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末日继承者app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7:47:15 作者:昨夜新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末日继承者app
末日继承者app
作者:昨夜新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弱小冷清其实超能打受X忠犬撩人神助boss攻】宋瓷被丢进了《末日继承者》这个无限流捞金游戏,几分钟前他还是一个植物人,身无分文,又让阿飘附了身。所有玩家都觉得他第一关就会死,穷死的。直到他们发现——“我擦,他就那个赚了几十亿的VIP玩家!”“他每局都自带buff!”“我感觉有神附在他身上助攻!”“woc,他和我们玩的好像不是一个游戏,我们是末日,他才是继承者!”发现真相的玩家眼泪啪嗒啪嗒掉。宋瓷收钱收到手软,顺顺利利打到最后一关。这时他身上的神助攻阿飘忽然黑化,变成了身价千亿的终极boss。众

“韵韵,记得……”

“按时作息吃饭,不要到后山去,带好护身玉嘛,记得啦!”季语韵重复着。爸妈每次出门前都得给她念上这段,弄得她好像脑残记不住事情的一样。

看她这满不在乎的样子,季母放下手中正在收拾的行李,语重心长地摸着她的头说:“韵韵,不是妈妈罗嗦,但是,你千万不要到后山去啊。”

季母还想说什么,已经到了嘴边,季父猛对她使眼色,她才压了下来,表情极不自然地继续收拾行李。

见妈妈这阵势,得!她最怕这个!于是乖巧地点点头,妈妈每次都这样,要把人说到心酸才罢休。

季父也走了过来,轻轻挑出挂在她脖子上的一条编织精美的绳,一块温润的,泛着淡淡光泽的玉便顺着他的动作滑了出来:“韵韵,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记得,美丽的东西,总隐藏着危机;带好这块护身……玉……它会保护你,知道吗?”父亲郑重其事地对着那块玉,交待他每次出门前都会交待的话。

看着那块自从她五岁生日那天便开始戴的玉,她再次重重地点了个头,脸上那神色比小学时宣誓入少先队那回都要庄严,心里却无比郁闷。

不是没有想过问他们不让她去后山的原因,她问过了,问了N次。每次她一问起父母便会阴沉着脸不说话,久而久之,她也不再问。

收拾好行李,季父季母又搂了搂她,再次叮嘱一番才拖着大包小包出门。

她站在街口看着车子远去,曾无数次站在这个街口的转角,看着爸妈离开去工作,再站在这个转角等着他们回来,周而复始,从来没有变过。

只是这一次,她不知道为什么,心,有微微抽痛的感觉,像是被什么一点点地撕扯开来……

摇摇头,她暗骂自己多疑,便转身回家。

------------------------------------

“十一”黄金周。

昨天和朋友逛了一整天街的季语韵今天不想再重蹈覆辙。

本来昨天出去想好好地压压马路,没想到被那些疯狂出游的人群给压了脚丫子N遍,除了带一大堆战利品回来的同时还给这双白鞋子带回了N多来路不明的鞋印子。

那经历,怎一个惨字了得!

于是她决定好好地在家呆一下。

起床,给自己弄个美美的早餐,开始瘫在沙发上不想动。窗外阳光正好,透过窗户柔柔地钻进室内,让她想到了后山的清风习习……

正所谓心动不如行动!

打个电话通知死党叶子过来后,她立刻拿了块大大的布和一些零食饮料什么的----这么好的天气,最适合在蓝天白云下聊聊天吃吃东西了。

而这个又舒服又适合放心聊天的最佳选择,当然是后山了!

大约半个钟头之后,叶子也提着一大袋零食出现在季语韵家里,两人各自看了看手中的东西,相视而笑,直奔后山。

铺好布摆好零食饮料,她舒舒服服地躺在草地上边吃零食边和叶子瞎说胡扯,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人生中最美的享受!现在没人管她,爸妈又都忙着出差不在她旁边唠叨……哈哈,这种日子对于她来说真是快活胜神仙!

一阵风吹过,漫天的蒲公英便一朵朵温柔地飘浮在空中,把她整个人抱在其中……这就是她为什么喜欢这个后山的原因。虽然爸妈一再告诫她不准来这里,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她还是趁着他们不在家时遛来这里,这可是个放松心情的好地方呢!不来就白白浪费了这免费资源!

