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三国:我摊牌了,我就是曹操平乡侯爷(捉虫)

2021/6/11 16:40:06 作者:三国大夫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三国:我摊牌了,我就是曹操
三国:我摊牌了,我就是曹操
作者:三国大夫来源:飞卢小说网
汉献帝建安年,林小天穿越到了三国世界,让他郁闷的是,竟然没有满足激活系统的条件,无可奈何之下,凭借着自己的所学,做起了卜卦占相的算命先生。无意中的言论引来了一个有些奇怪的人,出手相当阔绰,但每次却是问些天下大事,甚至是兵法谋略!“你是对丞相心怀不满吗?”“你认为袁绍同丞相相比,如何?”“你觉得当今天下**雄割据,究竟哪几个,能够算得了真英雄?”“你觉得赤壁,丞相能够打下来吗?”“……”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这些军国大事,居然来问一个算命的?虽然我算的很准,但你这不是在逗我玩么?算了,看在钱的份上,

春巧莫名地有些心慌,都不敢抬眼看二姑娘,只低了头道:“回二姑娘,婢子伺候二姑娘您五年了。”

陈琳琅冷笑道:“我瞧着你眼里只有春香,并未我这个二姑娘。”

春巧连忙趴跪在陈琳琅跟前,“二姑娘是二姑娘,春香是春香,婢子可不敢搞混了。”

陈琳琅道:“我怎么瞧着你处处为她开脱?”

春巧连忙磕头,“二姑娘,婢子、婢子并没有……”只她心里有点虚,又见二姑娘这般质问,到底觉得二姑娘有些不对劲,自二姑娘被二房三爷推入水后醒来就与往日有些不一样,她到不敢说。

陈琳琅道:“那季世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春巧眼神怯怯地抬眼瞧了下二姑娘,见二姑娘绷着小脸,眼里含霜,叫她心惊。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回二姑娘,您对、对那季世子……”说到这里,她舔了舔嘴唇,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虽是丫鬟,到底是云英未嫁。

陈琳琅冷然道:“我对季世子怎么了?你说来听听,也好让我知晓一下我对季世子到底怎么了?”

春巧涨红了脸,“二姑娘、二姑娘您对季世子是、是意有所属。”

陈琳琅“哼”一声,不怒反笑了,“我如何与那季世子识得?”

春巧嘴唇干涩,低着头回道:“是二夫人带着二姑娘您去锦乡侯府,才识得的季世子。”

陈琳琅“哦”了一声,“那二婶可有带了大姐姐过去?”

春巧不敢辩解,也没胆子替二夫人李氏辩解,“二夫人并未带大姑娘一道儿过去,二夫人说了大姑娘年岁大了,也得注意到男女之防,虽是嫡亲的表兄妹,也得注意着点大防。二姑娘您与季世子也称得上表兄妹,且你年岁还小,也无须顾忌男女大防。”只她说这个话时,舌、尖发苦。

陈琳琅含了一丝嘲讽之色,“二婶还真是替我着想,那么大姐姐比我大几年?”

春巧心神一震,“大姑娘只比二姑娘您长两岁。”

陈琳琅忍不住笑出声,“我那好二婶还真是厚了我薄了大姐姐呢,大姐姐的亲事未定吧,与那季世子是嫡亲的表兄妹,不如亲上加亲,岂不是更是一桩美谈?”

春巧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也不管不顾了,将二夫人李氏的心思说了出来,“二、二夫人有意想与安国公府表少爷结亲。”她说这个话时,更是将头低得死死的。

陈琳琅微震,“安国公府表少爷?”安国公府表少爷难不成是她堂兄安辰江?

春巧趴在那里,“姑娘,婢子听说您当年出生您外祖母曾与安国公夫人有过戏言,想将您与安二爷订个亲呢,只后来安国公世子娶了大姑奶奶,这事就作罢了!”

