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一剑红浊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6/11 11:32:37 作者:李郁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剑红浊
一剑红浊
作者:李郁白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常常问自己在世上,是否真有一种酒,能使人肝肠寸断在世上,是否有一柄剑能讲道理能倾天上天下,尽低头

聿亟琌虽是凌烨姬护卫,但也是将军,守夜不是他的工作,有时他兴起会在她窗外的乔木枝桠间寻处暂歇,充当守夜,但今日凌烨姬开了窗,没有看见他。

自从今天午后纪谨绍离开后,聿亟琌便不言不语,凌烨姬是欣喜看见聿亟琌的妒的,但却不愿面对聿亟琌的冷漠。

夜里,她起了身,支开了随侍的侍女,一个人往聿亟琌居住的凌宵居而去。

凌宵居,位于靖翠殿外侧的一居室,聿亟琌终究是军人,这凌宵居外只有简单园子,没有石桌石椅的赘物,一大片空下的草地,是聿亟琌练剑的场所,所以连石板径也不舖。

凌烨姬踩过柔软的草皮,露水沾溼了裙襬,她看见凌宵居里没有点着灯,知道聿亟琌睡下了。

她不喜欢心里有事横亘着,她要和聿亟琌说个明白。

当她推开聿亟琌的房门,正想开口唤他时,没想到他先一步认出了她:「公主?为何深夜来凌宵居?」

聿亟琌扯来床边披放的外衣,随意的套上身,点了桌上油灯后,才理了理身上的衣饰。

「你怎知是我?」

「脚步声。」

他知她的一切,竟是连她的脚步声也能分辨吗?凌烨姬觉得一丝丝的甜意:「脚步声就能知道是我?」

「公主方才脚步声轻盈,一听就知是女子的步伐。脚步声也可辨出是否是习武者,而这靖翠殿里,胆敢不经通报进我的居处的女子,又不是身怀武艺的刺客,就只可能是公主了。」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他只是脑子清楚,不是认得出她啊!

「公主有事唤亟琌前去便罢,怎亲自来凌宵居?」

「不深夜来,你会跟我说话吗?」

似是这才想起了下午的事,聿亟琌又敛了脸容,是啊!他不正因那个男人而嫉妒,刻意冷落了公主吗?见她深夜而来,他竟忘了,还着急的询问她的来由。

聿亟琌的房内摆设简单,没有大桌大椅,只有居室正中央摆了一适合大小的圆桌,桌边绕着摆放了四张圆凳。

聿亟琌为凌烨姬拉开一桌边圆凳,有礼的请她坐下,好似她是客一般。

瞧!就是这样!凌烨姬性烈,决定索性和他说个明白:「聿亟琌,我不想我们之间的事就这么悬着,我要知道你的想法,不要跟我说什么配不配、不要跟我说什么能不能,我只要你告诉我,你要不要我?」

她生气了吧!才会这样连名带姓的叫他,有多久了?突然有一天,她便唤他「琌」,他也没多做反应,她怎么唤他,他都愿意。

「自从公主六岁那年救了我,亟琌的命就是公主的了,不是我要不要公主,而是公主要不要我才是。」

凌烨姬听到这个回答,不能说没有失望,所以他总是含情的看着她,总是吐露对她有情意的言语,都只是因为她救了他,所以他才有了情,从不只是因为她这个人吗?

「所以如果救了你的是凌靘瑶,今天这个一身青衣的你,就会回归本位待在璞和殿里吗?」

这个假设,聿亟琌从没想过,他从没想要效忠凌王朝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在戍卫监也不过是寻个机会、不过是为了活下来,并不真心是想成为凌王朝之中任何一个王族的死士。

但那日凌烨姬救了他,为了他染了毒,成了这不能染尘的体质、被困锁在这靖翠殿里,还是让聿亟琌心生不忍。

所以当他知道,凌王下令要为公主寻找近身卫时,他想也不想的应试了,要成为公主的死士,要吃的苦更甚于保护其他的封爵诸候,但他熬了,当他得到这一身青衣,他早忘了自己是谁,一心的只想再见那救了他的公主。

只是聿亟琌不知道,公主不只一个,他更不知道,凌王重视的,并不是他要的那一个:「如果是凌靘瑶,得不到亟琌的忠心。」

虽然他看到凌王,便清醒的想起了自己是谁,但长年的相处下来,他没有将他对凌王的心思牵连到这个有势无权的公主身上,他还是有私心的,只要是凌烨姬,他容忍,但凌靘瑶得不到他同样的容忍。

「即便她救了你?」

「公主,公主妳明艷动人,即便只是六岁的妳,都能散发着摄人心魂的光采,亟琌被那样的公主所迷、再被公主所救,但若不是这七年的相处,亟琌绝难累积到这样的心思的。」

凌烨姬放心的笑了,眼中闪动的,是令聿亟琌错愕的泪光,她为了他……竟哭了!

