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杀马特也要谈恋爱在线阅读华生

2021/6/11 9:32:06 作者:大大幸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杀马特也要谈恋爱
杀马特也要谈恋爱
作者:大大幸运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日的小镇杀马特少女少男一个接着一个死亡杀马特少女叶小凡遇到(伪)杀马特阿智,以为会发生甜甜的恋爱却没有想到最信任的人“他”就是凶手因为不一样所以就要被格式化?因为你很惨所以我也要很惨?恶魔在哪?在一个你想不到的地方~排雷:小饼里为何接二连三在死人,凶手到底是谁?青春成长文,致我最爱的少年少女们。

早上7点钟左右,艰难地从暖热的被窝里拔出来,顶着如针刺骨的北风,在去教学楼的途中习惯地买了一块热气腾腾的烧饼。这个时候,半边天已经微亮,路灯还在一旁为脚下方寸的死寂之地默默地站岗,它的身上凝结了辛劳的露珠。

“老卫,你知道古建博物馆在哪里吗?”

“博物馆?你怎么突然对历史感兴趣了?”

“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地址再推理?”

“在浦海区,过了外咀,靠近民航路方向。”我发现他似乎很在意时间,这才知道了:“你是和上个星期在酒吧遇上的叶子文约会吧!”

李昕伟傻笑着点点头:“其实不是约会啦。大后天就是她的生日,我想给她一个惊喜,所以这才提前去博物馆考察地形!对,上课的时候帮我签个到!”“哦,这样啊,那她应该是历史系或者对历史感兴趣,……”话没说完,李昕伟就走开,不见踪影。

建筑史课上,江老师在投影屏幕前滔滔不绝地讲着课。坐在后排的马慧佳小声地叫我:“卫智,你比较聪明,帮我看个题目好不好!”接着,他递过来一张纸。纸上除了一个题目,其他什么也没有——

某个公司里共有二十四个员工,他们轮职排班,但唯独第五个休息。请说出其中的中国籍员工?

“这是什么?”我转身悄悄问她。“哦,这是推理文学社的考题,当初社团有认识的学长把我弄进去,可是昨天酒吧聚会的时候听说那学长已经退社了,现在没人帮我,所以我就来麻烦你啦!”“如果我帮了你,我不就是帮你作弊了吗!”“别啊,你可以间接地,或者悄悄地提示我,这个不算直接告诉我对吧,到时候我通过了,我也可以把你介绍进来,到时候有什么活动可以一起加学分啊!”

“这题我不会,你找别人吧。”

“不嘛,算我求求你好不好~”

大学就是这么现实,人人都在为那几个学分努力。不过,起码比社会好一些。

“——这位同学,请你起立,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可以坐下。”江老师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的座位前,用指节响亮地敲了敲桌面。“ 刚才课堂上说的,列举出柯布西耶三个建筑作品?”

马慧佳悄悄地收起纸条。

还好昨晚睡觉前预习了一会儿:“嗯……萨伏伊别墅、马赛公寓、朗香教堂。”

然而江老师似乎对这个问题和答案都不太满意,于是又问了一个看似不错的问题:“ 那么考夫曼别墅是哪位大师的代表作?”

“老师,”我直接坐下,“这是第二个问题,我坐下回答,可以吗?”我说完,其他同学唏嘘了半天。江老师当然脸色不太好:“……以后别讲小话,注意听课。”

“——我对你上课的经过不感兴趣,讲讲你在现场发现的线索。”

我说:“哦,好的,回到正题。”

8小时前。

22日午12:50分。

从学生食堂里走出来,大多数人都往宿舍楼那边走,所以没有人注意到我独自前往发生了命案的剧院。

剧院两侧停车场都没有停警车,我猜测他们指派一两名警员看守现场,其他人回局里了。我从剧院侧门进入演员通道,悄悄地走向储物间,门口封了一条格外醒目的蓝白警戒线,上面的“POLICE”陌生而又熟悉。封条前置了一把剧院的休息椅,封条后的房间铁板门是未关闭状态。

