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如果我开挖掘机你还会爱我吗来个黑手党风格的自我介绍吧(1)

2021/6/11 22:16:09 作者:折曲 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我开挖掘机你还会爱我吗
如果我开挖掘机你还会爱我吗
作者:折曲来源:晋江文学城
少年时,无畏不自卑,考不上本科院校的学渣林蔚敢对理科省状元严辞说:“我开挖掘机养你啊……”国内顶尖医科大学本硕博连读的严辞冷静自持,不以为意,冷眼看那个声称养他的女孩只给他寄了半年的情书就没了踪影。严辞想不明白,耿耿于怀多年,放弃了大好前程,不顾导师挽留,回了有林蔚在的虚里市。然后他偶遇了正在和别人相亲的林蔚。相亲对象:“你学历低工作差脾气烂,年纪也不小了,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错过我,还有谁眼瞎能看得上你?”严辞拉过椅子坐下,抬眼望着相亲对象,淡淡道:“我眼瞎。”林蔚:“小哥哥,谈恋爱吗?我挖掘

在看到深海光流之前,其实泽田纲吉是想著一定要好好跟她抱怨的───抱怨内容大概是「嘤嘤深海桑妳知道吗虽然不知道为什麽老师讲的是日语但是课本是义大利文也没用啊」或是「同学看起来都好奸诈这真的是黑手党训练课程不是什麽国际诈骗集团训练组织吗」之类的。

……至於为什麽是跟刚认识的深海光流抱怨而不是跟他两个左右手抱怨……当然是因为,怎麽看都只有深海桑会明白他一个正常人,在一堆不正常人中间挣扎的痛苦了啊。

泽田纲吉深信,至少自己可以在刚认识的这个正常的夥伴身上,找回一点属於正常人生活的感觉。

───然而,当深海光流维持著一脸面瘫的表情,看到他的瞬间问了那一句「你是谁?」的时候,泽田纲吉已经震惊的连对方身後为什麽跟著库洛姆这件事都忘记询问了。

「咿咿怎麽办深海桑失忆了啊啊啊啊啊───」觉得事情绝对大条了的泽田纲吉一边抱头一边大声疾呼,「我就知道这个学校不会有什麽正常的课程啊深海桑肯定是被抓去洗脑了啊啊!」

「啊……这个吐槽的感觉……是BOSS啊。」虽然一时之间记不住对方的脸,但深海光流对於泽田少年那充满个人特色的吐槽倒是记忆犹新,「我没有忘记你啦……泽田纲吉对吧。」

「骗人!深海桑妳叫我的名字的时候迟疑了吧,就算还是瘫著脸我也感觉到妳的动摇了啊!」泽田纲吉明显不相信深海光流的说法。

「冷静点啊泽田,我只是犯了老毛病。」说完安抚性地拍了拍泽田少年的肩膀以示安慰,可怜的孩子,被她的脸盲吓成这样……应该说果然是被Reborn吓大的吗?

「什麽老毛病会让人忘记刚刚才见过的人啊!」泽田纲吉觉得对方不是在安慰他就是在耍他……或者两者都有。

「我……」

深海光流刚想开口解释关於她的脸盲症,却看到不远处狱寺正偕同一个黑发少年朝这里跑了过来。

泽田是眼前这个吐槽少年,那个应该就是山本了……吧?

「十代目我回来了!」狱寺一面奔来一面还大声叫著对於自家BOSS的称呼,那态度活像是跟对方阔别已久拔山涉水突破万千考验好不容易才来到他面前,「怎麽连妳也在……?!」

