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我英]美丽强大但易碎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7:58:47 作者:谁杀了小丑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英]美丽强大但易碎
[我英]美丽强大但易碎
作者:谁杀了小丑来源:晋江文学城
面前的宝石人总是一副乖巧温和的模样,即使有着天然界最硬的钻石之名,也不禁想将其归为漂亮脆弱之流。然后他转身就抱起0号假想敌,现场教学如何快捷省力徒手拆高达;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扑倒爆豪,还活过当天毫发无伤;最后甚至表演了一出头身分离,试图cos无头骑士塞尔提小姐来一场浪漫的……寻头之旅?“请问您看见我的头了吗?”“……”没头以后更难回忆起对方原本不食烟火的优雅气质,只想吐槽这到底是哪里混进来的奇怪品种!排雷:1.钻石不是原作和动画里的,是曾经消失的前代,不方便理解直接当平行世界来的就好。2.宝石人原

天下人提起四顾剑的时候,除了会说一代宗师外,少不得有人非要提一嘴他早年痴儿的事迹,而后跟着笑骂一句白痴,仿佛这样自己就能得到什么,而四顾剑就会从宗师之境跌下神坛似的。然,四顾剑能这么早就察觉到东夷与庆国的关系不应全靠长公主一人,并且准确的找到李承翡这个变数,抢先与她搭上一线,为东夷再留条退路,不仅不疯不傻,实在是大智若愚。

所以,就算李承翡心知自己不会去碰内库这块油锅里的肥肉,她还是对四顾剑的提议动心了。

九品上的高手不是地里的大白菜,能找到就已经是幸事,更不必提现在对方正死乞白咧地拱手送上来。

“所以,你师父的意思是让你留在我身边,听我的命令,为我做事?”

在师父与眼前少女的交流中,王羲一直担任着传声筒的工作。虽说剑庐之内,大宗师不必费力就能听清李承翡说的话,但这般做事的态度,不得不说让人觉得蛮舒服。李承翡有些不地道的想,难道是五竹叔把四顾剑打服了?

这中间相当于传声人的王羲听到李承翡的话,点了点头,纯良的眼睛里多出几分无辜,可见先前他对此事并不知情,至少是并不全部知情。如果他是在说谎,那李承翡只能承认他的演技真的很不错。

请华清公主入剑庐叙话的四顾剑并没有露面,这点李承翡可以理解。毕竟是一代宗师,今日之事,对方所表达出来的态度已然很诚恳,她不会因为对方没有面见而觉得怠慢。眼下李承翡没有马上答应,她还是在想这件事的可行性,以及会带来哪些后果。准确的说,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住改变剧情所带来的连锁反应。这玩意太过于玄学,她也很怕蝴蝶效应后,会生出些自己无法掌控的事端。

但转而她又想到,五竹叔已经露过面了,他的出现,就代表着四顾剑必然会得知自己与叶轻眉的微妙关系,而王羲也是见过五竹的……想到这层,李承翡眸中微闪。

一直在关注她表情变化的少年当然不会错过她的任何情绪,见状已是知道李承翡想明白了其中关窍,露出些微苦笑,道:“殿下终于想明白了,若你拒绝,恐怕在下也要命不久矣。”

这该怎么说呢。

瞎子叔叔不想别人知道他的存在,眼前的少年若不能成为李承翡的心腹助力,或者说若是无法被她信任,迟早会沦为五大人可怕铁锨下的亡魂。

叶流云曾在庆帝的暗中授意下去过一次儋州,见到过五竹,那时他说,“到了你我这般境界,还如此嗜杀的,当真少见”。

其实这话不怎么准确,对五竹来说,他的世界只遵从一条法则,至于其他的,只不过是顺着这条法则所衍生而已,杀人,对他来说只有该或不该。

而判断的标准,就是范闲和李承翡。

小院很安静,想来是特意清过场。李承翡莫名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不悦,虽这不悦中未免有几分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但她仍然不高兴。

女孩的唇角沉了下来,目光冰凉冷淡,王羲被她直勾勾盯着不自在,突然听她问:“有一点,既然你师父不准备见我,干嘛还派你把我抓回来?”

