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倾颜盛世在线阅读第3章

2021/6/11 17:21:14 作者:沐君舒 来源:17K小说网
倾颜盛世
倾颜盛世
作者:沐君舒来源:17K小说网
一次意外,玉倾颜从现代穿到了架空的时代。她成为了林府的大小姐,这个大小姐有点惨,娘早死,爹爹也在前不久失踪,大哥五年前消失,只有一个龙凤胎弟弟在身边。现在,她的好继母打算把她嫁入一家商户冲喜。大小姐不从,被饿死,她走了,她来了。她要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好好活下去,寻找回家的路。不过,这位侯爷,您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我不需要一个人形冷冻机在身边!

洛行云自然是听到了周围人的讲话,但是那什么邪教与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正道高手的死伤更与他无关,他也就没什么兴趣去关注这些事情。

不过当他抬眸时却意外地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神神秘秘的假书生眼中一抹暗光闪过,顿时就来了点兴趣,便开口道:“历兄可曾听说过那邪教?”

“嗯...在家中听闻长辈说过一二。这邪教之人并非中原人,乃是西北夷人的一个族,本名契骨族,后入侵中原行事嚣张害得百姓死伤无数才被称做邪教。”

洛行云见这人讲话坦坦荡荡的模样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厚脸皮,果然是油盐不进,便绕开话题:“那不知历兄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在下不过是趁着年轻出来江湖闯荡一番,走到哪便是哪。”说白了就是游山玩水游手好闲,两袖漏风浑身轻松——纯属吃饱了撑着,人傻钱多瞎晃悠。

洛行云闻言轻笑:“历兄倒真是闯荡了一番,都惹上刺客了。”言下之意便是:你确定你不是出来逃命的?

历万书却勾起唇角笑得别有深意:“谁让我这人没什么好就是太善良,见不得有人处于险境,没想到做件好事惹了一身骚。”

洛行云瞥了那没脸没皮的书生一眼,将人家的话自动过滤了一遍,一个字也没传进脑袋里。

“咦?这天上怎么下纸片了?!”

“这是什么啊?”

外头的骚动很快引起了客栈中大伙的注意,大家陆陆续续走出客栈门口看热闹,一下子就瞧到漫天的纸片如京城初雪般在空中翻飞不断,洋洋洒洒地落下来。

洛行云站在门外四周看了一下,伸手一下子捏住一片纸,这一看才发现上面写着些字,可这上面所写的内容让他不禁皱起眉头。

我教即将召开八尸游龙宴,恭候江湖正邪两道于六月初七到冥江左落凡山庄一叙,各派失踪长老亦会齐聚。

再下方就是一个血色的花印。

邪教?

洛行云下意识就看向一旁同样在看字条的厉万书,只见那家伙的目光似乎黏在纸上拉不开了一般,但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破绽,不惊不疑淡定至极。

这人的反应分外奇怪,难不成是邪教之人?

“这邪教难道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突然搞个什么八尸游龙宴干嘛?还将开宴地点设在中原,信心不小啊。”历万书忽然凑过来说了一句,脸上还带着淡淡笑意:“不知云兄怎么看待这事?”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个坑,我可没兴趣把自己敲傻了往里跳。怎么,看来历兄跃跃欲试的样子啊。”洛行云挑眉道。

“不敢不敢,在下胆子甚小断然是不敢孤身一人往下跳的,可有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历万书最后一句话像感叹又像无奈,他漆黑的双眸中亦晦暗不明,让人难以捉摸。

夜已深。

三更敲响后,这热闹的县城也陷入了沉睡,街上显少有人走动,时不时一两只猫狗出来溜达。可这种寂静并没有维持多久,一个白衣中年男子就突然踉跄着出现,只见这人不断地喘着气,其胸前的一片鲜血在白衣的衬托下更为刺目,他身后一名黑衣人紧追不舍让他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那白衣男子也不是不清楚自己的局势,见再也没法逃脱干脆转身拼死一搏。那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那中年男子本身身上就有不轻的伤,再加上这样一边打就一边渗血,百来回合后就体力不支。而就在他恍惚之时,黑衣人趁机猛然一掌竟然震得中年男子手中的剑脱手而出,剑光一晃,长剑就直接朝不远处的客栈的二楼射去。

