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的特别的少爷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17:09:05 作者:黑色大老 来源:17K小说网
我的特别的少爷
我的特别的少爷
作者:黑色大老来源:17K小说网
我的特别的少爷

槐序时节,江之城满城槐花都开了,入眼皆是一串串将枝头都要压弯的嫩黄色槐花,无论达官贵人,还是普通百姓都会抢着摘槐花去做成各种美食。但是这段时间,江之城着实有些不太平,准确来说,是江之城江氏过得并不太顺心。

故事的一开始是,一个名叫曹祉敖的药农来江家药铺来贩卖草药,江家在江城有49个药铺,每天来抓药的人络绎不绝,药用量庞大,不可能只依靠江家自己的采药队来维持。于是就和附近的许多药农,猎户达成商议,采到的草药都可以来贩卖给江家,后来越来越多的药材送到江家,一时间供大于求,可是江家并没有趁机压低价格,反而自己又组织商队,将多余的药材卖到外地。

曹祉敖算是上千药农里比较出名的一个了,曹祉敖本来和其他药农一样每天勤勤恳恳上山采药,日子虽然过的辛苦,好在和妻子女儿一家过得有滋有味。只是后来在和几个相熟的人一起上山采药,一行几人遇到了株千年人参,不知道当中发生了什么,但是结局是这几个人除了他曹祉敖就再没有一个回来的了。他就把这种千年人参卖给了江家药铺,当时恰逢江家主母产后虚弱,心疼妻子的家主江源就以万金高价给买下了这个千年人参。得了钱财的曹祉敖当时还十分仗义的拿出了一半来抚慰同伴家人,为人称道一时。

但是骤然富贵最能考验一个人的心性,后来一系列的事情证明曹祉敖并没有通过这次考验。这曹祉敖得了钱就不再日日上山采药了,常常出入一些寻花问柳之地。再后来更是天天待在赌坊里,赌场的水何其深,没过多久他就把所有的钱都给赌光了,甚至还欠了一屁股债,无奈又回归老本行,只是身边多了群时不时就要上门讨债的流氓混混,曹祉敖自然是还不上,那些讨债的就会对他的妻女动手动脚时间久了,他的妻女经受不住无休无止的骚扰,就收拾光了本就不多了行李彻底离开了曹祉敖。于是这个风光日子如同镜花水月般迅速不见的男人,破房子依旧,却变得形单影只。

再说这个曹祉敖又如同往常一样卖给了江家药铺了一筐草药,并没有什么稀有药材,活计付过钱给他以后,曹祉敖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又嬉皮笑脸给药铺坐堂的郎中说:

“刘晌老哥,最近我有点头疼脑热,能不能看着给我抓幅药啊?”

这个在江家众多药铺之一工作了小二十年的郎中有些奇怪,照理说,身为一个药农,头疼脑热这种小病,该熬什么药肯定也十分清楚啊。但奇怪归奇怪,药铺开门做生意的,那有拒之门外的道理呢,于是就给曹祉敖开了幅药,还让抓药活计帮忙在药铺给拿了一幅。

这一抓不打紧,可是捅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麻烦,没过几日,便有一群气势汹汹,身材魁梧的高大汉子手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冲进那间给曹祉敖抓药的药铺,刚进来就大声嚷嚷:

“我们是曹祉敖的朋友,他现在吃了你们这家黑药铺的药,本来只是小毛病,现在已经躺在床上,眼瞅着就要不行了,你们江家一定要给一个说法,不然就砸了你们江家药铺的招牌!”