大概是吃饭去了。我心里想。

怀着侥幸地心理,我轻轻的拉开警戒带,绕开椅子,潜入开间狭隘的储物间,为了保密关上了门。由于储物间里没有灯,我便打开随身携带的电筒,跟随着电筒灯光,我的目光扫过房间深处堆满着的各种舞台道具、乐器、设备和其他杂物,比较熟悉的是长鼓和话剧社演出时断了腿的金属折叠椅。整体来看,这像是剧院无意抛弃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的灰色空间,而这起命案的发生,打扰了它长久微不足道的存在,使它诞生出一种责任和义务。

室内正中央空白的水泥地面上,白色粉笔勾勒出一个平躺着的人形的痕迹固定线,而尸体应该是被警方带离了。我用牙咬着电筒,腾出双手掏出衣兜里量房专用卷尺,试着量了量死者身高,估计有一米七五。

我在屋子里观察了一圈,电筒照过所有角落,了解到储物间没有窗子和通风口,这意味着铁门是这里的唯一出入口,地板和墙面都没有发现血液痕迹和打斗痕迹,只在靠近出口的地面上,发现了半枚泥土左脚鞋印,无法测量长短。没有更多线索。

“奇怪,线索那么少,还是一间密室?”

就在这时,铁门突然嘎吱一声,被一个男人推开,电筒的微光被天光覆盖,突如其来的明亮刺激双眼无法直视门外。“干什么的!”没等我开口,他拉起警戒带,把我揪了出去,上了手铐。我这才注意到他是身着警察制服的,肩章两星,是一级警员。“姓名,年龄,什么专业?”

“同志对不起,我只是好奇进来看看……”

“你不用说了,那个学生提醒地不错,像你这种类型的嫌疑人就可能会重返现场,既然你被我逮住,劳烦走一趟吧!”

“我……”

7小时前。

22日午13:55分。

普东区公安分局明亮的审讯室里,我坐在两个警官的正对面,旁边架设一台已经关闭的录像机,晃眼的灯光任然灼烧在我的面前。

“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行为,而且严重影响我们警方办案。”

“我知道,我因为好奇心太重,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哦不对,是第五十条的规定 ,擅自闯入了公安机关设置的警戒区……”

警官略显吃惊,可还是严肃地压低了眉毛:“记得还挺熟,看来你平时喜欢自己研究一些刑侦方面的知识,这点应该是跟你爸学的吧。”两个警官对视着说了悄悄话,其中一个轻微点了点头,“看你动机单纯,态度端正,就给你个警告的处罚!下次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法律条例怎么写,你自己肯定很清楚。毕竟这是发生在现实中的案子,不是你们那些智力游戏,不要以为读了几本侦探小说就可以妄加猜测。”

“是,以后不敢了。”

“目前本案还在侦破当中,暂时不能对学校和社会公开,你一定要注意对案件相关信息保密,比如死者姓名、专业班级等重要资料可能会被其他人利用,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和损失。当然了,如果了解到对我们侦破案件有价值的情况,请你随时联系我们。”

“这没问题!”

——“这么说的话,你肯定是知道一些死者的情况了。”

“没错,警方在审讯室里问我的话,无意中透露了很多案件的关键信息给我,既然你是侦探,了解这些内容也不是为了造谣和八卦,我就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

“很好。说吧。”

“那名同学好像姓赵,21岁,死因还不知道,死亡的时间大概是昨天下午,专业好像是……”

“赵俊凯,电子科技学院信息工程系通信0701班,学号20071204129,出生日期是1987年7月5日,籍贯青海青川县,手机号码是14032795657。他是去年加入并通过考核的,是我们推理文学社的成员。”

“——啊?!他是你们社的一员!”

3小时前。

22日晚18:22分。

我从初中以来一直对一些未解事件,特别是越复杂、越疑难的案子尤为感兴趣。对我来说,解决一起纷繁的事情带来的成就感,比解决一道压轴数学题还要多。这种对复杂事件的推理和解决,成了我对思考问题上瘾的解药。

所以我还是会继续私人调查的,当然是在合法的情况下。

而要查这件案子,既然不清楚死者具体情况,那就先问问发现尸体的人,兴许他们能提供一些信息。而昨天晚上是林雨溪和一个学长最先发现尸体,林雨溪晚上有自习就约在明天中午,现在就先找这位侦探学长。我这样想着,一口气来到了推理文学社的租借教室,基础部综合楼606。

