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CF黎明之中的爱情选择之道长除晦

2021/6/11 16:36:25 作者:猎之豹 来源:17K小说网
CF黎明之中的爱情选择
CF黎明之中的爱情选择
作者:猎之豹来源:17K小说网
本创作是以CF这款游戏中的角色为小说中的主人公们。因为我是新人,有很规矩不懂,还请各位多多包涵!不管各位喜不喜欢我都会坚持的创作下去~作品简介:文中的主人中原本是潜伏者阵营中的审讯员,因为偶然间审讯了女主,从此以后就一见钟情,果断背叛了潜伏者,跟随女主逃了出去…在经过一系列的“危机”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她瞬间像一只兔子耷拢着耳朵,缩进了木桶里,面露惊色,脸像冲了血似的,唰的红了起来。

尚灵染高挑一边眉头,并不言语,转头潇洒的走了。

白芷松开抱紧胸口的双手,背靠着木桶,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扭过头,见尚灵染离开,才稍稍舒了口气,松开环抱住自己的手,微微皱眉道:“他为何能进我的房间?”

只听青檀解释道:“他是驸马,自然能入公主的房间,没人会阻拦的。”

驸……驸马?!

原来这具身体已经成亲了,白芷拨了拨殷红的花瓣,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成的亲?”

青檀脸色变了变,将葫芦瓢放下,轻咳了一声,道:“昨……昨日。”

昨……昨日?也就是说这具身体还没有……

如此想,白芷倒是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暗道幸好。又泡了些许时间,才缓缓起身,梳妆打扮。

借着铜镜,白芷微微打量了一下自己,芙蓉如面柳如眉,虽不是倾国倾城的美貌,但独特的淡雅之气,为这张天生丽质的面容,添了几分高贵,几分清新脱俗。足以冠压群芳。

头发梳的高高的,盘在一起,很是清爽,只是有些重了,白芷问道:“要梳那么高吗?”

青檀拿起一个白玉簪,寻找一个最为恰当的发里,插了进去,道:“嗯,这是朝云近香髻,平日里公主最喜欢的。”

白芷对着铜镜照了照,是很好看,难怪原来的公主那么喜欢了。随即莞尔,也就不再在意。

她穿着浅蓝色的齐胸襦裙,忍不住站起来原地转了个圈。风吹起浅蓝色的裙摆,翻动着桃色的皱褶,白芷微微一笑,巧笑倩兮。

“心情不错?”一道低沉而浑厚的声音传了进来。

闻言,白芷蓦得回头,脸色忽的一变,面色微红,怯羞羞地低着头。

是尚灵染。

见状,他只是轻声一笑,道:“公主这幅表情,倒像是臣对您做了什么不轨之事。”

白芷抚了抚裙摆,想起方才的事,眼神飘忽,看着地板,道:“有什么事吗?”

尚灵染轻启嘴唇道:“也没什么,就是来看看公主。”

他话虽如此说,眼睛却半点也没分给她,语气也没有丝毫关心之意,只是看着门口,似是在等待什么。

“看我?为什么?”白芷问道。

尚灵染身体前倾,直勾勾的看着她,“我是公主的驸马,已经成过亲的,来看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白芷手捏着裙子向后倾了倾,四目相对下,稍稍移开视线,向后退了两步。

在白芷不知所措的时候,太皇太后来了,身边还带着个青袍道人。

太皇太后见到白芷,一张满面忧愁的脸孔,才缓缓露出笑容来。

甫一进来,她便拉着白芷的手,语重心长的道:“哀家命人快马加鞭,将黄道观的观主带了过来,为芷儿去去晦气。这个黄道长做法很灵的,哀家的头疼就是他解决的。”说着,面上露出笑容来。

白芷看了黄道长一眼,她明白老人家为子孙着想的心情,也很感激,想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便反手握住她的手,道:“好,都听太奶奶的。”

她的这声太奶奶一出口,太皇太后的眼里立即有泪水在打转,她激动的拍了拍白芷的手,道:“哎,好。”

跟着她的嬷嬷,见状也是满面笑容,而后一摆手道:“那就辛苦黄道长了。”

黄道长行了一礼,道:“是。”便上前围着白芷左右转着,口里低声念着咒语,手里的拂尘,不时的在白芷面前挥动着。

片刻后,黄道长一手放在胸前,微微行了一礼,沉声道:“破!”