风开始大,那一朵朵幼小的身躯飘得更快,向着不知名的未来,踏上了生死未卜的旅程,那是怎样壮观的场面啊!借着朝阳淡淡的金黄,它们在晨光中颤动着,编织着灵动的舞步,像是一场华丽的盛宴!

两人都看得陶醉,于是又开始她们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例如什么在这么美的景色下邂逅一位超级无敌的帅哥啦之类有的没的……

不知不觉到了下午,叶子想起答应了家里要回家吃晚饭,于是和季语韵草草地收了收那些零食袋就离开了。

季语韵觉得手有点粘乎乎的,心想着大概是刚才吃蛋糕时不小心沾上奶油了,连忙奔到小坡下的小溪洗手……

洗着洗着她就觉得不对劲,自己眼前突然发黑,什么也看不见,胸前像被火烧一样灼灼地痛。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她人就已经一头栽进水里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季语韵在意识模糊中似乎感觉到自己被泡在水里,不会游泳的恐惧和求生的本能让她拼命划动手脚,可依然无济于事,口里还呛进了好几大口水。

心里的恐惧在慢慢扩大----她记得后山那条小溪最多只能浸没她的脚踝!

她手脚划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最后,静止不动,只觉得自己沉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当中。

在季语韵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水呛死的时候,却被周身的酸痛弄醒,而且一睁开眼就看到一群黑乎乎的脸和一排排雪白的牙齿,她吓得哆嗦了一下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当中她似乎感觉到自己被人扶着坐了起来嘴里被灌下不知是什么苦不拉叽的液体,估计是药,过一会儿又被放平在床上躺着。那人动作十分轻柔,季语韵觉得非常舒服,便死命地抓着那人,那人挣扎好一会儿都脱不了身,也就任由她抱着。

……

立在床边的少女一脸担扰地问一旁的中年妇女:“母亲,她还不醒,怎么办?”

那妇女也轻松不到哪去:“药已经喂她喝下了,剩下的就要靠她自己。我们唯有祈求阿蒙神保佑她平安了。”

两人对望一眼便走了出去,留下依然昏睡不醒的季语韵。

------------------------------------------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到第四天早上的时候,季语韵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正要给她喂药的赫蒂一见这情形,立刻就欢呼着对着外面大喊:“你们快来啊!这位姑娘醒过来了!”说完便朝房外奔了出去。

季语韵被那少女黑得发亮的肤色和身上披条布腰部扎根腰带的装束吓得一愣一愣的,心里默念:让梦醒过来的办法就是疼痛!这么想着手就抬了起来,到半空的时候想了想,然后那还略嫌无力的手就变了个方向,一把掐向还趴在床边眨巴着眼猛瞧她的一小孩。

那小孩正疑惑着眼前这个细皮嫩肉的漂亮姐姐要干什么,发觉季语韵的意图后,她只是顿了下就立马转过脸去在季语韵手上狠狠咬上一口。

季语韵“啊”的一声忙松手,就见那小孩连滚带爬大哭着冲了出去。她一看自己的右手,得!小样牙齿整齐得很呐,看那牙印印得那叫一规规矩矩连大牙印都在上面!嘴怎么长的那一收缩自如!瞧那小屁孩哭得撕心裂肺的,该哭的是她才对吧,也不想想是谁给了谁一口子!

季语韵忿忿地想,完全忽略她先掐人家这一事实。不过她倒认清了另一个事实----这绝不是梦!牙印还印着呢!

赫蒂带着妈妈和哥哥们进来的时候,季语韵正对着那牙印发呆。

“姑娘,你觉得怎么样,身上还痛吗?”麦姆大妈小心翼翼地问道,所有人的脸上都是紧张的神色。

“好像不那么痛了。”说完这句季语韵全身都抖了抖,自己刚刚吧啦吧啦吧啦说的那一串都不知道是哪国的语言,,竟也那么顺就从口中溜出来跟说中文一样!

“这是哪里?”她接着问,问完自己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情节多狗血啊,要放一古装剧里一定有个手持宝剑一脸冷漠的帅哥回答说“你中了毒,我刚帮你逼了出来,躺好。”说完就离开了……问题是现在她眼前站的是一黑人大娘和一窝子黑人!难不成她还被冲到非洲原始部落来了?

