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我的灵魂是饕餮莫做独醒人

2021/6/11 15:42:58 作者:娃娃他爹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灵魂是饕餮
我的灵魂是饕餮
作者:娃娃他爹来源:飞卢小说网
唐飞穿越至三十世纪的地球,法气复苏,上古凶兽,妖鬼神魔灵魂显现,而唐飞的灵魂本体,则是一只超越品级的究极神兽,饕餮!(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些人,一些事,都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这是人力无法改变的,只能顺着历史的轨迹,缓缓的前行。

元隆八年春,游南王赵谦在南郡举起旌旗,兴兵造反,一时间一呼百应,反兵势如破竹,直逼帝都,杀得朝廷军队一个措手不及。不过,那是在离柔阳有数千里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在这个小村庄的村民还是依然的安然生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丝毫的危机意识。他们以为,以朝廷号称百万精锐之师,定然可以早日退敌。

这样想其实也不错,后来赵谦因为中途的一次战机贻误,而错失了夺得帝位的机会,更是连身家性命都搭了进去,抄家没族,好不凄惨。可是,这也是景朝走向颓势的一个标志,自此之后,各地起义不断,群雄逐鹿,烽烟四起,以求一展霸业,这是后话。

为了应对各地的乱事,朝廷开始在地方征兵,隔壁家的王哥今年满了十六,也报名了去从军,他说男儿志在四方,必须建功立业才不枉在世上走一遭。战场险恶,可我又不能开口规劝他不要去,所以,在阳春三月的某一天,他与村子里的其他从军的人一起离开了这个他自小生长的地方。

古来征战几人还,沙场上刀剑无眼,从来都是黄沙埋白骨。我不禁低叹,他素来对我很好,这一走,真的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了。

不知不觉中,王哥他们走了三个月了,有时候可以从过路的商人里知道一些关于他们的消息,但那也只是凤毛麟角,在这种乱世,要寻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这些日子,村子里也不太平,苛捐杂税,弄得家家户户叫苦连天,以前依着奶娘的好手艺,所做的包子一个早上就能卖完了,现在甚至到了晚上还有剩余带回家的,很多人都勒紧裤腰带,减少不必要的支出,艰难的维持着生活。

清晨,纷繁嘈杂,沿街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不断,晨雾还没有完全的散去,笼罩着一层薄薄的迷蒙,像面纱似的盖在村子里。

最近柔阳附近似乎常有流寇出现,奶娘怕我一个人到处乱跑会遇到危险,所以现在上哪都揣着我,生怕我丢了似的,于是我也就跟着她上街卖包子。

我坐在她身后,看着她忙来忙去的招呼前来的客人,她也不让我帮忙,似乎我只要安分的坐着就可以了。

在奶娘隔壁的摊子是卖面食的,有几个赶早集的农夫在那里吃面歇脚,还顺便说起了闲话来。

一个包着白色头巾的樵夫满脸欣羡的说,“哎呀,你们没瞧见那,那送嫁妆的场面多壮观哪!用那些文人的话叫什么来着?十……啊,对了,是‘十里红妆’也不为过呢!”

“真的?我没能见着,真是可惜了。据说今日就是迎亲了,能娶上威远侯的外甥女,真是有面子,后半生无忧啦!”那个大胡子的男人接着道。

“哎呀,说你糊涂你还不信?这萧太守家也不是等闲人物哪,祖上也是有名的开国功臣,好像还跟宫里头的娘娘是姻亲关系,与他家二公子成亲,那是门当户对!”

“说的也对啊……哎呀,算了算了,别说这些,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还不如想想今年的税怎么交上才好,我看我那几亩瘦田是很难指望上了,这可怎么办呢。”

“哎,我也愁着呢,那又有什么办法!再说了,我家婆娘快要生了,到时更是难,难啊……”白色头巾的人低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待吃完了早饭,就各自挑着扁担离开了。

我敛下眼,静静的听完他们的对话,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出神,那两人看来不超过三十岁,可是岁月的沉疴,已经压斜了他们的肩膀,压弯了他们的腰,正所谓,苛政猛于虎也。景帝多年来的横征暴敛,弄得民不聊生,无论景朝怎么挣扎,也改变不了它的命运。

而且,他们不说,我还完全忘了这么一回事。柔阳的萧太守……那不就是穆国公萧世乾?将来穆朝的开国皇帝?我想想看,他家的二公子,应该就是说萧泽天了。

权贵间互相结亲,历来是最快捷又最稳妥的结盟手段,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必定能同舟共济,成为同盟。

《穆朝史》记载,萧泽天,穆高宗萧世乾的二子,嫡出,十六岁娶妻殷氏。据说,萧泽天出生时紫气盈满庭院,有相士说,此儿不是凡胎,紫气东来,乃天人下凡,将来必能泽被天下,为万民造福。

乱世,是造就英雄的时代,单是我从史书中所看到的就可以得知,萧泽天的确是一个有雄才大略的人,躬行节俭,精骑射,擅丹青,文韬武略,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全才。若我猜得不错,将来萧家得了天下,萧泽天必居功至伟。可惜,《穆朝史》多有缺页,让我对很多事都是一知半解,萧世乾的大儿子萧诚轩又是嫡出长子,是以最终谁继了帝位,是一大悬念。

我默默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他们都是一些但求三餐温饱的市井小民,不懂什么治世,什么天下,多半是每天守着几亩田,安然度日。硝烟一起,最先祸及的又是他们,冲锋陷阵的也许是他们的亲人,可功成名就的却从来没有他们的身影。

一叹,再叹,我自己在操心什么,难道我还能改变这个时代不成?历史应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由不得我多言。不如多想想,今后该如何是好。柔阳,不是可以久留之地,将来萧家起兵,这里肯定会受到波及的。我有些沮丧的盯着奶娘的背影,这不能说话,怎么跟她提起,早些搬离此地才是上上之策?

