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护夫有道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7:43:29 作者:瞳雅启歌 来源:飞卢小说网
护夫有道
护夫有道
作者:瞳雅启歌来源:飞卢小说网
外号“魅魔”的国家隐组首席特工、杀手楚千岚化身成为凌姬国楚府二小姐。胆小?懦弱?她邪魅一笑,让你们看看皇帝是怎样骂的,皇后是怎样灭的,首富是怎样剥削的,武林盟主是怎样让位的,世家是怎样收服的!天下若负我,那就倾覆了天下又何妨?面对两份刻骨震撼的爱情,她真心守护每一份情感,直面本心,她将如何归属与她狠狠纠缠的两份爱恋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照桥一共问了洼谷须三个问题。

“你认为攘夷志士都是坏人吗?”

“你看我像坏人吗?”

“我也是攘夷志士,你现在还认为攘夷志士都是坏人吗?”

洼谷须前面两个问题回答得很快,到第三个问题却卡了壳。

他也想像过去一样遇到攘夷志士就追,追上就打,追不上就抢下冲田队长的火箭筒往死打,但面对着照桥那张俊美得人肝颤的脸,他愣是下不去手啊!

燃堂过来一看,也顷刻间抛弃了身后的“小美人”,这个面对近藤和土方都不知道立正为何物的笨蛋在照桥面前立成了一根笔直的电线杆,这一系列的神操作直接看傻了跟来的近藤和土方,银时对此倒是见怪不怪。

早在十年前的攘夷时期,照桥这张脸就是神器,神到他往战场上一杵己方士兵就会和打了鸡血一样冲锋陷阵,神到辰马费尽口舌砍下的军需价格他一露面就再打一折。

再往前数几个人的私塾时期,银时高杉和桂一度以为是他们太作天作地,松阳为了靠照桥去拉民众好感度才收下了这个表里不一的大牲口。

[不不不,松阳只是觉得把这货是个超能力者都苦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放任出去太危险才收下他的。]楠子在心里一票否决了银时的猜测,顺便补充一句,当年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进的村塾。

照桥亲自出马,没费多大力气就摆平了燃堂和亚莲,顺带还给亚莲科普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攘夷志士,把近藤和土方科普得方方的,生怕本来就处于三观建立时期的亚莲一不小心就会步入另一个极端。

但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别管照桥心里怎么想,他外在表现出的永远是在乎每一个人的感受,幕府给他面子,他自然也会给幕府面子,平时闹归闹,哪有光明正大挖人家墙角的道理?

所以他只消除了亚莲的敌意,并没有更进一步渲染自己比近藤完美多少。

事件解决后,他,楠子,桂,银时四个人一起走进了路边的小酒馆。

“想起过去咱们几个一起偷跑出去逛花街被老师发现挨个教训的时候了呢,还拜托楠子帮咱们打掩护,一晃儿楠子都长成大姑娘了。”照桥托腮感慨。

照桥品得了珍馐美酒,在这种只和银时气场搭调的小酒馆里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不适,只是用自己的光环给小酒馆增添了几分蓬荜生辉之感。

没过一会儿小酒馆里就坐满了女孩子,酒馆外面还守望着一片,银时抽了抽嘴角:“是啊,某个人逛趟花街游女们都集体起义了,全要自费赎身只为多看他一眼,谁能给他打得好掩护。”

“而且……”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一下,吸引了楠子和桂的目光后再说:“你说什么长成大姑娘了其实是可以O了的意思吧……”

“喂!”“银时!”

好歹楠子还在一边,桂一把将他的头拍进花生米里,照桥虽然没有桂那么暴力,却也不赞同地皱了皱眉。

这顿酒到底只喝了一半,照桥用楠子好歹是个姑娘家,太晚回去不好的理由先结了酒钱,他则亲力亲为,送楠子回家。

“假发你干嘛阻止我,照桥那家伙根本就是这么想的,我也是给楠子提个醒,不然难道要看楠子掉进他的火坑吗?”

他们离开的这个距离理应听不到银时的这句话,但楠子是个超能力者,这种远近对她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然后她虽然很感动,就是觉得银时想的有点多。

照桥对他的执念完全是因为她迟迟不哦呼衍生出来的,所以他会漫不经心地撩拨她,这种止于发肤的程度根本没可能变成要O的欲望。

只是今天有点不一样,照桥把她送到家门口之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臂把她拦在门和他的怀抱之间。

楠子有读心的能力,早在他动手之前就知道他要壁咚,之所以没躲是因为察觉到了不远处有其他来客,就那么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将男人完美得可以拿去做标本的下颚肌肉和下颚骨裹着一层圣光收在眼底。

按照三流言情小说的套路,这时候该有暧昧的气息伴随着男主角身上的酒气染红了女主角的脸,楠子却只抽了抽嘴角,她基本上看任何人都是肌肉和骨架,所以要她体会什么暧昧的气息实在是太难了。

