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西幻:开局射落了路西法之晋江首发谢绝转载!(1)

2021/6/11 11:19:55 作者:晓晓啊 来源:飞卢小说网
西幻:开局射落了路西法
西幻:开局射落了路西法
作者:晓晓啊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之国度无日无夜,神之威能无边无际。这日,天地法则动荡,诸神神格失色。光明国度骤现刹那黑暗,而黑暗深渊则骤现刹那光明。顿时,平静的光明国度圣光滔天,无尽的黑暗深渊黑暗滚滚。十二道恐怖的威能之声,自诸神国度滚滚而来:逆神者,永世囚禁!····苦逼啊苦逼,我,苏玛就是逆神者!至高无上的主神们居然要囚禁我!??(@#Д#@)莫慌,莫慌!我虽是逆神者,不过我是逆神者中不一样的烟火,且看我这个烟火如何在西方诸神时代绽放出不一样的效果!简介有些无力,一句话简介:且看东方小伙苏玛如何在西方诸神时代(与洪荒同阶

“大夫,郭姑娘怎么样了?”

“哎,打得太重了,这腿上的肉都打烂了,幸好还没伤到骨头,要不然这腿也就废了。老夫只能尽力,能不能活命就看天意了。若是挨得过今晚还有五成的机会,若是挨不过今晚那就是命了。”

“还请大夫给郭姑娘开个方子,福晋的意思是让好好照顾郭姑娘。”

“姑娘放心,老夫这就开方子。这郭姑娘还得姑娘你小心照顾。”

“大夫放心……”

迷迷糊糊间,昏昏沉沉之中,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再接着便是痛,铺天盖地的痛,要命的痛。

痛!怎么会痛?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记得她早就已经死了,被皇贵妃那个恶毒的女人给打死了。那个恶毒的女人让将她活活打死了。不过那个恶毒的女人也活不长,在她死活后不过几个月那个恶毒的女人也死了。

只是老天不公,那个恶毒杀人如麻的毒妇,皇上竟然追封她为皇后。

凭什么!

对了,她看到三阿哥了,看到康妃娘娘,她看到三阿哥长大了,她看到过许多人。

她一直在宫里飘着,宫里的每个角落她都知道,她知道很多事,她看过很多书景阳宫藏书阁的书她无聊时都看过了。

她还知道太后娘娘经常夜里做梦,她知道皇后让人害了好几个妃子流产,皇后还害死了好几个皇子;她知道一个妃子狠心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她知道有妃子收买了太医谋害别的妃子;她知道太医院那些老头贪生怕死,她看过很多医书,知道太医院御医开过的方子,她知道宫里所有妃子们的秘密……后宫的事她知道很多很多,甚至前朝后宫的事她也知道,都是那些前朝的冤死鬼告诉她的……可惜都用不上,因为她已经死了,她成了鬼魂……她哪也去不了,她呆能在后宫飘着。

她又看到三阿哥了,皇贵妃那毒妇故意躲起来让三阿哥撞到她身上,那毒妇是故意的。

三阿哥快跑,快跑啊。皇贵妃她想害你,快跑……

“不,不是的,奴才是冤枉的,奴才没有……

“三阿哥快跑……”

“姑娘,姑娘您在说什么?”

“姑娘您醒了吗?”

是谁在说话,在是和她说话吗?

她这是怎么啦?怎么看不见东西了。她不是已经成了鬼魂了吗?难道变成了鬼眼睛还能瞎。

她这是怎么啦?

