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大唐胖财神之日常(一)

2021/6/11 9:13:21 作者:大飞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胖财神
大唐胖财神
作者:大飞哥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胖子穿越成了长孙无忌儿子长孙冲,发现唐朝处处是危机,处处都是坑,学刘婵装傻卖萌求生存,学和珅贪污腐败赚的腰缠万贯,调教皇帝,最后不得不学王莽篡正。(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昏暗的小作坊,刀影如梭,血气浓郁得逼人。

一坨拳头大的肉块迸裂到半空,黑暗中瞬间爆发出一团眼花缭乱的银光。再落下时,已成了数截平滑的薄片。

紧接着将每一个肉片摊开放好,挨个涂上一层特制的马黄酱。拿铁勺抹匀后,一片叠一片立住,在侧面撒上一把鲜嫩粉,裹上一层鸡皮,压实,放入石锅小火炖煮。最后靠在灶台边,点燃一支自制的手卷烟。

一系列操作行云流水,俨然一个厨房老手。

“福哥,练刀呢!”

阿典轻轻推开咯吱作响的大门,积年不扫的灰尘混合着血腥和些许烟味呛得人直咳嗽。

福哥嘬了一口烟,冲阿典招呼道:“典哥,早喔!”

“早。不是我说,你真该考虑打扫一下了。搞亮堂点,找几个伙计也好啊。多些伙计打下手,赚的就多了,咱也不用窝在这种穷巷子里不是?”

“说什么呢,你看这案板,刚擦的,多亮!”

福哥得意地拍了拍刚洗干净的案板。

干脆找个理由赶走这傻子好了……倒不是因为那些难吃的糕点或者某些无厘头的举动,主要是阿典的月钱就和这些商户的营收息息相关,所以对于这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店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但是福哥做人真的是一等一的好,见到谁都像见亲人,每月也能交齐租金和最低限度的月供,实在是冷不下脸去硬赶。

“典哥,要不要来一块,我自制的千层糕。”

“不不,福哥你自己享用吧。”

阿典连忙摆了摆手,险些掉头就走。

福哥也不客气,见没推销出去就自顾自地吃起来——下一刻就冲出大门,扶着门框一通稀里哗啦,大有一口气吐出昨天晚餐的气势。

“这次,这次加多了——呕——加多了甜糖粉……”

福哥一边扣着嗓子眼,一边尽力解释。认真的态度让阿典在滑稽中有那么一丝肃然起敬。

不错,这次起码撑到了冲出大门。

阿典默默点了点头,一边拍着福哥的背。

“余老头说他——呕——找你有事。”

“嗯嗯,一会就过去。”

“这个月的例钱在板架子上,你自己取——呕!”

阿典一个后仰娴熟地躲过夹杂着呕吐物的唾沫星子,冲进店里,抓起一把铜币又飞也似地从后门冲出。

第一家。

北境盛宴,一家规模很小却气势十足的小酒楼。

酒楼的规模扫一眼就能看出来。气势十足主要体现在菜单和老板身上——菜单足足有半寸厚,囊括了北境所有的知名菜品,配上锡铁的封面啪的一下拍到桌子上足以震得人耳膜一颤,然而能做出来的只有第一页第一列的前五个,据说是因为大厨失踪的缘故;老板人称红姐,一身的分量肉眼可见,不开口往那一杵便是个彪悍的顶梁柱,若要开口更是附加几分别样的杀伤力。

走进酒楼,时间尚早,已经有人吃完准备离开了。

是算卦摊的叶师傅。要说叶师傅也是个奇人,从业几十年据说一次都没蒙对——啊不。

也不知道为什么,叶师傅搬到富贵巷后,附近的小孩特喜欢来算卦摊捣乱,阿典打也打不得,管也管不了,所以叶师傅一直对阿典颇有微词。

扫了一圈没看到红姐,一旁的伙计指了指后厨。

推开门,一座肉山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

要论掌勺的手法,阿典认为红姐堪称三重街首位——左手无名指和小拇指夹住锅柄,食指和中指控制炒勺,四根手指配合默契,闪转腾挪间却极少出现失误。右手则翻着一本脏兮兮的食谱,似乎是边学边做。

单单四指便炒出正常的饭菜,如此绝技,当真令阿典叹为观止。

“红姐。”

“阿典!”肉山颤了颤,露出了一张遍布褶皱的大脸,“这么早就来啦,是不是想红姐了啊~”

透过重重叠叠的肥肉,阿典觉得年近半百的大妈应该是冲自己抛了个媚眼。

果然,一开口便是让人退避三舍的重击。心里一阵直入骨髓的恶寒,阿典急忙拒绝:“红姐说笑了……哇,红姐你的锅里好像掉了只虫子!”

