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殖猎位面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6/11 9:17:13 作者:疯狂玩偶 来源:17K小说网
殖猎位面
殖猎位面
作者:疯狂玩偶来源:17K小说网
穿行于现实与虚拟的位面,我行走在光明与黑暗之中。屠杀为了统治。摧毁为了生存。在查尔的虫海中杀戮,在艾泽拉斯的大陆上横行!正义之地的黑暗英雄,历经鲜血洗礼的虐杀原型!不屈是我的盾墙,实力是我的钢刀漂泊于无边位面空间在时间的潮流中狩猎,生存,憎恨离别背叛忠诚谁能踏入传奇的征程,权利欲望战火进化谁能缔造不朽的辉煌,一切,与我同行。

李沧海走的当天中午,无崖子便召集弟子宣布让他们入密室集中训练的消息,李秋水则是以其它杂学不精必需补够为由,暂时每天只能入密室修习两个时辰。

其实以前他们三人也是不时就会入密室修习的,可像这样放下其他杂学专心修习武功倒是头一遭。而师傅对李秋水的这一不同的关照,不仅没引起巫行云和无崖子的嫉妒、猜疑,反而是让两人小小的内疚了一下,觉得要是自己平时多指点一番木头脑袋的小师妹,说不得或许能让她多点进密室修习的时间,可一想到李秋水入门时间比他们要迟得多,学艺不精也是理所当然,那丝愧疚随即便消散。

因为他们师傅一开始就是按各人的资质选定武功教授,所以各人修炼时都会到自己的小密室里单独修习,巫行云所学为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无崖子为北冥神功、李秋水则是小无相功,至于凌波微步、北冥真气、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等那些武功因为是通用的,所以刻在一进门的共同通道中随便各人观摩。

在巫行云等人闭关没日没夜的修炼高深武功时,李秋水则是在师傅的强度高密集的亲身培训下,也是没日没夜的钻研各种杂学,一时进步斐然。至于因此耽误落下的武功,师傅则是意味深长的对她保证,等她学好杂学后她一定是一个比无崖子、巫行云都要强的高手。

日子就这样过了四年,期间因为李沧海的密集通信,巫行云和无崖子偶尔的出关时间都耗费在了写信、看信,这个让人牵肠挂肚、越处越深厚的行为里。

李秋水则是一年半载会收到一份家中的详细信件,作为李沧海的这个妹妹因为这些信件走的都是逍遥派巫行云和无崖子的门路让奶娘私下偷偷的传递,和姐姐李秋水毫无关联就算是家里人也是丝毫不知的,所以根本就没想过顺路给李秋水写信什么的。

因为有了这个共同的秘密,三人的关系也在这一来一往见越发亲密,因为知道了小姑娘的委屈和被忽视,所以二人因此也就和虽在同一山上却见不了几面的李秋水疏离起来。

在巫行云二十五岁的后半年、无崖子二十二岁、李秋水十五岁时,师傅突然放三人休息了几天便让三人比武。

因为巫行云的有意放水外加实在是实力不如,李秋水的中等武功,无崖子毫无悬念的带上七宝指环获得掌门之位。

比武完成便开始和无崖子交接掌门事务,随后宣布遗言说因为李秋水学艺时间短,未能把杂学融会贯通,所以自己把山中的杂学书籍选了一半留给她学习和处置,就算是将来离开缥缈峰带走也是可以的,至于其他的东西则全部留给无崖子和巫行云随意他们处置。

宣布完遗言没几天,师傅便不顾徒弟们的苦苦哀求把他们赶了回去继续修炼武功,而自己则是到闭关之处仿道家习惯静坐辟谷。大概过了两天后,可能是觉得时辰到了便召集三个弟子,逐一入内最后叮咛。

因为知道师傅大限不远,所以三人赶来时都身着白衣素服,一个个形容枯竭、双眼红肿不堪的等在了石室外,大气都不敢出的静等师傅的召唤。

巫行云是大师姐所以她最先进入拜见,一顿嚎啕大哭以后她师傅看着自己这个张扬、高傲的首徒,实在是不忍看她以后受苦,于是开口嘱咐道:“行云徒儿,这次说不得就是师傅最后一次教你道理,所以你一定要记住: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万事要先自己放开才能解脱得逍遥。”