笃、笃、笃。“是谁?”一个学长开了门。

教室里的前两三排座位上,坐着大约十几名学长和学姐们,这气氛看起来似乎此时正在上课。唯一站在讲台上手里还捧着书的,就是昨天出现在现场并发现尸体的那个学长。他放下手里握着的白色粉笔,拍了拍手指和卫衣沾上的粉笔灰,眼神和昨天一样,犀利地对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一遍又一遍透析和扫描。

“你好同学,请问你找哪位呀?”台下一个戴白框眼镜的胖胖的男生问我。

“我找……”还没等我说完,台上那个学长突然回答:“你找的人是我吧,卫智。”

“你……你怎么看出……我的……”我吃惊的表情还没上脸,耳边便传来一阵“语音播报声”。

“你想说的是,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对吧。昨天晚上,林雨溪和我提起你和另一个叫龙霖的同学打架的事,于是离开之前我询问过范志雄保安,又从学院组织部了解到你的基本信息——姓卫名智,男,汉族,生日5月4日,籍贯昱南省阳明市,陆大建筑学院建筑学系建筑08届2班宣传委员,学号20080501204,在8月的军训汇报会获得最佳标兵荣誉称号,最近当上系宣传部副部长。”

“这……”

“你进门的时候轻微喘气,左脚裤腿卷起说明进门前系过鞋带,头发较凌乱,不过衣领被整理过,这些现象说明你是一口气跑上六楼,不是有急事就是有重要的事;你脸色看上去比昨天苍白憔悴,眼镜片比昨天脏了一些,但是衣兜里应该是有一包纸巾,鞋子没脏多少,如果不是外出做兼职跑腿就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很有可能连晚饭也没吃;现在是下午6点半,如果下了课才来有点晚了,从你的疲惫表情看出,应该是下午做了什么麻烦的事情耽误了时间,而且你们专业下午还有英语课。鉴于你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可能的情况无非两种,一种就是你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故念念不忘,今天下午去了现场,然后被警察带去了公安局,得知一些线索之后,想来找我了解一些案件情况,并且希望能和我一起调查。以上我的这番描述,应该没错吧。”

就像发报机一样,滴滴答答、有条不紊的节奏,发出来的却都是准确无误的真实情报。这类似对我行程和心理活动的复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丝毫不差,精彩绝伦,我是听得目瞪口呆。要不是亲耳所闻,我真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强大推理能力的人,胜过我十倍丝毫不夸张。听到这里,我都差一些忍不住要伸出鼓掌的双手。“额……没错……是的,完全正确!那么,敢问第二种情况是什么?”

“第二种情况就是,你在来这里之前寻找并询问过林雨溪,了解到一定线索就没有去案发现场就直接去了公安局。显然从你的刚才的反应,这个可能的情况可以排除了。”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位军医,见到了一位咨询侦探。

“你先别吃惊,你就不想对大家说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他似乎洞察了我的一切。正好我也在他面前,或者说在推理文学社的各位学长学姐面前小露一手:“也是在昨天,你和保安队长范志雄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你只有头发、肩膀和后背有被雨水淋湿的痕迹,裤腿和皮鞋上啤酒的印迹多于雨水的痕迹,这说明你那时从学校外某个酒吧乘坐交通工具回来;我的同班同学马慧佳,她也是你们推理社成员,我从她的新浪博客上了解到你们社团的博客,昨天下午这个博客发了一个酒吧的图片和文字说明,图片上的吧台背景有个黑白救生圈,博客文章里有一个关于社团聚会的描述,于是可以确定是学校附近约的海盗船酒吧。下午我从公安局回校的时候,顺道去过那个酒吧,核实了推理社昨天在海盗船酒吧聚会的事实,并且其中一个调酒师对你所穿的藏蓝色卫衣有印象,他指出了你的座位在图片显示座位的3点钟方向,这证明了你也曾经去过海盗船酒吧。于是我就问过马慧佳,查找到了社团租借的教室,然后就找到了这里。不过没想到的是,您居然是社长!”