陈琳琅更是愣住,怎么还有这桩事,她并未听说过,“我如何不知?”安国公府二爷是她亲生父亲,可惜英年早逝。

春巧硬着头皮回道:“姑娘许是忘记了这事。”

陈琳琅一时被这些消息给弄得糊里糊涂,绕来绕去竟绕到她亲生父亲身上,她从未知道父亲竟与婆婆陈氏差点有过婚约,虽说只是个戏言“爹与娘没有什么话吗?”二婶李氏没盘算成功,就连她没了这门亲事?

春巧连忙摇头,“那婢子不知。”

陈琳琅盯着春巧,“我外祖母与安国公夫人关系不错?”

春巧缩着脖子回道:“您外祖母与安国公府夫人是闺中密友。”

陈琳琅好久没说话,在心里消化着这些个消息。安国公府二爷是她的父亲,那么父亲成亲了娶了的便是她的娘亲?

春巧一直趴跪着,不敢起来,悄悄地瞧了二姑娘陈琳琅一眼,见二姑娘绷着个小脸,竟然与大夫人发怒时有些相似,更让她绷紧了身子,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陈琳琅微沉着思绪,“我母亲待我如何?”

春巧老实回道:“大夫人待二姑娘极好,时时打发人给二姑娘送来信与东西,不光有首饰,还有大夫人给二姑娘亲手做的衣裳,只二姑娘您不喜那些明快的颜色,素来只穿二夫人送过来的衣裳。”

陈琳琅嘴角上扬,“我怎么就喜欢这些个暗色的,素沉沉的穿得像个小老太婆?”

春巧道:“二夫人说这稳重些,二姑娘您素来都听二夫人的话。”

陈琳琅思及自己在安国公府里时,素来都不敢穿明快颜色衣裳,就怕叫亲祖母安国公府老夫人不喜,安国公府老夫人就曾训斥过她不尊父母,她更是不敢穿颜色明快的衣裳,怕惹了老太太的眼。她沉了沉眉眼,“我母亲的信直接送到我手里还是要先过祖母还有二婶的眼?”

春巧道:“通常是老太太与二夫人先看了再给二姑娘您看。”

陈琳琅道:“你是家生子?”

春巧一愣,也不知二姑娘怎么就将话题扯到这个事上,还是老实回答,“婢子的娘是陶妈妈的妹妹,当年陶妈妈是大夫人的陪嫁,又怜惜我娘日子过不了,就求了大夫人将婢子买了过来伺候二姑娘您。”

陈琳琅冷着眼瞧着老实的春巧,“原来你与春香是姨表姐妹。”

春巧心头猛跳,“是的,二姑娘。”

陈琳琅冷哼道:“我母亲将你买过来伺候我,你心里有怨气?”

春巧摇头如拨浪鼓,“不,二姑娘,婢子很感激大夫人,一直很感激大夫人。”

陈琳琅靠着姜黄色锦鲤锦锻的大迎枕,冷冷地盯着春巧,“你冷眼看着别人暗害我,就叫感激我母亲?”

春巧一滞,连忙求饶道:“二姑娘,是婢子、是婢子……”

陈琳琅道:“我还能信你?”

春巧惊愕地抬起头,看见二姑娘绷着小脸,眼神认真,她不由自主地就用力地点了点头,“婢子、婢子定会……”

陈琳琅摆摆手,打断她的话,“你家有甚么人?能替我送信去给我母亲?”

春巧都没敢问,“二姑娘放心,我兄长能去。”

陈琳琅眼里多了些笑意,“这信不会落在陶妈妈、或者二婶,更或者祖母手里吧?”