等巫行云出去后无崖子满脸悲切的进门,给师傅磕头拜见过以后便哽咽起来。

师傅随即郑重吩咐道:“门里除了缥缈峰外,在大理无量山、西域星宿海还各有一处别院。你秋水小师妹是有家人牵挂的,因此必不会在山上久居,所以为师打算把无量山那里送给她做个念想,这事你一定要安排好省得惹出什么是非坏了情分。等一会你小师妹听完退出去以后,你们就关闭石门,过几天再来看我。”

又絮叨了些门中安排后便让他退出去。

看到她出来焦急的等在门外的巫行云随即赶忙上前拍了他的肩膀,两人抬头互视不禁鼻酸相互自我安慰起来。

此时已经泪流满面的李秋水迈着沉重的步伐进入室中,看到在蒲团上打坐的师傅,立即下跪痛哭失声。

而她师傅则是温柔的看着她淡笑,宽慰的说道:“好徒儿,以后师傅不在了,可是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万不可因为无所谓而不动手或是忍气吞声的委屈了自己。你和你师姐师兄不一样,家族和根基还在想来以后也是会出嫁生子的,所以师傅让你师兄留了座无量山中的别院给你做嫁妆。那是座在湖底的石居,里头师傅给你放了不少的奇珍异宝和派中的武功秘籍,等你下山以后抽空把它们另找安全之地存放。”

说完突然又开口道:“来把手伸过来,师傅送件礼物给你。”

等李秋水闻言乖乖的伸手,她师父立即一把抓住,翻身而起两人头顶顶头顶、天灵盖和天灵盖的相接。李秋水顿时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内力直冲入自己的头顶的百会穴,随后这股内力慢慢的汇入自己的丹田之中。

不知多久,只觉得师傅的汗液直流到了自己的脸颊、脖子里,等师傅翻身在蒲团上做好,李秋水本身渐渐接收了这股内力,身体也恢复知觉后心里立马便一下明白过来,师傅这是和无崖子给虚竹传功一样,把自己七十多年的功力都传了给自己。

随即就赶忙跪爬到师傅身边,看着已经显出衰老之态的面容,边哭边焦急的开口道:“师傅你这是做什么,徒儿天资鲁钝实是当不起您的这样厚望呀!”心中随即不由自主的想起师父这么些年来对自己的悉心教导和关心、疼爱,顿时更是觉得伤心。

两人情形缓和了一会,李秋水给师傅擦了汗水整理好衣物后,她师傅这才有精神开口道:“反正为师过不了几日就会去了,这些功力到时也是会消散,与其到时成了废物,还不如传给你为逍遥派的传承出点力。虽说派中武功出自同门,可因为从小修习的是小无相功,所以在废掉小无相功的所有功力之前,除非有强大的北冥神功功力输入,不然不仅是无法再修习北冥神功说不得还要被它反噬落得走火入魔。可你要是想要把逍遥派传下去,这北冥神功却是不得不学的,现在你既能修习北冥神功,又能依靠小无相功轻松修习派中除了你大师姐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外的任何武功,想来以后定是成就非凡发扬我逍遥派的精髓。”

最后又叮嘱道:“咱们逍遥派历来深居简出、不为世人和江湖所知,派中门徒又少,一贯是万事自己决定,不用顾忌任何人。要是以后你师姐师兄们真的弄得根基断绝、门派不保,到时你大可不必管那些不肖弟子的死活,依靠师傅给你的那些产业和秘籍,夺过七宝指环自成一派即可。”

然后便从怀中拿出一份印了七宝指环花纹、写了遗言的羊皮卷,交给了李秋水让她好好保存,以作以后正大光明重新开派的凭证。做完这些随即把李秋水赶了出去,闭目打坐起来。

李秋水出来见过在外等候的巫行云和无崖子,三人含泪关闭石门。然后三人便都露天守在石室外,等到第二天中午打开石门,师傅却已经闭目含笑仙去。

埋葬了师傅,李秋水随即给家中送信说自己给师傅守孝一年后会回家探望亲人。然后便一头扎进书堆里刻苦修习各种杂学和武功,不发一言的任凭无崖子和巫行云处置门中事务。而巫行云和无崖子也默契的忽视她,把她当隐形人看待,不分给一丝派中事务和权力。

