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人间正气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6/11 12:03:13 作者:风靡二少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间正气
人间正气
作者:风靡二少来源:纵横中文网
文浩天生阴阳眼,被茅山当代掌门收为亲传弟子,他学艺十载,桃木成剑,他风流倜傥,却独爱一人,他玩世不恭,却嫉恶如仇,他以一身茅山术法斩尽人间邪恶,浩然正气永固人间。

“……这就是我得到的几个线索。”

安娜最后为自己的话语作了总结,略快的心跳也在这段叙述中慢慢平复下来。

她眼角的余光注意着对面旧沙发椅上的两个年轻男人。

其中一个面容冷酷,眼窝深陷,身材十分高大,神情淡漠地垂着眼,不知道是在假寐,还是在想什么,正是昨天去书店买书的那位康恩探长。

而另一个有一头黯淡的金色长发,五官雌雄莫辨,身量高挑,很瘦,穿着打着补丁的深蓝色长裙,正在用那双让她忌惮的桃花眼漫不经心地看着她,同时把一双光.裸的脚悄悄从裙底下伸出去,塞到康恩的腰腹。

康恩嫌弃地蹙了蹙眉,但却没推开他。

这样毫不掩饰的姿态关系,让安娜知道自己昨晚的失败并不是毫无道理——康恩身边有另一个关系匪浅且实力很强的合作玩家,但她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想到这儿,她终于鼓起勇气看向宁准:“我想知道……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宁准慢条斯理地笑了下,没有立刻回答。

旁边,黎渐川撩起眼皮看了安娜一眼。

她的脸色很苍白,但用妆容遮盖得比较好。

眼底下也有些青黑,显示出昨晚她休息得并不好,眼球边缘的红血丝残留着一点惊悸的意味。她大概三十岁左右,保养得当,衣着得体,带着一股文艺忧郁的气质。

从外表看,她就和伦敦街头那些年轻夫人毫无差别,完美地融入进了这个时代,看不出一丝玩家的影子。

但她有一头比较独特的灰色中长发。

昨天,黎渐川进入书店时就将店内所有人的特征全部记住了。

所以在他发现那本黑皮书的书页中有这样一根头发的时候,他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坐在书店角落翻看书籍的灰发女人——她不会是买书的客人,因为书店老板的目光总会不经意地飘向那个方向,带着熟悉和一点热烈。

灰发女人一直在认真专注地看书。

但她在看书时会随手整理一下书架,和一些客人随意乱放的书籍。

这是主人家的表现。

可真正的主人家,不会在发现一本书印着一枚诡异的婴儿血手印后,还大喇喇地将书放在书架上。除非是别有图谋,或者是玩家在设圈套。

黎渐川有了这点猜测,在试探着说出那句“我昨晚杀了一个女人”时,就特意关注了书店老板和灰发女人的表情。

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区别是,书店老板是欣喜审视,而灰发女人是得意杀机。

黎渐川对杀机的敏锐几乎是本能,所以他立刻确定,前者知道些什么,而后者是玩家。

至于礼服店的裁缝学徒……

黎渐川在刚进游戏时,就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整间公寓,这其中就包括他的衣柜。无论是普通便装,还是一些正式场合的西装礼服,针脚都很精密,从剪裁的细节看,明显是一位手工不凡的老裁缝的作品。

并且还有一件是刚做好没多久的新衣服。

他没有理由近期去找一名裁缝学徒订做衣服。

在那名小裁缝开口和他搭讪时,他就猜测,这名小裁缝,或者小裁缝背后的某个人,是玩家。而他试探的那一句话,就是一个圈套。

一个莽撞且香喷喷的新人,谁不想砍上一刀?

在第一晚的时候,Cat就向其他玩家证明了,新人的血有多么好拿。

“其实昨晚的事,并不复杂。”

这时,宁准忽然开口。

他清冷的声音低哑散漫:“我们试探出了书店和礼服店都有玩家,并且留下了诱饵。晚上怨灵女孩出现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有人咬上了钩。康恩留在公寓,而我趁机离开,在街上寻找。”

“除了那些自信到自负的疯子,任何玩家都要亲眼看着猎物死亡,才会相信自己狩猎成功。尤其是在这种老玩家不老的低端局。”

宁准唇角微弯。

“但他们不知道,这样的不自信,恰恰就是他们狩猎失败的原因。”

“能够观察到白教堂街四号二楼窗户的位置,只有三个。幸运之神一直眷顾着我,我在第一个地点就找到了他,然后杀掉了他。”