我听到台下有人悄悄讨论我这还不差的推理。

“看来你还可以。不过首先我得对你进行了解。”学长准备递给我什么,我走了过去,接住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

趁着西印度群岛的猎犬刚刚离开,沿着海岸线可以找到通往一个未知海域的阳光。

“学长,这是……”没想到,他没等我说完,收拾完书包,径直朝门外走去。离开门口前,转身对着台下同学们说道:“密室主要类型和完美犯罪讲义暂时就到这里,下周开始讲比拟杀人模式中的童谣杀人的设计及原理讲义。下课。”

我被丢在教室里。

我疑惑地询问其它人:“同学,谁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吗?”一位被他们称呼瑶姐的学姐告诉我:“他叫陆阳,不过我们一般称他为探长,因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的事件,只要他亲自出马,案子必能水落石出!上次有个老师的钱包被偷了,他查了几家银行,不到半小时就追回来了!”

“这么厉害?!”

“是啊,关于他推理的故事知道的人可多啦,他可是我们推理文学社的大明星,是我们陆大的传奇人物噢!”

如此这般,怎能不多讨教。

随大家离开教室之后,我从口袋里翻出那张字条。

7分钟前。

22日晚20:55分。

距离大学正门约五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条狭长的商业街叫新柏巷,巷子第105号是一家门口排着花篮的酒吧,看样子才开业不久,酒吧的名字叫海盗船。这里也就是昨天推理文学社聚会所在的地方。顺着弦窗看过去的24号桌,我找到了已等候多时的陆阳学长。

“本以为你不会来了。”陆阳似是而非地嘲笑一句,但可以看出来,他对我的出现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请坐。”

原来,他给我的字条,是个预告信函:

一、西印度群岛,位于加勒比海,容易联想到海盗船这个的意象,于是确定是海盗船酒吧;

二、刚刚离开的猎犬,暗示戌时刚过,亥时刚到,也就是晚上9点整;

三、沿着海岸线,意思指沿着窗子边找人,未知海域的阳光,就是指陆阳他自己,大概也指案件。

“怎么样,我的推理还可以吧!”

“既然能找到,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陆阳微微地笑了笑,然后不一会儿又变作严肃脸,“你想喝点什么?这家酒吧有一款鸡尾酒叫红色漩涡,听说还不错,我请你,你要不要品尝?”

“哦,谢谢,不用了,一般在进行推理的时候我是不喝酒的!”

“那我一个人喝。”陆阳一只手举着啤酒瓶,一只手端起倒满的酒杯送到嘴边,“你对这起案件那么感兴趣,想必上大学前破过几个小案子,而那些案子里还没有人命案。”

“被你说中了,上中学时,就破过一个学校财务室的盗窃案,正是那个时候,我发现我的逻辑分析力比别人要强一些。”我看着他笑了笑,“嘻嘻,当然除了你之外。”

陆阳依旧面无表情,右手又送了一口:“……问我之前,我得先问问你。”

“问什么?”

“那么,先说说你之前的经过,你和范保安是怎么认识的?”

“又被你说中了!我和范保安确实才认识,不过这事情说起来真的有点长。”

……不知不觉,酒吧窗外飘着的几点毛毛细雨,不一会儿掺杂了些过了冬至的雪花,狭窄巷道的湿滑路面,积水倒影开始变得模糊,像是为年末寒冷气候的迟临表示歉意,而酒吧里本来不热的气温也开始越来越刺骨。

酒吧舞台的吉他歌手又唱过好几首悲欢离合的歌,这些歌曲无一不是充满悲情的咏叹调,似乎是作曲人特意为这一次学校剧院凶杀事件而特别创作和谱写的。几分苦恼之后,又是几分哀痛;几分哀痛过后,又是几分离愁。

然而,我的情绪被挑动了。

“——啊?!是你们社的一员!”

“这算是我给你的第一个消息。一开始我注意到死者是赵俊凯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想到他之所以没来聚会,原因居然是已经被人杀害了。”

“第一个消息?意思是说,你还有第二个?”

“身为一个热爱侦探推理的推理文学社社长,能在现实生活中发现了一具的尸体,怎么可能放着尸体不去观察研究?”

“那么你一定知道死因和死亡时间了,对吗!”

