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神河秩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6/11 10:46:49 作者:二十闲余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河秩
神河秩
作者:二十闲余来源:纵横中文网
地球文明与符文大陆碰撞会产生怎样的火花,是生存还是毁灭;天使与恶魔的秩序谁与沉浮;正义与邪恶的战争依旧会激起宇宙间和平动荡;永生与死亡的审判究竟是信仰还是堕落;神秘的虚空家族中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

“金缮”是一种传统的瓷器修复术,又叫“漆缮”,是使用大漆粘合填补破损的瓷器,并在修复处用金粉或是金箔装饰。修复之后的器物,沿着本身碎裂与缺损的纹路,会多出一道金色装饰。从这个角度上说,经过“金缮”修补的瓷器就此得了重生,并且成为一枚世上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只不过在这个时空,“金缮”还不怎么流行。普通人家破了个碗,大多会请锔碗匠上门做“瓷锔”。

“松竹斋”掌柜听石咏说了“金缮”的大致做法,颇感兴趣,当即命伙计去用竹筒盛了一桶提纯过后的上等生漆,又用油布细细地裹了密封。掌柜将东西递给石咏:“这位小哥,这点儿大漆值不了几个钱,便送你也无妨。只是你那只成窑瓷碗修起之后,能否借我一观?”

这其实正中石咏下怀,当即点头应下,只听那掌柜问:“听你说的这‘金缮’方法,还要用到金粉金箔,这些东西,小哥可曾备下了?”

石咏听了立时一阵尴尬,他如今一穷二白,嘴上言之凿凿说要做“金缮”,可囊中着实羞涩。但是掌柜已经赠了他上等生漆,他便怎么也不好意思再拉下脸求金粉了,毕竟那个要比生漆价值昂贵得多。

“现下还不曾,只不过这上漆的工艺就要花上好几天,我打算在这几天之内,把后续材料一一准备齐。”石咏答得老实。

掌柜的眼神在石咏脸上转了两圈,看穿了他的自尊心:“好说,好说,若是小哥还有什么需要,再来我们店找我便是。”

石咏道谢,问过这掌柜姓杨,便匆匆告辞,临走没忘了提着那一竹筒的上等生漆。

出了琉璃厂向南,到了虎坊桥拐上骡马市,走不多远石咏就顺利回到了自家的红线胡同,往胡同里没走多远,就听见有人粗着嗓门儿在说:“石大娘,这还钱的事儿,到底该怎么说?”

这石家住着的,是胡同西侧一出两进的小院,石家两房人口,全都挤在北进,南面一进另开了个门,算是个独门独户的院子,租给了一对在天桥跑解马卖艺的父女,每月可以多个几钱银子的进项。

眼下正是下午,日头挺大,南院住的那对父女大约还没回来。上石家讨债的人,是个三十几岁,包着头的妇人,叉着腰,立在石家院子的门口,嗓门大得整条胡同都听得见。

“赵姐姐,进来说话,进来说话吧!”

这说话的是石咏的亲娘石大娘。听语气可知石大娘心里多少有些羞愧,欠银不还,不是啥光彩的事儿。

“今儿照旧还不上是吧?”那姓赵的妇人语气倒也和蔼,“等明儿还就不是这个数了。咱就是看在老街坊一场的份儿上,过来提点你一句。”

石大娘在院里沏了一碗茶送出来,递到姓赵的手里,双手在围裙上擦擦,带着求恳的语气,说:“以前是因为咏哥儿受了伤要吃药,如今咏哥儿病好了,我们赶赶工,这两天……这两天定能赶出来。”

石咏知道他娘最近这几天昼夜赶工,晚上与二婶一起凑在那豆大的油灯光旁边做绣活儿女红,想必就是要赶着还钱的原因。他身为人子,不能坐视,赶紧上前,冲那赵氏行了个礼,叫了声“赵大娘”。

那赵大娘却不容他开口说话,“呸”的一声吐了口茶叶渣子,面对着石大娘说:“这就是你家咏哥儿了吧,不是我说,这十五六岁半大不小的年纪,也是该出去寻点儿事情做了。以你们石家的家世,进个族学,当个伴读,讨些公子哥儿们的欢心,手里也进点儿钱财,总比成日价赖在家里的强。”

石咏听了这话还没怎么地,石大娘已经涨红了脸,抗声说:“咏哥儿是没什么出息,可是他爹和他叔叔都是堂堂正正的人。我就是再吃穷受累,也不能叫咏哥儿这么低三下四地去受委屈。”

赵大娘无所谓地又灌了自己一口茶,说:“那就当我没说好了。怎么,今儿你这二两银是还不上了吧,明儿再还,可就是三两了。”

石咏此前听两人对话,就知道自己娘该是借了印子钱,利滚利的那种高利贷,只是他没想到这利滚利如此厉害,已经失声问道:“娘,您……你当初借了多少?”

