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庆余年:京都女纨绔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7:53:56 作者:池中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庆余年:京都女纨绔
庆余年:京都女纨绔
作者:池中涸来源:晋江文学城
张招娣是偏远小山村的穷人家姑娘。她与燕小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小能在一个泥塘里面打滚抓泥鳅,只是突遇磨难,惨遭灭门。她一把将燕小乙推出火海,独自自己在地狱中。后来,陈揽霞是京都第一女纨绔,更是鉴察院的神箭手,一把破云箭从无虚发,唯有一个人怎么都打不过。那个人也叫——燕小乙。陈揽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李云睿的人!不要靠近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另有企图……真香。—装疯卖傻女纨绔x看似精明实则憨的忠犬燕统领女主穿越,混世魔王,后来把脑袋给撞坏了,不记得自己是穿的这回事,走一点剧情单纯的恋爱故事,燕统领

天上宫阙,京城白玉。北有帝都,南有玉京。自古南方多文人,北方出武将,书生人寥寥数句言词之中,便道出了北方的中心乃是帝都,而南方最繁华喧嚣的城镇,便是坐落于湘江以南的白玉京。

吵闹的小镇千篇一律,热闹的城乡却是独有特色。白玉京青砖碧瓦的九转小路,依河成街的碧色流水,棕白交错的廊坊小桥,构成了白玉京独具特色的环境。更不用提她别具一格的环境和乡土人情。

若说起白玉京,那就要提到春雨楼了,那是坐落在玉京城北,靠着明湖的一座三层小楼。高墙大院鎏金铜瓦,哪怕是远远的遥望都看着格外有气势,成了多少文人墨客手下的黄鹤楼。只是可惜,那却是一栋青楼。

那楼却是独特,何时迎客,何时闭门,接什么客人,要什么价钱,却全凭楼中姑娘的心情。是去是留,却都要交上一锭金子作为礼金。楼中姑娘各有千秋,最具盛名的却是位叫做白雪的姑娘,一曲惊鸿不知动了多少男人的心。

今日,春雨楼一如往日在夕阳沉没前,在高高的楼角挂上了灯。姹紫嫣红的姑娘们坐在前院落里,你退我让言笑甚欢的迎着自己的客人。楼后面对着明湖的开放式舞台咿咿呀呀,却是一场好戏正在开唱。

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坐在游船的船顶,穿着一袭白衣,没有佩剑,也没有任何武器,只是握着一壶酒,静静地看着不远处春雨楼的舞台。他的样貌平凡无奇,却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睛,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似笑非笑。

他已经来过白玉京很多次了,却是第一次赶上了后院戏台开戏。他在春雨楼的前庭兜兜转转,却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后台的粉墨笔画。不同于前庭的灯红酒绿,后台却是如同清简的雪白幕布,以及黑色舞台。

男人仰头喝酒,灵巧的耳朵捕捉着周遭的声音。

“此番还是多亏了齐兄,竟能抢到此等好位,令人惊叹。”

“刘兄却是过誉,不过是区区小事,此番当做是你的践行礼,可是足够?”

“怎敢麻烦齐兄,是分大礼。这春雨楼的戏台子,每逢节日才肯开台,如今能够一饱眼福,却是拖了齐兄的福啊。”那刘姓青年一副欣喜,“早就听闻春雨楼风烟姑娘的戏曲尽其妙动人心弦,已是迫不及待了。”

“哈哈,齐兄可算是抓住了刘兄的喜好,怕是刘兄看完这出戏,就不想离开这白玉京了。”第三个人应和着,引起了其他人的笑声。见主客寒暄完毕,纷纷加入了这场对话,你一言我一语,天南地北的讨论了起来。

楚留香听着他们的谈话,看着舞台上大幕落下,单手托在头后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在这个位子看起了热闹。他选的位子极佳,是个靠近舞台的双层游船,后方的人寻不见他的综影,前面的人回头也看不见游船的船顶。