长剑直接贯穿客栈二楼其中一间客房的纸窗,而后狠狠地钉在了客房的房梁上。

洛行云突然睁开了眼睛,在一片黑暗中由于双眼早已适应环境已经可以看清房中的一切。他先是拧紧了眉却又有些茫然地看着头顶上的房梁,因做梦而略微急促的心跳也平稳了下来。

他又一次梦到了那片小竹林,小竹林中的房屋以及那在苦苦等待着的娘。这个梦是从两年前突兀地出现,而后时不时出现困扰他至今,那片小竹林也成为了他要寻找的目标,只不过寻寻觅觅了这几年至今毫无线索。

等脑子清醒后,他又有些疑惑地扫了一眼四周,将目光定在了那反射着明晃晃剑光的房梁上,一柄长剑还在因为余力而轻轻颤动着。

洛行云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听着窗外楼下传来隐隐的打斗声不禁有些无言。

这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在大街上玩什么打架?

心中暗暗吐槽了一下打扰自己睡觉的人后便轻轻移动着脚步往窗边走,悄然无声地将头凑近那个被长剑穿破的洞,看见了两个正在楼下打得正欢的两人。

那穿白衣的人处于下风,看其脚步不稳应该是受了伤。那穿夜行衣的手持大刀,那这把长剑就是那白衣人的了。

洛行云看了两眼就判断出了结果,那白衣人必然会落败。不过打打杀杀见多了瞧几眼就没了兴致,正想转身离开,却不想那白衣人在几回合后便转了个身拼了命一般冲向自己所在的方向。

洛行云顿了顿,微微转头瞥了一眼自己房中房梁上的那把插得稳稳当当的长剑,不由得嘴角一抽。

真是...怎么躺着都能惹事?

他开始打算最近要不要找个半仙给自己算算命,看看有没有印堂发黑嘴唇发白。

不出他所料,那白衣人纵身一跃上了客栈二楼一把推开窗口跳了进来,洛行云只好侧身一步将自己隐没于黑暗之中,在没弄清楚这两人是怎么回事之前他不会现身。

白衣人捂着胸前的伤口硬是将房梁上的长剑拔了下来,在剑入手后他的攻势越发强悍,但躲在一旁的洛行云认为这是回光返照,也就是那白衣人要翘辫子了。

“那边那位...少侠!还请帮在下一把!!”几乎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那白衣人察觉自己真的撑不下去的时候突然朝洛行云所在的方向大吼一声,倒是吓到了一旁与他打斗的黑衣人。

洛行云面无表情背着手站在原地,不大想吭声。

他本就没什么大善人之德,更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少侠之心,一心只想过小老百姓的生活,怎么老有人把他扯进这些江湖的恩恩怨怨中纠缠不清呢。

再看那追杀之人与被追杀之人的那身行头多半又不会是什么孤家寡人,他便更不想插手了。

“少侠!...咳!”那白衣人见洛行云迟迟不动,以为对方是怕死便又叫了一声。不管那人是什么人,只要愿意出手干扰一下就可以,不想才叫了一声一口血就突兀地咳了出来。

洛行云轻叹了一声,始终还是反手抽出了自己身侧的剑。他一边暗叹自己倒霉一边打量着那白衣人:要是个姑娘自己也就认了,可这是一糙得不能再糙的汉子...不,是糙中年大汉。

下一刻剑光闪烁,寒光直接晃到了黑衣人的双眼,但他快速地眨了一下眼而后用手中大刀堪堪地阻挡了一下那刺来的剑,长剑的力度之大竟然震得他武器差点脱手。

洛行云这一手镇压完后那白衣人就瞄准了时机对黑衣人开始了迅猛的攻击,当然前者并没有用全力。两人一并把黑衣人逼到了墙角,洛行云右手挽了个剑花正准备给那倒霉家伙最后一剑时变故骤升。

“叩叩!”一阵轻敲门的声音响起,屋内三人皆是一愣。

“咳...云兄?发生了什么事吗?”门外,历万书的声音有些犹豫地响起。

房内的三人诡异地站立不动,却互相对视着。洛行云突然双眼划过一道暗光:“历兄!快快进来,大事不好了!”他大声说着,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意,左手不知如何动作竟抓起了剑反拍了黑衣人一把,黑衣人被拍得一个踉跄,直往大门奔去,而此刻大门却正好被打开。

再说一直在门外的历万书其实也是个警惕惯了的主,他一听见轻微的打斗声便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四处查看。

他听见了洛行云房内有三个呼吸声,他想了很多,可大概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一推开门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就迎面劈来,那股寒意简直要钻进他的脸皮下。

