迹部景吾反问,“根本就是你半强迫地逼我带你下来的吧,啊嗯?”

“哎呀真是的不要瞎说大实话,赶紧吃你的牛肉去!”被戳穿的余涵欣假装不耐烦地催促迹部景吾吃东西,她夹了一块牛肉丢进迹部滚烫的汤里,烧开了又给迹部夹到碗里,“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呀!”

迹部景吾有些好奇地夹起那块牛肉放进嘴里,在排骨汤里兜一圈的牛肉沾染着些高汤的气质,但始终褪不去那柔韧的内心,两相辉映让牛肉有一些新的口感。

少女支着下巴看迹部景吾品尝出了笑容,也开心起来,高高兴兴又给他的锅里丢了些其他的肉和菜。

“你也吃啊。”迹部景吾看着余涵欣一个劲给自己加菜,于是提醒道。

“吃着呢吃着呢。”余涵欣笑。

她说着,把一块晾在味碟里的牛肚加起来塞进嘴里,牛肚有韧性的一面在唇齿间显露,它挣扎着却无可奈何被撕碎。

余涵欣往迹部景吾的口袋里夹了一大筷子的青菜,待它熟了之后又在迹部景吾的目光下笑得很欠打地夹到自己的盘子里,一副抢吃的嘴脸,见对面的人没什么反应,她又觉无趣于是收起笑容,把锅里剩下的青菜放到对方的盘子里。

迹部景吾有一种在看戏精给自己加戏,观众却没有反应的戏码。他忍不住说:“你戏真多。”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还有谁这么说?”

“我姐姐听我声情并茂地讲学校里发生的事情的时候经常这么说,她还直接叫我戏精呢。”

联想到少女刚才的表演,迹部景吾可以想象她在家里得白加多少戏。

余涵欣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得明媚,“对了迹部,你知道吗?火锅是情/色食物排行榜中排名第一,因为它和情侣之间的某种亲密行为有点相似。”

迹部景吾错愕地看着她,看她贱兮兮的笑容,看她用筷子在自己的锅里搅动,一下就理解了她的意思是什么。到底是没经历过人事的十六七岁少年,他不由得有些耳根泛红。

“不知道你又在瞎说什么!”

少女眼底都是调戏成功的喜悦,但她也知道人不能太得寸进尺,她轻哼一声,转了话题,“说你不会生活呢。你们精英阶级的生活真是无趣,对证券经济,格局变迁了如指掌,却享受不到美滋滋的生活乐趣。”

这一番话让迹部沉下脸色,“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啊嗯?你有没有想过你口中的生活乐趣我们不需要享受?可以吃从原产地新鲜运输过来的菲力牛排就不需要吃这些机打的碎牛肉了,能喝到高级的大吉岭红茶,又为什么要来这种店里喝它这里不知道什么地方产的茶。”

余涵欣一边吃一边听迹部景吾说,倒也没有什么反驳的话,听到他说到茶的话还好奇地抿了一口茶杯里的茶,放下茶杯之后她平静地看着迹部,“火锅的确就是一种烟火气的食物,它的起源也没有多么高级,但是没有了这种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行啊。(1)”

“没必要‘同流合污’吧,”迹部景吾也随着有些正色,“我有个朋友说过一句话,真正的精英永远不会是大多数。(2)”

余涵欣用长鼻音作回应,也不再辩论,只是安安静静吃着,又照例给迹部景吾夹菜,“哎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您人生估计也不会再吃一趟火锅了,趁着这回吃个够也挺好的。”

说着,少女又呷了一口茶,看着杯里琥珀色的晶莹液体,有些惋惜地自言自语,“就是不知道下次喝到这么纯正的陈年安溪铁观音得是什么时候了。”

“……”迹部景吾觉得自己有点被这话打脸。

“啊,对了,迹部。”她又想起什么似的,突然看向迹部景吾。

但后者不想理她,半晌才抛出一句“什么”。

余涵欣满不在乎地继续说:“你等下回去就别喝你的高级大吉岭了,刚吃完火锅胃还是热热的时候不太适合喝红茶,它本身就是暖胃的,在这种情况下喝点市井阶层的乌龙茶也是不错的选择。”

“……行吧。”迹部景吾捂脸,他到底为什么说刚才那番话,现在简直被嘲讽得一无是处。

诚然,大吉岭是红茶中的佼佼者,但是她说的安溪铁观音,尤其是陈年的,那价值与大吉岭不差多少,两者甚至是并驾齐驱的。

“你很了解茶?”迹部景吾忍不住问。

“怎么会,只是以前翻《茶经》的时候看到的一点皮毛而已。”余涵欣笑着回答。

餐后,两人离了店。迹部景吾带着余涵欣往前走,黑漆漆的一片,余涵欣根本不知道要去哪,她忍不住问。

“我们不坐车上去吗?”