这种关乎江家药铺声誉的事情刘晌不敢自己拿主意,但也没失了江家的威严,他气定神闲的面对那几个面色狰狞的汉子说道:

“各位稍安勿躁,你们说的我已经清楚,这件事情我会原原本本的告诉江家的人,还请你们先回去,相信很快就有人去调查的。”

几个来者不善的汉子,自然不愿意被简单的一句话就给劝回去,也不理睬刘晌,就做在药铺的台阶上,大大咧咧的坐着,百无聊赖的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吓得一些本来要到药铺里抓药的伤患都转去别的地方了。

刘晌看到这种局面,也是有了几分火气,面色一黑,对着还在一旁手足无措的抓药伙计说:“二宝,既然这几位客人想在这里长待,你就去把我们江家的卫队请来陪他们好好的玩玩。”话语不卑不亢,只是江家而字格外提高了声音。

正在台阶上坐着的小混混立马把二宝给拦了下来,为首的那个色厉内荏的道:“既然刘掌柜这样说了,那我就卖江家一个面子,三天,就三天,我希望我曹祉敖朋友的事情能够妥善的解决,不然,我们哥几个还会造访的,到时候就没有现在这么友好了啊。”然后就带着几个小弟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几人走后,刘晌就亲自走了一趟江家49家药铺唯一一个有着自己名号的一个药铺──生尘药铺,取自一句“但愿世上无疾苦,宁可架上药生尘”,这个生尘药铺是江家药铺的龙头,江家与底下众多药铺的联系全靠这个生尘药铺。其实看似江家家大业大,但是江家药铺绝大多数的人和江家并没有任何联系,甚至连个姓江的都很少联系。

生尘药铺的首席医官魏薰誉听刘晌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当天就去了曹祉敖家里给他把了脉,这个从医一生,号称起死回生神仙手的老人去到曹祉敖家里。这时候那几个所谓的他朋友并不在,反倒是带着孩子离开家的妻子在照顾他。魏薰誉看到那个曹祉敖确实病入膏肓,也就只剩几天的光阴了,只是当他搭上脉,便眉头紧皱,然后冷哼了一下,拂袖离去。

回到生尘药铺,魏薰誉才道破真相,原来曹祉敖不久于世是真,但是看他的脉相却是无神之脉,脉动散乱无序,脉在筋肉之间连连数急,三五不调,止而复作,如雀啄食,分明是七绝脉之一的雀琢脉。此脉象绝非一副治疗头疼脑热的草药所能引起的,然后就让刘晌回去安心打理药铺,不用担心,后面的事情他会解决的。

魏薰誉当了一辈子的郎中,心思缜密,他已经预感到了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于是就赶紧送走了刘晌,然后就独自一人来到位于江之城西北的江家府邸,他对门房老陆说明了来意,以及自己的推测。只是老陆笑着对他说:“别着急,魏老弟,你先在我这屋子里喝杯茶,我这就去告诉家主。”

魏薰誉给江家做了一辈子工了,几十年里,从他第一次来江家府邸,迎接他的就是这个姓陆的门房,除此之外也就是一个名叫江梁硕的管家,那也是唯一一个他知道的江家江姓人。老陆负责接待江家的来客,江梁硕则负责江家庞大的生意,至于其他,他也一概不知。他也好奇江家偌大的宅院里居住的都是什么人?上百个小院落怕是有上千人,自己怎么就从来都没有见过,为何全都行事如此低调?

魏薰誉还没做想通这件事,老陆门房就回来了,事实上他已经想了一辈子也没想明白。老陆依旧笑呵呵的说:“魏老弟啊,你所说的事情我都告诉家主了,家主说他都明白,这就事情就随他去吧,如果有必要,相关药铺都可以关闭,等到事情闹大了,就会有人来处理的。”

魏薰誉不明白,为什么可以简简单单就能解决的事情,非要拖着呢,要知道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过几日恐怕这件事情就要闹得沸沸扬扬了。但是,既然江家家主都发话了,自己这种小人物也就不跟着操心了,于是就告辞离开了。

