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重生之文娱缔造者不是很清白的买卖

2021/6/11 15:23:45 作者:高调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之文娱缔造者
重生之文娱缔造者
作者:高调来源:飞卢小说网
扑街作者回到零三年网文青铜时代,脑海内携带着神级码字系统,他以一部(气破苍穹)奠定网络超人气作家。他创立的阅文网科技笼聚着大批网文顶尖大神作家。他写的盗墓系列创下国内实体书记录。他写的探险小说藏地秘密,被广大读者誉为“一部关于西藏的百科全书式小说”,世界上迄今为止唯一一部追寻藏传佛教及西藏千年隐秘历史真相的探险巨著。他的长篇奇幻小说(龙),堪比哈利波特,翻译了四十多种语言,畅销了三亿多册。他的笔名高调,所以不低调。(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看到了陆府的大门,陆议收起了微微翘起的嘴角,四平八稳地走了进来。

“族长,货物已备齐,我们何时启程?”长着一张黑炭脸的老管家迎了上来。

“公子,二小姐又在池塘边发呆,吹了凉风,怎么劝也不听。”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小丫头看到他,像看到了大救星似地飞了过来。

“绩公子又要吵着去洛阳求学,要 要 要绝食呢!”一个胖胖的老太太好不容易插上话,结结巴巴地说。

陆议脸上淡淡地,不见喜怒,先朝老管家吩咐道:“李叔,通知大伙,明晚出发。”

老管家领命而去。

陆议朝老太太和声道:“张妈妈,请小叔叔到荷风院里来。”

老太太拖着胖胖的身子,一扭一扭地走了。

“走,去看看二小姐。”陆议快步向荷风院走去。

前几天生病的小女孩坐在池边的走廊上,正盯着池子落泪。

“暄儿,怎么了?“陆议蹲在小女孩面前,抬起手,轻轻地帮她拭去脸上的泪珠。

“兄长,瞧,那朵小骨朵还没开便谢了。”小女孩抽抽噎噎地用手指着池里的一朵荷花。

“喧儿,花开花谢,春去秋回,都是天地自然之理。正如暄儿有一天会长大一样,皆是再正常不过之事,万万不必伤怀,自伤身体。”陆议微微抬着头,柔声劝道。

“小东西就是爱自寻烦恼,明日跟我一起去游历天下,见见世面,就好了,再圈养在这荷风院里,只怕养不活。”一个小男孩背着双手,皱着眉头走了过来,小大人似地教训道。

陆议忙站起来,拱手朝他行了个礼,口中叫道:“小叔叔。”

小女孩也站起来,抽抽噎噎着行礼,哽了好几哽,才叫道:“小叔叔。”

小男孩背着手走过来,颇有威严地坐在倚栏上,指了指旁边,朝两个后辈说了一个字:“坐。”

陆议和陆暄挨着坐在了下首。

“议,有你打理着陆家,我很放心,明天起,我便要去洛阳游学去了,你给安排一下。”陆绩口里说得很硬气,但大眼睛却眨巴眨巴地,没敢跟看过来的自家侄子对视。

“小叔叔,从祖父临终前嘱咐过我,要我照顾好小叔叔,还有陆家,外面群雄乱起,处处危机,议绝不可能让小叔叔涉险,望小叔叔理解。”

陆议声音很淡,像湖面吹过的清风,却坚定把湖面上一切不合时宜的涟漪通通带走。

陆绩终于恢复了这个年龄的孩童该有的样子,呼地站起来,跳上倚栏,双手叉腰,气呼呼地大喊道:“议,书房里的书都让我翻烂了,小小的吴郡已经没有一个大儒能教得了我,古人说:“‘朝闻道,夕可亡’,我宁愿死在游学的路上,也不要腐烂在这方小小的陆府里。”

陆议浓密的睫毛闪了闪,脸上却还是平静无波。他低着头,还行着后辈的礼,朝陆绩道:“顾家大朗与小叔叔齐名,却踏踏实实地在家里研读,小叔叔若真地学有所成,不妨在家指导一下陆家子弟,也好光耀我陆家门楣。”

“那几个小子,笨得很,看着闹心,不教!”陆绩扬了扬头。

“那您教教暄儿吧,她也该启蒙了。”陆议握着陆暄的手,把还在发呆的她拽起来。

抬头看到哥哥示意自己跪下磕头,迷迷糊糊的陆暄扑通跪了下去,没有方向感地磕了三个响头。

陆绩白了她一眼,“小丫头倒是有颗七窍玲珑心,就是太多愁善感了点。唉,将就这吧”说完便扬长而去。

直到哥哥嘱咐自己要遵师重道,陆暄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磕的三个头是拜师用的。

陆绩回到自己院子,找出一把大铁戒尺,想想那弱鸡似的小侄女,摇摇头,又翻了半天,换了把木头的。

第二天,和顾岳练完剑后,陆议迟疑了下,说道:“顾兄,明日起,我恐怕不能来了。”

顾岳抬眼看过来,问道:“为何?”

