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火影之花和画的故事在线阅读第1章

2021/6/11 3:30:51 作者:金汤已 来源:晋江文学城
火影之花和画的故事
火影之花和画的故事
作者:金汤已来源:晋江文学城
战后的木叶村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景象。喧闹的街道,热情的村民。一切似乎都没有变。不对!绝对有东西发生变化了!而且,是朝着无法控制的局面!某天看到佐井的那一瞬间,井野心中猛然有了这样的想法。明明看到其他同期忍者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对佐井心生微妙情感的井野。无法和佐井正常相处的井野。即使这样,仍然想再见他一面的井野。难道,传说中夹杂着少女心的春风,也要吹过井野的花园了吗?

时令已是隆冬,呼啸的北风挟裹着朵朵绒花般的雪涔涔落下。

巍峨群山之间一片雪白寂静,平日随处可见的鸟儿都飞得不见了踪影。

宽阔如海的大江缓缓而过,无数来到人间的雪花一触即化,随之流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江水寒而水族潜伏,不与夏日那般适宜垂钓,却只见江心之中,有一舟、一杆、一蓑笠。

水中行舟,不进则退,逆水行舟用力撑,一篙松劲退千寻。

可令人称奇的是那舟子明明只在握杆垂钓,并未撑篙摇橹,小舟偏偏在这江中逆流而行。

或许是大雪天寒身冷,又或者是久坐疲乏无趣,舟子活动了一下肩膀,从腰间解下一枚青色的葫芦,仰头喝了一大口。

兴许是葫中酒烈,一口下肚舟子便龇牙咧嘴地嘶了一声,随即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舒爽道:“万物不如酒,四时独爱冬。”

话音方落,天地皆白的世界,自远方出现了一团红云,转瞬之间便落在小舟的另一端。

来者面容俊朗,身着一身红衣,后背系着一颗巨大的红色葫芦,上面镌刻着一道道神秘的铭文。

“孙九陌,我邀你与我一同往那紫霄宫听道,你却在这渔歌饮酒,倒是好雅兴呀。”

那名唤孙九陌的舟子听到之后,晓得好友心中有几分火气,只得讪讪地将酒葫别回腰间,小声应道:“不是早就与你说了这等无趣之事不搀和也罢嘛。”

听得孙九陌如此,那红云所化之人火气更甚,气冲冲地说道:“天地之间的第一尊圣人讲道,万般生灵皆向往之事,在你眼中竟然是无趣之事,你小子本事没长,口气倒是狂妄得紧呐。”

孙九陌则不以为意地说道:“修力先修心,那紫霄宫之会美名讲道,实则是第一位圣人立威慑、明尊卑、分赏罚,与那庙堂座次又有何不同,其中苟且之事也定然不少。”

不待好友多言,孙九陌又笑着说道:“我且问你,紫霄宫内是否有六个蒲团,你是否还因此得罪鲲鹏了。”

听道孙九陌此言,红云所化之人一脸惊愕之态,须知紫霄宫讲道会方才结束,其中诸事理应并未流传开来,可眼前好友却是早已知晓的模样,着实让人惊异。

这红云所化之人便是红云老祖,乃天地初开后的第一朵红云得道,实力在诺大的洪荒之中也不容小觑。身后所背的便是洪荒中鼎鼎有名的先天至宝,九九红云散魄葫芦。

而说起那孙九陌的跟脚,红云并不清楚。

只是千年之前相遇,两人相谈甚欢,对于红云来说,孙九陌虽然来历神秘,但红云交友广阔,也明白每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晓得眼前好友是可交之人便可。

纵然知晓好友神秘,可孙九陌连天机遮掩下的紫霄宫内之事也一清二楚,着实是让红云又吃了一惊。

“吾友是如何知晓我与鲲鹏结怨的。”

孙九陌自然不会说自己是穿越之前在书中看到的,于是便侧身双指轻轻敲着舟板说道:“我且问你,紫霄宫中是否有六个蒲团,先被盘古所化的三清所得,最后两个蒲团又被你与鲲鹏坐下。”

红云回道:“正是。”