“这里是太阳神眷顾着的埃及,姑娘不是这里人吧。”赫蒂回答道,看着季语韵白皙的皮肤,她觉得自己的推测一定正确。

“埃及?”她边点头边讶异,还真到非洲来了?!咋整的?也荒唐了点吧!她不过洗个手,那细水长流的小溪能把她冲到埃及来?!

“是啊,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晕在了尼罗河畔,好在你还没断气,我们便把你带回来了。”葛尔夫憨实地回答道。身为长子,他觉得自己应该把事情给解释清楚。

季语韵被他说得完全晕乎了,这中国和埃及,差得那叫一个远啊,总不能栽一小溪上就到了尼罗河吧!自己还说一口滴溜溜的应该是阿拉伯语!她脑海里忽然一阵电光火石,打心底颤抖起来,这情形、这情形……该不会……

“可不可以麻烦您告诉我,现在你们国家的首领是谁?”季语韵求救似地看着麦姆大娘。

“当然可以了!”麦姆大娘忽然骄傲地仰起头来道,“我们埃及的首领是伟大的阿蒙神之子-荷鲁斯的使者-法老图坦卡蒙王!”那声音响亮得,跟法老是自己儿子似的。

季语韵愣是没听明白前面那一大串,倒也认清最后那个名字了!

图坦卡蒙?!

这下她怵在那里了!前一阵子在学校阅览室翻旧报来看时,记得有一份05年的报道就有提过图坦卡蒙王,因为报上说他是个美男子她便更留意了些。这图坦卡蒙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第十二位法老,公元前一千三百几年时代的人。可恨是当时随报附上的复原图不知被哪个黑心的家伙剪走了,害她看不到这位法老王的样子……

重点是----这位法老是个公元前的人物了,刚才这位大娘跟她说现在这里的王是图坦卡蒙?!

她脸色刷白地大睁着眼。看她那运气,早该去买□□了,这不,真让自己猜中了----她穿越了!!!

众人看她脸色不妥便又开始担心她身体不舒服,刚要出门去找医师就发觉一条黑影“嗖”一身穿过他们之间就往门外跑去,定睛一看,竟是那位刚醒的小姑娘,于是便跟着追了上去,生怕她做出什么傻事来。

当季语韵再也跑不动时,她气喘喘地停了下来,跌坐在满是黄沙的土地上,抬起头,远远地,看到一个锥形的塔尖和一部份塔身,那耀眼的砖红刺激着她的视线。

麦姆大娘跟在后面就赶了上来,连忙把季语韵扶起,道:“姑娘,没想到你才刚醒体力就这么足啊……”

“那边是什么地方?是吉萨吗?那个,是法老胡夫的大金字塔吗?怎么是这么鲜的砖红色,明明就是土黄色的啊……”季语韵指着那塔尖,声音都颤了。好歹自己还看过电视,镜头里胡夫的金字塔明明就是土黄色的啊!不对,这里太远了,她应该看错了,阳光反射的效果罢了……她安慰着自己。

“姑娘,那的确是前朝时的法老胡夫的大金字塔没错,但那里不叫吉萨,我们都叫那里‘吉区’或者‘西部’的。再说,那大金字塔自筑好以来都是砖红色的啊。”麦姆大娘心疼地拍着她身上的尘土,心里想着这姑娘应该是被人骗来这里然后又逃出来的。想着想着慈母之心便开始泛滥,“姑娘,先随我们回去吧,养好身子再说,啊?”

季语韵此时整个人脑袋已经处于死机状态,那画面就卡在“我穿古埃及来了”不动,只是茫然地点点头,便任麦姆大娘他们牵着她走。

众人看她这表情,同情之心更深了几分----这多漂亮的一个姑娘啊,咋就受了这折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南之我是大魔王第6章在线阅读

    “这个,还有那个我都要,你快去买。”萧玲在那吩咐道,可是嘴里却一直没停下。萧毅不满的喃喃道:“怎么能吃,我看以后谁会要你。”“啍,要你管啊!”萧毅虽然心疼自己的零花钱,但还是去了,谁让他嘴贱呢。等萧毅走远了,萧玲小声说了一句:“不是还有你吗。”不久,萧毅便回来了,说到:“n,你要的东西”这时传来了不