王羲听闻有些无奈的苦笑着,纠正道:“殿下,不是抓,是请。”

女孩没有笑,“回答我的问题。”

踌躇片刻,少年人道:“师父说,你很像一个人。”

这话模棱两可,听起来很像是在敷衍,王羲原本以为李承翡会继续发难,但她没有再问下去,只是耻笑一声:“难不成我会像一条狗吗。”

默然无语中,李承翡明白,这些就是自己今日收获的全部内容,再耗下去,也不会从少年那里知道更多。她随手抓起一把葵瓜子,靠在院内那张石头方桌旁,手中边扒拉瓜子,一边用一种十分平静的声音说到:“你收拾一下吧,我要在这里留几天,然后,你就随我一道去上京。”

她抬眼看向眼前的少年,用一种很不符合年龄的稳重语气说:“我不管你心里是否愿意,总之,四顾剑表现出了态度,而我接受了你们的这份态度,从此以后,你是我这条船上的人,如果你对我不利,我只会杀了你。”

李承翡说到这里竟然笑了起来,不知道是自嘲于她现在居然也动辄喊打喊杀,还是因为想到自家那个瞎子叔叔而生出几分变态的底气。

“但有一人,你绝不可将他所做之事泄露分毫,否则……”

日耀天光,逆风而立的少女目光温柔。

“我就算倾尽全力,也必定屠你东夷。”

……

……

到底是谁给的李承翡这般脚踩在东夷城土地上,还敢放出如此狠话的勇气呢?

是庆国边关的百万雄师,是监察院那些终生与暗夜为伍的黑色身影,是远在儋州久未谋面的哥哥,是那个瞎子叔叔。

是自己故去多年的老妈。

反正不是梁静茹。

这件事在王羲的记忆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直到很多年后,他重新回到剑庐闭关,试图突破宗师之境时,还是会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想起她那日说的话,以及她说这话时的神情。

你伤我一人,我屠你满城。

够霸气。

※※

※※

李承翡的车架从东夷启程,一路转至上京,期间顺顺当当,并无意外。

初至上京城,她便感觉街上很热闹,街道不算宽敞,但沿途尽是酒楼食肆,青瓦淡墙,景致很美。至于北齐的国都与南庆的京都相比孰胜孰负,李承翡表示不清楚、不知道,她住在流晶河畔的太平别苑,平日里没什么机会逛大街。

车驾行到略安静的街道,窗外树木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正值夏季,风一吹过,带进几丝路边不知名的野花和青草香气。李承翡心情极好,总想下去走一走看一看,但想到自己现在的人设是海商家病弱的娇小姐,便只好将这想法按下,复而变得有些意兴阑珊。

李承翡在剑庐厚着脸皮住了两月有余,这才不紧不慢地宣布启程。起先言冰云还会派人来问问,后来见她根本没有动身的意思,干脆放任不管,去忙他自己的事情了。这期间,李承翡在王十三的帮助下,于剑道又有提升。如此赖在人家地盘不走,还要人家徒弟当免费陪练地无耻行径,偏偏因为李承翡长得好看,嘴巴又甜,而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剑庐中人泰半不知她真实身份,只以为是哪家的富贵小姐,反正这里每天都有人慕名而来,她那一行十几人的排场倒还算不得什么。月余相处下来,剑庐的女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常常混到一处玩。

她有时候会暗戳戳地想,请神容易送神难,这次不住够我还不走了呢。

噢对了,云之澜不在剑庐,不晓得是被派出去做打手,还是满世界找李承翡报折剑之仇去了。

终于夏至,决定启程的日子,李承翡把自己的安排与司琴和司棋一道说了,两个姑娘听完表示自己会妥善处理,只是最后,司棋有些扭扭捏捏的问:“殿下,那十三……怎么办?”

