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大秦:摊牌了,我是嬴政之焚

2021/6/11 11:13:26 作者:赊刀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秦:摊牌了,我是嬴政
大秦:摊牌了,我是嬴政
作者:赊刀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夏炎只是咸陽城一家客栈的小老板。但是,他的真实身份如下:大秦幕府第一腹黑苟头军师。李斯和王翦的授业恩师。项羽和刘邦闻风丧胆的死对头。大秦黑骑缔造者。剿灭山东六国的带头大哥。赵高的掘墓人、世界地图绘画师、大航海时代先驱者。亚历山大帝国和罗马帝国的终结者、截掠天下财富的海盗头子。古华夏一统天下的幕后黑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林家的二丫头,大名叫晓谢,但一般都被人称作林二丫。

在整个杻阳村里面,林家的屋宅是离两间茅屋最近的家宅——在杻阳村民的交谈中,二间茅屋,一般都是特指柳芸和希言的茅屋。

因为住的近,所以柳芸和林二丫偶尔会有所交谈,而村里的人都说,二丫沾了芸姑娘的灵气,这几年越发标致了起来。

虽然羞涩,但其实二丫很喜欢这种评价。

杻阳村穷乡僻壤,没什么好衣服,二丫身上的衣服有些老旧,上面还打满了补丁,但这是她最喜欢的那件衣服。

再过两个月就16岁了,娘亲说在生日那天会送给自己一件新衣裳。

新衣裳,不是姐姐穿旧的,也不是哥哥的破衣服改的。

想到这里,她心里有些喜滋滋的期待,就和吃了蜜糖一样,晚上偶尔都会笑醒。

因为有心思,所以今天她睡得比平时要晚。

灯油比较精贵,她舍不得点灯,就打开窗户,就着月光,将绑着头发的红绳解开,收拾起辫子来。

正当她低着头,编着辫子,想着小心事的时候,她感觉似乎有个影子,再自己的余光中一闪而过。

那似乎,并不是错觉。

林二丫猛的抬起头来,顺着杻阳村中心的大路看去,不远处,有无数僵硬的人影,直挺着双手,一蹦,又一蹦,朝着杻阳村赶了过来。

然后她听到,村北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听声音,似乎是村北种菜的老刘头。

二丫顿时被吓得脸色煞白,然后她听到父母那屋传来母亲有些惊恐的疑问声。

“怎么了?大半夜的嚎这么响。”

二丫有些哆哆嗦嗦,但无比麻利的答道。

“爹,娘,快逃命去吧,棕…棕子来袭村了。”二丫很害怕,说着,说着,就变成了颤抖的哭音。

“是粽子吗?不是旱骨桩?”这是父亲的声音,父亲早年跟随戏班去南方讨过生活,见识稍广,这时心里依然有些侥幸。

粽子,指的是僵尸。而旱骨桩,是民间对旱魃的称呼。

“我…我不知道”,二丫哭着说。

“去请芸姑娘来收拾它。”

“爹,娘,别想了,赶紧逃命去吧,太多了,芸姐也没办法。”

“多?”林妇差点被吓晕过去,抢着问:“有多少。”

“我…我不知道。太多了,数不过来。”

然后二丫想起柳芸平日用的那个词。

“有成千上万那么多。”

然后是一阵呯哩嗙啷的声音。

再然后是父亲愤怒的骂声,“蠢女人,这些东西有什么好收拾,赶紧带着大丫二丫和小子逃命去。”

“妹妹,妹妹,那些粽子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这是姐姐在问。

“村北。”二丫一边迅速的穿好衣裳,一边拔腿去开门栓。

闻言,林家小子建议:“我们往山上逃,过了杻阳山,去南方。”

“好,就这么办!”父亲斩钉截铁的做了决定。

门栓被打开后,屋外不远处有个人影从山道走了过来。

几个女孩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差点吓晕。

“慌什么?那是人。”

听到父亲的声音后,再看那人影,虽然缓慢,一只脚还有些跛,但好歹不是僵尸那种跳着前进的。

“是孙猎户。”

孙猎户住在村子的西北角,今年三十来岁,因为长得丑,加上是个跛子,所以依然未娶。在杻阳村内数一数二的胆大,平日里不光打猎兔、羊之类的野兽,虎、狼之类的猛兽也经常能够捕到,甚至曾经杀过一头名为牝牡的小型妖兽。

“孙猎户,孙猎户,你从山上过来?现在山路好走吗?”