“从死者赵俊凯的背部的尸斑来看,死亡时间大概是下午7点左右,死者全身没有明显外伤,全身遍布紫绀,嘴唇和指甲青紫色,推理死于呼吸衰竭。”

“窒息?”

“储物间不到三平方米,高不过两米,这样一个六立方米的空间,如果室内空气不流通,人在里面就容易缺氧窒息。”陆阳学长喝了一口接着说,“昨天晚上,我来剧院归还上个星期借用的小提琴,当晚林雨溪给了我储物间钥匙,我开门之后,发现一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这一切还好林雨溪也看到了,要不然昨晚做笔录的时间更长。”

“门之前是上了锁的?”

“对,锁着的。所以这是一起储物间密室杀人案。”我终于见到陆阳皱起眉头。

“这么说来,赵俊凯之前有可能被凶手用大剂量致昏**物迷倒,然后凶手找到合适的机会把人放入狭小的储物间里,再把铁门锁上,等赵俊凯在封闭空间里不断呼吸,消耗室内氧气,当含量低于一定程度时,赵俊凯就因为严重缺氧而死亡,直到有人拿到钥匙打开门发现尸体并证明房间上了锁,这样就真的形成了一个密室!”

“也许就是这样。”陆阳在胸前抱着双臂。

“昨天听你说,钥匙归林雨溪一个人管理?”

“由于期末剧院活动多,学校安排校文艺部和宣传部分管剧院钥匙。范保安说,凡是借用剧院的储藏室、声光控制室都是要用学生证登记的,只有在《剧院使用情况登记表》登记了才给钥匙,没有钥匙打不开储藏室的铁门。按照这个逻辑,学生管理员也要在表上登记使用者。我经过保安队同意,查看了登记表,发现一些使用情况。”说着,陆阳掏出手机,调出相册,翻了几张登记表的照片给我看:

上午:7点保安刘越开剧院侧门、演员后门,7点32分文艺部林雨溪开服装间、女更衣室并关闭服装间,8点文艺部金莱开男更衣室并关闭,8点10分蒋鑫开声光控制室,9点蒋鑫开储物间并关闭,11点可妮开演员休息室,11点45分可妮开服装间,12点10分林雨溪关闭所有,12点半刘越关剧院侧门。

下午:2点金莱开侧门,2点10分林雨溪开服装间并关闭,2点13分司琴开储物间并关闭,2点20分蒋鑫开声光控制室,3点15分孟佳琪开储物间,5点蒋鑫关闭储物间,6点刘越关侧门,6点可妮开女更衣室、服装间、化妆间,6点20分金莱开男更衣室、演员休息室,7点范志雄开剧院正门,9点20分林雨溪关闭所有,9点37分林雨溪开储物间。

基本上,是校学生会文艺部和宣传部的学生。我问:“登记表上可以看出,蒋鑫是最后一个使用储物间的人,我想你应该调查过它了吧?”陆阳说:“它也是我们社的成员,它说自己有一个不在场证明,并且你要清楚,如果它是凶手,他不会登记自己的名字。”

“会不会凶手是高智商,故意弄一个空城计?”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份名单也就无意义了。”

“既然剧院有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弄进储藏室,而且还不被人发现,凶手是怎么做到的?”我看着这些照片,脑海里浮现出凶手可能的作案画面。陆阳说:“这些就要等到有确凿证据的时候再作推理。”

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半。“明天再说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宿舍楼十一点就锁门了。”

“是的,那你回去吧,我再呆一会儿,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思考。”

我迟疑了几秒:“你不住学校?”“是的。我表叔罗雪松是富康宾馆的经理,上大学后我就住在宾馆里,所以不要以为我天天开房间。”

“这样的话我肯定不会多想,那明天再见,我先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途第9章在线阅读

    夜晚,林明宣掏出了手机。悄悄拨打了一个电话...“喂!圣主大人...有什么吩咐。”对方声音卑微至极,透过电话都能感觉到对方已经开始流汗发抖了。这是什么事情,竟是轮到圣主亲自联系。“破军,去给我办件事情。”“圣主大人,请尽管讲,能为您办事实属荣幸!”“...”翌日。林明宣今日反常的从沙发上起来没有去送