十三是李承翡给王羲取的别名,她说叫着顺口,王羲本人也没有觉得不妥,就这么叫了开。

见司棋脸色奇怪,李承翡不明其意,“什么怎么办?”

“就是……咱们此去上京,不知道要待多久,就算日后……殿下,你要记得你是一国公主,不管出来多久,迟早是要回咱们大庆朝的。”

李承翡见这丫头吞吞吐吐,心下更加莫名其妙,她微微抬手止住司琴想要提醒司棋的动作,想听听这位自幼陪伴自己的姐姐要说什么。

哪晓得司棋话锋一转,面色微红道:“我觉得殿下中意十三也不算什么,虽说您的婚事将来必定由陛下做主,但自古以来,天潢贵胄私养面首的也不少。十三的身份特殊了些,可也比不上殿下尊贵。是以殿下不必忧心,只要您愿意,司棋一定会为殿下安排妥帖!”

李承翡听得目瞪口呆,她看着半跪坐在自己下方的司棋,不知道该说她脑洞大还是看事情足够长远。

好半天,李承翡才缓过劲来,幽幽道:“好丫头,平日瞧不出你还有这份孝心……但是,你到底记不记得,你家殿下我今年堪堪十三岁,这是不是早了点?”

司棋想说,高门显贵家的小姐们,像您这般年岁的都要开始议亲了,先把人选定下来,再过两年就要出嫁。只是如今陛下没有旨意,估摸还是想多留殿下几年,也要在朝中好好的挑上一挑。但无论如何,必要才貌双全且家世显赫才配得上他们家殿下。

十三么……长得再好,武功再高,家世这坎怎么都不达标。

似乎是看出了司棋的想法,李承翡哭笑不得的揉了揉眉心,道:“你晓不晓得,朝中有势力、有才能的人家,多半都不会愿意自家宝贝儿子尚公主?”

这回连一向端庄自持地司琴都忍不住了,问了句为什么。

李承翡摸摸她们的脸,大方的给她们科普道:“公主不是普通儿媳,皇室血脉,生来就是主子,打不得骂不得,有些背景实力的人家,谁愿意娶个祖宗回去供着?再说寒门子弟,他们读书考取功名,多半抱着一颗治世之心,而娶公主,实际就和入赘差不多,没有家庭地位,甚至会不会被皇帝岳丈重用都不得而知,十年寒窗苦读呢,最后只能在公主府或者晋阳行宫当空架子,你道那些书呆子乐意自毁前程?”

“可是……可是……”司棋可是了半天也没下文,表情渐渐转为闷闷不乐。

李承翡笑了,“害,我跟你扯这个做什么,总之你别胡想了。”

至于李承翡转到上京后,王十三同学被安排到哪里去了……

东街的豆腐西施最近常听人说,城里来了个长得怪好看的算命先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兄弟战争之简在线阅读第二章

    三个月了,夏锦明觉的小身板有了点劲,能够翻身了。非常值得庆祝,他终于可以稍稍的活动活动了。海提着一桶水走进屋内,看见在石床上左右翻身的小孩,他眼里有了笑意。把木桶放到墙角下,走到了石床边,还未来的及坐下。小孩就瞧见了他,然后,他咧嘴露出一个笑。每次看见小孩对他笑,海总会很高兴,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就

  • 网游之吾主浮沉重生

    “好的好的,汪总,我今天一定把文案做完!”“我告诉你,李洛,这个项目如果跟丢了,你特么就滚蛋回家吧!”忍着电话中的咆哮结束,陪着笑的李洛挂断电话。“唉,”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天空,“真是个好天气啊,那些有钱人现在一定在搂着美女开着豪车吧?”李洛想起之前汪总电话那头女人的娇美。拿起手机看到弟弟李思懿发的消

  • 重生之科技首富之薛岳狂妄挑衅(求收藏,求推荐)