他说得轻描淡写,语气带着雨丝般的凉意。

“还有这本书……”

宁准的视线落在桌面上放着的黑皮书上。

“第一晚,街上有一辆旧马车驶过,拐进了暴食街隔壁的贪婪街,车里有很轻的风铃声和女人精油的香味。通过那晚那名新人玩家的叫声距离,我判断他就死在贪婪街。所以巡街结束时,我向红酒店的老板打听了一下喜欢挂风铃的马车。”

“贪婪街二十一号,洛克夫妻的玫瑰书店。”

听到这里,安娜忍不住道:“你怎么确定是那辆马车的人杀了那名玩家?我回到自己家的书店,有什么不对吗?”

“但你又回来了。”宁准的眼神冷锐。

“所有经过我身边的人和物我都记得。巡街结束,回到白教堂街,我又看到了那辆旧马车,停在那座荒宅的隔壁院子里。我路过院墙边,马车里传出的精油香味几乎有点呛鼻——马车的主人在遮掩什么?”

“潘多拉的晚餐结束后,没有时间做任何布置。要杀人,极有可能就是亲自动手。”

他神情温柔地微微一笑:“用同是女性的身份让人放松警惕,把人抓上马车,由孔武有力的车夫按着,亲自动手杀掉……这很正常,不是吗?所以我猜,洛克夫妻中的那个妻子,就是Cat。”

“而你家书店有这样一本明显有线索的书,你不太可能没有发现。你拿它做诱饵,却也不太可能就此放弃它。”

“你会拿回它。”

“但你已经亲自动手过一次了。事情做多了,总会引起注意。所以你不敢再以身犯险第二次。”

“当然,如果你蠢到亲自来偷回这本书,做第一个接触毒液的人。那我想,我也不需要这样一个愚蠢的伙伴。”

安娜的脸色越来越白。

她知道宁准还隐瞒了一些很关键的东西,但她已经没有询问的必要了。在她看来自己十分高明的借刀杀人,黄雀在后,原来这样破绽百出。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带给她的不止再是惊惧。

面对这番话,黎渐川却并不惊讶。

他一直都在默契地配合着宁准的计划,且猜出了一部分。虽然他们之间就昨晚的计划没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除了他那张纸条。

“你太急了。”

宁准点评了下安娜的行动。

然后他伸手拿起安娜交待线索时放在桌上的一封请柬,翻看了下:“我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这些话,只是为了向你表达我的诚意,Cat小姐。所以我再问一次,你的两条线索——你丈夫洛克曾是德兰镇的教父,和这封德兰镇赛马活动的请柬,是你的诚意吗?”

那双幽沉的桃花眼抬起来,含着一丝冰冷的笑意注视着她。

就像是死神的凝望。

安娜毫不怀疑,一旦她摇头,就会立刻变成一具冰凉的尸体。

“您可以叫我安娜。事实上……”

安娜的笑容有些勉强,她张了张嘴,将最后一点隐瞒吐了出来:“洛克还说过,他要在合适的时候,将这本书献给哈里男爵。”

几秒后。

宁准收回目光,重新变得慵懒随意:“我相信安娜小姐的诚意。明天早上,希望我们可以和安娜小姐一同前往德兰镇,度过愉快的一天。”

闻言,安娜坐立难安的忐忑终于消除了一些。

她看出来对方暂时不准备杀她。

在这样完全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她想过不来见Ghost,直接躲起来。但心里另一股直觉还是推动她来到了这里。

现在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或许是对的。

这样可怕的敌人,她没有自信逃离。

得到了保证,安娜不再多留,很快悄悄离开了公寓。

白天的时间黎渐川不打算出门去警局。

他料到自己昨晚会经历什么,所以白天的时候观察了下警局的部署,他并不是非要现身的角色。甚至很多警探会一连几天都不出现在警局。

于是下午这半天,二十多年没什么娱乐生活的黎渐川就难得享受了次死肥宅的生活,喝着红茶吃着糕点,手里翻看着一本劣质黄色书刊,很有点暴风雨前的狂欢的味道。

虽然他这狂欢十分低级。

宁准探头过来,清清凉凉的笑声飘在黎渐川耳边。

“外国的这些东西写得太露骨。”

他评判了句,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魅惑:“如果是我写……我会写‘我圈住你的腰,你在吻我……有水声’……”

他说着,柔软的唇瓣若有似无地擦过黎渐川的耳廓。

黎渐川的脑袋里飞快闪过一些糟糕的画面。

宁准,真是一个比小黄书还骚的男人。

黎渐川深沉地叹了口气,反手将书糊在宁准脸上,然后换了本十分正经的德兰镇资料。

这也是他第一晚搜房的收获,只是在知道德兰镇这三个字前,他并没有重视过它。但现在,安娜的请柬将箭头指向了这里。

而且,黎渐川很疑惑,康恩的这些资料是巧合吗?还是说,他在调查德兰镇?