“明晚我要押批货出去,一个月内恐怕回不来。”陆议看着他道。

“是吗?这么长时间?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顾岳想着趁孙权还没担起担子,出去玩一玩也好。

陆议的眼睛亮了亮,声音却是四平八稳地老成:“顾兄要征得顾伯父的同意才好。”

“好,明天下午我去你家找你。”顾岳扛着剑,临走前,扯下一朵槐花,塞进嘴巴里,甜丝丝的,很好吃。

吴夫人很有远见和胸怀,当顾岳提出要出去游历时,她答应地非常痛快,好像自己的儿子本该如此。

陆议骑着马,等在大门口,金色的太阳慢慢地落下去,一道五色晚霞出现在天空。

“走吧,公子,天要黑了。”两个中年武士开口道。

“再等一小会。”陆议轻轻回道。

一匹红马从西方飞奔而来,马上的人披着五彩霞光,肩扛着那把古铜长剑。

陆议轻轻地笑了。

“伯言,现在走吗?”顾岳一脸兴奋。

陆议笑着看了看他,猛地抽了一下马屁股,大声叫道:“走。”

四匹快马裹着五月温热的风,在夜幕完全笼罩大地的时候,来到了一个大院子里。

院子里十几个彪形大汉正光着膀子,往几十辆马车上盖毡皮。看到陆议,都停下手里的活计,很乖觉地行礼:“公子好。”

陆议沉着脸,摆了摆手,轻声道:“出发吧。”

天黑漆漆的,惨白的月牙挂在高远的天空,发出的光还不如油灯亮堂。

几十辆大车缓缓前行,车轴间发出轻微的吱吱声,顾岳判断,车里的东西肯定不轻。

除了那次初遇,到陆逊二十一岁出仕,孙权的人生剧本里没有跟他有任何交集,顾岳突然非常好奇,陆议,这几年是怎么过的?

出城门的时候,正值半夜,顾岳明显感到所有的人突然间变得紧张起来,这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陆议做得买卖,恐怕不是那么清白。

陆议骑马而出,独自走向城门守卫,模模糊糊地,顾岳好像看到他把一个小包袱塞到了那个守卫怀里。

看到陆议朝这招手,大汉们赶着车迅速从城门驶过。

直到驶到一片空旷的原野上,紧绷的气氛才像弹簧一样啪地弹了回来,大汉们大大咧咧着去田里方便,口里嘟哝着:“他妈的,吓得老子差点尿裤子。”

顾岳拍了拍车上的麻袋,凭手感,他判断这是粮食。

“伯言,这些粮食要运到哪里去?”顾岳装作一幅了然的样子问。

“西边,他们正在交战,粮食奇缺,能得个好价钱。”陆议也一幅他应该知道的样子,毫不回避地答道。

“这里边你家也有呢,不过不多,你家里出了什么情况吗?”陆议很自然地问。

“不知道,家里的事都是我大哥在管着。”顾岳模模糊糊地答道。

“你可真有福,有顾大哥在前面帮你顶着。哎,上次我去你家怎么没见着你呀?”陆议又问。

“我一直随母亲辗转各地,刚回到吴郡。”顾岳据实回答。

陆议却根据这句话脑补了一出顾家的狗血大剧。

想不到顾家族长这么风流不羁,居然在外面养了这么大个儿子,看来是最近才把这房私生子接回顾家,认祖归宗。

瞧着这小子仪表堂堂,举止不俗,陆议在心里啧啧了几声。

顾家族长真是好命!

顾岳看着陆议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复杂,料到他不知把自己跟哪个不靠谱的野小子对上号了,想解释一下,却猛地记起了一件事,张开的口又啪地闭上了。

陆议的从祖父,庐江太守陆康,三年前被自己的兄长孙策围城两月,全族死亡过半,陆康也不久病死。

所以,孙家与陆家,有灭门之仇!

虽然知道陆逊几年后跟随了孙权,但现在,他不敢保证,在他亮出孙策亲弟的身份后,陆议会不会趁着月黑风高夜,把自己杀了,埋在这片旷野里。

虽然历史上的孙权活到七十多岁,但孙权的剧本里,没有这趟旅程,这是自己心血来潮,加的戏。

顾岳有点后悔,后半夜清冷的风吹过来,他没来由地打了个冷颤。

陆议看了过来,解下自己的长披风,给他披上。又转身走到车旁,从上面取出一些饼子,递给他,轻声说:“先垫巴垫巴,等粮食脱手,请你去酒楼吃大席。”

顾岳突然想到自家桌上那道清蒸鲑鱼,光顾着给吴夫人和三个小家伙了,竟没尝尝最最纯正野生的鲑鱼是什么滋味,哎,真是见鬼了。

狠狠地咽下涌到唇边的唾液,他悠悠道:“嗯,伯言要请我吃最好吃地清蒸鲑鱼。”

“一言为定!”陆议伸出手,等在半空中,顾岳忙伸出手,拍了过去。

大汉们也跟着嚷嚷,有要吃猪蹄的,有要吃猪肚的,还有要吃猪肥肉的,反正一伙人就是跟猪过不去了。

陆议很爽快地一一应下,空气中弥漫着幻想出来的美味,顾岳觉得手中的饼子瞬间变得难以下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恋上骄傲女上司之第一章