“讨厌,人家就好这口~”

红姐直接把右手伸进滚烫的炒锅,捡起熟透的虫子,张开血盆大口一点点撕咬着虫子外焦里嫩的身体。

阿典落荒而逃。

第二家。

富贵布庄还没开门,但是那条“最后五件,先到先得”的镀金牌匾依然高高挂着——其实阿典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镀金,反正晃得人眼花。

布庄老板是个大叔,据说年轻时也是个风流才子。现在年纪大了也不落下风,每天都把自己打理得有模有样,凭一己之力拔高了整个富贵巷的画风。

大叔做生意也与众不同,很喜欢搞什么“限量”,一件普通的粗布衣能卖到一个银元,贼扯。

更扯得是还真有人买,每天“最后五件”都能卖个十几件。

看不懂,但是管他呢?能赚钱就行!

第三家。

……

阿典,富贵巷的看场小弟,也是这个以灵族为尊的天行大陆里,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初灵。

万年前,人族遭到兽族入侵,危在旦夕。众神悲悯世人,降下仙灵之体以抵抗兽族。其中觉醒灵体之人就被统称为灵族,万年间率领人族四处征战,占据了全大陆半数以上的领土,并逐渐在利益和种族的纠纷中演变为四大势力——西域莱茵教廷,北境七国,南洲哥顿王朝,以及隔着铁陀山脉,远在大陆最东方的乾元古国

故事,开始于北境七国中大秦的都城,上京

……

一溜挨个查完,阿典靠着巷口的墙根坐下。

很简单的工作,处理掉那些来富贵巷闹事的小混混,偶尔解决邻里纠纷,每月按时收钱,完事。

很简单。

很迷茫。

迷茫的原因五花八门,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有一个原因。

穷,

穷到无能为力。

和夜夜笙歌的大佬不同。底层的帮派小弟最擅长胡吹滥造,乍一听似乎个个都是微服私访的贵族,要不就是千年难遇的神级灵体,甚至还有人从小和大秦王子穿过一条开裆裤。

但其实也就买件街边的廉价胡服,配上几个不敢往水里放的大金镯子,偶尔集资一顿烤全猪都肉痛半天。

而阿典,就是底层中的底层。

半年前跟着大哥来到上京时,阿典还颇有些雄心壮志。前辈们也都是和颜悦色,看起来对自己这个外地来的新人十分关照。

“富贵巷以后就交给你了,好好努力,可不要辜负前辈们的希望!”

帮派龙头郑重其事地安排场子,底下的弟兄们也纷纷鼓掌,不少人还亲切地拍了拍阿典的肩膀,祝贺他一来就接下了整整一条巷子,年轻有为。

之后阿典还大方地请了附近街区的弟兄们一起做按摩,在众人一口一个“典哥”中感受到家的温暖。

那时节春风得意,阿典甚至琢磨着把奎州城的弟兄们都接过来。

直到阿典第一次去领月钱。

“半个银元……嗯,砸碎了算卦摊?扣二十个铜币。可不能欺负老百姓啊!”

是法郎,帮派里的红棍,分管三重街。年纪轻轻就是整个外城都罕有的真灵,实力强劲,为人却十分阴险,是个阿典不想招惹的角色。

“不是,狼爷,那摊子是丁老板的儿子砸的。而且半个银元……也太少了吧?您看,我收了十三个银元,按规矩三七分成,我也能拿四个吧?”

阿典还以为法郎搞错了。半个银元能干什么,每天岂不是要睡大街?

“你这话说的,人家还只是个孩子啊,让个小孩背锅,开眼不?”

“所以我说你们这些新人啊,就是太贪财。不要老想着钱,要先想着为帮派做事。做好了事,帮派能忘记你吗?不可能!。”

法郎笑容和煦,亲切地拍了拍阿典的肩膀。

阿典想把那只手扭碎。

不过到底也是混过的,阿典还是清楚这些门门道道。

忍痛在一家大酒楼宴请法郎。席间相谈甚欢,法郎盛赞了阿典的能力,形势一片大好。于是阿典踏实了大半个月。

到了月底,又是半个银元。

找过称兄道弟的帮派朋友,说清来龙去脉后大家义愤填膺,撑着生蚝的嘴含混不清地嚷着要找法郎理论。阿典觉得有戏,趁热打铁又用剩下的钱请众兄弟做了一次按摩。

然后当天夜里就被摸黑揍了一顿,其中几个人身上还有股熟悉的生蚝味。

鼻青脸肿地在草棚里翻来覆去,阿典决定走正规程序。

所谓正规程序,就是告状,。通常一个帮派里都会有一个长老会,里边一般都是几个有威望又闲得无聊的老头,很喜欢替龙头分担这些帮派内部的纠纷。

当然,阿典也不是愣头青了,直接列举法郎的罪状是不可能的。

先称赞法郎领导有方,再谦虚地点出自己半年来的业绩以及富贵巷的发展前景,最后又不经意间顺笔提及自己在凌烟阁做事的大哥并大胆表达了涨薪的意愿。

投状子的时候还十分上道地塞了枚跟随自己多年的玉佩。

阿典心里清楚这就是个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八的损招。做好了被报复的准备,结果连个屁都没有,就好像自己是个透明人一样。