“哐当!”于是下意识地他抽出了武器一把架住那大刀。

黑衣人看见这一击居然被如此轻易挡下也是慌了手脚,三对一他必死无疑,于是他果断选择了逃跑。本来洛行云可以伸手拦住人的,可这货正瞧历万书受惊瞧得乐呵,一下子忘了正事便让黑衣人给逃了。

“噗!”房内的蜡烛被重新点燃,黄色的光芒充满了房间。

历万书见洛行云眉眼带笑地看着自己不由得轻笑一声:“云兄,你大半夜不睡觉惹个刺客来玩,真是有闲情逸致。”

洛行云挺高兴看到某人吃了个暗亏的样子,当下打量了一下厉万书的武器,有些惊讶。自古以来兵器多以剑匕刀为主,枪也算是比较少,最为罕见的便是文人之具如长笛之类的,用扇子更是少,如今这书呆子手中的武器竟是一把文雅扇子怎容他不吃惊。

“历兄的兵器是这扇子吗?倒是少见。”

“正是,此乃折骨扇,文人雅士必备之器。”历万书说着还晃了晃手中的扇子。

“咳咳!多谢两位相助...噗!”白衣男子终于引起了两人的注意,但轻声说了一句话后就吐出了一口血来,喘了几口其才勉强缓过来。

“这位兄台别急!慢慢说!”历万书顿时露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蹲在一旁关切地扶了白衣男子一把。

“我...我乃是扶灵派的长老,今日邪教猖狂...咳咳!不想我却被盯上了...”白衣男子讲话的速度越来越慢,眼神也开始涣散,看来是难挽生机:“在下能不死在邪教...剑下已经十分高兴,两位...务必要告诉武林盟主...那...八尸游龙宴乃是...”

“乃是什么?”洛行云见他一口气都喘不上来也皱起了眉,歪头细听。

“...是陷阱...陷阱...”白衣男子说完后仿佛完成了什么任务,缓缓闭上双眼,生机断绝。

洛行云轻叹一口气,本来天下虽算不上完全太平,起码看上去一片繁荣,这会邪教是要跑进中原搅个天翻地覆才甘心,这一来自己也过不上什么安稳日子了。

历万书站起来在人家边上晃悠了几圈,而后道:“这尸体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个地埋了呗,难不成你还让他在你床下睡一宿?当然历兄若愿意我是没意见的。”洛行云挑眉道。

历万书抬眸看向洛行云,由于周围比较暗他也看不见洛行云的歪嘴歪鼻,那人徒留一双浅色的双眸映着月光带着一丝狡黠灵动,竟莫名觉得有些勾人。

虽然历万书自己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用勾人来形容一个男人。

“那我们赶快动手吧,趁着夜色正浓不容易被人发现。”历万书刚说完就瞧见洛行云一下子就后退了几步,在一旁抱臂围观,不由得问道,“你干什么?”

“嗯。”洛行云慢吞吞地摆出一张严肃脸,“时间紧迫,快点搬吧。”

“...”历万书顿时就明白这货是想偷懒。

最后还是历万书自己一个人像扛麻袋一样扛着那尸体走了,一路走还一路啰啰嗦嗦埋怨这样如何如何影响他的书生形象,另一人则没有丝毫愧疚之心地跟着走。

他们没有走多远就到了郊外找了一座小山头将人给埋了。洛行云看着那座鼓起的小山包莫名觉得缺了些什么,于是寻来一块木条挥剑削成一个形状插在了上面,总算有点坟头的样子了。

“来,一杯浊酒,再不回头。”洛行云拿出身边的小酒壶自己喝了一口后又在坟头边上洒了一圈,那姿势要多潇洒有多潇洒。

历万书在一旁看得颇有兴致:“想不到云兄对这正道中人倒挺有义气。”

“我可不管什么正道不正道,一条人命只因牵涉到江湖之事丢掉,还是有些令人惋惜的,义气说不上。”洛行云晃了晃手中仅剩的两口酒:“只能说...看着可悲吧。”

这江湖便是如此,一生恩恩怨怨纠缠不清,到最后身死道消也没能爬出这个大坑,还心心念念着所谓正邪两道尚未分出胜负。

然而上了黄泉路,败亦何悲胜又何喜?都化作灰烬随风而去。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四周一片寂静,也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叹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缘第7章在线阅读

    雾霭蒙蒙的一片,看不清前路的方向,所往之处,尽是迷惘。“首领,你找我?”中也笔挺的站在办公室面前。森鸥外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声音才缓缓开口道:“中也君,太宰君被抓了。”“谁抓的。”“西欧间谍同盟。”中也得到答案后,转身就走。“中也君,你是要去救他吗?”“不是,是那个家伙只能死在我手里。”森