    001比恐怖故事还要让人觉得恐怖。塞丽娜·格林今天得奖了。可是当她拿着新鲜出炉的奖杯坐上保姆车的时候,却没有得到什么欢呼或者祝贺,经纪人吉玛看了她一眼之后,就对司机说:“开车吧。”当车子平缓地行驶在马路上时,车内仍然一片安静,对此,塞丽娜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刚刚参加的是金酸莓

  • 混蛋兵王和美女总裁第四章在线阅读

    枫华谷,乱葬岗。一看就是许多年不曾有人祭拜过了,有些露出的棺木早已腐烂,陪葬衣物撒得到处都是,周围焦黑的树干,扭曲的树枝,无一例外地指着沧茫的天空,偶尔有乌鸦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你们白帝关是有什么癖好吗?把传送位置设置在乱葬岗?”浮生梦一脸嫌弃的看向叶永贞,杨妃儿二人,韩冥,柳左帝,任剑情虽然没

  • 我有超级修改器第7章在线阅读

    二月末,刘岱和潘楠带着组员去澳洲集训。崔启、汤汤一众人等因为备战世界杯莫斯科站留在了上海训练基地。除却何奈外,大家大都是第一回到澳洲训练的年轻人。汤汤反复告诫薇曼要准备好防晒的东西,还贡献出了自己的雅漾小橙盒,不过在行李打包完成的时候她幽幽来了一句,其实我告诉你这个也没什么大用,凡是去的人,没有不被

  • 宇宙中所有的尘埃第4章在线阅读

    终于填饱肚子的申思思洗了澡也没心情去玩电脑了,直接裹着被子躺床上了。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半,隔壁的爸妈正在看某某某挂帅的传奇,还边看边笑。但是反常地不到十二点就钻被子的申思思正满心担忧地研究她的‘运气君’。虽然之前收到那么多值钱的物品时是很兴奋,甚至还对接下来的任务感到期待。但是现在冷静下来后,才发现明

  • 一人一犬之重返现世(下)

    睁开眼。“呃,我没有转世么?”“转你个头啊。”一巴掌拍在我头上,是夜一,“我真很佩服你小子。被重伤了还敢用鬼道跟人家硬拼。”“他怎么样了?”“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是浦原的声音。“谁能把你伤到这种程度?”夜一有点困惑,“这种斩魄刀造成的伤口不像我们所认识的任何一个队长啊。”“不是队长级的。”

  • 星择在线阅读第9节

    所有的大树刚刚长出嫩绿的叶子,小花小草也偷偷从厚厚的土里伸出了头,四周望着。一年之计在于春,今年的春更是充满着别样的朝气,因为这玄空寺后山有一少年,光看长相就让人对这个春天充满着希望。那少年身披灰色布衣,一头乌黑亮发散落自然,随着微风和他那左右摇摆不定的身体飘来飘去。就像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一般,对整

  • [圣斗士]请做出选择之弱点(5)

    胖子建了个爆破房间,把兄弟几个都喊了过去,一块游戏。大家一块玩了将近40分钟,就有几个兄弟实在忍不住了。一个兄弟退出了游戏,很不痛快地道:“我不和你们玩了,自己随便野战去了。和强哥做对手,那哪叫游戏,纯粹是找虐。和强哥做队友,也好不到哪去,捞不着打,就结束了。”其余的几个兄弟也都有这个意思,陆陆续续

  • 豪门总裁:恋上失忆女友在线阅读第3章

    陈安踩着老旧自行车,悠悠回村。“呀,这不是小安吗,你回来了?”刚到村口,一个女人却开口叫住了陈安。陈安抬头看去,目光却一下呆滞。“翠香嫂子?”柳翠香是青木村的小寡妇,丈夫去的早,独自一人在村里面开了个卫生所。这女人年纪不到三十,皮肤保养的很好,一对天生的桃花眼,仿佛能勾人魂魄。在姜欣欣来青木村之前,

  • 腹黑NPC在线阅读我有一把刀

    ——666——我发现这个主播很666了。——难得的机智犀利啊。——我们家小哥哥世界第一聪明。——小哥哥你直播吃shi我们也看的!只要你直播,我们就看!——exm喵喵喵?叉出去。——欺负我小哥哥的,叉出去!——你们没有房管权限,叉不着66666——对了,小哥哥你那边是不是牛肉比较贵啊?——牛肉比较贵+

  • 玄幻之无限修行之第九章(9)

    “感觉怎么样?有把握不?”因为李琴不在家,而武旭华早上和同学在学校打球,所以莫长安与他约了午饭,吃完饭,下午去武旭华妈妈家的公司做兼职。莫长安的情况武旭华清楚,就连打球的时候都自带水杯,舍不得买一瓶矿泉水。他想要帮一帮自己的兄弟,所以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在不损害莫长安自尊心的前提下帮帮他。后来他实在想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