“坐缆车上去。”迹部景吾说,他又问,“怎么,你不相信我带路?”

“……我是不相信我居然相信你了——别走别走我开玩笑呢!”

拉着准备往反方向走的迹部景吾,余涵欣今天终于深切体会到了满嘴跑火车的坏处。

缆车果然开着,灯火通明的,不过空无一人,似乎是在为他们准备的一样。在余涵欣的注视下,迹部景吾水仙花一般骄傲地踏进缆车车厢。

“你觉得本大爷的能力还启动不了一个缆车还是怎么的?”

“我就觉得大爷您简直已经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了。”

余涵欣跟着迹部景吾走进去。

缆车车厢不大,正好是容纳四个人的大小,两个人在上面自然是很空。他们一人坐一边,迹部景吾就这么看着余涵欣背对着自己,跪坐在座位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发出惊叹声。

“迹部你看,在这里竟然可以看到城市耶!”余涵欣指着一个被霓虹灯包围的地方回头看迹部景吾。后者礼节性地应了一声,也看了看。

不知是天气问题还是缆车设计问题,余涵欣还在看风景的时候,缆车突然一个猛烈的颠簸,跪坐在座位上的余涵欣猝不及防就往后跌去。

一个宽大的臂弯接住了余涵欣,迹部景吾看到她摔下来,下意识地前倾去接她,少女就这么从顺利的躺在了他的怀里。

此前从没有女生能如此接近过迹部景吾,这个高傲的帝王除了自己的伙伴也从未让谁接近过自己,完全可以说,余涵欣是第一个。

而余涵欣本人整个被迹部景吾环着,也坐在了他的腿上,甚至一睁眼看着迹部景吾微微睁大的瞳孔,知道他在担心自己,距离太近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吓得余涵欣连忙翻身起来,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哎呀你干嘛接要住我,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余涵欣开始了日常推锅。

“就应该躲开让你摔个头破血流让你今晚去医院住是吧?”

“……好像也不是很OK。”

“……”迹部景吾都不知道是要说她蠢还是笑她蠢还是骂她蠢了。

车厢内气氛一下变得很沉重,余涵欣不敢看他,也不敢去看风景了;迹部景吾在闭目养神。

但是余涵欣似乎想起了什么还没告诉迹部景吾……她有点难堪地说:“啊……对了迹部,我下周得请三天假。”

“去做什么?”

“回去参加考试。”

迹部景吾难得睁开眼睛,盯着她,“什么考试?”

“期中考试啊,你们不是也要考么?”

“……知道了。”行吧,迹部景吾转头去看窗外,他原本以为她要去参加竞赛的地区赛的,不过想想也是,她这么蠢,又不是余华兮,参加竞赛去被虐么?

虽然她的确是回去参加竞赛的地区赛的,不过并不打算暴露自己身份的余涵欣试探性地看向迹部景吾,后者瞥了她一眼,“怎么?”

“不不没什么,就是看您挺帅的。”余涵欣陪笑道。

迹部景吾已经知道她夸自己帅的时候完全是做了亏心事的时候,但他没心情追究她做了什么,他在想余华兮。

-

睡前,余华兮收到了一条Line消息。

迹部景吾:快到竞赛了。

迹部景吾:今天我不会输。

华兮·去年的竞赛冠军·余回:不巧,我刚好也打算卫冕啦。[微笑]

-

(1)此处引用《人生一串》里面的一句话,“大家其实很懂生活,没了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作者注:说得太对了我今天就要去吃一顿烧烤!)