而后将拂尘甩在怀里,面向太皇太后道:“贫道已将平阳公主身边的秽物扫除,日后大可不必担忧了。”

闻言,太皇太后稍稍舒了口气,握着白芷的手,笑道:“太好了,哀家的芷儿日后定能顺顺当当,福寿绵延。”

白芷忽的一笑,道:“也是托了太奶奶的福。”

太皇太后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真是个乖孩子。”而后神情忽的怅然若失的道,“你父皇日理万机,事务繁忙,没能抽时间来看你,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她这么一说,白芷这才想起来,从她重生到现在,已经那么长时间了,还没有见过她名义上的父皇。

她点了点头,顿了顿,问道:“那我母妃呢?也在忙吗?”

闻言,太皇太后微微一怔,似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白芷疑惑道:“怎么了?”

太皇太后叹了口气,道:“愉妃她……当年在生你的时候,血崩难产故去了。”

白芷愣了愣,这相似的身世,让她想起了自己未曾谋面的母亲。

太皇太后见她神情低落,抬手顺了顺她的后背,温声道:“没事的,哀家会加倍疼爱你的,哀家的芷儿是天下最好的孩子。”

白芷看着她,垂眸勾唇一笑。

太皇太后这才站起身来,柔声道:“时候不早了,芷儿早些睡吧,养养精神。”

夜已经深了,老人家还未自己来回折腾,白芷颇有些过意不去,温声应道:“嗯,太奶奶慢走。”

目送太皇太后离开后,白芷忽的发现,只两句话的时间,黄道长与尚灵染两人,便消失了身影。

她看着原本尚灵然坐着的凳子,微微出神。

“公主?”

听见青檀呼唤的声音,白芷回过神,笑了一下,“可能是乏了,头有些晕。”

青檀道:“我送公主回去休息吧。”

白芷点了点头,“嗯。”

青檀贴心的把被褥盖在她的身上,反手带上了房门。

公主府外。

黄道长在一颗树下,静静地等待,不多时,从黑暗中走出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

不待男子言语,黄道长便道:“回阁主,公主的面相乃是死人的面相,但命格却很长寿。”

男子道:“死人的面相?当真?”

黄道长恭恭敬敬的道:“是,属下不敢欺瞒。”

“这就奇怪了……”男子沉声喃喃道。

“阁主,此事会打乱我们的计划吗?要……”黄道长将手放在脖子上,做一个杀的动作。

只听男子道:“此事我会处理,先不要露出马脚。”

“是。”说着,黄道长向四周观察一番,便警惕的离开了。

公主府的屋檐上,还挂着红色带喜字的大红灯笼,火光微弱,却也能看得清四下的景物。

微光中,一名身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信步走来,丫鬟们见到,放下手里的事物,行了一个礼,齐齐喊道:“驸马。”

尚灵染绕了两个长廊,看到朝这边走着的青檀,道:“公主呢?”

青檀行礼,道:“回驸马,正在房里睡觉。”

尚灵染“嗯”了一声,径直朝房间走去。

他打开房门,缓缓靠近,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白芷。

随即,他把手放到白芷的鼻前,等了片刻,见鼻息舒缓而匀长,确定是活人才有的气息后,方才收回手。

白芷揉了揉鼻子,缓缓睁开眼睛,待模糊的景象物归原主后,看着眼前的男人,蓦得一惊,道:“你为何会在我的屋内?”