一旦问清了石大娘当初不过是几天前刚借了五钱银子而已,石咏心头就一股无明之火往上冒——这,这哪里是借贷,这分明就是喝血!

可是那赵大娘却无所谓:“我不过是个跑腿儿的,放贷的要这么多利,我也没办法。石家的,你说是不是?”

石大娘借钱的时候就知道规矩如此,无奈之下只能点点头:“咏哥儿别闹,确实是这个规矩!”

石咏明知赵大娘在债主的要求之上,还一定会再加成,可是连自己娘都这么说,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最要命的是,他自己也的确是两手空空,分文没有啊!

“石小哥,说实在的,你娘借这些钱,也是因为你。”赵大娘见对方哑了,免不了得意,“你是长子,又已是这般年纪,也该给少败败家,多给你娘省省心了。说实在的,石家人,混成这样,你们呀,也太拉不下脸求人了。要是我,早就去永顺胡同那里去求……”

刚说到这里,石大娘已经从赵大娘手里接了茶杯回来,板着脸张口就撵人:“好了好了,三两就三两,我们石家的事,您就甭操心了!”

赵大娘口里嘟嘟哝哝地往外走,还说什么,“也就明天是三两,后儿个指不定什么价了……等再过个两三个月,怕是你卖房子卖地、卖儿卖女也还不上了,这可别怪我现在不提点你!”

众人正在门口拉扯,突然门外有人招呼了一句:“石大娘!”

出声的是个年约四旬的汉子,一身布衣,身边跟了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小姑娘一双大眼睛正忽闪忽闪地望着石咏。石咏听自己娘应了一声,招呼一句,便知道这该是他们家租了前院的房客,方家父女。

“正好今儿遇到个老乡,家里给小雁捎了点儿银钱,我就想把这一季的租子给付了。”姓方的大汉语调平平,仿佛根本没听说此前房东家里关于印子钱的纠纷。

说着他就掏出了半锭银子,顺手递到石咏手里,“这是二两!”

石大娘惊讶不已,说:“二两……二两可是半年的租子……”

“那就先租半年吧!”姓方的头也不抬,带着女儿方小雁径直往隔壁院子里去了。

石咏手里接着那锭沉甸甸的白银,这是他在这这世上接到的头一笔“钱”。可是他心里没有半分愉悦。

——这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滋味,太难受了。

他伸手把这二两银递给了石大娘,石大娘兀自还在为这从天而降的“解围”而惊讶不已,半晌才偏过头来望着赵氏,颤颤巍巍地说:“你把借据还我,咱们两讫了吧……”

*

当晚,石咏将母亲和婶娘都早早赶去休息了。他自己占了堂屋里那盏昏暗的油灯。

取出那只成窑青花碗,石咏先将碎片拼起,察看一番损坏的情况,然后取出一把借来的小钢锉,细细地将瓷片碎裂边缘挫出一圈浅浅的凹槽。

室内只响着悉悉索索的锉刀声音,除此之外,十分安静。

石咏心内也很安静。

每当他面对需要修补的老器物时,就会这样,物我两忘,连自己人在哪里,身处怎样的时空和逆境,都全然忘却了。

待瓷片全部处理过,石咏又取了少许面粉,用细筛筛过,与生漆调在一起,用毛笔蘸了,细细填在缺口中,最后沿缺口将碎瓷粘合。那天砸碗的时候,这只碗的碗沿缺了小小一片,也教石咏小心地用漆慢慢地填平了。

待到一切完成,石咏放下笔,将补起来的碗放在桌上慢慢晾干。他自己则推开房门,走出屋外。

夜很静,偶尔有凉风拂过,星空比在现代看得更清楚一点。

石咏在心内默念:康熙五十一年,石咏,虚十六岁,父叔早亡,上有寡母寡婶,还有一个五岁的堂弟——这就是他,在这个时空的新身份。新身份便意味着新的责任,当石大娘抱着他痛哭的那一刻,石咏其实便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来了,他就要将照料亲人责任就此担起来,让他,让他这一家子,都能在这个世上好好地活下去。

然而内里他依旧是他,他的灵魂依旧是那个痴迷于修补老物件儿的研究员。石咏希望能凭借自己的一技之长,在这个时空里站稳脚跟,再不需要旁人的怜悯与施舍。

*

三天之后,用来粘合瓷片的生漆彻底干透。石咏再用水磨法缓缓打磨,将这只成窑碗的裂缝接口处打磨得平整光滑。眼下他所要做的“金缮”,可就只缺个“金”字了。

石咏思来想去,实在没想到什么好办法能够弄到金粉金箔,只能再去“松竹斋”找杨掌柜问问。

岂料一进“松竹斋”的大门,那伙计还认得他,袖子一挥说:“小哥,对不住,我们杨掌柜不在,店里正乱着,您别来搅和,成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盛世文豪在线阅读第5章