更别说照桥的心里活动还不要钱一般往她这边涌,什么[我都假装喝多了,你这时候偷偷亲我一下也是可以的。],[楠子今天一定受到了惊吓,看在这个的份上就允许你为所欲为一下吧],[哎呀,果然还是小女生,突然面对这样的场景一定已经害羞得不敢动了。],[既然如此,我就大发慈悲再主动一点好了。]……

这样想着照桥慢慢低下头,眼看着嘴唇就要落在楠子额头上,楠子家的大门突然“唰”地被人拉开,照桥也在妈妈错愕的目光下松开楠子,并且在一秒内完成了拉远距离,整理衣领等一系列避嫌动作。

“阿姨,因为太晚了,所以我来送楠子回家。”他说着大方得体的话,好像刚才那个明摆着要占女孩子便宜,还仿佛自己施加了多么大恩德的人不是他。

楠子多希望妈妈能识破他的真面目,可太宰治还有句话说得好,长得好看的人调戏妹子叫撩妹,长得不好看的就叫性骚扰。她在妈妈心里只读到了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除此之外一毛钱我家闺女被占便宜的生气情绪都没有。

楠子觉得自己可能有了个假妈妈,等进家门之后还有一个因为看到她“情窦初开”终于出嫁有望而热泪盈眶的假爸爸。

此情此景让她突然怀念起了那个虽然很讨厌但只有在照桥方面能和她达成共识的哥哥空助,可惜五年前的一次庙会,照桥一如既往地贴上来,空助酝酿好的讽刺贬低之词脱口而出,最终被照桥稍微露出沮丧表情发动起来的武装势力打得惨败。

《齐灾》里的空助是因为受不了弟弟碾压自暴自弃跳级去了剑桥,而楠子觉得自己这里充其量只能为空助的离开承担百分之五十责任,毕竟楠雄碾压空助的事她也一件不落地做了,剩下的百分之五十都要归功于蓄谋已久的照桥。

要不是当年那件事,空助也不会在把自己关在家里三天不吃不喝之后远赴大不列颠星感悟人生。

如果是《齐灾》中的楠雄不会对此感受到什么惋惜,但楠子不一样,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空助在的时候他和照桥还能彼此抵消一下给人添堵的境界,等空助一走,看桂今天明明咬牙切齿还要和照桥说谢谢就知道单凭他和银时根本遭不住照桥的段位。

妈妈和爸爸在外面都快从结婚催到生孩子抱孙子了,楠子“砰”地关上了自己的房间门,要开灯的时候听到屋里的角落传来一个略有些低沉的声音。

“你还是别开灯比较好,我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有光的地方。”

……

那是个男人的声音,按理说从楠子的角度应该只能看见他隐没在黑暗中窗帘后的阴影,但楠子是个身负透视大挂的超能力者,所以早在进房间之前,甚至在进齐木家的大门前就知道这里藏了个人。

所以她刚刚那么谨慎地随手带门,顺便在房间周围施加了一层隔音屏障,做好了一切才稍稍松了口气,看一身花枝招展和服的男人从窗帘后晃出来。

“回江户办点事,顺便来看看你。”男人言简意赅地陈述着自己的来意,烟袋在窗沿上磕了磕,有烟草的气息以他为源头蔓延开来,“没想到碰巧看到了有趣的事情。”

男人是高杉晋助,有着最危险最激进攘夷分子之称的头号通缉犯,楠子的师兄之一,他口中有意思的事自然是瞧见楠子和照桥在门口纠缠,他漫不经心地吐口烟:“到底是从了照桥?”

他这副模样和举动从海拔一米七的头发丝到地平线上的脚底板都符合邪魅的定义,如果楠子读不到他内心的话……

她高杉师兄只是表面上邪魅狂狷,心里想的都是[白瞎我看好你那么多年,说好的作为我们小师妹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呢,说好了要做地球女人最后的倔强呢,你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到十七岁就瞎了呢,照桥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他内在就是个人渣你给我清醒一点。]……

楠子觉得有点好笑,有些人穿着禁欲的军装,对待谁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内在却是个自恋狂绿茶□□。

有人抽烟喝酒敞怀搞事,嘴上说着要毁灭世界,实际上却连个小女孩儿的死活都不会不管不顾,自己恨不得被幕府追杀到天涯海角,还要抽空来管小师妹的终身大事。

[我和照桥清清白白。]楠子不动声色地陈述事实。

高杉听他这么说却是笑:“清清白白地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楠子趁着天黑他看不清自己镜片后的眼睛是什么样狠狠地翻了他一个白眼,强忍住戳穿他笑得有多不情愿的冲动,向前两步走到他对面。

楠子164的身高,还处于生长期的十七岁也比二十五不可能再长高的高杉矮不了多少,如今她猛地拉近了二人的距离,让高杉慑了一下,本能地想要后退。

可惜楠子洞察一切,他身后就是窗台,根本就是退无可退,而他想往侧面闪躲的心思也被楠子勘破,少女迅疾地一伸胳膊,手掌啪地拄在窗台上,完美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和刚刚照桥对待她相同的姿势,只不过位置调了个,而且她现在壁咚的人比刚才被壁咚的她窘迫娇羞得多。