「公主……」

「那就好……那就好……如果你对我,是建立在救命之恩上,那我情何以堪?」

「公主深夜来此,只为问这一句?」聿亟琌终是动情了,他上前轻拭去她的泪,柔了声线。

「你在与我冷战,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那个纪谨绍,我看了就厌恶。」聿亟琌毫不掩饰他对纪谨绍的感觉,这个男人暂可利用,但未来……不可留。

「你知道我是利用他的,我要成为歧兰女王,我必须要有亲信。」

「我知道公主想法,但公主对他多少还是有着真心的,至少公主给他的笑,不是虚假的。」

凌烨姬又不悦了,她堂堂一个公主深夜来此,虽没明说但任谁都看得出是求和而来了,聿亟琌该感激涕零的拥着她,诉说情意才是。

拥着她……凌烨姬想起了在校台上,聿亟琌的那个拥抱:「你平常哪敢如此对我?」

聿亟琌知道,此时凌烨姬需要他的安抚,他软下严肃的神情,走近凌烨姬,看着她因他接近而急了唿息,他如她所愿的将她揽入了怀中:「对不住,我的公主,我是嫉了、气了,但看公主掉着眼泪的挽留我,我早忘了那些不快了!我是公主的聿亟琌,永远都是。」

「这样脆弱的我,你只在今夜看得到,出了凌宵居,这样的我不復存在。」

凌烨姬也依入了聿亟琌的怀中,螓首略抬,眼泛情丝,看聿亟琌似是明白了她的心意,她缓缓的閤上了眼眸。

但聿亟琌并没有如她所愿的,给她她今生第一个亲吻,他反而推开了她,併足颔首:「公主,让亟琌送公主回寝殿吧!莫要染尘了。」

凌烨姬有些失望的睁开眼,聿亟琌他终究没有彻底动情,明明他是要她的,为什么不动情到底?凌烨姬突然觉得,她其实并不如她自己想像的,那么懂聿亟琌。

「嗯!送我回寝殿吧!我出来太久,开始觉得麻痒感了。」

聿亟琌闻言终是露出了一丝慌意,他再顾不得礼教的上前横抱起凌烨姬,足踩轻功往她的寝殿奔去。

沿路上,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凌烨姬还是笑了,甜甜的倚在他的怀中,享受片刻他的心急。

寝殿的侍女看见大公主竟是被聿亟琌这个大男人横抱在怀里抱回来的,不禁诧愕的望着他们,獃立在当场。

聿亟琌放下了凌烨姬,不悦斥责:「还傻着做什么,快陪着公主到馥岚池去沐浴净身,公主染了尘,就要发病了。」

「是!」侍女们连忙屈身应声,接着便急忙的要离去准备。

「等等!」聿亟琌喊住了众侍女,沉声命令犹如来自死神的降示:「今晚看见的谁都不许多嘴,让我听见了闲言,妳们全都得赔命!」

一殿的侍女全跪下了,颤抖的声音连声应是。

聿亟琌又深深的凝望了凌烨姬一眼,才行礼告退转身离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兄弟战争之简在线阅读第二章

    三个月了,夏锦明觉的小身板有了点劲,能够翻身了。非常值得庆祝,他终于可以稍稍的活动活动了。海提着一桶水走进屋内,看见在石床上左右翻身的小孩,他眼里有了笑意。把木桶放到墙角下,走到了石床边,还未来的及坐下。小孩就瞧见了他,然后,他咧嘴露出一个笑。每次看见小孩对他笑,海总会很高兴,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就