    “哥,明天下午咱去打游戏吧,我掏钱。【3G书城】”如果按单澜笙打游戏的胜率,估计很快也能到星钻了,哈哈。一想着一些同学嘲笑自己的段位,许一铭一阵火。只可惜技术不行,打不上去,请代练又没有钱,虽然一个月不少零花钱,但许建雄和郝莹娟管的紧,没一块钱都要算仔细,节省着花。别说买外挂了,某宝代练都不敢找。不

  • 海贼:开局就杀了艾斯之午夜梦回(7)

    大柱胆怯地说:赵哥,你没听见外面的鬼哭狼嚎声吗?小队长赵福田也竖起来耳朵:这不那大坑发出的声吗?看把你们吓的!李美凤趁机赶走大柱:大柱啊,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动手呢?老赵,你快过来帮忙,我一个人得弄到什么时候?大柱一见情形,就乖乖出去了。那我先出去了,你们也别太张罗了,简单做点就行。李美凤给自己的丈

  • 迷路[终极三国同人]在线阅读第7节

    梦千落带着两个丫鬟适时地走了进去,薛姨娘一脸的震惊。梦千落,你到底想怎样!都已经被人抓到现行了,自己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没什么,就是想把当年薛姨娘告诉千落的话,和薛姨娘说一遍。姨娘,从今天起,你要乖乖的,不要做什么让千落不开心的事情。说话做事都要谨慎,不该你做的事别做,不该你说的话别说!否则,你吃的

  • 科幻:在降维打击之后崛起在线阅读眠龙勿扰

    萨拉查·斯莱特林仍然记得老斯莱特林从古印度回来的那个下午。他给自己的孩子送了一条小蛇作为礼物。在这之前,自老斯莱特林离开当时怀孕的斯莱特林夫人已经十年了。老斯莱特林年轻时,狂放不羁,喜欢各种新奇事物,到世界各地去游历。在非洲,他捕猎过狮子,去金字塔里盗墓;在海洋上,他坐过幽灵船,见过巨大的海怪;在欧

  • 万界之王在线阅读第3章

    云安手持长剑,脸颊微红,眸子却明亮。一袭红衣更衬得她英气勃勃,她抓紧剑鞘,丢掉手中的酒壶,拽住戏莲,气汹汹的向如意酒楼走去。“小二,把你这里的酒,都摆上来!”云安说着昂首阔步向二楼走去。“小姐,小姐。”戏莲努力想要拦住自家郡主,奈何自家郡主怎是她能拦住的。“这这这……”小二也有些摸不清头脑。“这什么

  • 北纬30度之哀隆古国在线阅读第八章

    夏知知绝望时,小夏正在跟方管家学插花,外面的风雨没有飘进她的世界。方管家似乎立志要将小夏培养成一个淑女,品茶、插花、礼仪,小夏的功课渐渐多起来。她本就笨拙,学起来格外吃力,一朵朵娇艳的花被她插成了墙角没人打理的野花,毫无美感意境可言。小夏不知道哪里不对,她觉得这样就很好看,但方管家总是不满意。她亲自

  • 三国∶将帅无双在线阅读茅庐清出始为民(上)

    在国家版图中,平山县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县城,真的,连个点都不会有。昆仑群山四周散布者大大小小好几个县市,平山永远都是不耻最后的那一位,县城也是小的可怜,由拱山和平流两个区组成,当地人自嘲:出门上车眨个眼,城市已在身后边。虽有夸张,但基本属实,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县城范围虽小,该有的县级城市机构配

  • 困兽在线阅读第9节

    “伊鲁卡老师,这次是我赢了吧!”只见那个偷袭鸣人却伤到了佐助的“油女志乃”挤开木然发呆的同学,兴奋的冲入场中,样貌一阵变化,不是鸣人,又会是谁?伊鲁卡心中暗暗一惊,鸣人刚刚的变身术,竟然连自己都没有察觉。他是什么时候变化成油女志乃的?这份对查克拉的掌控力,已经达到中忍的水平了。而且,刚才那个诡异的分

  • 最强英雄之王之谈心(6)

    翌日,白真因着伤,醒的着实是迟了些。一睁眼就瞅见折颜坐在桌边看他,桌上放着药碗,带起一屋子的苦味儿。折颜饶有兴味的看着真真瞬间垮下来的俏脸,毫不留情地把药碗递了过去。白真待要开口讨个饶,又想起两人这是在吵架,只好皱紧眉头做出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接过碗,一口喝了下去,被苦地眼泪汪汪。忽见,折颜把手探过来

  • 斗罗同人之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闻言,男子略有深意的看了少女一眼,不过二十三岁的年纪,有这般心性倒也难得。看着焦急的老人,男子沉声说道:“你可知你孙女是何病症?”老人闻言,微微一愣,不解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病是她与生俱来的,这些年来遍寻名医,他们也均只是说是先天疾病,至于究竟是什么病,那她还确实不知道。男子见老人不说话,便看向苏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