又在叫她姑娘,是谁?是谁在叫她。

叫她姑娘?难道是这宫里又添了新鬼魂。

她自成了鬼后就没睡过,既然不睡觉又怎么会醒?这新来定是个傻鬼。

这新鬼竟不怕她,宫里的鬼都害怕她,因为她的魂魄有金光,不怀好意的厉鬼可不敢接近她。

那些好鬼都求她庇护,这个新鬼怕又是谁介绍来的,又是来求她庇护的吧。

“姑娘,姑娘您醒醒。”

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手附在她脸上,温暖,有温度,她竟能感觉到有温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她奋力地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太重了,她好累好累。

“大夫,快给郭姑娘瞧瞧,郭姑娘好像要醒了。”

“别急,老夫先把把脉再说。”

大夫,哪来的大夫,宫里只有太医和御医哪来的大夫。

不对,难道是她飘出皇宫了吗?

正想着突然刺痛传来了。

大胆,是个鬼敢算计她。

如此一怒,她睁开眼睛,没想到竟然看到两个人影在晃动。

原来是活人不是新鬼。等等,活人怎么会看到她,还在她怎么会感觉到痛。

“姑娘您醒啦!”一张惊喜的笑脸出现在她眼前,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似乎是个小丫鬟。只听那小丫鬟惊喜的叫道:

“大夫,姑娘醒了。”

“醒啦?老夫看看。”

这情形太诡谲了,两人竟然能看到她,她试着说话:“你们是?”

正在这时脑子里撕裂的刺痛传来,她忍不住尖叫:“啊!”

“姑娘?姑娘您怎么啦?”

“大夫姑娘又昏过去了,你快给姑娘看看。”

小丫鬟着急惊呼,老大夫赶紧给再次昏迷的女子把脉。

此时在女子的脑海中,两团云团在对立,还有半个云团在两个云团的下方静止不动,上方两个云团都没注意到她。

“你是谁?为何在里?”

看到对面的云团她怒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是你既然已经死了那就赶紧去投胎,将你的身体让给我。”

对面的云团嚣张地说道。

“我死了?你怎么知道我死了?”

她疑惑,她的确是已经死了,而且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只是对面那家伙怎么知道她死了,对面那家伙明明和她一样,若是她死,对面那家伙岂不是也死了。

不对,她和对面那家伙不一样,她有金光对面那家伙没有。

当了这么多年的鬼她知道自己金光的厉害,她知道这金光是功德金光,她是个有功德的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功德加身却没能去投胎。

对面那家伙没有金光,就知道那家伙生前没有行善。不过看样子也不像为恶之鬼,没有黑气,应该是刚死的吧。

想到这她立即就有了自信,她不怕对面那家伙。

“你和我一样,你也死了对不对?”

“你这土著,你懂什么。我这不叫死,我这是清穿。清穿你懂吗?不过想来你也不懂。识相的赶紧去投胎,要不然我就把你给吃了。”

原来对面那云团已经吃下了下方那半个云团的一半,知道这里是清朝。

对面那云团用得意而高傲的语气轻蔑的对她说,见她还在对面那云团突然冲着她变成一张凶狠的大嘴。

“清穿?清穿是什么鬼东西?”

她在后宫飘了几十年了,她还没听过清穿这东西。

“土著就是土著,连清穿都不知道。不过你也没必要知道,识相的话赶紧去投胎将身体让给本小姐,否则本小姐让你魂飞魄散,到时你想投胎都晚了。”

“不管你是什么劳子的清穿,想要这身体,休想。”

原先她还不知道,想到刚刚想到的人,刚刚的痛感,再想那女子说的话,她立即就明白了,她们俩现在是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对面那鬼想要这身体,所以威胁赶她去投胎,那鬼想独占这身体。

要是能投胎她早去抬胎了,又怎么会飘了几十年。

有了身体就证明她又活了,所以那鬼才想要这身体。那鬼想活所以才让她去投胎。

她当鬼当了几十年了都不能去投胎,如今好不容易又活过来,她又岂会放过活着机会,想让她让出身体,休想。

“不知好歹!本小姐心地善良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的,那就别怪本小姐心狠。”

那鬼说着朝她扑来,在她的云团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巨痛袭来,那是魂魄撕裂的巨痛。痛得她差点昏过去,想到刚才那鬼说吃了她,她没想到那鬼竟然真吃了她。