孙猎户没有立即回答林父的话,跛着一只脚,缓缓的,有些失神落魄的走了过来。

“完了…全完了…”

“老孙,山路好走吗?”看着孙猎户失神落魄的样子,林父心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但依然不依不挠的问。

“山路?”孙猎户的表情非常木讷,突然挤出一个无比难看的苦笑。

“已经没有山路咧,那是死路…山上有无数的死人正朝着这边过来。”

林家一家人的脸色,顿时无比痛苦,只觉心如死灰。

必死之局,无路可逃,好比天灾。

二丫听到自己的姐姐嘤嘤哭了起来。

二丫没有哭,她有些惊恐的看着孙猎户,看着他手中扬起的长猎刀,看着他在月光下越发狰狞的脸。

二丫终于惨嚎了出来。

孙猎户的动作太快,当他挥刀砍落父母头颅的时候,二丫没来得及喊。

当他将长刀从哥哥胸腔中拔出时,她已经完全被吓傻,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该喊。

“是你们,是你们,喊我瘸子,瞧不起我。”

“该死,这个村子里的人都该死。”

孙猎户粗重的呼吸着,双眼赤红,泛出摄人的光。

他感觉自己疯了,有一种名为恐惧的火,在自己心中熊熊燃烧。

像是濒死的野兽,向这个世界宣泄自己最后的不满。

在杀死林父林母和二丫的哥哥后,孙猎户的目光,看向了大丫。

他像猛虎一样,扑了过去,抓着大丫,就开始解她的衣裳。

原本被吓傻的大丫,这时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看到的是什么。

孙猎户开始脱他自己的衣服,然后大丫开始猛烈的挣扎起来。

一时难以得逞,孙猎户心里顿时有些烦乱,于是怒气冲冲的,用长刀抹了她的脖子。

随后,孙猎户转头看向比大丫更漂亮的二丫,站起转身,提刀朝二丫走了过来。

孙猎户将二丫的衣服粗暴的撕开,露出白腻的肌肤,呼吸更加粗重起来。

“求你了,我就要死了,还没有碰过女人。”

二丫终于反应过来,他想要做什么,于是惨嚎出声。

有些可笑,父母家人没死在粽子手上,却被杻阳村的村民杀死。

人,竟比魔怪还要可怕得多。

二丫比不过他的蛮劲,挣扎越来越小,手脚慢慢的被制住。

她知道,这就是最后,也是她所能做的全部抵抗。

她没有勇气去咬断自己的舌头,感受着他有些灼热的体息,眼角不禁有泪划过,细细淳淳。

无力反抗,所以她只能用尽全部的力气,把脸转开,不去看他。

至少,我不想看到你的脸。

就算不久就会迎来死亡,我也不想记住你的脸。

今夜,不知有多少户的油灯打翻在地,有火自几户家中燃起,随后越演越烈,不多时就已经在村子内蔓延开来。

今夜,此村被火包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楼修仙传在线阅读第三章

    新婚第二日,梅馨独守空房。本以为天黑了丁忠会回来,梅馨一直等到子时,都不见他的影子,问了家仆,丁忠一整天都没回家,好像是去了花柳巷。梅馨心里苦,晚饭时老夫人特意交代了白喜帕的事,本应该在新婚之夜就完成的,这都第二天了,梅馨总共就见了丁忠两次,她一个人,怎么完成?困意一点点吞噬了梅馨,她倒在床铺上睡了

  • 穿成修仙文里的圣母女配父亲

    当严汐再度醒来时,已是一天后的晨时。他又回到了那间已渐渐熟悉的卧房,浑身几乎缠满了绷带一样的医用布条,身体依然很沉,可知觉却敏锐了许多,尤其是痛觉,他现在每有一点大的动作就迎来一阵钻心入骨的疼痛,像是把之前没能及时体验到的痛苦全部叠加到了一起似的。床是下不得了,他只好乖乖地原地摊着发呆。偶然间,他偏