楠子坦坦荡荡地和他仅剩的右眼对视:[你说我和照桥叫花前月下卿卿我我,那我们现在叫什么,你觉得我和照桥的关系就不能像我们两个之间一样,清清白白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恶魔王子的复仇公主第二章在线阅读

    地球某处!“阿嚏~~谁又在念叨我了?”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身穿T恤和短裤,背着一个双肩包,脚上穿的是凉鞋,从他这一身就能看出平时绝对是个没有户外经历的死宅,但是是不肥的那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看了看前方的潺潺溪水,快步走了过去,在阴凉处找了个石头坐下。把双脚伸进水里再捧起溪水洗了把脸,阵阵凉意让

  • 通天大帝在线阅读第八节

    轰轰轰!罗苍逐渐适应了和观气境的战斗。起初,两人还是平分秋色。渐渐,吴宽发觉到不对可是已经晚了。竟然,自己开始处于了劣势。因为,罗苍慢慢加强了九牛之力。呼!罗苍几乎完全在牵着吴宽的鼻子走。“是时候结束了!”就在这时,罗苍突然将云逍步身法运转到极致,同时大成的波纹拳蕴含着极为恐怖的九牛之力,呼啸而至。

  • 快穿无CP文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想走?去哪?离开这个村子?”沈沛儿被随侍伺候着,整个如被摆弄的木偶,用不着她动一根指头,随侍们便替她更换好衣裳,洗漱完成。她的起床,只需要抬一抬眼皮,以及动一动嘴皮子。佟因默默自己穿上外衣,努力忽视沈沛儿植物人似的生活方式,笃定道:“对,我想走。”村子外的世界肯定很大,小说故事围绕村子发生,只要

  • 穿越忍界之旗木黑音第八章在线阅读

    数日后,白倾月得到苏墨恒在监狱里疯了的消息,同时苏家和欧阳家因涉嫌犯罪被查封。一切看似都已尘埃落定。余熙月看着白倾月,觉得有点儿不真识,那个害自己受尽苦难委屈的人终于遭受了报应,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人带来到。余熙月突然笑了笑突然觉得就算是死也无遗憾了。白倾月感受到余熙月的注视,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两人

  • 在逃生游戏和老攻奔现后[星际]之约定

    “小凡,吃的呢?拿来”大胡子略微调息一下,睁开眼说道。“哦,有有……”张凡连忙从怀里拿出酱肉递给大胡子。“大叔,真的不是我们带他来的……”大胡子挥挥手,“我知道,你没那个胆子,嘿嘿……”对于今天发生的一切,大胡子瞬间一想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几个乞丐每天能买的起肉,只要不是傻子,稍加留意就能看出这里面有

  • 穿越者管理员在线阅读伏金将军

    隔壁屋内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尉迟玹连玉坠都未来得及挂在腰带上,便匆匆赶了过去,留岑鬼一人于屋中晃神。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开始那股急可不耐想要现形的冲动劲显然是要缓和了不少。岑鬼到底是个鬼王,知晓什么事情做得,什么事情做不得,自己面对尉迟玹时很容易就丧失了分寸,这种状态十分要命,在战场上是最要不得

  • 快穿之反攻略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陈耘静静地依靠在在爷爷怀里,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内心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些小激动,恨不得打开门,好好看看修真界的高手过招。只是爷爷不允许,略微有些许小失望。大战之地,莫欺人看看了看岳松亭,摇了摇头,干涩地说到:“小兄弟,你不想为你的父母报仇吗,现在就是个好机会,你的大仇人已经被我

  • 我有一家旧书店之她心中的男主(7)

    今天是周四,田橙背着自己的兔子包包脚步轻快的走在宽敞的街道上。早上她很早就起床了,一爬起来就开始写文,之前唯一的一章存稿昨天已经发了。今天她打算出去找小伙伴玩,只好早上起床写。昨晚已经发誓以后要每天更新一章,她说到做到。她出门的时候才八点半,正打算叫车,贺啡刚好出来,然后她坐了贺啡的车一起出来。她让

  • 被黑后还是成了天下第一在线阅读第五章

    秦霍以为两人至少得明天才能见面,没想到律屿清掐着午饭这个时间点儿带着一队医生护士浩浩荡荡地过来了,那场景颇有点霸道总裁的意思。“律医生?”秦霍瘫着脸说,但熟悉他的人如一旁的小白清楚,队长这简短的问句里绝对埋着喜出望外的情绪。“没事没事,别担心。”律屿清怕他们一堆人涌来,让秦霍误以为伤情加重,于是赶紧

  • 舰娘系统第一章

    A城大道,正是华灯初上时,车海汇成一片,在这样繁华的大都市里,这并不少见——又又又又又堵车了。不过好在A城都是高素质的人,所以路上车虽多但没什么喇叭声。路面显得拥挤却很有秩序,没人插队鸣笛。林慎眠修长的指搭在门把上轻轻叩着,眉头烦躁的皱起——他急着去公司改一份要紧的合同。本来这种重要合同的电子稿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