毫不迟疑,她忍着巨痛反扑,也朝那鬼狠狠的咬一口吃下去,耳边听到惨叫响起,就跟宫里的奴才被杖毙时的惨叫一样。

感觉巨痛再次袭来,她不敢停拼命的咬那鬼。

咬咬咬……她不停的咬,麻木的咬,耳边惨咬声不断传来,巨痛也不断传来,她已经痛得麻木了……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咽下最后一口之后,她打了个饱嗝,回味了一下,有点像小时候阿玛给她买的棉花糖的味道。

觉得累瘫的她刚想休息一下,又看到一旁一直不动的缺了口的云团,想到之前那鬼,怕再来一个,她想也不想再次扑上去将那半个云团给吃了。

她又四处查看,确定再没有别的云团她这才瘫倒下来,这时她才发现自己似乎是在一个封闭的地方,地方不大,这是哪里,正想着突然一股冲力冲向她巨袭再次袭来,以为是还有别的鬼,她暗叫不好,只是她已经没有机会她彻底的昏过去了。

“奴才是康妃娘娘宫里的女官郭尔佳氏……”

“……将这罪婢给本宫就地杖毙……”

“郭元懿,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街吧。”

“四爷好酷,我喜欢四爷……”

“我也想清穿,我想要四爷……”

“我郭元懿一定要清穿!”

“我清穿了,哈哈……我清穿了……”

“阿玛,伊儿不想进宫当奴才。”

“伊儿乖,咱们是包衣旗的,你得进宫小选。是阿玛没用,不能护住你和你姐姐,阿玛没用。孩子啊,这都是为了郭尔佳氏……”

“阿玛,我送妹妹去吧。”

“伊儿,以后在贝勒府好好当差知道吗?”

“奴才给福晋请安。”

“以后你就叫雪梅吧。”

“谢福晋赐名。”

“奴才给贝勒爷请安。”

“起磕吧。”

“你叫什么?”

“奴才叫雪梅。”

“雪梅是福晋给奴才赐的名字,奴才原名叫妧伊。”

“妧伊,这名字不错,以后你就叫这名字吧。”

“奴才谢贝勒爷。”

“大胆,贱婢竟敢冲撞大哥,来人,将她给本福晋拖出狠狠打。”

“奴才冤枉啊,奴才冤枉啊,福晋,奴才冤枉,奴才没有冲撞大阿哥……”

昏昏沉沉之中,她的脑海里一幕幕不断出现重复,好多人不断出现在她记中,三个人的记忆渐渐融合了。

她到底是谁?

她是郭尔佳•元仪,还是郭元懿,还是郭妧伊,她是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愿做男配[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容羽仪整张脸都很妩媚,眼皮上晕染着和裙子一样的淡紫色眼影,睫毛刷的一层又一层,她撩拨着自己的卷发,大大的眼睛就看着原越,似乎是对他很有好感,毕竟原越是这所有人里数一数二的帅。早上洗过澡后,原越还换了身修身的黑衣黑裤,腰上绑着皮带,显得窄腰长腿的,跟好看的脸相得益彰。顾笑笑在旁边也看着原越,要不是他还

  • 火星放逐在线阅读第8章

    去而复返的苏闻从窗户跳进宋延河房间,看着他倒地不省人事的模样,悄悄的亮出匕首。方才他想了想,决定回来听听宋延河跟萧思要说什么,谁知两个人模模糊糊的说了几句便散了,怀里刚好还有包催-情药,便戳破窗户纸吹了进来,宋延河有内伤,吸入了一定量的药,气血上涌过快,必定会昏倒。苏闻见宋延河脸色苍白,心道宋延河铁

