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亲爱的达西先生[傲慢与偏见]第3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0:01:04 作者:老牛拉破车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亲爱的达西先生[傲慢与偏见]
亲爱的达西先生[傲慢与偏见]
作者:老牛拉破车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虐不虐不虐。虽然作者智商不高但是女主智商高。p.s.架空,请勿考据逗逼版文案:从前,有一位王子名叫达西,他想找一个真正的公主结婚。风雨夜,一位叫爱玛的小姐敲开了他城堡的大门,她浑身湿透狼狈极了。达西王子帮助了她,让她住在舒适的房间里,偷偷让人在床上20层被子下放了一颗豌豆。第二天,爱玛递给达西王子一个背背佳:“睡在这么高的被子上容易腰间盘突出。早治早好。”达西王子在她真挚的笑容里脸红了。为什么我非要找一位真正的公主呢?我应该找一个背背佳推销员,就像爱玛这样。从此,达西王子和爱玛幸福地生活在了一

明明一口一个她会难堪,还在她面前滔滔不绝。她不想听到那人的名字,为什么在这个傻兮兮的朋友面前这样难呢?

“不是,小念……你听我说。”

“行了,你闭嘴。”许念声音冷冷,觉得不应该再给她机会开口。越描越遭、越影响情绪地求人方式,她不想再听。

然后楚晓萱就可怜兮兮地噤下声来,在手机另一端憋了憋嘴,“小念……你就陪我去嘛……”她开始尝试撒娇,糯糯地小声音在听筒里传来,“求求你了。”

许念无奈叹了口气,“好吧。”勉强答应。

楚晓萱一听,心里顿时乐开花,“真的?”她脱口欢喜。

“嗯。”许念声音低低,“三十分钟,那天相遇的地方,我去接你。”简短的一句话,就匆匆挂了电话。

再次叹了一口气,只好将手里的皮筋套出来,简单扎了个马尾。去卫生间里洗了把脸。五分钟后出来,脱掉家居服换了身衣服就出了卧室。

楼下是120平方的客厅,素雅的米黄色系欧式与韩式双融风格,在温和地柔光灯下衬托得雅致温馨,暖色的卡其色毛毯,融化了这套小别墅只有一个女主人的清冷。

许念关掉柔光灯,拉开田园风的落地窗帘,接近地气的春光才照射进来。

这套房子是她今年回本市全款买的,只有她一个人住,优雅别致,她很满意。从冰箱拿了一盒牛奶和面包片就下楼去了停车场。

风和日丽,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穿梭在街道。二十分钟后,一辆白色跑车停在万达广场门口,好容易找了一个空位停靠。

车刚停下,提前到场的楚晓萱就瞪大眼睛直勾勾盯过来,以为自己看错,擦了擦眼,一脸震惊。

“哇塞!”她不可思议,弯腰细细瞅着拉下车窗里坐着的人:“小念,你开得这是谁的车啊?太酷了!”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上车。”许念却只简短催促,不想跟她废话。

“哦……哦、哦。”楚晓萱怔怔,忙拉开早已为她打开的门,欢喜地坐上去,心情愉悦。她现在囧得很,在咖啡店做兼职,房租欠了两个月都没交,房东每天都跟催命鬼似的,弄得她连出租屋都不敢回,只好在咖啡店里混床睡。难得一见好心情。

这几年积蓄都给了现在的男友刘希明。刘希明出差,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向楚晓萱保证回来后能升职,薪水会翻两倍,到时候就可以买房结婚了。所以楚晓萱觉得挺难得,男朋友在名企上班总算熬出头,就把自己攒了三年的10万多块全给他,一心一意等他回来带喜讯。

“地址。”楚晓萱喜滋滋坐稳,就听身侧的许念低低问。

她忙打开包包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报了一连串地址。挂上挡,许念默不作声将车开出去。

“小念,你这车好好啊?一点噪音都没有的?”途中,楚晓萱感受着车里安静异常的气息,东瞅瞅西探探,禁不住还瞎摸摸。

许念只是沉默地驾车,没有说话。

“喂,小念,你什么时候学车的?好娴熟的样子。”看着她一路不语,楚晓萱觉得她绷直着身体和利落的姿势并不像新手,甚至比开了十几年车的老司机都专业,有些好奇。

许念还是没搭理她。令她瞬间感觉像是自说自话,气馁下去,鼓了鼓嘴。

然后静默了五分钟的她,又忍不住好奇心地追问起来,“小念,你这车是什么牌啊?外型好特别,一定不少钱吧?”她很想知道这个昔日好朋友这七年都做什么,发展得怎样。听说高中同学有的做了画家,有的自己开了饭店,有的在医院工作,还有在500强企业上班,混得都不错。只有她还跟高中时一样不着调。

她觉得再差,估计全班同学也找不出一个比她还一落千丈的了。

“跑车改装的。”许念只简短说了五个字,自楚晓萱上车来,这是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显得敷衍。

“跑车?”楚晓萱惊讶,侧头看她,“小念,你不会是在玩赛车吧?”她有听说过一辆高级跑车与赛车性能差不了多少。但看许念驾车的姿势和酷酷地状态,蓦然觉得可能性很大。

“你不会是赛车手吧?!”她有些吃惊。

一直不语的许念唇角撇出无奈。她是玩过赛车,但并不是职业车手,不过她的技术的确与职业车手不相上下。

似乎对她不断啰嗦有了不耐,一踩油门,车嗖地一下毫无征兆掠了出去,吓了还在等她回答的楚晓萱一跳!一个踉跄,后背直接撞上后座,心砰砰直跳!