  • 网游之吾主浮沉重生

    “好的好的,汪总,我今天一定把文案做完!”“我告诉你,李洛,这个项目如果跟丢了,你特么就滚蛋回家吧!”忍着电话中的咆哮结束,陪着笑的李洛挂断电话。“唉,”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天空,“真是个好天气啊,那些有钱人现在一定在搂着美女开着豪车吧?”李洛想起之前汪总电话那头女人的娇美。拿起手机看到弟弟李思懿发的消

  • 重生之科技首富之薛岳狂妄挑衅(求收藏,求推荐)

    李承夕走在走在军营中见许多将士都在窃窃私语,心中很纳闷于是就找人询问了一番,结果让李承夕大吃一惊。徐杜昨天新败今天就又调集了十万大军来新野,袁奎带领二十万大军全军出动,并派出了一员小将百余轻骑来挑战。我听闻袁奎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将才,这次怎么那么蠢,是什么给他的勇气?不行,这事太反常了,事出于常则必有

  • 三国之枪斗术妖兽森林

    第二天一大早,爷孙三一起吃玩早饭,秦擎正准备出门。“哥,你今天还去城里吗。秦擎回头望着眨着美眸、贝齿将红唇咬着苍白的秦月儿”秦擎回过身,宠爱的揉了揉秦月儿的脑袋:“放心,哥没去城里,我就去村外走走就回来。下次哥带你去城里给你买冰糖葫芦吃,乖”秦月儿乖巧的点了点头:“我和秦爷爷在家等你回来”秦擎重重的

  • 深渊女王[无限] [参赛作品]寿宴

    洛阳城有三位武艺高强之辈,分别是河洛大侠江天雄,天剑门剑主西门玄,长虹镖局关长虹,人称洛阳三杰。长虹镖局,长江以北最大镖局,关长虹一手青龙刀法震慑群寇,许多贼子意见长虹镖局的旗帜都敬而畏之,不敢进犯。据说乃是关云长之后,凭借祖传刀法,早年纵横江浙一带,后来取妻生子,在洛阳落地生根,开了一家长虹镖局,

  • 寡人的江山要完了没钱来什么北海旅游(1/5)

    翅膀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红色的羽翼弥漫神威,神威赫赫。“这是……我们先前的战斗一直在你手上进行?”转轮法王难以接受。怎么说他都是帝君麾下四大法王之一,结果打了半天,却发现战斗的场地是在鲲鹏手上,传出去他怎么做人?怎么领导小弟?丢的不只是他自己的脸,还有三大法王的脸。法王就这么点料,简直拉低了法王声

  • 这群老婆是怪物啊之我馋他的银子

    再次睁眼,她又回到了熟悉的空间站。薛因梦站起身欲哭无泪,是她命不好还是她蠢,两次闯关,加起来连一天都活不过,一个不小心就死。难怪男主不喝茶,原来他知道茶里有毒,自己被美色一迷居然傻乎乎喝了,活该她狗带。“1728你又……”“无耻老贼住嘴,这次不用你们说,我自己跳。”薛因梦大呼一口新鲜空气,一个百米冲

  • 花香浓之小修)(1)

    孟时雨接到母亲在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她的父亲病危时正在开会,LC公司正准备参加本年度的春季广交会,由孟时雨所在的市场部负责参展事务。孟时雨在G市读了个设计专业,毕业后却到了H市工作,原因无外乎这里离家近一些。LC公司是个中外合资的医药公司,孟时雨也算是经历了过五关斩六将才挤进来,即便她大部分时候都是负责

  • 甜婚之棺材要落地(7)

    “封棺起柩!”这个声音浑厚而又洪亮,直接从院内传到了门外。秦小天十分熟悉这个声音,是他的爷爷秦全德,这是起灵出丧的号子,俗称喊丧。随着这个口号响起的还有匠人们吹的唢呐,吹的是《百鸟朝凤》。之所以会吹百鸟朝凤,那是因为二狗的爷爷这是喜丧,70岁往上得病死的都称之为喜丧。如果是70往下或者少亡人,一般都

  • 网 骗 之 王第10章在线阅读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接触,荀真对胡一屠这个人也算有了初步的了解,这黑脸汉子虽然看起来粗蛮,但实则是个外粗内细的**湖。之前肉铺刚火起来那两日,虽然胡一屠看似轻松地收拾了两个地痞,但随后却是歇业了一天。荀真当时还躺在床上,胡一屠的女儿小花因为被关在家里闲得无聊,跑来搔他痒玩,从当时小花的自言自语里荀真听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