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爱意

2021/6/11 4:54:14 作者:帝君万安 来源:3G小说网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
作者:帝君万安来源:3G小说网
一次灵族大战,让姜姽婳和她的族人们一夜之间成为稀有动物。白龙帝君继位,一道帝旨,让她这只底层麻雀抖身一跃,变身四品娘娘!帝君倾身邪笑道:“不止呢......”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姜姽婳白天上朝为君上辛勤工作,晚上君上这个资本家竟还不放过她!

“进去。”纪深海全副武装,只露出两只眼睛,盯着门口抱着柱子不撒手的林月光。

“我不!”林月光还有脾气呢,反正里面的人也看不上她,她才不进去自讨没趣。

“快点!”纪深海警惕的注视着四周,在这大街上被人认出来,跑都没地方跑。

他扯着林月光的衣服,林月光坚定拒绝不动摇。

旁边路过一个蹬自行车的老大爷,朝两人看了一眼,冲纪深海叫道:“哎!大小伙子干什么呢,别动手动脚的!”

纪深海动作一顿,老大爷骑着车已经走了。

林月光吐了吐舌头:“我就在咖啡厅等着,里面没有我想见的人。”

纪深海不得不松开林月光,面色发寒的警告道:“不许乱跑,过半个小时给我打电话。”

林月光满口答应,拎着自己的小提包进了旁边咖啡厅,趁着这个空闲,她想多了解一下晟宣。

记得以前年纪小,父母还很其乐融融,妈妈信誓旦旦的跟爸爸保证道:“五年,我把晟宣拿下来。”

然后她就带着林月光在帝都住下,而爸爸则辗转于国内外,两人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面。

晟宣啊。

林月光叹了口气。

当初妈妈要不是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进出口领域,而是跟着爸爸一起做地产,会不会就没有另一个女人的介入,最后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洪福金纺紫香阁里,人到的差不多了。

“林月光真的回国了?”

“我都快忘了她是谁了。”

“怎么能忘嘛,我们班头一个冤大头啊,当年老师买个机票都找她妈,这三年都不知道给老师花了多少钱,才有那么多特殊照顾。”陆静芝捏着个小酒杯,轻声笑道。

陈潇道:“幸亏她出国了,不如她妈不得花钱给她弄到T大去。”

许荔在座位上莞尔一笑,她撩了撩头发,漫不经心道:“人家现在就在T大,回来交流的呢,知道对国际交流生什么要求么?会说中文都能申请。”

陈潇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服了服了。”

有个男同学看不过去了,反驳道:“林月光人挺好的,你们不能因为人家有钱就这么说啊。”

陆静芝瞥嘴看他,意味深长道:“男生都喜欢,女生都讨厌,知道这种叫什么么?”她神神秘秘的做了个口型,“绿茶婊。”

男同学皱眉:“当年她妈给提供的补课教室,她妈给送的自助午餐,还有带着全班去春游好像你没在似的。”

陆静芝耸了耸肩:“那又怎么样,你们这种差生根本就不懂,名校的名额都是固定的,被这样家里有背景的占了,我们这些靠自己努力的上不去,你不觉得羞耻么?”

陈潇垂了垂眸,嘲讽道:“说起来,她妈提供那些也不一定是为了我们吧,她不还有个女婿在班级里么,林月光高中三年最大的成就,就是给她爸妈找了个女婿。”

许荔瞪了她一眼:“你说就说,带纪深海干什么,好像你比纪深海学习好似的。”

陈潇切了一声:“跟纪深海比学习干什么,纪深海喜欢学渣啊。”

“纪深海来了......”陆静芝捅了捅陈潇,眨着眼睛看向门口。

屋子里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该怎么说呢,虽然纪深海在以前就很光彩夺目,但是等他成为明星之后,再看,便又有一层明星光环,好像离她们这些人很远。

男生神经都粗,倒是没有那么多心理活动,看纪深海来了,立刻欢天喜地的迎了上去,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还笑着要灌纪深海的酒,要纪深海跟他们合照,拿到朋友圈炫耀。

纪深海淡淡一笑,在男生中坐了下来。

班长道:“对了,姜迪说她不来了,临时有事。”

“啊......又少个美女。”有男生遗憾道。

身边人嫌弃:“姜迪现在可是网游圈的红人,大哥级人物,还用美女定位她简直肤浅。”

许荔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纪深海身上,从未移开过,今天纪深海独自进来,身边并没有林月光,让她心里不由得有些开心,她笑着问道:“深海,林月光怎么没来,是不是都忘了我们这些老同学了?”

纪深海把目光投向她,淡淡道:“她在学习。”

班长瞠目结舌道:“不是吧,这都大学了,你还管着她学习呢?”

当年林月光学习不好,英语尤其逊色,一张卷纸考出来,惨不忍睹的倒数第一,老师让家长签字,林月光不敢,央求纪深海模仿家长笔记给她签,纪深海不为所动。

林月光软磨硬泡的招数都使尽了,纪深海非但不帮她,还越发生气了,当时阴沉的脸色把林月光吓得一抖。

自习课上没有老师,有人埋头写作业,有人嗡嗡嗡的小声说话,谁也没在意林月光和纪深海这里发生的什么事,也不知道林月光又做了什么,纪深海突然摔笔而起,对林月光冷道:“去学校天台把所有不认识的单词大声读一百遍,回来我要考试,否则,我去找老师申请换座位。”

林月光眼泪汪汪,眨了眨眼睛,发现纪深海没有半点退步的余地,这才委屈巴巴的拎着自己的卷子,在全班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纪深海眼睑微颤,坐下来继续认真写作业,把全班同学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适时正赶上年级主任在外面散步,抬头看见一个女生在天台大声读单词,一时间大为震惊,深为感动,正是十二中严肃明智的教学手段,求实求精的教学精神,才能培养出这样热爱学习的同学啊!