最后在一个漂移意味地急转弯,车果断停在一间五星级酒店楼下。随即就听不耐烦地许念声音响冷冷道,“下车。”她语气冰冷。

一时间感觉迷迷糊糊的楚晓萱愣愣回过神,脸色惨白。

许念低头解下安全带,拔下钥匙。

而身侧的楚晓萱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直冲而上,迅速转身扭开车门,迫不及待跳下车一咕噜跑到墙角,一手撑住墙面,俯身对着地面就是一阵狂吐。

“咳、咳……咳……”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她禁不住连声咳嗽。天旋地转的迷晕感觉,令她早上吃得那点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后悔上了许念的车。

然后就听许念冷冷的话响在耳边,“这是告诉你,以后上我的车不准啰嗦。”

随即一张纸巾递到她眼下,感觉到背后被人安抚意味轻拍几下,才慢慢舒适下来。

她最讨厌话多的人,尤其是歇斯底里问及关于她过去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宇宙中所有的尘埃第4章在线阅读

    终于填饱肚子的申思思洗了澡也没心情去玩电脑了,直接裹着被子躺床上了。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半,隔壁的爸妈正在看某某某挂帅的传奇,还边看边笑。但是反常地不到十二点就钻被子的申思思正满心担忧地研究她的‘运气君’。虽然之前收到那么多值钱的物品时是很兴奋,甚至还对接下来的任务感到期待。但是现在冷静下来后,才发现明

  • 一人一犬之重返现世(下)

    睁开眼。“呃,我没有转世么?”“转你个头啊。”一巴掌拍在我头上,是夜一,“我真很佩服你小子。被重伤了还敢用鬼道跟人家硬拼。”“他怎么样了?”“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是浦原的声音。“谁能把你伤到这种程度?”夜一有点困惑,“这种斩魄刀造成的伤口不像我们所认识的任何一个队长啊。”“不是队长级的。”

  • 星择在线阅读第9节

    所有的大树刚刚长出嫩绿的叶子,小花小草也偷偷从厚厚的土里伸出了头,四周望着。一年之计在于春,今年的春更是充满着别样的朝气,因为这玄空寺后山有一少年,光看长相就让人对这个春天充满着希望。那少年身披灰色布衣,一头乌黑亮发散落自然,随着微风和他那左右摇摆不定的身体飘来飘去。就像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一般,对整

  • [圣斗士]请做出选择之弱点(5)

    胖子建了个爆破房间,把兄弟几个都喊了过去,一块游戏。大家一块玩了将近40分钟,就有几个兄弟实在忍不住了。一个兄弟退出了游戏,很不痛快地道:“我不和你们玩了,自己随便野战去了。和强哥做对手,那哪叫游戏,纯粹是找虐。和强哥做队友,也好不到哪去,捞不着打,就结束了。”其余的几个兄弟也都有这个意思,陆陆续续

  • 豪门总裁:恋上失忆女友在线阅读第3章

    陈安踩着老旧自行车,悠悠回村。“呀,这不是小安吗,你回来了?”刚到村口,一个女人却开口叫住了陈安。陈安抬头看去,目光却一下呆滞。“翠香嫂子?”柳翠香是青木村的小寡妇,丈夫去的早,独自一人在村里面开了个卫生所。这女人年纪不到三十,皮肤保养的很好,一对天生的桃花眼,仿佛能勾人魂魄。在姜欣欣来青木村之前,

  • 腹黑NPC在线阅读我有一把刀

    ——666——我发现这个主播很666了。——难得的机智犀利啊。——我们家小哥哥世界第一聪明。——小哥哥你直播吃shi我们也看的!只要你直播,我们就看!——exm喵喵喵?叉出去。——欺负我小哥哥的,叉出去!——你们没有房管权限,叉不着66666——对了,小哥哥你那边是不是牛肉比较贵啊?——牛肉比较贵+

  • 玄幻之无限修行之第九章(9)

    “感觉怎么样?有把握不?”因为李琴不在家,而武旭华早上和同学在学校打球,所以莫长安与他约了午饭,吃完饭,下午去武旭华妈妈家的公司做兼职。莫长安的情况武旭华清楚,就连打球的时候都自带水杯,舍不得买一瓶矿泉水。他想要帮一帮自己的兄弟,所以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在不损害莫长安自尊心的前提下帮帮他。后来他实在想不

  • 我家系统是废材第五章在线阅读

    就在哥尔赞出现的时候,一个深山老林中,出现这样的智能声音。“在内蒙出现一头怪兽,G形态,身高60~65米。”这是一个俊美的男子的手中的XIO信息终端发出的。“哦,哥尔赞出现了,看来剧情快开始了。”这个俊美的男子也就是秦天,他这个XIO信息终端是从体内召唤出来的,里面有艾克斯奥特曼。在他的身体里面有银

  • 总裁的契约娇妻第10章在线阅读

    赵志敬是安信集团主管销售的副总,也是萧彤最为信任和放心的一员干将。他从农村学校考入专科,毕业后参加工作走上社会,是草根阶层通过自身努力从底层爬到高位的励志型的典型。赵志敬是萧彤的前任董事长她的伯伯萧崇军,慧眼识珠将他从一个普通的销售一路提拔上来的。而萧崇军有意将副总这个位置留给了萧彤来提拔,这就使得

  • 异域结界第十章在线阅读

    望着若隐若现的城门,永璂感叹道“没想到这么就回来了,不知道下次出去是什么时候。”傅恒听了,心里咯噔了一下,我的小祖宗,您再不回来,皇上就该吃人了。走进了才发现已经有人在等了,三哥他们会来永璂不意外,可皇阿玛怎么也在。永璂狐疑着跳下车,却意外的跌进一个温暖怀抱。一股强烈的龙延香袭来,永璂感觉似乎有点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