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都市修仙狂婿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1:52:35 作者:阡陌之间 来源:17K小说网
都市修仙狂婿
都市修仙狂婿
作者:阡陌之间来源:17K小说网
仙界万域之主九天仙尊一醒来,居然成了一名上门女婿。前世遭受各种的欺凌羞辱,受尽冷眼冷语,重生归来,习得医道圣手,成为医术界的超级神医,拥有仙法透视神瞳,成为了古武界的无上宗师,纵横都市,横扫无敌!

乔山家一直保留着三五只下蛋的母鸭,他们家的咸鸭蛋总是不断。郁风家有些年份会养上一只,有些年份则是一只不留。

这些成年的母鸭都是散养,没有人照看。早晨从鸭舍里放出来后,自己摇摇摆摆地直奔小河,各家各户的鸭子汇聚成一群,自行觅食。傍晚时分,这一群鸭子会自动地集体上岸,摇摇摆摆地走在村庄的小道上,在各个岔口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这些鸭子的蹼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豁口,或左或右,或大或小,或一个或两个……

这些豁口都是它们的主人所作的标记。

尽管每一只鸭子都是经过了尽挑细选,然而难免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有些鸭子一向是聪明伶俐,可是在某个阶段突然就不着调起来,三天两头的离家出走,常常出现在别人家的鸭舍中。这个时候,鸭蹼上那一个个只有自家主人才能讲清楚的特殊符号就成了关键证据。

这些个鸭子整天在外面游荡,自行觅食,只有晚上回家时,才需喂食少量的粮食。无需有人照管就有鸭蛋吃,真是何乐而不为!

狗改不了吃屎,这些鸭子有着改不了偷吃的毛病,是记吃不记打。 平日里到也无所谓,然而到了稻子成熟的季节麻烦就来了。随着稻谷一天天的成熟,秸秆压弯了腰,稻穗一天天地低垂下去。鸭子一抬头就能吃到喷香的稻谷。这个季节,一不留神,众鸭子就遛进了稻田。

庄稼是农民的命根。忙活了几个月,眼瞅着就要收获了,却被一群鸭子给偷吃了,给糟蹋了,那个心疼,那个气愤,可想而知。

乔山是村子里的能人,村民想买点紧俏商品,常常有求于他。平日里,乔山在村子里总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派头。乔山家的鸭子进了某户人家的稻田,稻田的主人往往是忍气吞声,最多也就是十分气愤地将鸭子赶出稻田,然后对着空气骂上一通。

这条小河的北边是前进生产队,南边是张庄生产队。鸭子可分不清南与北,时不时地遛进了小河南岸的稻田。张庄生产队的村民可不买乔山的账,轻则骂上门来,重则是有些鸭子将永远地留在了这片稻田里(直接被打死)。

鸭子被打死了,捡回家,好歹可以美美地吃上一两餐,就当是改善生活了。

稻田的主人不干了:我的稻田被你的鸭子给糟蹋了,你却因此而全家人美美地吃上一两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鸭子打死后扔进稻田深处,让你找不着,就作为肥料反哺稻田吧!

父亲受不了人家的骂,况且被打死了,连尸体都找不着,也太划不来了。故而有些年份,郁风家不留产蛋的母鸭;即便是留,也就是那么一只,跟在后面打打酱油。

这些鸭子并非每天都会自发地回家,特别是在稻子成熟的季节。新稻谷吃饱了,家里投喂的那点陈年烂谷子,就没有吸引力了。鸭子的胆子比较小,成天地被人在后面撵着打,早已晕头转向了。有时候,这群鸭子已经到了码头附近,就是不知道上岸。

哪家人有空就去河边赶一赶,鸭子多的人家自然积极一些,去得多一些。有时候,郁风也会去赶鸭子,但去的次数并不多。

这一天的傍晚,郁风提着一桶水正往回走,下班回家的乔山迎面走了过来。

乔山用他那张永远不会笑的脸对着郁风说道:“小风,你去东头将鸭子赶回来。”

郁风并未停下脚步,不以为然地看了乔山一眼,继续往前走。

乔山气急败坏地走上前来,冷不防地给了郁风一个耳光。

郁风没有提防乔山会来这么一手,打了一个趔趄,水桶从手中滑落了下来,水洒了一地。

这一幕恰好被水妹子的母亲看到了,赶紧走了过来,埋怨道:“你打人家小风干什么啊?”

乔山一脸气愤地说道:“他们家从来都不去赶鸭子,就知道吃现成的。”

郁风心想:我们家就一只鸭子,你家多少只?你要是好好地跟我讲,赶个鸭子也没什么的。你用这种命令的口气跟我讲,我偏就不去。

郁风揭起那只仅剩半桶水的木桶,回家去了。

尽管莫名其妙地挨了打,但是郁风回家后啥也没讲。因为他知道,乔山在村子里一向很霸道,他不是第一个被打的。讲了也白讲,讲多了,说不定有些不耐烦的父亲上来又是一顿打。

留级后的第一学期,郁风考了个全班第一,捧回了一张“三好生”的奖状。尽管啥奖品也没有,只是一张奖状,却是一份极大的荣誉(花亭荡小学每学期每个班级仅评出一个“三好生”)。

郁风第一时间就将奖状张贴在了堂屋的侧墙上。

看着那熠熠生光的奖状,郁风的心中甚是得意。憧憬着要是将这一面墙全都贴上奖状,那该多好!