(2)此处是凯撒·加图索在《龙族》第一本说的话,随便引用一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救赎之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张星急速回身,并且做出了防御姿势,眼中精光闪烁,哪里还有一丝重伤的模样?一对明亮的眼睛,带着冰冷,戒备的盯着张星,杀气就是它散发出来了。张星也看到了,只见对方在黑色巨石的另一侧凹陷处,黑色石块很大,先前张星扫视了一圈,根本没有发现什么,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小家伙,也是因为这家伙身形太小了,这是一个黑色

  • 柯南之我是大魔王第6章在线阅读

    “这个,还有那个我都要,你快去买。”萧玲在那吩咐道,可是嘴里却一直没停下。萧毅不满的喃喃道:“怎么能吃,我看以后谁会要你。”“啍,要你管啊!”萧毅虽然心疼自己的零花钱,但还是去了,谁让他嘴贱呢。等萧毅走远了,萧玲小声说了一句:“不是还有你吗。”不久,萧毅便回来了,说到:“n,你要的东西”这时传来了不

  • 逆天路之驱魔之录在线阅读第6章

    在他进入左边的道路之后,街上的人群便大幅度的减少了下来。祁封珩并没有顾及,而是奋力的向前跑去,周围的景色也逐渐由一开始时不时有人来往的街道变成了无人的野外荒地。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展现在眼前的是空无一人的荒郊野外,既没有光明法师的出现,也看不到半个人影。祁封珩:“……”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果然不是真的。

  • 娱乐之无限升级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到报名所在的体育馆后,齐桓便帮着姚飞一起着手招生的事情,不过下午的人数似乎不减上午,想到早上妹妹告诉自己,学院只在上午招生,心下疑惑,便问道“学长,我听我妹说学院只在上午招生,怎么下午还在招。”姚飞笑了笑“哦,上午是面向外部招生,下午则是进行一次校内部的在招生。”“校内部的在招生?”“哈哈,你之前

  • 彼岸花开似水流年在线阅读第8节

    天上……他不知道又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人没有了的话,要去天上。床头的灯光照亮着男孩子的脸,显得越发的消瘦,她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你是不是不想养我了?上次说好长大要养我的,这么快就反悔了?看来,不止是男人的话不能信,连男孩子的话也不能信。”“我会以后会养你的,我不去天上,会一直陪着你的。”“这才乖

  • 桃花夫人之辟邪剑谱到手(6)

    林镇南听了,心里已经是信了几分。此时李超又说道:“只是很可惜,这本武功秘籍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导致林远图没有下定决心,因而只传授你们剑法,却没有传授你们心法。”“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林镇南也有些发愣。怪不得以前林远图闯下赫赫威名,但是林镇南也练过剑法,但如今自己还只是三流武者就足以证明这剑谱名不副实

  • 神说世界异界篇之天琊与斩龙,双剑合璧(9)

    翌日,张小凡他们一行五人一同去了空桑山。本来昨天吃饭吃的好好的,可是那个身穿水碧衣衫的少女,她居然借着寐鱼之事嘲讽青云门,当下五人便生气了,若不是顾及她是个女的,而且又并未太过分,两边早就打起来了。青灵和青木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他们虽然不知绿衣少女这一帮人是什么身份,可是敢公然蔑视青云的,这用脚趾头也

  • 失格门第九章

    唐蜜借着华雪鸣的手起身站直,抬头对她笑。她这才注意到,华雪鸣的身高刚刚好,微微抬眼就可以对视。那双眼睛里带一点绿色的光,看起来可真漂亮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唐蜜试着往前走,走了两步脚腕一歪,又差点摔倒。华雪鸣伸手扶住她的胳膊,然后手臂弯成一个环,虚虚的拢住她的腰,跟着往任务地点走。“就几分钟。”

  • 大明王侯第9章在线阅读

    除了交流关于基因突变方面的问题,并把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统称为变种人外,我们还一起合作治愈病人,我俩丰富的经验和精微的精神掌控,治愈了不少的病人,这彻底的打响了我们的名气,有很多家世显赫的人来找我们,像舒缓精神压力,驱除害怕恐惧等负面情绪。为照顾好这些身份高贵的病人,我和查尔斯需要定时的到病房详细的询

  • 怀了霸道总裁的崽后第7章在线阅读

    而令程锦没有想到的是,今日在她家门口与陈晓兰的争论的那一幕,以及她三言两语将一向胡搅蛮缠的陈晓兰惹哭了一路回去的壮举,在不到半日的时间里,便已经在这小小的陈家村传遍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陈晓兰一路骂骂咧咧回去,村里的人奇异于一项沉默寡言几乎是隐形人的程锦为何在这几日变化如此之大,然而,大多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