  • 逆天路之驱魔之录在线阅读第6章

    在他进入左边的道路之后,街上的人群便大幅度的减少了下来。祁封珩并没有顾及,而是奋力的向前跑去,周围的景色也逐渐由一开始时不时有人来往的街道变成了无人的野外荒地。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展现在眼前的是空无一人的荒郊野外,既没有光明法师的出现,也看不到半个人影。祁封珩:“……”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果然不是真的。

  • 娱乐之无限升级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到报名所在的体育馆后,齐桓便帮着姚飞一起着手招生的事情,不过下午的人数似乎不减上午,想到早上妹妹告诉自己,学院只在上午招生,心下疑惑,便问道“学长,我听我妹说学院只在上午招生,怎么下午还在招。”姚飞笑了笑“哦,上午是面向外部招生,下午则是进行一次校内部的在招生。”“校内部的在招生?”“哈哈,你之前

  • 彼岸花开似水流年在线阅读第8节

    天上……他不知道又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人没有了的话,要去天上。床头的灯光照亮着男孩子的脸,显得越发的消瘦,她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你是不是不想养我了?上次说好长大要养我的,这么快就反悔了?看来,不止是男人的话不能信,连男孩子的话也不能信。”“我会以后会养你的,我不去天上,会一直陪着你的。”“这才乖

  • 桃花夫人之辟邪剑谱到手(6)

    林镇南听了,心里已经是信了几分。此时李超又说道:“只是很可惜,这本武功秘籍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导致林远图没有下定决心,因而只传授你们剑法,却没有传授你们心法。”“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林镇南也有些发愣。怪不得以前林远图闯下赫赫威名,但是林镇南也练过剑法,但如今自己还只是三流武者就足以证明这剑谱名不副实

  • 神说世界异界篇之天琊与斩龙,双剑合璧(9)

    翌日,张小凡他们一行五人一同去了空桑山。本来昨天吃饭吃的好好的,可是那个身穿水碧衣衫的少女,她居然借着寐鱼之事嘲讽青云门,当下五人便生气了,若不是顾及她是个女的,而且又并未太过分,两边早就打起来了。青灵和青木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他们虽然不知绿衣少女这一帮人是什么身份,可是敢公然蔑视青云的,这用脚趾头也

  • 失格门第九章

    唐蜜借着华雪鸣的手起身站直,抬头对她笑。她这才注意到,华雪鸣的身高刚刚好,微微抬眼就可以对视。那双眼睛里带一点绿色的光,看起来可真漂亮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唐蜜试着往前走,走了两步脚腕一歪,又差点摔倒。华雪鸣伸手扶住她的胳膊,然后手臂弯成一个环,虚虚的拢住她的腰,跟着往任务地点走。“就几分钟。”

  • 大明王侯第9章在线阅读

    除了交流关于基因突变方面的问题,并把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统称为变种人外,我们还一起合作治愈病人,我俩丰富的经验和精微的精神掌控,治愈了不少的病人,这彻底的打响了我们的名气,有很多家世显赫的人来找我们,像舒缓精神压力,驱除害怕恐惧等负面情绪。为照顾好这些身份高贵的病人,我和查尔斯需要定时的到病房详细的询

  • 怀了霸道总裁的崽后第7章在线阅读

    而令程锦没有想到的是,今日在她家门口与陈晓兰的争论的那一幕,以及她三言两语将一向胡搅蛮缠的陈晓兰惹哭了一路回去的壮举,在不到半日的时间里,便已经在这小小的陈家村传遍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陈晓兰一路骂骂咧咧回去,村里的人奇异于一项沉默寡言几乎是隐形人的程锦为何在这几日变化如此之大,然而,大多数人

  • 长女当家之轻轻贴近你的耳朵

    两个太后怀疑五娘跟韩山河有牵连,楚寒幕也觉得有些蹊跷。不过他也让福正查了一回,这一查倒是真的查出一些关系来。原来这五娘竟然是前朝罪臣之女,不过她家入罪却不是楚寒幕这一朝获罪的,而是被韩山河的父皇治罪的。五娘早年就姿容出众被留在宫中做宫女,因着五娘的爹早年在韩山河的祖父跟前当过差,五娘入了宫就被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