尚灵染忽的一笑,道:“公主莫不是忘了我是谁?驸马不在公主的房里,还能在哪?”

顿了顿,他倏地靠近,低声道:“难道公主是想让臣,到别的女人房里睡吗?”

白芷向后倾了倾,紧紧捏着被褥,微微皱眉道:“我……”

尚灵染蓦得一手圈住白芷,缓缓靠近。

白芷像只受到惊吓的小松鼠那般偷觑他的表情,“你……你想做什么?”

尚灵染轻松的道:“我们已经成亲了,既有夫妻之名,当然是行夫妻之事。”

白芷蓦地瞪大眼睛,“可是……”

“可是什么?”尚灵染的呼吸,打在白芷的脖颈间。

白芷浑身一抖,“不行!”惊慌之下,猛地将他推开。

她这一推,可是用了全力,就连是身为男子的尚灵染,也被她推的后退了数步。

抗拒之意,不言而喻。

看着还在微微发着抖,面上显出后怕之色的白芷,尚灵然只是一挑眉头,“看来公主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白芷抬眸不解的看着他,只见他忽的一笑,转身坐在椅子上,对外面道:“来人,再拿一套被褥来。”

须臾,青檀应道:“是。”

片刻后,只见尚灵染将被褥朝地上一放,便自己躺了上去,合眼睡了。并没有其他动作。

白芷呆呆地看着尚灵然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微微喘着气。

看着此刻就睡在自己身边的尚灵染,虽然此人方才扬言,要行夫妻之实,但白芷莫名觉得自己很安全,方才的事也不会再出现第二次。

这种诡异又无比确认的心理,她也不知是从何而来的。

却安心的合衣睡了。

翌日。

直到日上三竿,白芷才缓缓从床上爬起,一边端坐着,一边打着哈欠。

青檀拿起一把桃木梳子,将白芷乱糟糟的头发,梳的整齐又柔顺,白芷赞道:“青檀你手艺真好,我睡的那么乱的头发,你都能梳的这样柔顺,还感觉不到疼痛,好厉害啊。”

青檀笑道:“公主取笑我了,这是最基本的手法,没什么可夸的。”

闻言,白芷倏地看了看她,心道:青檀面目清秀,甜美可爱,若是在现代,应该也是被家人,捧在掌心里的宝贝吧。

便听青檀对一旁的小欣吩咐道:“去看看厨房的莲子粥做好了没?公主刚刚睡醒,肚子里没食,一会要吃的。”

小欣应声而去,青檀一边整理白芷的襦裙,一边道:“公主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晚?”

白芷又打了个哈欠,道:“可能是累着了,眼下还是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

青檀又选了支蝴蝶发簪,佩戴在白芷的发髻上,柔声道:“那,不若晚些再睡一会儿?”

白芷摆了摆手,道:“不了。”再睡的话,一天就睡没了。

而后忽的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青檀,我为何会躺在棺材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炼丹发家致富之危险

    张美人柳眉倒竖,“你敢威胁我?”林欢半点也不怵她,这张美人年纪轻轻,看起来也就十六?顶多不超过十七,足足比林欢小了两三岁。她其实只是个孩子,尽管是个不怎么讨喜的孩子。在宫中,资历有时也是种实力。林欢气定神闲道:“不是威胁,美人若定要如此,我自然拦不住。可回头若陛下问起,我也只好实话实说了。”张美人咬

  • 瘫腿大佬的腹黑美人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很少照镜子,有半年时间了。看到学校完完整整的木框全身落地镜,妈更年期时说过一遍又一遍的那些话便像刚出巢的蜜蜂似的在我周边循环往复——“照这么久你是要去勾引谁啊?”“再照还不是一脸怂样子,也没有看你漂亮到哪儿去!”“女孩子家家的臭美什么臭美,饭会做了吗?碗会洗了吗?地会拖了吗?尽会成精!”“不要再照