以前看到小说里的女主角都是靠着现代所学的知识在古代混得风山水起的,偏生自己却穿来一个不能言语的身体,还体弱多病,茫茫然然的不知何所依归。我倒很希望自己是什么也不知道,或许傻人有傻福,日子还过得安稳一些。

劝君莫做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独醒,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有时候,淡看世间,很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宋:开局收复燕云十六州之谁?抢先救美

    夜店门外,几个小混混围住了满脸醉意跌跌撞撞的云韵。“云总,怎么一个人出来买醉啊?”“是不是没男人抚慰啊,哥几个可以代劳啊。”“嘿嘿,哥咱几个保证云总嗨到云端。”云韵虽然醉了,但到底是明劲圆满的高手,被几个小混混围住体内劲气一转酒醒了三分。看着这几个小混混,云韵俏脸很冷:“知道我是谁,你们还敢这么跟我

  • [综武侠]武功盖世第二章

    林府深处,一座极为富丽大气的院落中,贾敏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失神。镜中的女子约莫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蜜合色对襟褂子,葱黄掐金裙子,青丝盘起,梳成简单的随月髻,别着一支赤金扁簪,再无花翠,一张比梨花还白的素颜,眉黛远山,眼颦秋水,妆容清雅却不失贵气,可眉目间却总能看出几分憔悴来。抿了抿鬓角,看着镜中的

  • 叹剑在线阅读第三章

    “嬴哥,我这么叫你吧,你看行不”郑天想了半天才尴尬的说道。“可以”嬴政微微一笑道。“那个...赢哥,我叫郑天,你叫我小天就行了,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由我来负责做你的导游”“既然已经到了此处,那么当然一切都听你的了,小天”嬴政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打量起四周的建筑来。好吧,果

  • 为了钱途去修仙在线阅读第五章

    吆西,决定了!目标是考上雄英好好打相泽消太一拳!话说那个叫绿谷出久的怎么还在被骂啊……还是帮他一下吧。“啊,打扰一下。”明日香拍了拍绿谷身前的英雄,“我和他还有点事,可以先走吗?”“啊好的,可以。”“谢谢。”明日香把本子递给绿谷,“一起走吧。”“是!”绿谷一下子就振奋了,接过本子跟在明日香身后。“美

  • 开局成了邪神大佬入世历练

    伍逍遥凝望了一会老道士,突然,对他跪下了!咚~咚~咚,“老头子你要保重身体”伍逍遥跪在老道士面前,磕头了三个响头,然后红着眼说道。他知道老头子是认真的。“呜呜呜”小白抱着伍逍遥的裤脚叫道,小白大概也知道要和他离别了“好了,孩子,好好照顾自己,教你的东西千万不要落下,来拿着,这块玉佩是当初佩戴在你身上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之女警李小青

    李小青正漫步走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她的身份不足为外人所知,甚至如果知道会引来许多麻烦。因为...她是警察!三个月前,在一个酒吧里死去了一位女性,此后又再次死了两位,死者皆因身体血液枯竭而死,脖子上的动脉,出现了两个血洞,让人不禁想起吸血鬼来,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受害者,警方挑选了五位身手矫健的女警察,进

  • 穿书后我在八零当神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天机阁这个古老到不知从何说起,且最为神秘的势力。没有人知道它的根基在何处,也没有人见过其展现实力,但是每逢至尊大帝现世都会拜访天机阁。在天机阁没有种族之分,据说不论是人类兽族还是幻妖,甚至连异人和妖兽都可以成为天机阁的成员。而每隔十年一届的英才联会成了世人眼中天机阁选举成员的唯一时刻。每次起源世界有

  • 『综文野』我为幸福所伤金府命案

    地藏菩萨又名地藏王为地狱之佛,教化众生,救渡一切地狱之灵。地藏菩萨有一坐骑,名谛听,善听人心,陪伴地藏王已有万年,受佛法熏陶,耳濡目染,终有一天变化成凡人形体。地藏菩萨见状道“这实属天意,我身在地狱不便管人间之事,此时正值释迦摩尼佛灭度,新的弥勒佛尚未降生,六界大乱,人间疾苦,你既已成人形,你可替我

  • 网游之神域剑魄第一章在线阅读

    有马贵将把公寓钥匙放在玄关的矮柜上,回身注视这曾短暂属于他的居所。这是一间简陋狭小的单身公寓,不到十坪,堪堪满足一个人的日常起居。除去厕所之后的空间更是小得可怜,单人床、矮桌以及衣柜差不多将整个房间挤得满满当当,站在玄关就可以一览无余所有的光景,甚至不用转动眼球。三个月前他来到这里,带着库因克、任务

  • 至尊仙路:渡缘之第四章(4)

    4.“但他没想到的是,死人也许没死。”小天狼星伸出闲着的一只手,在斯内普脖子后边轻轻的捏了捏,“告诉我马尔福都在策划些什么,西弗勒斯。”“他的计划……。”斯内普从他的胳膊间把自己抽离出来,斯莱特林挨着格兰芬多,在窄窄的床上勉强地躺了下来,“这可真是该死的暖和,布莱克。”“不用谢。”小天狼星咆哮般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