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田园俏医妃之只愿山无棱

2021/6/11 18:52:41 作者:夜寒梓 来源:言情小说吧
田园俏医妃
田园俏医妃
作者:夜寒梓来源:言情小说吧
现代医学生顾思南某次意外昏睡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田园农妇陈娇娘的身体里,并且身怀有孕!什么鬼,顾思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一切,两个可爱小妹以及一群极品亲戚的存在让她只得接受了这个身份,从此柔弱的陈娇娘一改往日面貌,收拾极品亲戚,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依靠精明的头脑让人一次次刮目相看,并且一步步得到李朝人民的认同,成为当朝天下第一女神医。

“上山”这个词对靠山养活的村落而言,意味着家中男孩的身份得以认可,从此可随父辈进山打猎采药等等,以此换取报酬,补贴家用,这和青山和村里小子在自家后山采花游玩不一样,进去的是真正没有人烟的群山,野兽横行,生死由命。但这是百家村每一代男人的宿命,一家温饱,全寄托在上。

对于青山而言,“上山”意味着父母允许他盖婚房了。

着急忙慌的洗了把脸,父亲便招他过去吃饭,早饭和往常一样,还是厚饼谷米汤,配些自家咸菜,唯一不同的是今天青山的碗中多了两片腊肉。青山不饿,但他知道不吃饱是万万不行的,他一屁股坐在桌上端起来碗,看见了两块肉,不由分说架起了一块腊肉随手一甩,这一甩还真就甩到了父亲碗里,李厚实无奈,直接一口吃掉。

“昨天村头进喜,大家喝了那么多酒,今天还要上山吗?”青山呲溜这米汤,含糊不清的问道。

“不进山,明天就没得喝了。”李厚实端起汤碗仰脖一大口喝完,便往桌上一放。“吃快点,我去收拾东西。”

“晓得了!”青山双手端起汤碗,喝了一大口烫的差点吐回碗里。今天早上的米汤怎会这么的烫,天晓得父亲是怎么一大口喝下去的。

他不知,惊夜时分便有人起床生火,去叫青山起床时,父亲的米汤已经凉透。

青山忍着烫喝完,忙把碗一丢,转身就往门口跑去,至于由谁收拾,早已有人坚持了十年。

父亲果然在门外等候,他手脚腕处都用细带扎紧,右腰上别了一把开路刀,背着一个包不像包,斗不像斗的东西,反正就是特别能装,以往每次父亲下山回来,青山第一件事就是帮忙接下背上的怪家伙,从上翻到下看看有没有带回山上好玩的东西,每当翻遍之后一无所获面露沮丧时,父亲总会笑眯眯的看着他,在他期待的眼神中掏出一次又一次的物件。逗得青山每每抱紧他的大腿撒娇蹭头,母亲也是无奈的笑个不停。

皆是凡品,皆入我心。如今,他也要上山了。

对于上山要带什么家伙儿,青山是一概不知,反正父亲肯定会带够的,只是,我啥都不拿吗?“爹!我拿些啥啊?”

“你带着眼睛就行!”当爹的一点也不客气,看见儿子来了直接出发。

青山跟在后面狠狠的吐了几个大舌头,父亲很少笑,多年的辛苦早已让他变得无比沉稳,即便面对母子二人,也是能用眼神表达绝不轻易去笑。青山早已习惯,以前还有些苦恼,但当父亲那次从他头顶越过扑倒向他冲来的那条饿狼时,他便再无疑惑。那条冲下山的饿狼像极了故事里的猛兽,父亲,就像远处的山一样,永远不会动。