挣扎了半天,不过是一场闹剧。

总算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个外来者。

就好像将一只蚂蚁丢入到其他蚁穴当中,这只蚂蚁将会被所有蚂蚁群起而攻之。

自己,就是一只踏入其他蚁穴的蚂蚁,一个被所有人排斥的外来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烧三国在线阅读第六节

    王英极顾名声,她不愿意让大家知道自己虐待小女儿,所以对小女儿的欺压都是背着人的。原主前世一直到死,大家都不知道王英的真实面目。那么今天,就由她帮原主揭露出这个毒妇慈母的假面具吧!念央眼里迅速的闪过冷光,她缩着脖子,一副吓坏了的样子,牙齿拼命地咬住下唇,强忍的泪水一直在眼圈里打转,“妈,难道我说错了吗

  • 我,凭本事借的钱之第四章

    当冉萌把青春公寓的大门用钥匙打开后,一人自然的从她手中接过唐冬了的行李箱,冉萌便顺手指着这人介绍道:“喏,这就是潘强。”“你好,我叫唐冬了。”唐冬了微笑着向潘强伸出手。而潘强先是摇头笑了笑,接着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和唐冬了握了一下,之后便开口道:“美女,哪个年代的人啊,穿越过来的吧,这么打招呼!”“那我

  • 玄幻:自动提升满级在线阅读第二节

    吃完晚饭,又洗了澡,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苏合点了一只蜡烛,坐在书案前悠闲的翻着书看。看了半个时辰的书,他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从旁找来一小截蜡烛,点亮了放进灯笼里。吹灭了书案上的蜡烛,突然变得漆黑一片的屋子里就只有灯笼在发光了。只是这截小蜡烛是苏合之前用剩下的,火光微微弱弱,只能照亮灯笼周围一小片,还

  • 网游之拳通天下第一章在线阅读

    “冰糖葫芦嘞——晶莹剔透酸甜又清香嘞——”“上好的护身玉佩——只要五颗银晶就能保您平安富贵——”“哎哟公子您瞧这灵宝的上好光芒,这实在是最低价了……”“正品水系封魔戒——驭灵者即可使用——”这里是贸易街,是吴国京城——团圆城里通往冒险者之家的三条街道之一,而这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就是从路两旁小商小贩那里

  • 网络一线牵之第八章

    “我也没问你啊,你那么急干什么?”讲话的语气滑滑的,嘴里像是灌了油。“闭嘴。”车辆驶过昏暗的路段,蒋小落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听到他清晰有力地吐字。齐兴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边天际线上凉起了一道明黄,彩霞的万丈光芒洒向这片冰封一夜的大地。齐兴又开口了,“我说,大明星,你昨晚去哪里了?我来

  • 陌路天堂第1章在线阅读

    姚彤偷了根鹅腿。这是她从一整只胭脂鹅上扯下来的。轻车熟路地溜出后厨,姚彤足尖蹬地,犹如燕雀似的腾跃而起,稳稳地坐于屋檐之上。穿着绣花鞋的足尖,掠过墙角那枝迎春花的梢头,惹得花瓣簌簌而动――转瞬,便落了一地碎金。脚下,橘红色的瓦片粼粼如波。而眼前,铺陈开的满城明灯,则辉煌如陨坠的繁星。姚彤眺望远方,一

  • 空间之农女无双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同学聚会青春是一场永志的劫数。【3G书城】也许你的青春并不伟大,甚至有些渺小。但它对我们每个人而言都很重要,因为,一瞬间,我们就会在风中长大……而起风了,将会是我们永远回不到的过去。很多人很多事,都只能……回味。而且,再找不到完美的理由,和当年暗恋的对象共进晚餐。所以,同学聚会产生了。这天,林

  • 电子竞技没有直播第九章在线阅读

    看来今晚只能歇在此处了。这河神庙本不算大,加个贡台之后更显狭窄,四个人进去又加个火堆,再无几多空隙。这密林中水汽很甚,树木参天,浓雾不散,天空更显阴郁。十三看着鬼气森森的树林,不敢一个人去解手,非要怀明陪他。怀明不由恼他:“大白天的怕什么呢,瞧你怂的,真给咱们公子丢人。”虽骂着,但也陪他去了。这时梁

  • 猎人世界的墓园在线阅读第四章

    1白天,杨凡由于要忙于收花检验,几乎无暇思考自己个人的事情,只有等到晚上躺上床上独自睡觉时,才有机会放飞思绪的翅膀任其无拘无束地翱翔。眼看还有两天就要正式开庭了,虽说杨凡已经预先知道法院对自己的判决结果,但一想到从今而后将独自面对的漫漫刑期,个中滋味实令他难以下咽。追溯自己大半人生之路,杨凡真有往事

  • 万界之位面城管之小天地(6)

    边伟军和文秀消失了几个月以后又回来了,最大的变化就是这个家突然就没那么拮据了,边伟军甚至还抽的起中华烟,每天的伙食都好了不少,文秀还给边席俊买了很多新衣服,给艾涟换了一个更百搭的书包。更有甚者,边席俊初中还没毕业,就拥有了一台智能手机。虽然说不上无忧无虑,但是艾涟的小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拍毕业照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