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刀鸣散华(阴阳师切光)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6/11 8:19:36 作者:结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刀鸣散华(阴阳师切光)
刀鸣散华(阴阳师切光)
作者:结罗来源:晋江文学城
此间主人脾气坏性格暴躁一点就着嘴还欠,讨厌he还是be这种问题,问就是全都be,龇牙阴阳师切光同人鬼切X源赖光当鬼切知道,他若要和源赖光彻底斩断关系,需要斩杀他五次的时候,大妖开怀大笑。然后他在漫长的历史中,一次一次的追杀着自己的前主,然后不断死去,再次复活。最后,当他决定放下一切的时候,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终幕缓缓开启

后面几天江明祈跟个没事人似的,不再提那天晚上突如其来的情绪崩溃,江仲也跟着他那小女友再次消失。江明祈的人生只要没有江仲的出现就会顺利很多。

更何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英语演讲比赛。姚深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叼着吸管一边喝奶一边打手游。

“小江,你跟我过来一下。”

“五分钟,让我把这孙子解决了。”

很快,江明祈放下了手机。

“解决了?”姚深问道。

“是我被解决了。”

姚深往他桌上扔了张A4纸,江明祈一眼就看见“桑榆省第八界青少年英语演讲大赛”,他本能地想要拒绝,姚深那劝说的话语像个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往外冒根本没给他插嘴的机会。

“小江你看看你成绩这么优异老是呆在学校我都觉得浪费你的天分反正你也没事做就顺便参个赛个奖而且这奖含金量又高还有奖金,何乐而不为呢?”

江明祈很认真地看着他,“姚哥,明年的中国新Rap建议你参加。”

“你参加演讲,我就参加说唱。双押。”姚深对自己跟上了潮流感到满意。

刚刚姚深说了那么大段话,江明祈只关心一个点,“奖金多少?”

姚深比了个五。

“五万?我爬也要爬过去。”

“第一名五千现金加欧洲亲子双人七日游。第二名二千现金加国内任意城市五日游,第三名东南亚五日游。优秀奖。”姚深顿了下,“赠送某学习网价值五百元的学习课程。”

江明祈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去!”

“不要说脏话!”

“...我说我去参加。”

姚深露出中年男人的慈祥的微笑,“好样的。把你搞定,剩下的我就不需要担心了。”说完他从江明祈课桌前挤了过来,又立在程汀延旁边。

“小程!演讲比赛了解一下!”

程汀延戴着眼镜翘着腿抱着本三体看得正起劲,“抱歉,不感兴趣。”

这股子疏离劲激起了江明祈的不满,“哦哟哟哟,架子大得嘞。”

姚深没被他的拒绝给打倒,不依不饶地说:“小程你看看你成绩这么优异老是呆在学校我都觉得浪费你的天分反正你也没事做就——”

“顺便参个赛个奖而且这奖含金量又高还有奖金,何乐而不为呢?”程汀延把书合上,一字不漏地把刚刚的话复述了一遍。

姚深尴尬一笑,“就是嘛,何乐而不为呢。”

“老师,你这套词哄小孩儿可以,但我是真的没兴趣。我不需要奖金也不需要欧洲游,我只想默默努力在A中考个第一,可以吗?”

江明祈瞬间就把头伸了过来,“你才小孩儿呢!你个年级第二是该努力努力了!”

前排考试倒数第二的同学听到这话打游戏的手指都不利索了,不过好在,他心理素质很强,顶着年级第一和第二争执带来的压力还吃了把鸡。这大概就是差生的天赋吧。任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演讲比赛不会耽误你学习的。”姚深劝道,“而且总决赛在桑城举行,说不定还会碰到你以前的同学呢,而且你不想趁机会回家看看吗?”

程汀延对同学,回家都没啥感觉,触动他的是桑城,以榆城学生的名义打败桑城那些不可一世的富N代官N代会是什么滋味。应该是爽的。

见程汀延没有反驳的意思,姚深又说道:“这个比赛如果能进前三,对你们高考是有利的。”

“加分吗?”

“不加。但是高校在调档后如果发现你和另一位学生同分同专业而名额有限的情况下,优先选择你。”

“嗯这对我没啥用。”

“哎。”

“我参加。”

“嗯?”姚深的脸瞬间点亮了。

“想和某人换个赛场争第一。”

他挑衅地看了江明祈一眼,后者气场也不输,就这样你来我往,眉目传...战书。姚深觉得自己并不肥胖的身躯挤在中间有些多余。

于是他开始转移目标。

“咱们聪明可爱美丽善良的课代表娜娜——”

“行了姚老师,我参加。”

“咱们英俊潇洒百战百胜的班长小牧——”

“OK。”

完美收工。

姚深这大课间休息时间可谓是收获满满,回到办公室后看到其他班班主任正因为没人愿意参加比赛而愁眉苦脸,他就特开心。这是什么心理呢,大概就是平时总被这群妇女压迫终于趁此机会翻身的得意心理吧。

程汀延除了要备战演讲比赛,还得想法子应对明天下午的麻烦。虽然他在桑城也是个经常惹麻烦的主,但大家的家长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可能把事情闹得很大。而黄越那群不要人命当回事只顾今朝醉的社会混混他没办法硬碰硬。

连江明祈这种人都能被他卸一条胳膊修养一年才好。

江明祈是哪种人呢。他想。

就这几天的观察,他够狂够痞够野,够神经病。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但他宁愿惹江明祈,因为他有分寸。黄越他们没有。面对没有分寸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报警,但在这个小城市有用吗?