那山,和村子一样,是无棱的。

。。。。。。。。。。。。。。。。。。。。。。。。。。。。。。。。。。。。。。。。。。。。。。。。。。

进山万不可一人,血的教训让村民知晓,只有团结一心才可以让女人的丈夫和孩子每次都安然回来。村里设定了一个上山点,每次进山都是最有经验的人带队,若是有谁家的孩子初次上山更是非同小可,绝不会进太深的群山之中。只是,村子靠山吃饭,山不会空,但会变远,近些的山里早被祖辈们摸得透烂,想要真有所收获,就不得不进那些少有人去的深山之中,如此一来,进山的时间便越来越长,风险也就越来越大,若无上天眷佑,一年下来只落得一身伤,挣不来几个养家钱。

青山跟随父亲到了上山点,路程不远,父亲闷呐的性子,自然也是途中无话。到了以后青山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起晚了。进山点已经有许多人在等候,搭眼一看,最烦的山娃和二狗那俩家伙竟然也在。今天本没有进山的计划,这是昨夜厚实挨家叫醒几个烂醉的老兄弟临时串成的,此刻到来,大家伙少不得一通调侃。当然,大人们对今天进山的原因绝口不提,昨天偷看婚房的事,更是被烂在了少年们肚子里。

“呦,我们的小姑娘也要上山摸食了?”山娃一脸贱兮兮的笑,他比青山年长几岁,上山早些但也次数不多。

张壮一巴掌呼到山娃脑袋上。“笑人家?你第一次见狼吓没吓尿?”他们爷俩长得极像,都是笑起来眼睛找不到的那种。

“就是!你当时那个怂样儿,“爹,俺怕!俺要娘!”哈哈哈哈哈,赵婶回去说没说你里裤难洗啊?”二狗子更为可恨,边嘲讽边做出吓坏了的动作,他比山娃上山还要早些,三人里面装个资历一点问题没有。

二狗子屁股长了眼,笑到一半突然屁股一缩,连忙跳开。果然,当爹的大脚紧随其后。

二狗的老爹见这一脚没踹住,当场脸就一黑,二狗见状赶紧回到原位撅起屁股,当爹的不轻不重的一脚上去,这才得意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该!你俩真逗!哎呦”青山可不知道这些事,笑的肚子都有点疼了。

“话说回来,青山这娃长的是好,就是不知道有几两力气,你们哥几个处了些年了,日后爹爹们老了你们自己进山,要是遇到了啥事儿,你们俩儿只能跑后面!晓得不!”张壮表情严肃的叮嘱。

“俺们晓得了!”二狗山娃站直身体,再不敢嬉皮笑脸,虽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人,说的却是给全村所有同代的人听!

青山眼睛突然的模糊,孩子的心灵本就纯真,他能直接体会到好与坏,此刻无法控制。

山娃走过来一把搭住了青山肩膀“哭个鬼呦哭,咋地了,中意上我俩了啊?”二狗子更坏,用手指沾了沾还挂在青山睫毛上的泪珠,送到他嘴边。“你尝尝,告诉我是个啥味?俺娘天天给我做这个,好吃!”

“滚蛋,谁哭了,我中意村长家里老母猪都不中意你俩!”青山急了,在外哭鼻子的男人是找不到媳妇的,当然回家挨打另说。

“你想的美呦。那是咱村唯一一头母的,十里八乡不知道多少老母子(指公猪)等着崽儿呢,你要人家也看不上你!”

大人们再也绷不住了,张状一边指着自家儿子,一边笑的不行,厚实也是黑脸一阵抽抽,还是没能忍住,但他很快收住,转头面向这些打小照顾他长大成家的兄弟们,恭敬的点了个头,动作虽小,却胜过千言万语。

“行了!”二狗子父亲,被叫了几十年的大狗子,叫停了孩子们的打闹。大手一挥,“进山!”.