原来招呼自家首领到一半的狱寺,转个头正好看到了跟在深海光流身後的库洛姆,便指著对方质问道,让深海光流一头雾水。

「我是跟著光流大人来的。」库洛姆答道,同时挪了挪位置,让自己更加靠近深海光流,「还有就是,Reborn先生说BOSS召集所有守护者,所以我也来了。」

「……守护者?」深海光流有点疑惑,但碍於自己的面瘫她想大概没有人看得出她的疑惑,因此就问了出来,「……库洛姆,她也是守护者?」

……不是只有六个守护者吗……还是说,库洛姆就是传说中那个女扮男装的(六)雾(道)守(骸)……

……深海光流看向库洛姆的目光顿时充满怀疑。

「……妳不是和六道骸很熟吗,怎麽会不知道六道骸跟这个女人都是十代目的雾之守护者……对吧,十代目。」

狱寺面色不善地回答了深海光流的问题,而在深海光流还在纠结「怎麽雾守要两个啊该不是玩乱X1/2之类大变女儿身吧」的时候,他已经转过头面对他心心念念的十代目了。

「……十代目!您的脸色怎麽这麽差?!是有人对您做了什麽吗?!」终於注意到泽田少年面色不对的忠犬大惊失色,也顾不得嘲讽深海光流,赶紧凑到对方身旁关心。

「呦,库洛姆!」山本少年先是和库洛姆打了个招呼,跟著也看出了泽田少年不对劲,「是啊,阿纲你的表情不是很好啊,是吃坏肚子了吗?」

「狱寺、山本,深海桑她……」泽田少年颤抖著唇,说出这个让他无比惊恐的发现,「她忘记我们是谁了……」

「忘记我们是谁?」山本少年的语气听起来有点疑惑。

「妳这女人,这毛病竟然还没改?!」忠犬君狱寺咬牙切齿又有些恨铁不成钢。

───顿时,泽田纲吉与山本武、甚至是库洛姆,立刻将眼光转向狱寺隼人身上。

「……」沉默了一下,泽田少年咽了一口口水,「狱寺……你可以解释一下……你说的毛病是什麽意思……?」

「是、是的,十代目!」听到泽田纲吉询问的狱寺立刻进入了忠犬状态,「简单来说,深海光流这个女人有很严重的脸盲症,所以会在短时间将人的长相忘掉,在我八岁的时候她甚至还会把我认成家里的佣人───」

「我的脸盲症不严重,所以我想应该是把自己弄得脏兮兮在城堡里面到处跑的狱寺看起来太不像少爷吧。」深海光流冷静地反驳,顺便反泼对方一身脏水。

「混……那时候妳都在我家住一个月了,每天见面都要跟妳重新自我介绍一次妳当我很闲吗?!」狱寺立刻吼著反驳,只不过碍於一点绅士风度没有爆粗口,「要不是夏马尔那家伙……谁要每天告诉同一个人自己的名字再看一次对方恍然大悟的表情啊!」

啊,听起来还真是有够微妙的经验……啊不对,重点是深海桑原来得了脸盲症还病入膏肓了吗?话说回来真的有这种离奇的症状吗?!

泽田纲吉心情复杂。

「咦,原来深海还有这样的毛病啊,感觉还真的有点麻烦啊。」山本摸了摸下巴像是在思考著什麽,接著就见他伸出一只手指自己,「深海,那我是谁?」

「……」深海光流认真思考了一下,「既然你跟著狱寺一起来,应该是山本吧。」深海光流虽然脸盲但是逻辑还是没有问题的。

「啊哈哈,看起来没有什麽问题嘛~」山本武松一口气一样地爽朗大笑。

「刚才十代目叫过你,她当然知道啊!」狱寺马上吐槽,接著嘟哝,「……怎麽可能记住你啊,当初她可是整整在我家住了半年才记住我的长相。」

「……对不起,我真的不太擅长认人。」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深海光流也不好再硬说什麽自己绝对没有脸盲症,只得乖乖承认。

「……那怎麽办啊,所以每次见面都要重新自我介绍到深海桑能认出我吗?」泽田纲吉不知道该不该摆出哀伤的表情,为什麽他认识的人里就没有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呢?

