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地下情”翻车现场第八章

2021/6/11 10:29:41 作者:巧克力香菇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地下情”翻车现场
“地下情”翻车现场
作者:巧克力香菇来源:晋江文学城
【专栏下一本《今天开始养鬼王》求收藏,么么哒】夜店小王子窦坤被老爸丢进一个项目组,美其名曰锻炼一下。扫遍全组,也只有总监值得“锻炼锻炼”。他本想走个肾就溜,却莫名其妙走了心。独身主义、精致单身贵族郝总监真香了,被一个毛头小子弄得心神不宁。一场觉后,他觉得“禁止办公室恋情”这种约定俗成还是不破为好。只想偷偷来段地下情,却每天都在直播翻车。窦坤(23岁集团太子攻)X郝玉琛(30岁执行总监受)……阅读提示:1v1、he、年下、办公室恋爱【公告】本文将于8月21日周五入(倒)V,倒v章节从24-46,看

晚八点,文化节正式开幕。罗盈也跟着去凑了热闹,反正谁也不认识谁。

台上讲话的人是简埃,她并不惊讶。路灯上的广告牌已早早告诉她,这活动的主办方是同归传媒。

同归传媒的孟词。

网上的风言风语刚少了一些,简埃这么一露面,八卦热度瞬间又起。罗盈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了一张巨大的蛛网之中,她很想往外爬,很想向前走,可她就是被牢牢粘住,动弹不得。

他们真的想吃掉她,是吗?

看来,是的。

肩上忽然一紧,五块钱揽住了她。如同恋人一般的亲密姿势,镜头对着她咔嚓一闪。

罗盈缩了一下,斗笠被撞歪。

没人注意这两个人,毕竟这种场合,自拍实在太正常不过。罗盈木然地抬头看着那青年,他摘下面具,又拨开罗盈的面纱。

“看镜头。”他道。

罗盈比了两个耶,脸上挤出可爱的笑。

这时机很好,如果再次出击,说不定可以攻下。可她突然身心疲惫,完全提不起兴致去勾搭。

他鼻梁长得不错,罗盈想。有点像简埃。

……

酒店昏蒙的灯光下,罗盈伸出食指,沿着男人的轮廓抚过。她骨架纤细,乍一看如弱柳扶风,玲珑雅致。可没人知道,她学过十二年咏春。虽然是个半吊子,可在狭窄的空间里对付心生歹意的男人,也绰绰有余了。有人问她做这门生意如何自保?她只是笑着说自己运气好。

男人名叫简埃,是她当下的目标。可奇怪的是,自打刷卡进了门,简埃就忙起了工作,电话一个接一个,消息一条接一条。罗盈不敢去夺他的手机,也不敢娇嗔——简埃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简埃。”她自背后抱住男人,轻轻地叫。若说原本还有些纠结,那此刻便是彻底接受了。“你的时间能不能分一点给我呀。”

简埃愣了一下,笑着收起了手机。罗盈将他按倒在床上,床垫因猛然负重而反复弹起。她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她当然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可为了迎合简埃,她只好抿抿嘴,露出一个害羞的笑。

“很辛苦是不是?”她温柔地按压着他的太阳穴,又捏捏他的后颈。“你整天忙工作,都——”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简埃翻身压在底下。“你想说,我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身体。”

罗盈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我想说,你都没时间……”

“没时间什么?”

她温顺地抱住他,在他耳边道:“没时间疼我啊。”

简埃的呼吸粗重起来,半晌,他还是松开了扼住她腕部的手。“罗盈,”他倒在她身畔,“你确实很讨人喜欢。”

未必就是他钟爱的类型,但不得不说,她的出现很是恰好。就像沙漠中缺水的旅人,拾到了一瓶饮料。即便他更爱喝白开水,可这饮料也是救急的。

是他当下所需。

突然被叫了全名,罗盈有些失措。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一直叫她“盈盈”。

“我知道是孟词叫你来的。”简埃坦白道。“雇你来……分散我的痛苦。”

罗盈心里一惊,忙侧过头去看他:“你知道?”

“嗯。”

像是看出了姑娘的误会,简埃解释道:“你做得很好,这点是真的。老实说,我差一点就喜欢上你了。”

“差哪点?”罗盈追问。

“孟词。”他定定道。

事已至此,罗盈也觉得没必要藏着掖着了。“你们夫妻俩真没劲,”她抱怨,“你为她好,她为你好。她怕你难过,就雇我演戏,你怕她难过,就跟我演戏。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呢?好端端的,钱都让我挣了。”

话说得如此直白,简埃饶有兴致地端详着她。“这才是真正的你吗?”他道。又自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淡银色的名片,递到罗盈面前。“真爱批发商,罗盈?”他笑。“这名号还真有意思。”

罗盈接过那张名片,是她的没错。从哪儿搞来的已经不重要了,她只是问:“你老婆可是一次性付了全款,你不打算跟我发生点什么?”