得意完之后,郁风也在提醒自己一定要努力。他知道好多人留级之后的第一年,考试成绩都很好;但是吃完这一年老本之后,成绩立马下降。故而,这一年的考试成绩再好都不能说明自已的学习成绩进步了;要是一直保持住了这个成绩,才能说明问题。

第二个三年级的第二学期开学后的第一天,郁老师说下午颁发少先队干部的队标,大队委的队标由学校统一颁发。

郁风是班上唯一的三道杠。

中午回家后,郁风匆匆忙忙地扒完了午饭,开始换衣服。这件衣服嫌褶,那件衣服嫌旧。换过来,倒过去,都觉得不合适。其实,郁风一共就这么两件衣服而已,没什么可供挑选的。

换好衣服后,大中午的,郁风居然破天荒地拿起母亲的牙刷开始刷牙。在这之前,郁风从未刷过牙。郁风的刷牙史就是从佩带上三道杠的这一天开始的。尽管从这一天起,郁风天天刷牙,可是他的那一口黄牙已经刷不回白色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盛世文豪在线阅读第5章

    “哥,明天下午咱去打游戏吧,我掏钱。【3G书城】”如果按单澜笙打游戏的胜率,估计很快也能到星钻了,哈哈。一想着一些同学嘲笑自己的段位,许一铭一阵火。只可惜技术不行,打不上去,请代练又没有钱,虽然一个月不少零花钱,但许建雄和郝莹娟管的紧,没一块钱都要算仔细,节省着花。别说买外挂了,某宝代练都不敢找。不

  • 海贼:开局就杀了艾斯之午夜梦回(7)

    大柱胆怯地说:赵哥,你没听见外面的鬼哭狼嚎声吗?小队长赵福田也竖起来耳朵:这不那大坑发出的声吗?看把你们吓的!李美凤趁机赶走大柱:大柱啊,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动手呢?老赵,你快过来帮忙,我一个人得弄到什么时候?大柱一见情形,就乖乖出去了。那我先出去了,你们也别太张罗了,简单做点就行。李美凤给自己的丈

  • 迷路[终极三国同人]在线阅读第7节

    梦千落带着两个丫鬟适时地走了进去,薛姨娘一脸的震惊。梦千落,你到底想怎样!都已经被人抓到现行了,自己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没什么,就是想把当年薛姨娘告诉千落的话,和薛姨娘说一遍。姨娘,从今天起,你要乖乖的,不要做什么让千落不开心的事情。说话做事都要谨慎,不该你做的事别做,不该你说的话别说!否则,你吃的

  • 科幻:在降维打击之后崛起在线阅读眠龙勿扰

    萨拉查·斯莱特林仍然记得老斯莱特林从古印度回来的那个下午。他给自己的孩子送了一条小蛇作为礼物。在这之前,自老斯莱特林离开当时怀孕的斯莱特林夫人已经十年了。老斯莱特林年轻时,狂放不羁,喜欢各种新奇事物,到世界各地去游历。在非洲,他捕猎过狮子,去金字塔里盗墓;在海洋上,他坐过幽灵船,见过巨大的海怪;在欧

  • 万界之王在线阅读第3章

    云安手持长剑,脸颊微红,眸子却明亮。一袭红衣更衬得她英气勃勃,她抓紧剑鞘,丢掉手中的酒壶,拽住戏莲,气汹汹的向如意酒楼走去。“小二,把你这里的酒,都摆上来!”云安说着昂首阔步向二楼走去。“小姐,小姐。”戏莲努力想要拦住自家郡主,奈何自家郡主怎是她能拦住的。“这这这……”小二也有些摸不清头脑。“这什么

  • 北纬30度之哀隆古国在线阅读第八章

    夏知知绝望时,小夏正在跟方管家学插花,外面的风雨没有飘进她的世界。方管家似乎立志要将小夏培养成一个淑女,品茶、插花、礼仪,小夏的功课渐渐多起来。她本就笨拙,学起来格外吃力,一朵朵娇艳的花被她插成了墙角没人打理的野花,毫无美感意境可言。小夏不知道哪里不对,她觉得这样就很好看,但方管家总是不满意。她亲自

  • 三国∶将帅无双在线阅读茅庐清出始为民(上)

    在国家版图中,平山县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县城,真的,连个点都不会有。昆仑群山四周散布者大大小小好几个县市,平山永远都是不耻最后的那一位,县城也是小的可怜,由拱山和平流两个区组成,当地人自嘲:出门上车眨个眼,城市已在身后边。虽有夸张,但基本属实,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县城范围虽小,该有的县级城市机构配

  • 困兽在线阅读第9节

    “伊鲁卡老师,这次是我赢了吧!”只见那个偷袭鸣人却伤到了佐助的“油女志乃”挤开木然发呆的同学,兴奋的冲入场中,样貌一阵变化,不是鸣人,又会是谁?伊鲁卡心中暗暗一惊,鸣人刚刚的变身术,竟然连自己都没有察觉。他是什么时候变化成油女志乃的?这份对查克拉的掌控力,已经达到中忍的水平了。而且,刚才那个诡异的分

  • 最强英雄之王之谈心(6)

    翌日,白真因着伤,醒的着实是迟了些。一睁眼就瞅见折颜坐在桌边看他,桌上放着药碗,带起一屋子的苦味儿。折颜饶有兴味的看着真真瞬间垮下来的俏脸,毫不留情地把药碗递了过去。白真待要开口讨个饶,又想起两人这是在吵架,只好皱紧眉头做出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接过碗,一口喝了下去,被苦地眼泪汪汪。忽见,折颜把手探过来

  • 斗罗同人之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闻言,男子略有深意的看了少女一眼,不过二十三岁的年纪,有这般心性倒也难得。看着焦急的老人,男子沉声说道:“你可知你孙女是何病症?”老人闻言,微微一愣,不解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病是她与生俱来的,这些年来遍寻名医,他们也均只是说是先天疾病,至于究竟是什么病,那她还确实不知道。男子见老人不说话,便看向苏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