大人们一堆,少年们一堆,说说笑笑就出发了。

这些并不是他们的名字,大狗子的父亲叫赵地,二狗子叫赵能,山娃叫张进喜。

同行的还有“赵虎” “张铁成” “张百家”,外乡倒插门女婿 “李开山”。

这些,还有全村的人们,李青山会永远记住,即便几十年以后他掌握了至高杀权,位倾人极。这里的故事,都是他内心不可被旁人探索的禁地。

命之所忆,心之所禁。

。。。。。。。。。。。。。。。。。。。。。。。。。。。。。。。。。。。。。。。。。。。。。。。。。。。。。。。。。。

这次上山对青山而言索然无趣,由于他是第一次,大人们照顾他的脚力放缓了速度,只是带着他在村庄后面的山群里转悠,即便如此也是把青山累的够呛,父亲一看青山的样子,大有以后再让青山了解个三五回的意思。行至中午,张壮父亲决定停下休息,小青山一屁股坐在地上,表情闷闷不乐。

山娃拿着两块干饼过来,递给青山一块。“尝尝!你娘教俺娘做的,有你家里好吃不!”青山一把拿了过来,气呼呼的咬了一口,狠狠的嚼着,突然他眼睛瞪得溜圆,把饼拿到手上,顺着饼上的嘴巴豁口看去,里面夹得好多的干肉。

“咋样啊!”山娃一脸得意,就等着青山夸他。

“饼不咋滴,肉,,还行。” “哈哈!”山娃才不管这些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去,他咬了一口手中的大饼,神经兮兮的顺着咬饼的豁口看去,,,没肉。

“我就说不能给!不能给!厚实叔能不给他带吃的吗!”山娃心疼坏了,自己还偷了不少家里的肉塞进去呢!早知道分开噻了!再回头一看,青山坐在地上吃的美滋滋。山娃决定回去要揍他一顿,还是老理由,“不为啥打你,就是把东西拿回来。”

看着儿子吃的开心,李厚实正准备把刚拿出的饼放回去,想了一下,拿出砍刀分成六份。“吃点我家的吧,你们平时都吃不到,他娘就给做了一份,咱们分分。”

“哈哈,就一份还是给青山做的吧!”张壮接过分好的饼,直冲要害。

“还别说,是比我家媳妇的好吃,娘的,学了多久还学不会,我一直以为就是我媳妇这个味呢!”全村唯一的倒插门李开山很是感慨。

“你拉倒吧,你家谁是做饭的,谁是暖床的,全村哪个不知道啊,你媳妇吃的都是你做的饼吧!”

“哈哈哈!”众人无情嘲讽。但没有人会提,这厚实分的饼,也是带肉的。

李厚实也是强忍不住,收回笑以后,他的眼神又变的深情 每到此刻便会越发思念妻子,明明傍晚就可回家,却依然止不住的去想念,以前是她和孩子只盼着自己回去,如今,,,,他看着青山刚好吃完最后一口饼,眼神慈爱,他也感觉什么东西消失了,不是全部,只是一部分,却实实在在的消失了,他突然明白为何妻子昨晚会向青山承诺娶那赵家姑娘并让他连夜通知大家今天要带儿子上山。

昨天还没发现,今天,孩子就长大了。

“爹,你们笑啥呢,山上豹子都吓跑了!”山娃一出嘴就得挨揍,果然,当爹的一言不发立马就要起身表现一下家庭地位,倒是赵地先说话:“等下再打,山娃子,二狗子人呢?” 山娃一脸茫然。

说来也是,二狗子人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联盟之齐天大圣第3章在线阅读

    像他这样有能力的人,如果不被那个“神秘组织”重用的话,显然是不可能的。但能力什么的都不是最重要的,或者说,他早已过了这一阶段的考核了,才会来到这里。对这个组织来说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对“组织”有着绝对的“自发热爱”的男人!一艘排水量达到26.6万吨,漂浮在深蓝色公海上的邮轮正在游弋着。暗金色的夕阳投

  • 都市之道尊归来这人有点暖

    吴岐一宿没睡。虽说对他这种昼伏夜出夜夜修仙儿的红尘子弟来说,别说一宿不睡,只要身体允许,他可以嗨上个三天三夜不带停歇。然而昨晚上他搂着怀里的姑娘,该硬的没硬,该大的不大,他辗转反侧,破天荒地头一次为着一张看不到脸的图片抓耳挠腮,夜不能寐。人呐,果然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当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松软的