事情确实如魏薰誉所料,没过几日,曹祉敖就彻底要不行了。已经说不出话,睁不开眼的他被那几个朋友拉到了出尘药铺门口,还有他哭哭啼啼的妻女,人人披麻戴孝。还拉了一个条幅,上书“黑心江家假药害人,垄断市场店大欺客” 一群人就堵在了了药铺门口,非要讨要说法,魏薰誉见此情况,也不由得大为头疼,就让所有的药铺活计去跟他们理论,可是那几个混混那里是来讲道理的呢?直接就把药铺活计给揍了一顿。

场面一度僵持不下,但是那群混混又不敢真的把药铺给砸了,魏薰誉也做不到劝他们离开。魏薰誉甚至给为首的马六提出:这件事情,我灰尘药铺,但不是江家药铺,愿意认栽,也愿意赔礼道歉,以求息事宁人。

魏薰誉清楚的观察到,当他提出赔钱了事的时候,曹家妻女其实是心动的,但是马六几人却道:“我曹大哥一生也算跌宕起伏,钱财岂会放在心上,需要的是一个公道,这件事情除非江家认了是自己的药有问题,不然,莫得道理好讲。

马六此言一处,这下更验证了魏薰誉心中想法,此事背后必定有势力推波助澜,说不定就是其他四大家族之一,甚至可能是四大家族联合。

场面直到江家用于维护江城的卫队到来才得以解决,准确来说是变得更糟糕了。卫队的小队长莫襄带着20个士兵来到出尘药铺门口,见此情况冷哼了一声,不由分说,直接把马六一群人打的半死,然后拖着到江之城牢狱去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江之城不知道为什么,天桥说书人,酒楼茶肆,青楼勾栏都在传扬江家药铺假药害人,还蛮不讲理以力压人的事情。还有什么马六仗义执言,却惨死牢狱,还有曹祉敖病死,妻女双双自尽的说法,甚嚣尘上。

受这种谣言的影响,江家49个药铺变得门可罗雀,但是也不见江家出面来辩解,到最后甚至药铺都给关了门,暂停营业了。于是,就又有了新的说法,江家做贼心虚,自知理亏,没脸再干下去了。与此同时,江家向附近城市贩卖药草的商队也总是莫名其妙的跟上许多流窜的马匪,平日里,仗着江之城江家的名声,再稍微给点银两意思意思也就没事了,可是如今那群很明显是多股马匪联合在一起的崭新队伍却不再吃这一套了。就是远远的跟着,一直跟到江家商队与买家交接药草的时候再出来捣乱,放狠话,吓的很多与江家有生意往来的主顾也纷纷主动与江家断了联系。

这个时候有一家新的药铺大张旗鼓的开张了 “四家药铺” ,药铺规模很大,门前还挂着许多其心可诛的条幅 比如 “价贵其一分,货诚其十倍” “为命请来此间,省钱请到别处” , 开业当天,不少江之城的名门望族都送去了匾额恭喜,也有不少平民首先进去买药,至于其中三味,就不得而知了,但是过了没多久,在江家药铺仍是不作为的情况下,这个四姓药铺生意却是真的越来越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午夜有鬼之十二宗罪在线阅读第八章

    沄央呆呆地站着,好像还没回过神来一般。先前韩璋说过,龙珠可以治愈春黛的顽疾,他为此把四海龙宫都跑了个遍,但人家说龙珠对他们而言乃是生命相依的存在,怎么可能给他!他问过韩璋,取下龙珠虽不致命,但是对方会十分痛苦,他原本是想慢慢讨好无忧,说服她自愿交出龙珠的,谁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他想质问

  • 斗罗之武魂是式神图鉴在线阅读第7章

    一大一小走出房间,下楼时,餐馆已经没什么客人了,桌面上倒是摆了好些丰盛的早餐。听到脚步,夏奶奶抬头打了个招呼:“悦悦,来吃早饭,待会儿再去送粽子,哟,阿萨格来了。”她上前几步,把这大胖小子抱了起来。事实上,夏家众人对阿萨格的出现没有感到意外,在得知那扇门一直没关上时,他们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然怎么