春巧更是摇头,“请二姑娘放心,我兄长必定会将信送到大夫人手里,二姑娘再给婢子一次机会,婢子会好好伺候您。”

陈琳琅这才闭上眼睛暂且歇上一歇,春巧见状,连忙替暗红遍地金妆花褡子盖在二姑娘身上。她坐在一边,手抹了脸一把,手心都湿了一片,连忙掏出帕子抹脸,只管守着二姑娘,不敢将二姑娘吵醒。

马车往平乡侯府老太太的庄子直接进去,并未在外边儿停下,进得了里边,马车稳当地停着了。

春巧先掀开帘子下了马车,再去扶了陈琳琅下马车。

葛妈妈走过来,见着陶妈妈母女还有春巧都跟着表小姐,就吩咐道:“你们且在外头候着,老太太素来不见外人。”

陶妈妈脚步一滞,笑着朝葛妈妈道:“许久未过来给老太太请安,葛妈妈还是让我给老太太磕个头吧?”

葛妈妈却是道:“就在这里磕个头吧,老太太知道你一片孝心。”

春香听着这些话,心里不服气,便在面上露了几分出来,刚要说话,还是让了陶妈妈给拦了。

陶妈妈沉着气,在外头给平乡侯府老太太磕了三个头才起来。

她这一磕头,春香与春巧也跟着磕头。

磕完头都起了来,陶妈妈不由得看向一旁的二姑娘陈琳琅,见着陈琳琅根本没看自己这边,心里就存了些疑惑。当着葛妈妈的面儿,她暗暗地收回了视线。

葛妈妈冷眼旁观着这一幕,朝着陈琳琅到是露出笑脸,“表小姐,且跟着老奴?”

陈琳琅这就跟着葛妈妈走,别看这只是个庄子,却是占地近三百亩地的庄子,待走了几步后她觉得对这庄子有些眼熟起来,这分明是她在锦乡侯府里时她那狼心狗肺的丈夫曾带她去过,还说是婆婆陈氏给他的庄子。这庄子竟然是平乡侯府老太太的陪嫁庄子,还是让陈琳琅大吃一惊。

葛妈妈瞧着表小姐出落的比大姑娘还要好,就是瞧着怯生生的模样,叫她忍不住心里有些唏嘘,“表小姐,老太太不是不想着你,只是老太太素来冷清惯了,你也别怨着老太太。”

陈琳琅对平乡侯府老太太没半点印象,自是也不知道老太太是怎么个冷清法,就微微点了点头。

葛妈妈瞧着欣慰:“表小姐,您都这么大了,这么高了,要是大姑娘能亲眼瞧见您,不定有多高兴呢。”

陈琳琅对婆婆陈氏为什么被留在镇国公府里一无所知,只跟着葛妈妈往里走。

平乡侯府庄老太太素日里深居简出,自将女儿嫁出去后更是不见外人,就是连平常的人情往来都是由平乡侯府大夫人主持。庄老太太膝下只有一女,嫁给镇国公陈定慎,余下不是庶子便庶女,庄老太太也懒怠理会那些事儿,早就住到了庄子上。

“哼,你住庄子上这么多年,我都由着你,如今二皇子要过来我们平乡侯府,是给我们平乡侯府天大的脸面,你怎么着也得出面。”

葛妈妈还未领着陈琳琅进去从庑廊下走过去,就听见一道吼声,不由得蹙起眉头,分明是平乡侯爷的声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瑶台何生镜在线阅读第九章

    随后余槿回到了房间里。家里本是两室一厅,父母在余槿和余乐乐年纪大了后就搬出了大一点的主卧住进了稍小的次卧。而主卧的正中间从窗户一直到门边用薄薄的石膏板隔出了一道墙,一直延伸到离门口一米左右,换成一道帘子,右边是余槿的房间,左边是余乐乐的房间,门是公用的,就连窗户上面家里唯一的挂机空调也被“一分为二”

  • 万界超级无耻系统无礼

    “傅绫,起来吧!”傅积雪起身上前,如今的她还是十四岁的少女,再过一段时间就及笄了,傅绫身形高大,又在弱冠之年,一下子便比她大出四岁多去。傅绫看着面前的人,半天说不出话,一张俊脸之上满是激动和心疼,傅积雪为他倒了一杯茶,让他坐下,傅绫有太多问题想要知道,他不相信傅冰兮会死在火海里,一定是有什么隐情。傅

