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综英美]神官与蝙蝠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18:47:40 作者:九十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英美]神官与蝙蝠
[综英美]神官与蝙蝠
作者:九十弦来源:晋江文学城
神官打败了魔王,坠入时空隧道。扑通一下掉到了哥谭。于是新的冒险开始了。……对不起我真的不会写文案OTZ宅在家里种蘑菇的时候的脑洞主角模板来自RPG游戏《废都物语》的主角,我超喜欢他啦(^-^)V主角开场15岁,因为日本漫画设定都是这个年纪拯救世界所以游戏我也这样设定啦!成年之前不会谈恋爱的【大概】,某个黑漆漆是西皮指定【以下高亮】作者短小浅并且缘更,写这个只是为了达成我嫖某个黑漆漆的夙愿!时间线混乱注意!!!ooc注意!!!作者她智商感人甚至莫得逻辑了TWT所以看文的时候有哪里逻辑不对就指出来吧

现在李星辰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处境,他最大的一个客户在去年十月底发了一批货,今年二月底,李星辰找他们对账的时候,客户提出那批货客人那边没收到,两箱货的价值是八千多。

李星辰当时听完就冷汗直流,八千对他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要知道他现在的工资除完公司的物料费,罚款什么的,到手也就六千左右。再除去油费生活费,一个月净挣的也就四千多而已。

一个月四千多的收入,李星辰能做些什么?如果父亲的病情稳定还是够治疗费用,如果有时候发生一些情况的话,他还得让在老家一边带女儿一边做兼职的妻子给自己一点生活费。

如果这八千多真落实,要他赔付的话。

那么……,他实在不敢想象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继续。

好在,客户后面就没有再提及此事,尽管心里不安的李星辰多次向客户提起此事,客户也只是轻描淡写说老板娘在跟客户那边解决,客户的态度让李星辰安心不少,以为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只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到三月底李星辰给客户发了账单,客户收到确认以后,却一直以各种借口拖着不支付运费。

四月底,账单再次送到客户手里,催促客户确认并支付两个月的运费时,客户却翻了脸,又将那批货物拿出来说事,要求李星辰及公司赔偿。

而发货到此时已经时隔将近半年,公司的理赔期是在一个月以内,而且就算是理赔期以内,理赔这种事公司也得经过各个环节核查,一道程序下来,业务员也得承担大头。

这种过了理赔期几个月的纠纷,就算李星辰上报了公司,公司也根本不会给予回复。

在长达半个月,十几次与客户财务、老板娘沟通,经过刘林声泪俱下讲诉自己的处境和告知要报警处理后,客户从刚开始损失双方各承担一半降到让刘林承担赔偿两千。

客户老板娘的强势让李星辰知道没有更好的处理结果,加上李星辰也急于处理好这事结了运费回公司,只有清完自己所有客户的运费,公司才会发放当月工资。

而李星辰因为这个客户的运费没收缴,已经有两个月的工资没发了。于是答应了她的要求,支付运费的时候扣除两千,然后自己再让公司从工资里扣除两千。

事到如今,这也是李星辰唯一的处理方法了,而客户也接受这样的处理方法,在接收了对账单以后表示没有其他要求。

于是,李星辰以损失了两千块为代价,他想,只要事情就这样过去了……那就好了。

其实李星辰还是高估了有些人的道德,也低估了那些人的可以无耻到何种程度,客户收到账单后一直没有确认这事就给李星辰遗漏了。

四月底,李星辰依约前去收运费,客户却再次翻脸,要求李星辰要么先赔付两千,要么把发票先开过来。

公司的统一开票时间是二十号之前,而先行赔付两千这个方案李星辰更是没有办法去实行。要知道,刘林已经两个月的工资没发,早已山穷水尽,哪里来的两千做赔付。

“老板娘,我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我的难处,发票现在已经过了我们公司规定的开票时间,你可以先帮我把运费结一下,发票下个月一起补开过来,你看好不好?。”

老板娘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瘦小妇女,衣着虽然讲究,却还是掩盖不了脸上的尖酸刻薄相。