这个问题,他暂时得不到答案。

晚上八点。

黎渐川出现在熟悉的长桌边。

算上他,餐桌上还剩下十名玩家。

这次哈里男爵来得有些迟,且脸上带着明显的焦虑不安:“上帝,我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今晚是第三个晚上,开膛手已经杀了五个人……他达到了某个条件,他将会在今晚出现在七条街之一的某条街上,暴走屠杀!”

哈里男爵的眼球布满血丝,他神经质地冷笑了两下:“哈,没有人阻止他!他会杀死那条街上所有会呼吸的活物!”

这确实是个不幸的消息。

所有玩家都没有了用餐的心情,刀叉被陆续放下,气氛更加压抑。

从哈里男爵的话中可以得到明确的信息,开膛手杰克将会随机选择一条街,进行屠杀。

或许“会呼吸的活物”是一个限定条件。但如果触发死亡是因为呼吸,那谁又能做到不呼吸活着?

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开那条街。

但没人知道杰克究竟会选哪条街。

哈里男爵离开。

一片沉郁的寂静中,第三张椅子上的玩家突然开口:“杰克已经杀了五个人。有一个死在白教堂街区外的地方,有一个死在下水道,剩下三个分别在三条街。他目前没有在同一条街出现作案的前例。我会选这三条中的一条。”

他的话让餐桌上的玩家纷纷抬起了头。

在这张餐桌上,没有好心与协助,只有猜忌与陷阱。

毕竟除了某些线索带来的条件外,一定会触发杰克的追杀的条件还有一个——某条街上玩家超过三名。

面对各色的目光,第三位玩家摊了摊手,没有再多说,靠进了高背椅子的阴影里。

餐桌上沉默了几分钟。

在用餐时间快要结束时,第九名玩家低沉开口:“我收到了德兰镇赛马活动的请柬。活动在一栋古老的庄园里。”

他沙哑一笑:“希望能见到各位。”

九声钟响,黎渐川在这沙哑的笑声中脱离餐桌,回到了宁准的公寓。

第九名玩家,是黎渐川之前猜测的可能是宁准的玩家。

如果是宁准,说出德兰镇请柬的事也可能,但请柬上没有写赛马在哪里举行,安娜也没有提起。

是宁准编造的又一个圈套,还是那个人,不是宁准?

黎渐川感觉自己这辈子的智商全用在了这两天三夜,还有些不够用。

他有些生无可恋地从床上爬起来,带着被掏空的脑壳去巡街。

街道照旧是宁准选的,愤怒街。

愤怒街是完全的住宅区,各式各样的小花园遮掩着红砖房,偶尔有野猫从雾气沾湿的墙头掠过,发出尖锐的叫声。

走到一半,黎渐川就听到了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尖叫。

但那尖叫很快被打断,就像嘴里被塞了什么一样。

第二天清早。

黎渐川乘坐安娜的马车离开白教堂街区,路过傲慢街,看到了无数朵艳丽的血花绽放在傲慢街沉灰色的墙壁上,有流浪汉抬着四具尸体离开,肠子稀稀拉拉流了一木板。

“不是所有人都能从开膛手手中活下来。”

安娜说,眼中带着些试探的神色。

黎渐川没有理会,闭目养神。

宁准没骨头一样靠在他身上,睡得死沉,但他没推开他——这是他让宁准穿上裤子出门的代价。

虽然黎渐川也有点疑惑,明明是宁准自己穿裤子,为什么要让他付出代价。

而且宁准穿的,还是他的裤子。

……他真该让他光着屁股去赛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错婚厚爱:冷少我恨你之法与情(3)

    南源县所属湖北偏南,正月里夜晚气温骤降异常寒冷,我所在的县城乡下属于留守山区全国各地几乎都有那么几个,所谓的“留守区”是指家里大人,成年人都外出打工只留下老小,**也没来得及开发的区域,很不幸我们这就属于其中之一,往往这些区域信息都不发达,知识匮乏,尤其是法律几乎是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每年