“算了。”简埃摇摇头。“我不能对不起她。”

“可你已经对不起她了,”罗盈不依不饶,“你假装喜欢我,假装跟我在一起,假装跟我开房。简埃,在孟词眼里,你已经背叛她了。”

“你不了解她。”简埃否认。“她知道我不会做什么的,所以才放心让你来……勾引我。”

罗盈感觉自己的思维有点短路,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她好像有点明白,又好像不太明白。“你是说,这是试探?”

简埃也起身,看着她道:“这是赌。”

“那你为什么不戳穿?”

“她知道我也在赌。”

“可是她快……她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简埃。你们要这样互相折磨下去吗?等你后悔没有关心她的时候,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简埃沉默了。良久,他坦诚道:“她知道我关心她,可是,她不需要。”

男人看上去痛苦极了,或许他也觉得在罗盈面前不必有所掩饰。一切的算计,她都会知道,一切的默契,她也都能感受到。

罗盈无声绕到他身后,趴在男人背上。这样多少能舒缓男人的孤独,她歪头问:“你们不累吗?”

简埃没有回答她,罗盈想,那还是不够累。这样的爱情真可怕,她决心收起那份迷恋,改成敬而远之。互相信任,又互相出题,互相隐瞒,又从中得到最大乐趣。即便满身疲惫,这疲惫却也是最大的动力源泉。

罗盈有点怕。

……

正迷茫间,有人拍打了她一下。那人手劲很大,罗盈吃痛叫了一声“哎呀”。

是个比她壮一点的女人,一见她回头,脸上的表情立刻从好奇转为了惊喜。“罗盈!”那人掏出手机对准了眼前的姑娘,快速按下录制键。“你就是那个罗盈!”

这一声高呼使得周围的人纷纷瞩目,罗盈感受到无数犀利的目光。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得她,但她知道,所有人都在注意她。

我是罗盈,她想。可我不是你们说的那个罗盈。

举起手机的人越来越多了,罗盈下意识看向那借她五块钱的男人。他不知什么时候又戴上了面具,罗盈不知道他此刻是何表情。

为什么要看他呢,为什么会看他呢。难道被他帮了几次,就以为他还会再帮这一次、下一次吗?罗盈暗骂自己幼稚。

她从男人手里接过斗笠,又把自己盖上。下颌处紧紧打了个结,以确保不会被挤飞。有了面纱的遮挡,罗盈也不是那么害怕周围的摄像头了。“我不是罗盈,”她冷静道,“你们认错人了。”

“就是你!”有个人出来拉她,又打开搜索引擎,飞快地搜出她的照片。“哎,这不是你吗?这不就是你吗!”

“小三啊!”

“不要脸!”

“这年头还有荡-妇呐!”

“……”

议论声如涨潮一般层层袭来,罗盈想跑,却被围堵得密不透风。她听见很多人在说“实锤了实锤”,又听见有人嘿嘿地笑“肯定是来找简埃啊这个骚X”……

这其中也堆叠着一些男人的声音,大概也就是“这种女的玩玩还行,娶回家的话我可不敢”之类的话。罗盈直犯恶心,心说你想得挺美,老娘还看不上你。

五块钱静静围观了一会儿,又见罗盈一直垂着头,也不知她到底在想什么。那些斥责他当然也听到了,沉默片刻,他还是上前解开了罗盈下颌处的系带。眼前一亮,头上一轻,罗盈觉得自己的铠甲被人剥开,所有的声音陡然放大了一倍。

那些恶言裹挟着恶意直接向她射来,她觉得自己好像在游街示众。

她不知道那青年要干什么,只见他也摘下了那木制的金刚面具。觑准了手机举得最高,贴得最近的一位,他将罗盈搂在怀里,朗声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误会。”

有瓜可吃,更多的手机悄悄围了过来。“什么误会?那些照片你没看过吗?”

“那只是你们的意淫。”

“编,接着编!”

似乎有人在直播,还有人幸灾乐祸地念着弹幕。也都是一些说“骚年你被绿了”之类的言论,外加成倍增长的嘲笑和辱骂。罗盈知道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内幕,只是在为了她瞎编。虽然没什么实际用处,可她还是感激不已——至少不是孤军奋战。

抬头看了青年一眼,刚巧他也在低头看她。

四目相对,秋水映朗星。

“罗盈是我女朋友。”说着,男人将手插进兜里,掏出了钱包,又从里面抽出身份证。“至于你们在网上看到的那些照片,我想请诸位换位思考一下。自己弟弟快结婚了,身为长兄,接送一下未来弟妹,也没什么见不得光的吧。”

当然有人质疑,但男人显然还没说完。

“之前之所以不跟大家坦白,是因为,网上多得是你们这种无聊的人。所有的时间都用于窥探别人的隐私,所有的戾气都冲着无辜者宣泄。我们的事,凭什么要跟你们有个交代?你们自以为匡扶正义、惩恶扬善,其实,无非就是生活没意思,活着不如死罢了。我看,不如现在就把你们的镜头从后置切回前置,好好看看清楚,你们这些人,到底长了一副什么惹人生厌的嘴脸。”

这一番话把罗盈惊得目瞪口呆。只见他将身份证举在身侧,又流利地背了一遍身份证号。接着,他堂堂正正道:“简星,欢迎你们认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忍界在线阅读第6节