见红云所说与自己心中所想一致,孙九陌便继续说道:“只是后来西方准提、接引二人来后,便与你打了个商量,将蒲团让出来,你说你自己做个老好人也罢,反正那蒲团的机缘也不全是好事,可你偏偏要劝鲲鹏也与你一般,这可就不太好了啰。”

红云听罢,也知晓是自己老好人的毛病惹的祸,只得将双手拢在袖中,在一旁讪讪笑着。

见红云如此,孙九陌又从腰间拿出青色酒葫喝了一小口,叹着气说道:“再加上那三清中的元始添了一把火,骂那鲲鹏是湿生卵化之辈,不配与他们坐在一起,鲲鹏失了好处还受了辱,此番因果恐怕有一大半要记在你身上了。”

红云诺诺地说道:“我当时不是看那西方二人长途跋涉一脸凄惨,所以心生不忍嘛,谁知元始居然如此口不择言,这次是我好心办错事,好友莫置气了。”

孙九陌盯着红云看了许久,认真地说道:“你是我来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我很珍惜你,所以我不希望你死。”

红云仿佛习惯了孙九陌奇怪的说法,见孙九陌不再追责,便笑嘻嘻地说道:“知道好友是关心我,可这方天地,除了鸿钧圣人,其余的大神通者即使我不能力敌,保命却是不难,况且我交友广阔,那鲲鹏…”

不待红云说罢,孙九陌便摆了摆手示意红云不要再说。

自从孙九陌把红云推心置腹成为好友之后,孙九陌没少为红云担忧,也和红云讲了不少安身立命之事,可那红云却是一直大大咧咧,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的确,红云所言不无道理,他的道行在洪荒之中也算是顶尖的大神通者,身旁还伴有九九红云散魄葫芦这等可遇不可求的先天至宝,杀他的确很难。

但在孙九陌的记忆中,红云的下场却是极为凄惨,比红云更强的人物也多有陨落,不是他们不强,而是洪荒广阔且多劫难。

此前的道魔相争、龙汉大劫便是如此,横行洪荒的三族之中,大神通者不计其数,可最终的结局却是凄惨异常,险些酿成灭族之祸。

混沌未分,天地未开之时便存在的魔神罗睺,道行不可估量,更有许多诸如弑神枪之类的顶级先天至宝傍身,依然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而孙九陌知道,比洪荒量劫更可怕的是人心算计。而红云自以为交游广阔,在孙九陌看来,却恰恰是最致命的地方。

洪荒之中,世道如此,莫说是泛泛之交,即使是那一体同源的三清,也不一定能过此关。

自从穿越到了洪荒,世界的轨迹终究还是沿着记忆中的剧本滚动。

所以孙九陌很失望,不仅仅是对好友红云失望,也是因为生而知之,所以对如今和今后的世道人心有些失望。

红云见孙九陌又在为自己忧心,便走到了船头坐在了孙九陌的身旁。

孙九陌知晓红云一贯如此,便笑着对红云说道:“夫水行不避蛟龙者,渔父之勇也,陆行不避兕虎者,猎夫之勇也,白刃交于前,视死若生者,烈士之勇也,知穷之有命,知通之有时,临大难而不惧者,圣人之勇也。”

红云则双手撑着舟板,双脚荡在空中笑道:“那我死到临头依然不惧,可以算半个圣人了?”

孙九陌笑着回道:“身在人间,不惧人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要奶昔三分甜第八章

    8.“杨彦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打算要投资了是吗!”万雪柔完全压抑不住怒火,一声吼的所有眼睛都看过来,经济人觉得她丢脸想要拉她进卫生间,万雪柔却根本不管不顾,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她这边哭哭啼啼的诉完苦,那边只是冷静的丢下一句“这部电影投入巨大,我不会为了谁随意冒险”便挂了电话。万雪柔气的浑身发抖,

  • 咖啡店老板Rosetta•Cozart(一)