没想到三个月后等来的不是什么家中信件,反而是居然已经长大,妆容精致、衣衫飘飘显出一派婀娜少女之态的李沧海和她温柔的奶娘。不过虽然觉得奇怪,却仍是沉下心思冷静的和巫行云、无崖子接待了起来。

看着眼前正对自己盈盈一拜,却和自己容貌一模一样,相比生生多出一股即娇柔妩媚又淡雅高洁之态的李沧海,随即也淡笑的开口道:“妹妹怎么上山来了,可是家中长辈有什么吩咐需要你亲口转告?”

没想到这本来好好的一段稀松平常的问句,却使本来带着笑容的李沧海转眼之间就哭丧了脸,一脸指责、满腹委屈的站在那里哽咽起来。

见此上座的无崖子和对面就坐的巫行云,异口同声呵斥道:“师妹,快别问了,没看到沧海一直是强装笑脸心情不好吗?”

然后两人走到李沧海身边一左一右的扶她就坐。

李秋水闻言不禁气怒,李沧海呀李沧海!以前看你是小孩子,所以就算是你耍心机也睁只眼闭只眼的当过眼烟云般无视,可没想到却宠出来个得寸进尺的玩意!

看来自己要是现在不拿出点态度来,说不得以后等她做了掌门夫人,说不得就会胆大包天的欺压到自己头上作威作福起来。

于是抬头沉声开口道:“师兄、师姐这话师妹我就不明白了,沧海是我的亲妹妹,我既没派人接她又没收到家中要送她来的信件,她就这样无缘无故的离家千里到山上来了,谁知道家中长辈会是怎么个着急。都这样无法无天放肆了,难道我这个做姐姐的连理由都不能问一问?”

然后又看着已经在椅子上坐好的李沧海,严肃道:“我让你坐了吗?你的礼义廉耻、长幼尊卑都学到哪里去了?”

巫行云和无崖子一时也被她这突然而发的怒气所震,再加上李沧海毕竟是她的亲妹妹,他们就算是再和李沧海私下感情深厚也没法阻止李秋水这正大光明的理由。最终只得叹息一声,安慰的拍了拍李沧海的肩膀,让她起身回答问话。

此时的李沧海却是满脸震惊、愕然的呆呆站立在那,好似不相信李秋水居然敢这么训斥她。

见自家小姐还是没反应过来,刘氏随即下跪求情道:“大小姐息怒,二小姐实在是无法了,再加上知道大小姐和师姐、师兄的师傅去世想要安慰你们,这才会跟着无崖子掌门派过来联系的人悄悄来了山上。求大小姐体谅一下二小姐,给老爷和夫人去封信求下情,不要把二小姐订给那个扬州王家。”

说完狠狠的拉了一下满腔委屈呆站在那里的李沧海。

李沧海闻言忍下心中满腔的不忿,再次盈盈下拜,神情哀怨带着哭声道:“沧海知道错了,求姐姐救救我,不要让爹爹和娘亲把我订给那个王家。”

说完眼中的泪水就像断线的珍珠似的流了下来。让一旁看着的巫行云和无崖子心疼不已。

李秋水闻言不禁好奇,怎么好好的又跑出来个杭州王家?

而且见李沧海的气势已经被打压下来,于是便转了语气松口道:“刘氏你还跪着干什么,还不扶二小姐坐好。然后好好给我回话,说明白这扬州王家和二小姐、府里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竟然闹得你们要离家出走喊救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面沦陷在线阅读第9节

    清晨,天元城外,一个庞大的车队向着云梦泽方向缓缓前行。“吴辰,等我们回来再吃昨晚的那个好不好?”车队中间的一辆马车中,熊初墨在同吴辰说话。“好,但是,这次秘境探索你要听话。”吴辰说道,小丫头闻言拼命点头。昨晚,吴辰用铁匠铺送来的器具做了一顿火锅,让小丫头吃了个过瘾,导致到现在小丫头还是忘不了那个味道