    你在福泽谕吉先生的恐怖表情下,你知道绝对不会得到他本人的同意,但是你觉得梦想还是要用的,万一实现了呢。“本人原朝石,家住……,银行卡总资产×亿美元……,在东京大坂等处名下共有三十二套房产,其中大多为别墅以及少部分城堡。交往以后金钱一般都是交给男朋友保管,除了喜欢喝酒以外无其他不良嗜好,对待感情认真洁

  • 路孤心平哮喘

    “山野间”淋过雨后的第二天,空气中满是清香的味道。盘绕在窗户上的藤蔓,结出了只有小拇指大小的葫芦果,挂着点滴雨水,看上去格外诱人。但木屋中的阮奕珊却没心思欣赏这雨后风光。阮而思一直是有早起的习惯,每次阮奕珊睁眼时,他睡的那个地方总是平平整整的,不是去外面端水了,就是一门心思扑在捉蝴蝶上了。但今天,小

  • 都市之完美一生第六章

    海里的八爪鱼有吸盘,山竹没有。李榫很轻松的就把山竹从身上“扯”下来,用被子把她包裹成一个蝉蛹,一条腿跨过她身体,半压在她身上,胳膊压着她的肩,不让她乱动。他有些烦躁的问她:“你到底要干嘛?”“吸~”山竹突然做了个深呼吸,龇牙一笑:“当然是,干.你呀~”突如其来的一脚油门,李榫毫无准备,出于惯性,他的

  • 近身狂兵命运的开始

    秦洛风,孤儿,文凭嘛,高中毕业生,退伍军人,现为快递员,今天,他的任务是要送一份奇怪的快递,为什么要说奇怪呢?我们下面看。【3G书城】“老板,你有没有搞错,这古楼立这儿起码也有两百年了,鸟都不愿意在这儿筑穴,你确定这儿会有人?”秦洛风手举着手机问道。“哎呀,顾客是上帝嘛,人家让我们送哪我们就送哪儿。

  • [JOJO]身为中国人的我如何在异国他乡生存在线阅读他很满意(2)

    陆惟真正出着神,眼角余光却瞥见阳台斜上方,有一道黑影,极快地一闪而过。她回过神来,定睛望去,夜幕漆黑,灯火四缀,阳台上方分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是鸟吗?还是谁家的衣服什么的,被吹下去了?她也没太在意,转身进屋。既然已经面向未来,美好地憧憬了相亲前景;接下来,就该面对现实了。陆惟真躺在床上,看手机上

  • 九界天经之第五章(5)

    第二天的行程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开始的。昨天的安营是沈管家对李洄的最大容忍,而李洄对沈管家的最大容忍是让他大早晨起来把自己拽醒。他一开始想的挺好的,就算自己被拽起来的了,也可以在马车上睡,毕竟头一天睡的很足,在马车上闲来无事便一直看书来着,谁承想越看越头晕,越看越头晕,到后面直接睡着了,而今天为了

  • 洪荒明月在线阅读花开满怀,百转峰回

    缤纷树木,千红万紫,一座花苑,芬芳满怀。美兮美哉,怨兮恨哉。青丝席肩,绮罗裹身,紧促额间,悲悯于世!倾盏望月感伤,不禁想起往事,泪落菩提:花床上,漠然转身,泪落枕边,幻化万千花瓣,飞散空中,不见踪迹!“姐姐,夜深了,你在这里做什么?”身后来的是位女子,将倾盏拉回现实,面前女子素簪挽发,却柔美娇媚,步

  • 花事了在线阅读第7章

    云晓端着盆子进来的时候看到凤白将魔抓伸向自己的脸蛋的时候忍不住出声,凤白连忙将爪子给放下来。简单的洗漱后,凤白就径直去了食厅,却不想正好碰上了刚下朝回来的南宫姲,只见南宫姲身着一袭蟒纹赤红色长裙,和藏在凤白枕头下的是一模一样的,凤白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她的衣袖,还是完好无损的,这一看就看到了南宫姲手上

  • 都市之我有无限分身第二章

    在齐颜的强势教育下,顾胤霆小朋友板着脸,有样学样威胁了秦宇一顿。秦宇小屁孩吓得大气不敢出,缩在秦家保姆身后当鹌鹑。秦家保姆气死了,又拿齐颜没辙,只能束手无策立在原地。园长一脸不赞同,小声劝说,“顾太太,不能这样教育小孩的,小朋友相处要友爱,互相帮助——”“园长,您有您的教育方式,我也有我的教育方式,

  • 古域情缘在线阅读第2节

    “老公~”叶半夏在床上使出浑身解数,纠缠着某人。慕南寻眼神动都没动,手丝毫没抬离键盘:“有屁就放!”“今天你们公司的人联系我,说想把我的小说《烟花易冷》拍成电视剧!”两眼放光,渴望地看着自家老公。“所以呢?”慕南寻淡淡道。“我要做女主角!”叶半夏兴奋地在床上滚了两圈。慕南寻盖上电脑屏幕,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