  • [穿书]夏柠的悠闲生活第4章在线阅读

    早上10点他们都提前来到医院“等等,林先生,你家人呢?”白晋好奇的问“等会你怎么办?”“我....”林甘犹豫了一下“余哥会带我回去的”“嗯?”白医生看向余悔“嗯..对,等会我带他回家”余悔一脸不情愿全部表现出来白医生也没好多问“行吧...”白医生安排他们睡在病床上推进了手术室........随后,几

  • 开局 我为宗门之祖在线阅读第五章

    周一,徐言去食堂买早饭,正欲刷卡,却发现自己饭卡没带,正当徐言尴尬时,身后排队的人递来一张饭卡:“先刷我的吧。”徐言忙转身说谢谢,发现是一名比自己看上去小几岁的年轻男人。徐言在一旁等他买好早餐,然后说:“我把钱用支付宝转你吧!”男人没有拒绝,笑着点点头,取出手机。徐言便趁机和他聊了起来:“学生?读博

  • 我和反派相依为命[快穿]之环境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我变得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甚至,在我心灵的深处,我阴暗又堕落,自私又冷漠。父母有时责备我,说我太冷漠,没礼貌,不会说话。我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呢?我之所以这样,都是拜你们所赐啊。是你,母亲的懦弱,让我变得胆怯、内向,在渴望的东西面前习惯性退却。是你,父亲的漠视,让我变得冷漠、无情,在绝

  • 向往的生活之真人游戏俱乐部在线阅读第十章

    常欢说:“你别难过,我现在是暗恋,现在不打算告白!”然后俩人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晚上,我们聚餐,大家都去吧!小满说,大家一听晚上又能出去了,就欢呼到:“耶,太好了!”小满给秦明打电话,但一直没接,可能做手术呢吧!晚上,公司有聚餐,方蕊发明了一个游戏,是用扑克牌的,指定两张扑克牌,拿到他的人都按照出题人

  • 超凡战尊在线阅读初立威2

    话说李嬷嬷跑回到二夫人慕容凤的院子梨苑禀告了沐染的反常。二夫人从李嬷嬷那里得知沐染一口一个二夫人,一口一个妾室,胸中怒气翻涌只道:小贱人,跟你那失踪的娘亲上官飘雪一样让人厌烦。说完又问道那小贱人还说了什么。李嬷嬷回道:五小姐还说她身为堂堂丞相府嫡女,二夫人却苛待她这个嫡女转而宠爱自己的庶女。这是好夫

  • 假面骑士:无限刷卡!在线阅读第2章

    十七岁的白丹是个不折不扣的叛逆少女。叛逆源于很多因素:爸妈离婚、妈妈去世、爸爸再婚……原本还算美满的家庭被另一个女人插足而支离破碎,妈妈气得病倒了,没撑多久就去世了。爸爸力排众议和那个女人结了婚,从那天起,白丹每天都在绞尽脑汁地想怎么给后妈添堵:把后妈的化妆品打碎?故意不吃后妈做的饭?没事就挑后妈茬

  • [网王/幸村]五感在线阅读第5章

    古县城的大街上,下起了蒙蒙细雨,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亭子内,顾浅坐在长椅上,磕着瓜子,十分悠然值得。别以为她是在悠闲躲雨,其实是脚崴着了,走不动路,然后老天爷下着淅淅小雨,吹着微风……相比之下,墨则渊,忙碌派暗卫去买药,吩咐下人拉马车过来最重要的是,还要亲自去果铺挑选清甜脆爽上好的果脯。墨则渊是赵国

  • 末世:我妹不可能这么猛第4章在线阅读

    那次是传说是近三十年来最热的夏天。连队里都破天荒放了十几天的高温假,夜晚,跟好久不见的老友吃完晚饭后江稷山驱车回家。在等红灯的时候瞥到旁边的巷子里有两三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围住了一个女孩子吵吵闹闹的,军人敏锐的直觉让他感觉事情可能有不好的事发生。后来他才知道,那晚打开车门,是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