  • [我的女友是九尾狐]我的男友是除妖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晚的微风轻轻吹拂着窗外的林叶,孟奕辰在房间里,他那个酒鬼老爸总是在外面瞎混,不管欠下多少钱,都是他和妈妈还上的。“到家了吗?”微信上忽然发来了一条短信。那是林言发的,毕竟对孟奕辰来说,也就只有林言像个朋友一样这么对他,他们第一次碰面是在小巷里的时候,那时,几个染着奇怪发色的混混正把林言堵在了巷子里

  • 火影——木叶灵魂工程师第8章在线阅读

    打完石膏医生建议马小满住院,马小满果断拒绝,无奈医生只好给马小满开了不少消炎药,让她回家待着,因为坐轮椅没办法爬楼梯,马小满不得不坐电梯。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电梯按钮,只是让马小满没想到的是,会在电梯里再次遇到之前在安全通道里遇到的那个人,男人长相十分惹眼,但此时的马小满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男人朝马小

  • 魂断阴阳界之第六章(6)

    第二天早上蒋玉斌难得赖了床,生物钟准时把他叫醒,但全身上下的所有细胞都拒绝服从命令,脑袋昏沉沉的。刘世安七手八脚的缠在他身上,细细亲吻他的脖颈,低声诱哄道:“不想起咱们就不起了,再睡一会儿吧。”蒋玉斌抹了把脸,感觉还是不甚清醒,却还是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算了,中午再补个觉就是了。”他才二十五岁,却

  • 82年属狗秋月明百鬼夜行(二)

    “破沙上神到!”破沙来的消息在大殿上回响。“参见破沙上神。”众仙参拜。“来了?”天地居高临下地看着破沙。“拜见天帝。”破沙行了大礼,便跪坐到一旁自己的席位上。“上神几万年未出上清殿,今日能有幸见到上神,是小仙的福分啊。”此话一出,众仙都纷纷议论,这天上有年纪的谁都知道破沙几万年前的事,闭门不出上清殿

  • 法医废后:绝色妖孽我来收第4章在线阅读

    叶絮缓缓地点头,神情认真严肃。武炅双眼痛苦地闭了一闭:“果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十五年了,你竟然还认为你可以战胜老大?”“为什么不?凌霄之子,注定他是没有未来的。”叶絮的眼神冷冽非常,也充满了野心。武炅再次睁开眼睛,眼中已经清明异常:“好,好,好,你叶絮有伟大梦想,我武炅就不拖你后腿,我在十五军等你美梦

  • 文明起源在线阅读第6章

    尚翰辰下了飞机回到自家所住的老宅,这是一座高贵的私人别墅,一看就知道是富家人的住所。高高的栅栏,盘绕着妖艳的玫瑰荆棘;院子中摆放着价格高昂的沙发座椅,阳光斜斜的射下来,斑驳的光影映照出了院子的奢华。见少爷的宾利车驶到了大门前,佣人立刻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并向老爷子尚博汇报尚翰辰回来了,自从十年前尚翰辰

  • 火影之—我的情敌是佐助在线阅读第五节

    王立森让我不要把这个能力告诉别人,不要动不动就自杀。“我来之前听你宿舍楼的宿管说你在宿舍里喝洁厕剂?你想干嘛。”我用不惯刀叉,改用了筷子,捡起一口鱼排往嘴里塞,“只是想做个实验,你难道不好奇吗,我们回溯时间的尽头是什么,难道只能回溯特定的时间吗,这几次回溯的时间点都在我们两个认识之后的,如果可以回溯

  • 听说世子是断袖第三章在线阅读

    他怎么知道我能生......因为那个地方吗?在唇舌被堵住前,明莱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奇怪,这太奇怪了,系统资料里的斐雀,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攻略者是直男不是吗?那为什么斐雀能这么自然的说出那些话,亲吻他、进入他那个地方?因为斐雀是不同的吗?明莱疼得要命,这个过程很难熬,他要死死地

  • 铁血狂龙在线阅读第八节

    余鹿看着眼前一群人,从来没有这么慌过,手紧紧抓着衣摆,呆愣地看着楚漠。她预想过自己可能会遇上他们,但没想过这么快。她不是担心被同学看见自己在兼职,之前也都发生过;她害怕的是……目光触及余鹿的那一刻,楚漠想也没想站起身就拉着她往里走。余鹿被他拽得生疼,但依旧一语不发。不,不如说她还没反应过来。她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