  • 造影世界之越界招惹(2)

    “李甜甜,记住我们的约定。不要再耍花样,不然……”傅清玉看着面前的女人警告,虽然不追究这次了,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清楚。不是他信不过这女人,实在是她有前科。“老公,你凶我!”李甜甜心有八窍,看着大反派软下去的语气,就知道自己暂时没事了。虽然还是冷冷的,但是看起来没有那么吓人。看着表情软下来的反派,李甜

  • 伊莉雅的二次元搞事之旅之第八章(8)

    奕鸣拿完东西就回到了南黎修炼的房间。南黎坐在池子里,眼睛紧闭,体内的功法在飞速运转着,一个周天的运转速度已经从一个时辰三转加快为一柱香一转,进步飞速,数十倍有余。池子里的五行之灵倒是没有多大变化,只是里面的白色的池水颜色已经变得很淡。池子里白色的水,名为碧虚玉露,是那五行之灵的养分供给来源。现在已经

  • 启明星探案集在线阅读第六节

    而神州世界中,货币系统为:1000铜币=1银币,100银币=1金币,金币往上就是银票了,面额有5银币,10银币,20银币,50银币,100银币,1000银币,10000银币;5金币,10金币,20金币,100金币,1000金币,10000金币的面额银票。而现实中的货币兑换为10RMB=1银币,因此这

  • 龙潭虎婿在线阅读第八节

    “鸫穆哥!你快醒醒!”这名女子轻声哭泣着。“娘是你吗?”这名女子知郁鸫穆还有意识急忙答到:“鸫穆哥是我,丰歆,歆儿!”“歆儿你怎么来了,你快走别管我咳咳咳咳!”郁鸫穆咳了几口血出来!丰歆眼看郁鸫穆在咳血急忙点住他的气血!“鸫穆哥你先休息!少说话!”这时黑袍老人等人已经前来,“女娃娃你别跑嘛我不会残害

  • [综英美]韦恩少总的社畜日常之流氓医生

    此时,墨城医院急救中心的手术室内。在艾夏质疑安子润是如何对病人的病情那么清楚时,众人同时惊疑的看向安子润。艾夏很有分寸,之前打电话时,得知安子润就在墨城医院里,且正要走。为了留住安子润,确定他不会马上拒绝,所以艾夏在电话里完全没有提到找安子润是什么事,更不可能提及病人是坠楼原因入院。众所周知,刚刚安

  • 火影:修罗瞳术之暧昧的漩涡(5)

    慢慢的我和凌晨开始明目张胆的聊天,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只要可出现在我身边,比如现在可端着我为她做的水果沙拉,站在我身后,我就会刻意的用一些话把凌晨引入我暧昧的漩涡里,并且露出很享受这种暧昧的表情和口吻。可只是沉默,一种让我感觉到冷的沉默。于是我就会说“小口,你看凌晨说我今天脸色不好,你都没这样关心我。

  • 青山有位女谋士在线阅读第9章

    两周后,与家人告别,小队三人被召回部队,长途跋涉的回到了偏远的基地。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有一次会议。但这次,三人并没有对此产生反感,他们坚信一切只会变好,可能是因为这个新来的指导员让人感到沉稳可靠,或者是两周的休整让所有人身心愉悦,当然还有家人的欢声笑语,让人感到自信和希望吧。带三人简单休息了一下,

  • 今天也在高呼光明万岁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云弎文案:快穿回来后那些年凭本事认来的反派爹们也跟着来了!三岁的贫民窟团子每天都在赶场子,左手爹右手爹,一看后面还排着好几个!修罗场ing:快穿回来后我闺女多了好几个爹!【崽爹一小剧场】某日帝都五大家族之一掌权人龙傲天发现千辛万苦寻找的闺女成了死对头家的崽儿?!新仇加旧恨=不死不休达成√【崽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