  • 都市之万亿富豪衍神决

    “呼,还是失败了。”秦宁停止修炼,至从达到炼体九段以来,他每天都会尝试一下引灵气入体,但是每当灵气到达心脏附近就仿佛遇到了一条天障,无论如何也过不去。没有达到聚灵就不能修炼灵气,想要变强就只有通过神魂和炼体,神魂他凭借天赋在稳步前进,炼体倒是可以好好抓抓。一想到这,秦宁就立马站起身来朝山下飞奔而去。

  • 古筝梦游在线阅读第五章

    理想之所以美妙,就是因为,它可能不会实现。现实生活是一条直线,理想则是另一条平行线,二者相辅相成,却永不相交。理想与现实的垂直距离,让人沉醉,让人疯狂。姜锦年甘愿为此付出。虽然她刚刚吹了牛皮,说什么“我会成为合格的基金经理”,其实她连那个位置的影子都没摸到。但是,最起码,父亲仍然支持她。父亲在电话里

  • 牵手在线阅读探灵泉之底

    第二日,罗子明与殷少野早早便来到刘逍遥家了。刘逍遥的父母刘正与风文秀夫妇也没有去便利店开门营业。罗子明看了看几人率先开口道:“遥哥,我和少野决定好了,和你一起修炼。”刘逍遥闻言点点头转头看向父母,刘正见儿子望向自己和老婆,便说道:“逍遥,我和你妈商量过了,决定和你一起修仙,我虽然不懂修仙,我也不知道

  • 幻梦月城在线阅读相遇

    若水国庆阳历十年春。三月十四,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润如酥的小雨。浓重的春天气息伴着生命的复苏席卷着整片大地。上阳郡,平原县东有一个叫比翼的小村庄。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穿着粗麻衣服,散乱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清风徐来,长发翩然,映衬着一张稚嫩而倔强的脸。浑然天地,他左手打着油纸伞独自走在乡间小道上,细雨

  • 十方策在线阅读第二章

    刺出三叉戟的人,自然是欧文。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什么情况?陛下为什么突然出手刺杀罗斯特?他可是三朝元老啊!罗斯特本人也是一脸惊骇,伸手抓住胸前的三叉戟,口中流血不止。“陛、陛下……为什么……”罗斯特喃喃道。“主张投降,扰乱军心,该杀!”欧文声如雷霆,给出了原因。“可是……我们真的……打不赢……”“

  • 噬主之拍照

    是夜,格兰特家中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执。“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格兰特侯爵对侯爵夫人做的事很不满:“你总在马尔斯来家里的时候把黛丽尔叫去,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吗?”侯爵夫人翻了个白眼,毫不在意地说:“我怎么了?我不过是把她叫去坐了一会儿,又没有虐待她。再说老爷,你明知道桑娜……”“……桑

  • 都市之诸天淘宝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云笙不知道系统到底是有什么毛病,或者说设定这个剧本的人到底有什么精神上的障碍……当她问起到底是谁发布的这么个任务的时候,系统只是深沉地摇了摇头。是的,因为没有实体,所以系统是在她脑海中打上这样几个字:系统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佛曰,不可说。”……她申请关闭这个系统。好在,和好友明佳的聚会上,对方十分

  • 锦绣八零第6章在线阅读

    “哇,是金茵币!”楚瑶的美目中已经满是小星星了,天知道她到底多久没有见过金茵币这个级别的钱币了!“金茵币?”林沐雨愕然。鹰眼冷笑一声,说:“市面上的金疮药也就一个银茵币一瓶,你这一品金疮药极为少见,我算你10倍价钱,怎么,不愿意吗?”林沐雨对钱币的概念依旧非常模糊,毕竟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旁的楚瑶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