  • 天地穹牢在线阅读第十章

    余述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打开灯后,整个家显得冷冷清清,他走时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没错,余述并没有家人。确切的说,他是一个孤儿。房子是父母给他留下的,他已经独自一人在这房子里住了十年。当然,升入高三之后他就搬到了学校宿舍去住,这房子倒是空了下来。今天也是因为时间太晚,宿舍已经关门,所

  • 亲爱的方医生在线阅读第1章

    在深远广袤的宇宙中,一颗颗恒星点缀着数亿年的空间,那些明亮而辉煌的恒星,给这虚无的空间点缀无限生机,在一片曾经叫银河系的空域,有一颗蓝色星球,这里曾孕育过辉煌的文明。地球存在至今,四十多亿年旋转不止,这漫长的时间里,出现过几次辉煌的文明,旧的时代已经湮灭,新的时代已经来临,新的人类已经出现,经历过部

  • 逃跑魔后是团宠在线阅读第七章

    女娲娘娘,转头看向天河弱水,若有所思。盘古大神没有打断女娲娘娘的思绪,耐心得等待着,期许着。盘古大神觉得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够啊,对女娲娘娘的期许重了点。虽然理智告诉他,能不能有所悟,全在女娲娘娘自己,跟自己的期许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不自觉得,期许女娲娘娘可以悟得更高境界。期许的时候,时间又古怪地缓慢

  • 深情错付与你之一招半式(5)

    “赵警官,您这么快就到了?”封皇丞回头一看,原来是赵警官闻讯赶来,时间又回到了现在,“你小子,是撞大运了啊,哎,这又怎么回事啊?”皇丞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告知了赵志辉,这时交通队的和120的人也都陆续赶到,不得不说我们大天朝的各条战线都是效率惊人啊,交接完报案的一堆手续事项后,皇丞辞别了赵警官回到

  • 新瑞爱星的奇迹第六章在线阅读

    几分钟后,李墨和马库斯打昏了所有混混,李墨除了身上有点脏外,没受什么伤。马库斯自己没事,但盔甲是惨不忍睹,好几道划痕和凹陷可以看出盔甲的主人刚才经受了多么凶猛的攻击。李墨不禁有些心虚,自己真是把马库斯一个当两个用啊,简直劳模,以后想办法帮马库斯变成真正人类吧。不去想那些虚的,让马库斯去搜刮,李墨自己

  • 实力宠妻,千亿总裁太磨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01.迹部交代了一些今晚聚餐的事情,他说还有一些外校的朋友在。月见浅草点头,然后忍不住问了句:“有赤司会长吗?”迹部看了她一眼,他海蓝色的瞳仁里有着无痕的凉:“这么喜欢他?”“诶嘿嘿就是……赤司会长太优秀了嘛,对吧。”月见浅草说道。迹部继续说:“这么喜欢他为什么当初不加学生会?”“是加入社联后

  • 撩完人鱼你就想上岸!?在线阅读第八节

    战斗结束后陈阳命令部队打扫战场,吴倾等人也找到了隐藏在地下的医疗库,陈阳当然没有放过这批物资,虽然他的医疗所里面的药品可以通过能量点补充,但是能减少一点能量点是一点。吴倾,只是向陈阳要了一点抗生素和一些外伤药而已,陈阳,要是这点东西都不给,那就真的太无趣了。陈一,告诉陈阳战场已经打扫完毕是时候启程回

  • 听风吹过山谷的声音在线阅读第五章

    顾戡推开客房,回想着今天的经历,简直不可思议。良久,客房房间突兀的响起一声轻笑,顾戡感觉今天的自己简直不对劲,出柜多年,第一次带人回家,还是一个来历不明的未成年小孩儿。顾戡在床上翻身,不管小孩儿怎样,既然带回了家,有了感觉,就要好好的护着他了。·元珏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天花板,找到兽人的喜悦,被黑夜无

  • 外面的我们之第五章

    “表现一个人温柔的性格,不仅仅要从语言上,还有神态和一些姿势。至少温文尔雅的人不会翘腿霸占着别人的沙发还这样理所当然。”穆星泽看着霸占他沙发,正用平板管理公司事务的总裁。宋总裁一边划拉着平板,一边像赶蚊子一样赶人:“你很烦。现在不是休息时间吗?我要处理公司事情,你不回避一下还站在这里?”穆星泽看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