除却一处地方,能将他看个清楚。

台子上唱的是杨玉环的故事,讲的是前代帝王与美人儿的爱与仇,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爱到离别,这世上的结局除却生离便是死别。她的纯洁,她的无辜,她对爱情的忠贞。至于唐明皇的戏子……

若无珠玉在前,那唐明皇的戏子却也可以算得上是个角儿,可在那将杨贵妃的雍容华贵与天真无瑕演活了唱活了的戏子面前,却是黯然失色。楚留香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没有错过那女子初登场瞅见自己这个逃了门票的观众时,不小心拐带的节拍。

春雨楼的戏,却也不是免费看的。每到十五开台,都是要早早的封了湖,所有的游船与观众都是要收取费用的。最让楚留香感到绝妙的是,那春雨楼的楼主,专门留了一游船的上好位置给了江湖人,只需那些江湖人在春雨楼收取门票是,确保没有仗着武功偷票漏票,或者借此无事生非的人。

江湖上武功高强的人很多,爱好文雅之曲的人更是数不胜数。不过是一艘游船,便赚来了打手和报表,这等空手套白狼的本事,楚留香倒是生出了几分见见此人的好奇心。尤其是当他的好友无花,都夸奖过那个唱曲子的白雪风烟之后。

只是可惜,半年前白雪被京城的人用一车的金子抬走了,只剩下个风烟度撑门面。可这种风花雪月之地,最不缺的就是漂亮姑娘,没了一个白雪,却被捧起来了一个初一,听说诗词一绝,他还无幸见到。

台上的曲子唱到了“我这里舞霓裳飘摇缱绻,乍回身扬轻袂依依袅袅,伶俜婉转美目流连。”舞台上的佳人身姿扭转,端的是一副婀娜多姿轻盈优美,回眸间大唐贵妃华贵的身影,穿破了时间与空间,对着他们回眸一笑。

明湖之上只剩下了美人的歌舞戏曲,楚留香闭上眼睛静静的听着台上女子的咿咿呀呀,原本一颗躁动的心忽然平静了下来。他好像在一瞬间远离了江湖,成为了舞台上的唐明皇,和自己的爱人相知相爱。

楚留香就那么明白了为什么妙僧无花对着白玉京不屑一顾,却对春雨楼的戏曲赞不绝口。诚如他所说,是一曲能让人忘却烦忧,置身其中的妙曲。更妙的是,那唱曲之人唱出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竟让他感同身受。

“我为大唐而死,我为真情而亡。死而无怨,亡而无憾。”台子上清脆响堂,却是唱到了四将逼宫,唐皇左右为难,高力士劝阻江山美人不得兼顾。楚留香一向对唐朝的亡国皇帝没什么好感,此番他却听出了新的韵味。

那艳丽女子泪水潸然,跪求在唐皇身边倾诉衷肠:“只是我,我舍不得郎君!”如同情人的蜜语,又像是内心的肺腑之言。一瞬间哪怕是流恋花丛的楚香帅,都羡慕起了有美人忠心相伴的末代唐皇。

固是失去了江山,可有你陪伴,亦是无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鬼谋在线阅读第一章

    “辰墨然你小子是不是没去上课?”夕阳的光线照耀在院中,把大片土地染成橘红。门外人说话那人走进院落,盯着墙角阴影下依然气定神闲的少年,眼珠一转,装模做样拿捏起腔调:“关于你今天旷课,刘先生有事想和你好好谈谈。”可对面的少年一脸的似笑非笑,静静地看他表演。“好吧。忘了你今天没堂课。“无所遁形,门外人干脆

  • 午夜有鬼之十二宗罪在线阅读第八章

    沄央呆呆地站着,好像还没回过神来一般。先前韩璋说过,龙珠可以治愈春黛的顽疾,他为此把四海龙宫都跑了个遍,但人家说龙珠对他们而言乃是生命相依的存在,怎么可能给他!他问过韩璋,取下龙珠虽不致命,但是对方会十分痛苦,他原本是想慢慢讨好无忧,说服她自愿交出龙珠的,谁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他想质问