  • 霸道黑帝求放过在线阅读第10章

    孟思宇一走进房里就看见看见必勒格蒙着被子睡觉,他的两眉皱起,因为孕夫这样的睡觉姿势是很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故而,他便坐在床沿上稍稍拉下被子,然后像哄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一样拍了拍必勒格的后背以示安抚。而睡梦中的必勒格也好像感受到了孟思宇的安抚,双眉渐渐舒展了开来。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没有安全感?又

  • 惯偷在线阅读第六节

    卫东打来电话,问姜皙忙吗?姜皙让他直接到家里来。女人穿了一件真丝的白衬衣,轻如薄翼的布料下,透出一寸一寸若隐若现的曲线,下身是一条裸色素皮的A字型系带长裙,头发扎起,几缕碎发不经意垂下来。整个人高挑又很有味道。卫东觉得胸腔的烟雾更浓郁了,他移开目光。“饿了吗?”姜皙看着男人的脸,过后轻轻点头,“嗯。

  • 魔道祖师蓝大重生之拯救阿瑶计之第六章(6)

    膳堂众人早就听说明心阁昨日来了一位头戴帷帽的沈家三小姐,此人不仅武艺高深,凭一把乌金鞭击败了林飞泉的得意弟子,还胃口极大,吃光了自己和弟弟的两份晚餐都没饱。他们琢磨着这种既能吃又能打的女孩子最适合来膳堂了,不仅顿顿管饱,还不怕受人欺负。不过也就是想想,膳堂三年未进新人,这帮老伙计早就麻木了。却没想到

  • 仲夏纳微凉前言

    神州浩土,滋养万物。万物生“灵”,皆入道庭。道家有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渺之门也。”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乃天地之根本,道生万物法则,道生恶,亦可生悯。九天之下

  • 我们的十年之同路

    婚礼结束后谭睿和何妍各自回去收拾东西,约好了在汽车站会和。谭睿到得早些,就先到售票处买好了票,正要往外走,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叫他的名字:“……谭睿?”谭睿怔了一下,不太确定眼前牵着男孩的女子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李慧?你是……李慧?”李慧是他的高中同学,后来考上了也位于A市的师范大学。大一时他们走

  • 落日领主[基建]第一个世界→→→

    今天是周末。李毅在男朋友家里过的夜。男朋友叫孙肖,和他同岁,他们在一起已经半年有余。因为正处于高中毕业的假期,李毅时间很多,经常跑来和男朋友腻乎。男朋友很温柔,他的眼神总能让李毅溺死在其中。只是……他隐约察觉到这种温柔是男朋友的假象。孙肖的控制欲很强。特别是在某些时候,喜欢用不容拒绝的命令语态指挥他

  • 火影之霸王崛起普罗米的怀疑

    现在正是农忙时节,等几人吃完了饭,过了好一会,这户人家的其他几口人才借着最后一点余晖摸回家。“孩子他娘,饭好了吗?”“娘!我要饿死了!”“叫什么叫,小点声,有客人来了。”房间外面的声音骤然降低,但离门口最近的哈里森还是能听到他们低声的交谈。“客人?现在又不是商队过路的时节,再说那事之后不是没什么人来

  • [龙族同人/BG]黎明曦光在线阅读第三章

    “好强的感知能力!”一名男子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明明是个男人,那人却生得极其漂亮。黑发和衣都是飘飘逸逸。天生的桃花眸里仿佛有一湾深潭,深不见底。若惜千羽冷道:“前辈有何贵干?”那人比女人还要艳上三分的红唇轻勾“也没什么,觉得你这丫头有些有趣。”有趣?若惜千羽冷笑“哦?那敢问前辈我哪有趣了?”“像一位

  • 总裁总是被打脸[快穿]在线阅读第9节

    鹿岛若叶连忙给那位说“借过”的女士让了路,她又怔怔的站在盥洗池前,镜子里的自己也是一脸茫然的神情。我刚才是做了一场梦吗?可是完全不像是梦,眼前看到的一切都那么的逼真。未知的城市;未知的文字;还有未知的生物。她垂下的手,又下意识的攥了起来,难道那里真的是异世界?从认识小芙(魔法契约兽)起,鹿岛若叶就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