他和江明祈还处于互不理睬的竞争状态,于是他问了问秦昂。

秦昂秒回:当然有用啊,但是治标不治本。黄越那帮孙子最喜欢一群人围攻一个人,要不大祈胳膊怎么会被卸了。当时他一对十。我赶到的时候大祈就吊着一口气了。那是我见过他人生中第二惨的时候。

程汀延想也没想就回到:第一惨的时候是啥样?

秦昂:你也太不是人了。无可奉告。不过你还是留一下我俩的电话,明下午我们搭个救护车来找你。

程汀延默默把两串号码存到了通讯录,然后在他们的备注前加了个A。他和江明祈虽然明争暗斗,但毫无疑问,江明祈和秦昂是他在榆城唯二的两个说得上话的人。

哎。

老子真可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楼修仙传在线阅读第三章

    新婚第二日,梅馨独守空房。本以为天黑了丁忠会回来,梅馨一直等到子时,都不见他的影子,问了家仆,丁忠一整天都没回家,好像是去了花柳巷。梅馨心里苦,晚饭时老夫人特意交代了白喜帕的事,本应该在新婚之夜就完成的,这都第二天了,梅馨总共就见了丁忠两次,她一个人,怎么完成?困意一点点吞噬了梅馨,她倒在床铺上睡了

  • 穿成修仙文里的圣母女配父亲

    当严汐再度醒来时,已是一天后的晨时。他又回到了那间已渐渐熟悉的卧房,浑身几乎缠满了绷带一样的医用布条,身体依然很沉,可知觉却敏锐了许多,尤其是痛觉,他现在每有一点大的动作就迎来一阵钻心入骨的疼痛,像是把之前没能及时体验到的痛苦全部叠加到了一起似的。床是下不得了,他只好乖乖地原地摊着发呆。偶然间,他偏

  • 不死战神之那些遇见你的日子(3)

    初三是中考的备战和冲刺阶段,每个人都很忙碌,而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好像一眨眼就到了中考的考场上,陈见依旧很紧张,不过她放慢了做题的时间,对有把握的题先做,没有把握的多看两遍题目,有时候题目看第二遍突然就又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果然老师说的心态很重要,是对的,平常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要太过于纠结

  • 皇上请答应在线阅读第五章

    望边城地处北地郡,因为是王朝内最靠近北境蛮族领地的郡城,所以妖族祸乱不断。除了在漠北黄沙战场上有曾经隶属于老将军唐璜的白马铁骑剿杀越界蛮族和妖族,同时在郡内也有江湖势力汇聚而成的统一机构负责组织猎杀偷偷窜进王朝领地的妖物,这些机构被江湖好汉们统称为酒馆。初春时节,柳树抽芽,百花齐绽,本应是万物复苏的

  • 娱乐之传奇在线阅读第4节

    天道恒而人无恒,故明无明。《人皇道经-无明篇》“齐霞,修缮县衙和监狱都需要钱,你觉得这些钱应该怎么来?”坐在陈旧的椅子上,李星梦一边吃着外面买来的小吃,一边对着齐霞询问着。“目前紫瑰的财政收入有点紧张,至少需要两年才能有盈利,想要凑齐修缮县衙和监狱的钱,起码得五年。”齐霞这些天一直在处理县衙的财政以

  • 网游之神一样的队友在线阅读神针出现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今天是苏修第一次杀人,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父母现在情况如何。他心里十分忐忑不安,苏修快速的跑下了山,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家的方向出发。苏修的第六感是对的,来迎接他的只有母亲。“苏儿,你去哪里了啊,警察局来人说你死了,我始终都不相信,你回来

  • 少年派:天子门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家暖气足,楚戈踏着黑色人字拖,一件连帽衫,眉眼懒洋洋耷拉着,和在学校时不大一样。“知道什么,”他瞥一眼江驰的膝盖,“知道你很有礼貌?”我靠?江驰:“?你再说一句?”楚戈嘴角微压,重复:“有礼貌。”江驰:………楚戈有点被他表情取悦了的意思,转头进屋。从楚戈先一步知道大家底细、从江驰摔的那个大马趴,就

  • 仙古一家之大厨谢衣在线阅读头牌包夜50万元

    不一会后,门外很快响起了门铃声,慕时念闻言火速走到门口,打开门,从门缝中伸出手,“你把衣服给我吧!谢谢你了!”慕时念二话不说,把裙子打开的时候,发现是GUCCI的品牌,黑车大叔居然买山寨货给她……果然是做黑生意的男人,她没想太多,直接把裙子往身上套进去!她才穿好,薄司深从浴室里出来,磁性的嗓音低沉沙

  • 九剑灭神在线阅读第二节

    三日,唐家上上下下清素一番,下人们人人自危,西园的主子们也整日提心吊胆。西园住的是唐虞的二叔三叔两家。唐家是祖传的宅子,前些年那两位叔叔和她对峙的最为厉害的时候,在西院砌了堵墙,算是划清界限、不相往来的意思。只是后来看她的位子坐的稳了,才又借口文丫头、容丫头她们过来请安方便,开了道门。唐虞和那两位叔

  • 仙入凡尘挑事

    海棠苑,焕然一新。初入门,便是一池活水,连接着外院的秋湖,此时莲花正盛,莲花上是一座精致的白玉桥,桥首桥未是十二月的花雕,再往前走,一座汉白玉的建筑赫然在眼前,海棠苑三个字是当年惠明皇后亲手所写,走进门,竟分不清隔间,原来四面都是用玲珑木板雕刻的或“岁寒三友”或“梅兰竹菊”,一格一间。再走,是会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