  • 斗罗之武魂是式神图鉴在线阅读第7章

    一大一小走出房间,下楼时,餐馆已经没什么客人了,桌面上倒是摆了好些丰盛的早餐。听到脚步,夏奶奶抬头打了个招呼:“悦悦,来吃早饭,待会儿再去送粽子,哟,阿萨格来了。”她上前几步,把这大胖小子抱了起来。事实上,夏家众人对阿萨格的出现没有感到意外,在得知那扇门一直没关上时,他们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然怎么

  • 神灵的游戏[无限]第6章在线阅读

    许快枪带着我出了大洞又跑了几十步后就躲在了后街一辆报废汽车的后面,我往四周一瞄发现队里的其它人也都躲在附近其它的掩体后面。我看了看前面的街道实在是有些空旷,要是再往前跑就是给后边的人当靶子。不一会儿我就听见从破洞那边扔过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发出“铿锵锵”的声音,只听队长喊了一声:“快

  • 定天戮纽约奇遇记(2)

    相当令我惊讶的是,花京院竟然和我们同坐一班飞机,那就是说他的目的地也是美国,说不定是去找承太郎的,然后到时候他就会和承太郎一起到杜王町来……想想画面好像也不错。只是总觉得乔鲁诺好像哪里不太对劲,我们两个进入商务舱的独立小房间之后,他才放松了一直紧绷得像是一触即发的状态,只是靠坐在座位上看着和窗外也不

  • 尸而不僵(综)之尘埃落定(9)

    谷水青觉得浑身都有些酸痛,尤其是胳膊和腿,像是被棒子打了。在客栈时谷水青拉着温宁做了一些研究。谷水青发现她和温宁之间的确有着说不清的联系。谷水青和温宁接触,温宁确是能够恢复味觉,但是吃的东西咽下后却不会如常人般进入脏器,而是以不知道什么样的方式代谢出体外,直接消失了。谷水青在和温宁接触的时候,只要温

  • 六芒变在线阅读第3节

    林湫秋很迷惑。她虽然每一次任务完成后都会被主系统给清理了书中的记忆。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总会偷摸摸做些小动作,给自己提个醒。在清理记忆后,循着她留下的线索,找到她穿过的那本书。林湫秋确定,三本系列文她都仔仔细细看过,文中并没有写过跟林洛湫相恋的人到底是谁。况且林洛湫自小便是养在深闺的大小姐,拥有

  • 反派师尊是我孩他爹之柳府现状

    “……所以这是早有预谋,要柳家灭门还要我活着受辱。”“怎么会这样……”绿珠听着柳若岚的分析,越来越害怕,柳家从未与人结仇,是谁这么狠毒,还让小姐这样的好主子生不如死。“要调查所有跟柳家或者跟我有关的人,对于我的人际关系你知道多少?”绿珠全盘托出,所有跟柳家接触过的人物,包括柳若岚的诸多追求者跟情敌,

  • 同居这件小事第一章在线阅读

    正午,大秦国,黄清城,城主府。正午的阳光从天空的正上方投射下来,穿过茂密繁盛的枝叶在地上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光斑。年近四十的吕府长子吕昊刚踩在这些光斑上,愁容满面的穿过了长廊,来到了自己居住的院落,停了下来。“唉,这可怎么办呢!”他叹了口气,重重的跺了一下脚,朝着位于院落侧面,建筑风格极其奢侈的,与整个

  • 主君游戏之不能开棺(4)

    开棺下葬?方城一愣,紧接着回想起之前老李说过的话,顿时,一股透体的寒气,从方城的脚上,直接蔓延到头顶!“那棺……”方城正想说些什么,那男人却早已进了院子中,开始忙活了。【3G书城】管不了那么多,方城直接跟着进了院子。用来钉住棺材的木制钉子,已经被那群人给卸掉了。“那棺材……不能开!”方城来不及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