听了李星辰的话,她放下了手中的笔和资料,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别跟我来这一套,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自己的责任不想负,还总是这的哪的借口,你以为我们公司没开过发票?发票随时都可以开。”

老板娘的语气和话语内容让李星辰心里一阵梗塞,他按耐住自己的情绪赔笑道:“但是我们公司规定是这样的,毕竟我们财务也有那么多工作要做。”

“你想,几十个客户如果每一个都要不同的时间去开票,我们财务每个月的时间也只有三十天啊!是吧?”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公司难伺候,为难你们,是吧?那你又算什么东西?要我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是吧?要我什么时候付款就付款是吧?”

“那你就把我的货款先赔给我,告诉你,我这么大个公司在这里,不在乎你那两个月万多块钱的运费。”

听李星辰话中带话,老板娘飙了,她猛地拍着桌子站起来吼到,而李星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大半个月以来,自己天天给她们赔笑脸、当孙子,他已经受够了。

“老板娘,我已经受够你这种欺负人的态度,不管你怎么想,我在五一放假前一定要收到前面两个月的运费,不然我就来你们公司跪着收。”

李星辰也从椅子上蹿了起来,他满脸通红的朝着老板娘吼出了这一句便转身离开了,李星辰经过这几年的磨练,性格已经很是温和,但是心里被别人轻视的委屈已经让他忍不住了。

这就是刘林最后一次去与客户沟通的结果,不过他最后的威胁并没有起作用,客户没有打款,也没有通知去收款。

狠话已经放出来了,李星辰也想不到其它办法收场,也只能找了一个广告店做了一个横幅,却总以自己忙为借口拖延着,毕竟,作为一个男人,下跪可不是说到就能做到的。

分完自己区域的货物,尽管李星辰一直在心里祈祷货物能多一点,这样又可以给自己一个派件多的理由。

但是事情终究要处理,不去面对也是不行的,在出公司派件的时候,李星辰在心里决定,派完件先给老板娘发信息,如果能处理好就最好,如果不行那也就只能明天再上门催收了。

今天下午的派件并不多,虽然李星辰一直在想收运费的事,派件比平时要慢,但也是在四点来钟就已经差不多送完。

不过李星辰并没有着急去把货送完,而是把车开到了附近的一条路上,这条路的一头是个幼儿园,李星辰就把车停在了幼儿园对面的空地上。

并没有其他原因,这只是李星辰在妻女回家后的养成的唯一一个习惯,他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来看幼儿园门口那些家长接孩子的场景。

那些孩子在见到父母时兴奋的小脸,仰或是父母在见到自己孩子出来时眼睛里的慈爱,他很享受这种场景的温馨。

也许是他这个不称职的父亲,想学习如何做好一个家长。或者是对自己家庭生活未来的一种向往,更或者就当是对家人无比思念的情感宣泄吧!

不过,等到幼儿园门口的人都散去后,街道上那些随处散落的落叶和被撕碎的食品包装纸,它们在宽敞的水泥地上显得那么悲凉。

可能,它们也在寻找自己被撕开的另一半,或许它们也彼此遥望着。它们也会无时无刻都在盼望,祈祷下一辆汽车快点到来。想通过它带来的风让彼此接近、重逢。

只是它们没想过,自己努力随着风翻滚,而风也将另一半推向远处,或相距更远,或跌入马路边的排水河道里。每每看到这些场景,李星辰就会觉得心中隐隐生痛。

当然,此时的李星辰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与妻子的命运也会是如此吧!