  • 我带着生死簿第八章

    唐木喜欢小孩天真可爱的模样,她一直以为这是应该脱离物质去评价的,虽然有时候会觉得,飞速发展的那个时代,很多小孩都不复她想象中的模样,但是也绝不应该是此时她所看到的。桌子上每个盘子都被翻了个遍,就算是火眼金睛来了也不会再找出一块儿肉星。唐木盛了碗米饭,让他随便就着点菜吃,大肉吃多了对他现在的身体也不好

  • 混沌衰神在线阅读恶魔果实

    “废话,要挨饿了啊。都怪你,慢慢吞吞的,哼!”她些许责怪之后,低头的往返的意向。也确实怪他,每个盒子里面的食物都一样,却挑来挑去,结果把她拉扯进来了,她也没东西吃了…从认识她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她灰头土脸的,也是第一次看她抢不到食物。“哎,等一下~”他叫住,随后,藏在后面的手拿了出来…“干嘛,你能变出

  • 超兽武装之王者无惧第九章

    周围一面黑漆漆的,一黑一白两个没有脸的人站在他面前,“拿命来!拿命来!”纪言瘫在地上,一个劲儿往后退,他想要站起来跑,但腿却像是被关了铅一样,怎么也动弹不了。就在黑白无常向下伸的手快要碰到他的时候,纪言猛地惊醒过来。“呼~”原来是梦。纪言坐着,怀里抱着硬邦邦的枕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日有所思,夜有所

  • 洪荒:开局夺舍红云摸骨

    我正纳闷,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从病房里走出来,她看起来七十多岁的年纪,精神奕奕,看起来很硬朗。那几人略带焦急地问道:“请问袁依依大夫在吗?求求她救救我爹!”老奶奶看了一样木板床上的老人,安抚道:“你们别着急,我孙女出去给人看诊了,马上就会回来了。”这老太太的声音像是砂纸磨的一样难听,我不由得多看了几

  • 无上时空仙尊之第四章(4)

    她三两步走过来,问:“出什么事了?”白小纯的经纪人认识苏仪,顿时露出有些熟稔的笑容来:“是这样,小纯她嗓子肿了。我和总策划商量着取消她唱歌的环节。”“嗓子怎么肿了?”苏仪关心的问道,“这可不是小事。”白小纯的经纪人有些尴尬,很多事情看破不说破是一种智慧。苏仪是个聪明人,偏偏让她有些下不来脸。白小纯的

  • 玄幻:开局成了帝皇侠在线阅读第5节

    秦秦秦璋?秦舒然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竖了起来了。结合刚刚这妖叫自己主人的情况,秦舒然丝毫不怀疑他的秦这个姓氏到底是来自哪里。姬辰危险的看着他:“为什么姓秦?”秦璋理所当然的回答:“璋是主人的血点化的,自然跟主人一个姓氏。”姬辰冷笑:“你怎么知道然然姓秦!”竖耳倾听,姬辰问的当然也就是秦舒然想要知道的。

  • 老太太修仙传[穿书]之有“味道”的男同学(5)

    星期二的早上,陈一帆照例让司机把车停在一条小路上,他从那下车,走一段路到学校。同学们大多骑车,他不愿意让人看到他有专车接送,显得自己与众不同,那太高调。他是个低调的人,起码主观上是,尽管客观上他在这所学校里一直是相当高调的存在。学霸,男神,校草,都是他的标签。其实陈一帆也想骑车,但不现实。他家住在开

  • 圣墟魔神在线阅读得想办法混进去

    “啊……哦……”古九躺在床上,全身都无法动弹,时不时骨头还发出响声“别动”“哦”古九静静的躺在床上,他不知道自己身体是啥样的,好生憋屈在这期间孙策和周瑜来看过他,孙策和周瑜当时都表达了歉意,古九也没怎么介意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距离那个时间也是越来越快了,古九已经可以下床了,看着自己的身体恢复的

  • [综]大神们的朋友圈阵法

    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报了一个地址之后,秦风就闭目养神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秦风睁开眼,见得车已经停在了一个城中村村口的牌坊下,秦风给了钱下了车。进了城中村,秦风走走停停,看着周围这些熟悉的景物,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上一世的记忆中,这里过不久就会发生一件大事,足以影响这里许多人的后半生。但是秦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