  • 神灵的游戏[无限]第6章在线阅读

    许快枪带着我出了大洞又跑了几十步后就躲在了后街一辆报废汽车的后面,我往四周一瞄发现队里的其它人也都躲在附近其它的掩体后面。我看了看前面的街道实在是有些空旷,要是再往前跑就是给后边的人当靶子。不一会儿我就听见从破洞那边扔过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发出“铿锵锵”的声音,只听队长喊了一声:“快

  • 定天戮纽约奇遇记(2)

    相当令我惊讶的是,花京院竟然和我们同坐一班飞机,那就是说他的目的地也是美国,说不定是去找承太郎的,然后到时候他就会和承太郎一起到杜王町来……想想画面好像也不错。只是总觉得乔鲁诺好像哪里不太对劲,我们两个进入商务舱的独立小房间之后,他才放松了一直紧绷得像是一触即发的状态,只是靠坐在座位上看着和窗外也不

  • 尸而不僵(综)之尘埃落定(9)

    谷水青觉得浑身都有些酸痛,尤其是胳膊和腿,像是被棒子打了。在客栈时谷水青拉着温宁做了一些研究。谷水青发现她和温宁之间的确有着说不清的联系。谷水青和温宁接触,温宁确是能够恢复味觉,但是吃的东西咽下后却不会如常人般进入脏器,而是以不知道什么样的方式代谢出体外,直接消失了。谷水青在和温宁接触的时候,只要温

  • 六芒变在线阅读第3节

    林湫秋很迷惑。她虽然每一次任务完成后都会被主系统给清理了书中的记忆。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总会偷摸摸做些小动作,给自己提个醒。在清理记忆后,循着她留下的线索,找到她穿过的那本书。林湫秋确定,三本系列文她都仔仔细细看过,文中并没有写过跟林洛湫相恋的人到底是谁。况且林洛湫自小便是养在深闺的大小姐,拥有

  • 反派师尊是我孩他爹之柳府现状

    “……所以这是早有预谋,要柳家灭门还要我活着受辱。”“怎么会这样……”绿珠听着柳若岚的分析,越来越害怕,柳家从未与人结仇,是谁这么狠毒,还让小姐这样的好主子生不如死。“要调查所有跟柳家或者跟我有关的人,对于我的人际关系你知道多少?”绿珠全盘托出,所有跟柳家接触过的人物,包括柳若岚的诸多追求者跟情敌,

  • 同居这件小事第一章在线阅读

    正午,大秦国,黄清城,城主府。正午的阳光从天空的正上方投射下来,穿过茂密繁盛的枝叶在地上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光斑。年近四十的吕府长子吕昊刚踩在这些光斑上,愁容满面的穿过了长廊,来到了自己居住的院落,停了下来。“唉,这可怎么办呢!”他叹了口气,重重的跺了一下脚,朝着位于院落侧面,建筑风格极其奢侈的,与整个

  • 主君游戏之不能开棺(4)

    开棺下葬?方城一愣,紧接着回想起之前老李说过的话,顿时,一股透体的寒气,从方城的脚上,直接蔓延到头顶!“那棺……”方城正想说些什么,那男人却早已进了院子中,开始忙活了。【3G书城】管不了那么多,方城直接跟着进了院子。用来钉住棺材的木制钉子,已经被那群人给卸掉了。“那棺材……不能开!”方城来不及制止,

  • 末世之我有一把伞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小孩子们的注视,两人不得不,和平的,开心的,一同出孤儿院。一出来,莫星没给莫小雨好脸色看:“你以后不准跟踪我到这里!这些孩子们很单纯,你不要再利用他们了!”在这件事情,莫小雨的态度很坚决:“孩子们都很可爱,我来看他们是因为我喜欢他们,并不是跟踪你。”孤儿院的小孩们是莫星的逆鳞:“你还想狡辩!不要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