    李承夕走在走在军营中见许多将士都在窃窃私语,心中很纳闷于是就找人询问了一番,结果让李承夕大吃一惊。徐杜昨天新败今天就又调集了十万大军来新野,袁奎带领二十万大军全军出动,并派出了一员小将百余轻骑来挑战。我听闻袁奎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将才,这次怎么那么蠢,是什么给他的勇气?不行,这事太反常了,事出于常则必有

  • 三国之枪斗术妖兽森林

    第二天一大早,爷孙三一起吃玩早饭,秦擎正准备出门。“哥,你今天还去城里吗。秦擎回头望着眨着美眸、贝齿将红唇咬着苍白的秦月儿”秦擎回过身,宠爱的揉了揉秦月儿的脑袋:“放心,哥没去城里,我就去村外走走就回来。下次哥带你去城里给你买冰糖葫芦吃,乖”秦月儿乖巧的点了点头:“我和秦爷爷在家等你回来”秦擎重重的

  • 深渊女王[无限] [参赛作品]寿宴

    洛阳城有三位武艺高强之辈,分别是河洛大侠江天雄,天剑门剑主西门玄,长虹镖局关长虹,人称洛阳三杰。长虹镖局,长江以北最大镖局,关长虹一手青龙刀法震慑群寇,许多贼子意见长虹镖局的旗帜都敬而畏之,不敢进犯。据说乃是关云长之后,凭借祖传刀法,早年纵横江浙一带,后来取妻生子,在洛阳落地生根,开了一家长虹镖局,

  • 寡人的江山要完了没钱来什么北海旅游(1/5)

    翅膀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红色的羽翼弥漫神威,神威赫赫。“这是……我们先前的战斗一直在你手上进行?”转轮法王难以接受。怎么说他都是帝君麾下四大法王之一,结果打了半天,却发现战斗的场地是在鲲鹏手上,传出去他怎么做人?怎么领导小弟?丢的不只是他自己的脸,还有三大法王的脸。法王就这么点料,简直拉低了法王声

  • 这群老婆是怪物啊之我馋他的银子

    再次睁眼,她又回到了熟悉的空间站。薛因梦站起身欲哭无泪,是她命不好还是她蠢,两次闯关,加起来连一天都活不过,一个不小心就死。难怪男主不喝茶,原来他知道茶里有毒,自己被美色一迷居然傻乎乎喝了,活该她狗带。“1728你又……”“无耻老贼住嘴,这次不用你们说,我自己跳。”薛因梦大呼一口新鲜空气,一个百米冲

  • 花香浓之小修)(1)

    孟时雨接到母亲在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她的父亲病危时正在开会,LC公司正准备参加本年度的春季广交会,由孟时雨所在的市场部负责参展事务。孟时雨在G市读了个设计专业,毕业后却到了H市工作,原因无外乎这里离家近一些。LC公司是个中外合资的医药公司,孟时雨也算是经历了过五关斩六将才挤进来,即便她大部分时候都是负责

  • 甜婚之棺材要落地(7)

    “封棺起柩!”这个声音浑厚而又洪亮,直接从院内传到了门外。秦小天十分熟悉这个声音,是他的爷爷秦全德,这是起灵出丧的号子,俗称喊丧。随着这个口号响起的还有匠人们吹的唢呐,吹的是《百鸟朝凤》。之所以会吹百鸟朝凤,那是因为二狗的爷爷这是喜丧,70岁往上得病死的都称之为喜丧。如果是70往下或者少亡人,一般都

  • 网 骗 之 王第10章在线阅读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接触,荀真对胡一屠这个人也算有了初步的了解,这黑脸汉子虽然看起来粗蛮,但实则是个外粗内细的**湖。之前肉铺刚火起来那两日,虽然胡一屠看似轻松地收拾了两个地痞,但随后却是歇业了一天。荀真当时还躺在床上,胡一屠的女儿小花因为被关在家里闲得无聊,跑来搔他痒玩,从当时小花的自言自语里荀真听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