在这里几乎呆了半个多小时,李星辰整理了一下心中低落的情绪,他发动了那两斑驳的二手面包车。

从幼儿园往下开,隔了一个路口就是一大片别墅区,这是村子统一规划、修建的村民别墅。

金色的阳光洒在那一栋栋房子的玻璃外墙上,映出地上的一片金碧辉煌,淡蓝天空上的云仿佛是不会变的,永恒的那么洁白。

隔着铁栅栏,里面那宽大的过道里,老人三五闲话,孩子们成群追逐嬉闹,在这座城市里,这里是李星辰唯一感到干净,向往的地方。

李星辰将车靠马路的最边上,以最慢的速度缓缓前行,一右手扶着方向盘,将左手手掌搭在窗外。

他很享受车辆向前行驶带来的风吹和太阳照在手上混合形成的那一种温暖、舒适。

或许,这个城市里也只有此刻能让他感受到温暖了,只不过这种温暖并不会持续很久,驶过别墅区旁边一个偌大的停车场后,再过一个路口就是一片出租楼房了。

这些出租楼高低不等,有三四层的老旧楼房,也有修建稍晚一点的七八层楼房,偶尔也会有一些十几层高的全新电梯公寓不伦不类的站在里面。

除了住在这里的外来务工人员,里面的很多楼房门面里也藏着很多高噪音、高污染的五金加工店和家庭小作坊,密密麻麻的便利店里也有不少闲散人员在里面打麻将。

虽在同一片天空下,进入到这里以后,就没有了蓝天白云,空气里充满了油污和胶水的味道,嘈杂的声音里有老旧机器的轰鸣、有妇女的尖锐谩骂,还有那哗啦啦的麻将声。将最后一个包裹送到一个小型的五金加工店以后,李星辰就立刻把车开出了这里。

“老板娘,你能帮帮忙,先把我们的运费付了吗?我已经两个月没拿到工资了。我自己有钱没钱用到是没什么,但是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父亲一直在医院里,他的住院费还有家里老婆一个人带孩子的生活费,这些都是必需要用钱的。”

刘林将车停在附近一个很少有车辆过往的小马路上面,他将编辑好的信息发给了客户的老板娘,他选这个时间段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知道客户的工厂是五点半下班,按照他的了解,这个时候是五点左右,老板娘已经停止工作,等着工人下班后自己就回家,是有时间看到信息和回信息的。

“不要跟我装可怜,每个人的钱都是靠自己挣来的,不是靠别人施舍能发财的,你不是说要跪吗?你过来跪,我等你,你看我会不会理你。”

果然,老板娘的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只不过内容却是让李星辰看了几乎背过气。

他想不通,这一万多的运费,是自己不管暴雨、烈日,给他们公司以7毛钱一公斤的价格搬出来的,自己凭劳动做出来的,是她们应该支付给自己的。

现在找她们要,怎么在她们眼里就成乞讨和施舍,他实在想不通,胸闷的他感觉自己脑子里一阵天旋地转。

“喂!陈总,忙完了没有?”

“件派完了跟我去一趟XX,我去收运费,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你站在一边帮我录一下视频。”

李星辰决定在去客户那里跪讨运费后,他给自己公司一个平时聊得来的同事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啦?李老板,你难道要去闹事啊?谈不了吗?”

这些业务员平时都是以老板、或者某总相互称呼,算是一种自嘲吧!但更多的是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社会地位处于低下的一种无奈,无论在客户,还是自己公司,他们所遭受的白眼和委屈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谈不了,那老板娘太不要脸了,说我是在讨钱,让我去跪,我就去跪在她们厂门口拉横幅给她看看。作为一个厂的老板娘都不要脸,我他妈一个快递员还要什么脸?。”

“那好吧!我过去看看。”

李星辰将车开得很快,没几分钟就到了客户的工厂门口,将车停在工厂的大门边上,他在周围找了一根两米多长的干木棍,然后从车里拿出了一个裹得紧紧的横幅。

这横幅是他在五一的时候找广告店做的,四十公分这样宽,长度在三米左右,上面的内容是:“xx请支付运费,那是我的血汗钱,我要拿工资,我也要养家糊口。”

将横幅一端穿在木棍上,他又将另一头绑在了自己的面包车上,准备好一切,他像四周看了看,同事还没来。

李星辰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咬牙,拿着木棍将横幅拉直以后,他一咬牙,“咚”的一声就跪在了水泥马路上。