年级主任在广播里毫不吝啬的表扬了林月光同学,呼吁全校学习这种屡败屡战,永不放弃的学习精神。

重点班的学生简直要在教室里面笑死了,人家哪是热爱学习啊,人家是舍不得男朋友啊!

一时之间,林月光靠男朋友管着学习的事迹在全班传成佳话。

纪深海无奈的笑笑:“没办法,朽木不可雕。”

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却没有半分厌恶,反而充满了宠溺,就像当年一样,哪怕被林月□□的手都哆嗦,纪深海眼中也没少了半分爱意。

许荔心如刀绞。

凭什么呢?

林月光到底有哪点好,不聪明,不理智,不成熟,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温室里的花朵,凭什么她那么好命,有强大的家世,还有不离不弃的纪深海。

许荔扯了扯唇角,抬起眼眸道:“我最近倒是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羽生结弦]羽生淮北安知晓在线阅读第八章

    投资界有句名言: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彤彤网络科技公司现在就好比那只站在风口的‘金猪’,凭风借力,直上青云。收益什么的暂且不说,有大好的形势和政策在,前期的投入总不会打水漂。另外单是赵父赵母借此开拓出新商机,为自家多出一条后路,就已是最大的收获了。甚至,他们家在贵圈的地位还为此而提升了一个台阶。这

  • 魔卡召唤之出道战!

    “假面骑士Build…?!”“不…!”手捧着书一脸紧张的沃兹摇了摇头否决掉了月读的认知,“那家伙不是假面骑士Build的变身者,至少在这本书上面的记载中不是。”“魔王陛下…!”沃兹站在了庄吾的身前,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来自于Build的可不是一同作战解决掉异类骑士的邀请。而是充满了敌对意味的戏谑!——

  • 万界之铁血魔团在线阅读第六章

    “师尊的意思是,玄墨尊者……是我的父亲?”宋凌脸色怔了怔,愕然问道。“是。”清云真人颔首。宋凌实在想不通,她不是没想过自己的父母,可前世三百多年都没听说过有关自己父母的消息。而现在,却忽然得知,玄天剑宗的前宗主,那位声名赫赫境界高达渡劫期的玄墨尊者竟然是她的父亲。“可玄墨尊者百年之前就已陨落,而我今

  • 千常无珏第四章在线阅读

    连续修炼了几天,刘劫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以前他体质偏寒,非常怕冷,手脚总是冰凉冰凉的,现在全身上下每日如阳光普照般温暖舒服,身体也愈发强壮,这种清晰可见的变强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刘劫都快上瘾了。同时,他博览群书,从浩瀚的史书中也找到了修炼界的一部分蛛丝马迹,与脑海中的记忆相互印证。他发现,修炼界

  • 藏不住喜欢在线阅读钻心咒

    德拉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已经没有人了。除了火车不时发出的沉闷的轰鸣声,就只剩下孤孤单单的几盏壁灯在古老的墙壁上散发着幽幽的光。德拉科略微站了站,一路穿出国王十字车站,没有一丝停留。大概是因为圣诞节的缘故,车站里等车的麻瓜也非常少。他们向这个穿着考究孤身一人的少年发出探究的目光,但是

  • 梦幻世界之征程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轰!”一团烈火在少年的掌心熊熊燃烧,而少年仿佛感觉不到烈焰炽热的温度一样,甚至将手掌紧握,把烈焰攥住。让人震惊的是,烈焰包裹着少年的拳头,却丝毫没有将他的皮肤灼伤,仿佛生长在少年的皮肤上一样。御火法术!少年双目泛光,盯着手上熊熊燃烧的烈焰,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色。少年名叫董遥,一觉醒来之

  • 女太子的小秘密之阮氏三雄

    这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赵有财时不时的拍拍张小明以防止他睡着,张小明也回应着轻拍赵有财两下。只是这等了也有半天功夫,那三个庄稼汉的呼声反倒是此起彼伏没有停过,张小明心中生疑,心想从入店到此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怕是二叔久不出门心中多疑了。张小明本想着凑近去叫二叔莫要多疑,早些睡觉,此时这赤脚铺上的三个庄

  • 开局评测核电池之神,请多多保佑缪斯!(2)

    “凛酱!”啊!是大家!听到有人呼唤着自己名字,凛从石凳上站起来眺望,能看到8人正往这里走来,凛十分高兴地冲她们挥着手,大家没有坐缆车呢!果然,爬山就是要一步一步走上来喵!“大家!凛捡到了一枚很有趣的……”“一个人走这么快可不行哦。”海未擦着汗,小小地责备了一下星空凛:“身体没事吧?”“哎?嗯……抱歉

  • 少盟在线阅读第三章

    时绛推门而出,只见那白虎脚底下踩着一具尸体,被一群厉鬼包围了,厉鬼形状可怖,有些四肢残缺,更有甚者,胸口被破开了个大洞,洞口要断不断地挂着几节肠子,夜风呼啦啦地从洞口穿过。“怕是血腥味太浓引来了厉鬼。”顾出白说完这句,从腰间取出软剑,飞身杀入战局。时绛走到一个水缸面前,一拂衣袖,水面中映出方才离开的

  • 我也不想开挂啊新发型

    秋暖回到家里已经将近11点了,刚一打开门,后妈便开口了,好像故意等着她似的。她看到秋暖的样子,明显一愣,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怪声怪气地说:“一个女孩子晚上回来这么晚,真是不自爱啊!”回来晚=不自爱?后妈这逻辑是怎么来的?秋暖不想和后妈吵架,只是淡淡地解释:“我去染头发了。”“呵,染头发?”后妈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