  • 不死战神之那些遇见你的日子(3)

    初三是中考的备战和冲刺阶段,每个人都很忙碌,而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好像一眨眼就到了中考的考场上,陈见依旧很紧张,不过她放慢了做题的时间,对有把握的题先做,没有把握的多看两遍题目,有时候题目看第二遍突然就又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果然老师说的心态很重要,是对的,平常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要太过于纠结

  • 皇上请答应在线阅读第五章

    望边城地处北地郡,因为是王朝内最靠近北境蛮族领地的郡城,所以妖族祸乱不断。除了在漠北黄沙战场上有曾经隶属于老将军唐璜的白马铁骑剿杀越界蛮族和妖族,同时在郡内也有江湖势力汇聚而成的统一机构负责组织猎杀偷偷窜进王朝领地的妖物,这些机构被江湖好汉们统称为酒馆。初春时节,柳树抽芽,百花齐绽,本应是万物复苏的

  • 娱乐之传奇在线阅读第4节

    天道恒而人无恒,故明无明。《人皇道经-无明篇》“齐霞,修缮县衙和监狱都需要钱,你觉得这些钱应该怎么来?”坐在陈旧的椅子上,李星梦一边吃着外面买来的小吃,一边对着齐霞询问着。“目前紫瑰的财政收入有点紧张,至少需要两年才能有盈利,想要凑齐修缮县衙和监狱的钱,起码得五年。”齐霞这些天一直在处理县衙的财政以

  • 网游之神一样的队友在线阅读神针出现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今天是苏修第一次杀人,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父母现在情况如何。他心里十分忐忑不安,苏修快速的跑下了山,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家的方向出发。苏修的第六感是对的,来迎接他的只有母亲。“苏儿,你去哪里了啊,警察局来人说你死了,我始终都不相信,你回来

  • 少年派:天子门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家暖气足,楚戈踏着黑色人字拖,一件连帽衫,眉眼懒洋洋耷拉着,和在学校时不大一样。“知道什么,”他瞥一眼江驰的膝盖,“知道你很有礼貌?”我靠?江驰:“?你再说一句?”楚戈嘴角微压,重复:“有礼貌。”江驰:………楚戈有点被他表情取悦了的意思,转头进屋。从楚戈先一步知道大家底细、从江驰摔的那个大马趴,就

  • 仙古一家之大厨谢衣在线阅读头牌包夜50万元

    不一会后,门外很快响起了门铃声,慕时念闻言火速走到门口,打开门,从门缝中伸出手,“你把衣服给我吧!谢谢你了!”慕时念二话不说,把裙子打开的时候,发现是GUCCI的品牌,黑车大叔居然买山寨货给她……果然是做黑生意的男人,她没想太多,直接把裙子往身上套进去!她才穿好,薄司深从浴室里出来,磁性的嗓音低沉沙

  • 九剑灭神在线阅读第二节

    三日,唐家上上下下清素一番,下人们人人自危,西园的主子们也整日提心吊胆。西园住的是唐虞的二叔三叔两家。唐家是祖传的宅子,前些年那两位叔叔和她对峙的最为厉害的时候,在西院砌了堵墙,算是划清界限、不相往来的意思。只是后来看她的位子坐的稳了,才又借口文丫头、容丫头她们过来请安方便,开了道门。唐虞和那两位叔

  • 仙入凡尘挑事

    海棠苑,焕然一新。初入门,便是一池活水,连接着外院的秋湖,此时莲花正盛,莲花上是一座精致的白玉桥,桥首桥未是十二月的花雕,再往前走,一座汉白玉的建筑赫然在眼前,海棠苑三个字是当年惠明皇后亲手所写,走进门,竟分不清隔间,原来四面都是用玲珑木板雕刻的或“岁寒三友”或“梅兰竹菊”,一格一间。再走,是会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