    她曾无数次祈祷这个梦不再醒来,尽管它是如此忧伤。梦里,她的名字叫做Rosetta•Cozart。十九世纪后期,普法战争和普奥战争相继爆发,意大利王国借此机会谋得统一,然而王朝战争的告结,并不意味着安宁的生活的到来,饱经异国侵略和战火摧残的意大利人民没能就此解脱,而是陷入新一轮由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带来

  • 掌中壶天第1章在线阅读

    北方,四方镇,镇北头是专供有钱人家买卖奴隶的奴市。秦素瑶带着儿子宝儿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愣是一个都没看上。“娘亲,这里全是丑八怪,宝儿不想让这些丑八怪到咱家去”宝儿嫩声嫩气地抱怨。素瑶赶紧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嘘,小点声,别让人听到。”宝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表示知道了。这时,面前的奴隶展示台上,奴隶贩

  • 前世今生漫步云端在线阅读第十章

    叶言和喻明杰之间的微妙气氛只是一个瞬间,很快叶言侧开目光,“它只是暂时被我重创了,很快就会恢复,我们必须马上离开。”他说话的功夫将小清搀扶起来,“又见面了,宁小姐。”小清心情也是特别复杂,她抹了一把眼泪,握住叶言的手哽咽着说,“叶小哥,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下半辈子的发带我都包了。”叶言微笑看着罗丝也从

  • 婴劫在线阅读第五节

    “命运总是这么的奇妙,在给予你礼物的时候,总喜欢给你开一个小小的玩笑。”世界上总有许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异能者就是其中之一,第一个异能者是谁,又是怎么出现的,可能科学研究再多也无济于事。而现在所能知道的事实是在这个地球上有许许多多的异能者,他们的异能者或者强大到能搬山抬河,杀人于无形,或者弱小到只能

  • 飘雪乱情之星缘柏

    不多时,一个脸上有着伤痕的中年男子带着两名守卫出来了。很明显这个中年男子便是城主府中的一个执事。中年男子实力也达到了下后灵境巅峰,甚至在气势上超过了梦无尘,应该不久就能够突破到中后灵境。中年男子看到梦无尘之后,原本冷漠的神情有了一丝随和,笑着开口道:“阁下是要参加狩猎星缘柏的。”梦无尘看着中年男子因

  • 我有无限宝藏塔之他不穿衣服(7)

    “你们,要走哪儿去啊?”那声音冰冷,高高响起。倏忽一阵疾风,那蛇身腾起,一张女人的脸猛然出现在二人面前!神兽在前,妄动无异于找死。祝一晚钉在原地,沉眉冷目,死死护住怀中的小崽。阿卿亦神经紧绷,默默握紧了手中的三尺寒长剑。烛龙人首,皮肤淡红,那是一张清冷的女人脸,眼眸狭长,素淡如工笔画。她冷冷地看着二

  • 奇犽,不要逃!之借打火机(5)

    在鸿德已经上了大半个月班了,席蕊也逐渐习惯了鸿德的工作节奏。她发现,鸿德集团对员工的要求很高。大家都是认真做事,几乎没有划水的人。相应的,薪资福利也是行业里数一数二。席蕊在面试的时候就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也如愿以偿的进到了设计中心的商业二小组。初生牛犊不怕虎,虽说她目前只是初级设计师,但她敢于提出的自

  • [魔道祖师]蓝三公子不会自己本身就有问题吧?

    太京有传言,李宰辅唯一的女儿李予是个痴傻之人,至今已有十九岁了,却无人肯娶。不过传言始终只是传言,是否真实有待商榷。但是就在昨日,皇上许了李宰辅要给李予指婚,而就在今天,便下了两道圣旨,一道送进了李府,一道送进了五王府。传旨的公公来时,李予正在她的书房里捣鼓着瓶瓶罐罐。“主子,传旨的太监来了。”是莫

  • 魔女的心脏很惨的一天

    呵,我于大佬虚过谁......徐主任:“说吧,这几天一个两个不上课去干什么了。”......徐主任:“小顾我不担心,他是一个知分寸的孩子,倒是你楚文清,一天到晚尽惹事,这才开学几天,你算是办公室的常客了吧......哎,谁先说?”顾霆晟:“......”于然见顾霆晟没有先开口便说道:“徐主任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