  • 他要奶昔三分甜第八章

    8.“杨彦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打算要投资了是吗!”万雪柔完全压抑不住怒火,一声吼的所有眼睛都看过来,经济人觉得她丢脸想要拉她进卫生间,万雪柔却根本不管不顾,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她这边哭哭啼啼的诉完苦,那边只是冷静的丢下一句“这部电影投入巨大,我不会为了谁随意冒险”便挂了电话。万雪柔气的浑身发抖,

  • 咖啡店老板Rosetta•Cozart(一)

    她曾无数次祈祷这个梦不再醒来,尽管它是如此忧伤。梦里,她的名字叫做Rosetta•Cozart。十九世纪后期,普法战争和普奥战争相继爆发,意大利王国借此机会谋得统一,然而王朝战争的告结,并不意味着安宁的生活的到来,饱经异国侵略和战火摧残的意大利人民没能就此解脱,而是陷入新一轮由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带来

  • 掌中壶天第1章在线阅读

    北方,四方镇,镇北头是专供有钱人家买卖奴隶的奴市。秦素瑶带着儿子宝儿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愣是一个都没看上。“娘亲,这里全是丑八怪,宝儿不想让这些丑八怪到咱家去”宝儿嫩声嫩气地抱怨。素瑶赶紧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嘘,小点声,别让人听到。”宝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表示知道了。这时,面前的奴隶展示台上,奴隶贩

  • 前世今生漫步云端在线阅读第十章

    叶言和喻明杰之间的微妙气氛只是一个瞬间,很快叶言侧开目光,“它只是暂时被我重创了,很快就会恢复,我们必须马上离开。”他说话的功夫将小清搀扶起来,“又见面了,宁小姐。”小清心情也是特别复杂,她抹了一把眼泪,握住叶言的手哽咽着说,“叶小哥,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下半辈子的发带我都包了。”叶言微笑看着罗丝也从

  • 婴劫在线阅读第五节

    “命运总是这么的奇妙,在给予你礼物的时候,总喜欢给你开一个小小的玩笑。”世界上总有许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异能者就是其中之一,第一个异能者是谁,又是怎么出现的,可能科学研究再多也无济于事。而现在所能知道的事实是在这个地球上有许许多多的异能者,他们的异能者或者强大到能搬山抬河,杀人于无形,或者弱小到只能

  • 飘雪乱情之星缘柏

    不多时,一个脸上有着伤痕的中年男子带着两名守卫出来了。很明显这个中年男子便是城主府中的一个执事。中年男子实力也达到了下后灵境巅峰,甚至在气势上超过了梦无尘,应该不久就能够突破到中后灵境。中年男子看到梦无尘之后,原本冷漠的神情有了一丝随和,笑着开口道:“阁下是要参加狩猎星缘柏的。”梦无尘看着中年男子因

  • 我有无限宝藏塔之他不穿衣服(7)

    “你们,要走哪儿去啊?”那声音冰冷,高高响起。倏忽一阵疾风,那蛇身腾起,一张女人的脸猛然出现在二人面前!神兽在前,妄动无异于找死。祝一晚钉在原地,沉眉冷目,死死护住怀中的小崽。阿卿亦神经紧绷,默默握紧了手中的三尺寒长剑。烛龙人首,皮肤淡红,那是一张清冷的女人脸,眼眸狭长,素淡如工笔画。她冷冷地看着二

  • 奇犽,不要逃!之借打火机(5)

    在鸿德已经上了大半个月班了,席蕊也逐渐习惯了鸿德的工作节奏。她发现,鸿德集团对员工的要求很高。大家都是认真做事,几乎没有划水的人。相应的,薪资福利也是行业里数一数二。席蕊在面试的时候就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也如愿以偿的进到了设计中心的商业二小组。初生牛犊不怕虎,虽说她目前只是初级设计师,但她敢于提出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