在跪下去的那一刻,李星辰的脑子“唰”一下,变得如同浆糊一般,黑乎乎的连他自己都看不清里面有些什么,羞辱?愤怒?无奈?。

因为客户的工厂是在一条马路的尽头,虽然马路宽广,也少有车辆经过,只是有少许的行人和保安室里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自己的保安,他们的眼神里都充满了疑惑和不理解。

李星辰在跪下后,除了因为工作方便穿的是短裤,裸露的膝盖在满是碎沙石的马路上支撑着他的身体让他感到钻心的疼痛以外。

他的心里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会感到羞耻,他的心此时很安静,就好像是自己在做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他脸上亦是平静没有任何表情,毫不躲闪的回望着那些看着自己的人。

因为他突然想明白,自己是持理者,对方才是无理者,自己没必要在意别人看不看得起自己,是自己的就要自己争取,无论是金钱还是公道,不管是通过什么样的行动方式去争取。

他要让周围的人知道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工厂,还要让工厂里即将下班的百来个员工看看,自己的公司老板是一个什么样的德性,什么样的嘴脸。

“李星辰,你这是在干嘛?你丢不丢人?”

李星辰还没等到工厂下班,经理却来了,他一脸怒气的拉着李星辰让他起来,而李星辰的那个同事却远远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我收运费啊!我要拿工资啊!两个月都没拿工资了,我也要钱养活家人呐!”

李星辰豁出去了,也不再管对方是谁,他用力挣开经理的手,一脸凶狠的大声对其叫到。

“有你这样收运费的吗?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公司?以后谁还敢跟我们合作?”

经理显然没料到平时不爱多说,对谁都一幅温和有礼的李星辰犟起来会这么犟,他愣了一下后也不再去拉扯,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

递给李星辰一支后,他又招手让李星辰的那个同事过来,拿出一张五十块的钱对他说到:“你去旁边买包槟榔,买三瓶水过来。”

“我知道你有困难,但是我们在外面做业务,这样闹的话对自己以后在这片区的业务开发是有很大的影响。”

“既然这种客户这么难说话,我们也就不做他了,运费的事,你也不要着急,让我们站点来处理。”

“你先起来,这么大的太阳,你这样等下别中暑了。”

经理点燃一根烟后,站在了跪在地上的李星辰前面,他看了一眼工厂里的栅门里面。

一个管理模样的人员正拿着在手机录像,经理回头又伸手去拉李星辰,李星辰虽然没有再挣开,却也没有起身的意思。

“如果你确实需要钱开支,工资我让财务先发给你,你就听我劝,起来喝点水,咱们慢慢谈,不要自己有理,还给别人看了笑话。”

“工资我不会要,一定要等到收回运费再发给我,现在事情是一个快递员和工厂的劳务纠纷,等你发了工资给我,就是合作公司之间的纠纷,性质不一样了,到时候他们还赖的话就更加难收了。”

李星辰并不是一个不识趣的蛮混小子,经理都如此说了,加上膝盖的刺痛确实钻心,他也就顺着就站了起来。接过水喝了一口说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兄弟战争之简在线阅读第二章

    三个月了,夏锦明觉的小身板有了点劲,能够翻身了。非常值得庆祝,他终于可以稍稍的活动活动了。海提着一桶水走进屋内,看见在石床上左右翻身的小孩,他眼里有了笑意。把木桶放到墙角下,走到了石床边,还未来的及坐下。小孩就瞧见了他,然后,他咧嘴露出一个笑。每次看见小孩对他笑,海总会很高兴,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就

  • 网游之吾主浮沉重生

    “好的好的,汪总,我今天一定把文案做完!”“我告诉你,李洛,这个项目如果跟丢了,你特么就滚蛋回家吧!”忍着电话中的咆哮结束,陪着笑的李洛挂断电话。“唉,”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天空,“真是个好天气啊,那些有钱人现在一定在搂着美女开着豪车吧?”李洛想起之前汪总电话那头女人的娇美。拿起手机看到弟弟李思懿发的消

  • 重生之科技首富之薛岳狂妄挑衅(求收藏,求推荐)

    李承夕走在走在军营中见许多将士都在窃窃私语,心中很纳闷于是就找人询问了一番,结果让李承夕大吃一惊。徐杜昨天新败今天就又调集了十万大军来新野,袁奎带领二十万大军全军出动,并派出了一员小将百余轻骑来挑战。我听闻袁奎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将才,这次怎么那么蠢,是什么给他的勇气?不行,这事太反常了,事出于常则必有

  • 三国之枪斗术妖兽森林

    第二天一大早,爷孙三一起吃玩早饭,秦擎正准备出门。“哥,你今天还去城里吗。秦擎回头望着眨着美眸、贝齿将红唇咬着苍白的秦月儿”秦擎回过身,宠爱的揉了揉秦月儿的脑袋:“放心,哥没去城里,我就去村外走走就回来。下次哥带你去城里给你买冰糖葫芦吃,乖”秦月儿乖巧的点了点头:“我和秦爷爷在家等你回来”秦擎重重的

  • 深渊女王[无限] [参赛作品]寿宴

    洛阳城有三位武艺高强之辈,分别是河洛大侠江天雄,天剑门剑主西门玄,长虹镖局关长虹,人称洛阳三杰。长虹镖局,长江以北最大镖局,关长虹一手青龙刀法震慑群寇,许多贼子意见长虹镖局的旗帜都敬而畏之,不敢进犯。据说乃是关云长之后,凭借祖传刀法,早年纵横江浙一带,后来取妻生子,在洛阳落地生根,开了一家长虹镖局,

  • 寡人的江山要完了没钱来什么北海旅游(1/5)

    翅膀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红色的羽翼弥漫神威,神威赫赫。“这是……我们先前的战斗一直在你手上进行?”转轮法王难以接受。怎么说他都是帝君麾下四大法王之一,结果打了半天,却发现战斗的场地是在鲲鹏手上,传出去他怎么做人?怎么领导小弟?丢的不只是他自己的脸,还有三大法王的脸。法王就这么点料,简直拉低了法王声

  • 这群老婆是怪物啊之我馋他的银子

    再次睁眼,她又回到了熟悉的空间站。薛因梦站起身欲哭无泪,是她命不好还是她蠢,两次闯关,加起来连一天都活不过,一个不小心就死。难怪男主不喝茶,原来他知道茶里有毒,自己被美色一迷居然傻乎乎喝了,活该她狗带。“1728你又……”“无耻老贼住嘴,这次不用你们说,我自己跳。”薛因梦大呼一口新鲜空气,一个百米冲

  • 花香浓之小修)(1)

    孟时雨接到母亲在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她的父亲病危时正在开会,LC公司正准备参加本年度的春季广交会,由孟时雨所在的市场部负责参展事务。孟时雨在G市读了个设计专业,毕业后却到了H市工作,原因无外乎这里离家近一些。LC公司是个中外合资的医药公司,孟时雨也算是经历了过五关斩六将才挤进来,即便她大部分时候都是负责

  • 甜婚之棺材要落地(7)

    “封棺起柩!”这个声音浑厚而又洪亮,直接从院内传到了门外。秦小天十分熟悉这个声音,是他的爷爷秦全德,这是起灵出丧的号子,俗称喊丧。随着这个口号响起的还有匠人们吹的唢呐,吹的是《百鸟朝凤》。之所以会吹百鸟朝凤,那是因为二狗的爷爷这是喜丧,70岁往上得病死的都称之为喜丧。如果是70往下或者少亡人,一般都

  • 网 骗 之 王第10章在线阅读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接触,荀真对胡一屠这个人也算有了初步的了解,这黑脸汉子虽然看起来粗蛮,但实则是个外粗内细的**湖。之前肉铺刚火起来那两日,虽然胡一屠看似轻松地收拾了两个地痞,但随后却是歇业了一天。荀真当时还躺在床上,胡一屠的女儿小花因为被关在家里闲得无聊,跑来搔他痒玩,从当时小花的自言自语里荀真听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