「那就正式做一次自我介绍,然後抱著必死的决心让深海光流记住你们吧。」

「Reborn?!」首先反应过来那是谁的声音的泽田纲吉转头惊呼,刚好解救了认不出眼前的十岁小男孩是谁的深海光流,「抱著必死的决心自我介绍是什麽意思?话说都过这麽久了才自我介绍不觉得哪里怪怪的吗!」

「让家族成员好好记住自己的样子可是一个好的黑手党的基本啊。」Reborn并不在意泽田少年的吐槽,「虽然我也没想到找人的家族测试竟然也没办法让深海光流记住你们……啧。」

原来那是要训练我的认人能力吗……

深海光流内心顿时纠结,不知道该感谢对方用心良苦还是太乱来;她的认人能力可是完全不能勉强的啊,因为……

「果然是家族测试,所以说什麽黑手党的欢迎式根本是骗人的吧Reborn!」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趁著你们还没选择社团课之前,今天这两节课就决定举办彭格列式的自我介绍大会了。」Reborn拿枪抵了抵自己的帽檐,冷笑一声,「等到人员都到齐就可以开始了,做好准备啊,蠢纲。」

「等等,Reborn,」突然意识到什麽的泽田少年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你说的『到齐』,说的该不会包括了───」

「哇喔……你们,现在是在群聚吗?」

「Kufufu,真是一下子不看著都会惹出事情来的糟糕黑手党啊,彭格列。」

「……啊。」看著突然出现的两道人影,深海光流发出了一个单音,「是六道跟……」

……谁啊。

深海光流深思。

「是云雀前辈……果然是云雀前辈跟骸啊……!」泽田纲吉替深海光流报出了答案,看著那边刚讲完开场白又战在一起的他的两个守护者,神色哀凄,「……我今天要死在这里了吗。」

「人员还没完全到齐呢。」Reborn哼了一声,显然心情不错;而话语方落,就听另一头一道充满朝气的热血嗓音传来───

「极限───来报到了!」

「哇哈哈,蓝波大人有糖果,不会分给阿纲吃的!」

───贯彻极限作为人生目标的晴守,与其抱著手上拿著葡萄棒棒糖的雷守、参上!

气象灾害和天空……不对,是蛤蜊和他的水产家族……还是不对。

……应该是新·彭格列一世家族、首领与其下一干守护者,再次齐聚一堂了……一天就见到这种场面两次,不知道是好运还是什麽呢。

「把大家叫来到底是想要干什麽啊,Reborn!」你不知道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就是毁灭世界的概念吗!

「刚刚就说了啊,要举办彭格列式的自我介绍大会。」Reborn摊手,这样的动作虽然看起来没有婴儿型态时那麽天真无邪,但看起来也是十分无辜,「用抽签的方式决定谁先开始自我介绍,深海光流就是评审,目标是───让她记住你们。」

「……不,Reborn,这应该是我要努力的事吧……」听完对方的话,深海光流无言半晌还是开口,「而且,只要给我一点时间,半个月我就能记住他们的脸了。」

「不不,其实我不觉得那只是一点时间,深海桑。」虽然知道深海光流是在拯救他们,但泽田纲吉还是忍不住开口。

「……这是极限了,我最短记住别人的时间。」深海光流低声道,其实她自己也很没底;而且被记得的那个Xanxus还是因为他实在太过任性……当然,现在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她现在被这个人追杀了。

「……要让深海光流在短时间记住人脸太难了,Reborn桑。」拥有切身经验的狱寺忍不住说道,「这是这个女人的问题吧!」

嗯,的确是她的问题没错,所以说别再搞什麽惊天动地的活动了吧,拜托了───这是深海光流的心声。

「小朋友,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这麽无聊的事情?」云雀恭弥也开了口,脸色很差,看来对於这样的状况感到不爽。

「别著急啊,云雀,这件事对你不亏。」Reborn耸了耸肩,略过狱寺的问题,回答云雀,「要是能让她记住你,那麽我会认真陪你打一场───我也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哦?」云雀恭弥眼睛闪过一丝光芒,嘴角泛起了一抹危险的笑容───之所以称为危险,主要是因为当年还在并盛时,每当云雀露出这个表情,就会有不少不良少年埋葬在那对钢拐之下……而且後来随著他们面对的敌人变多,埋葬在钢拐的人就不只不良少年了。

「这可是你说的,小朋友……我会期待的。」

云雀恭弥知道稍微长大一点的小婴儿───虽然还是小孩───比之前更强;他之所以跟著来义大利,是因为听说能狠狠咬杀六道骸那个扰乱风纪的家伙……至於现在,要是可以跟更强的小朋友打一架明显更好。

「你得先成功让人家记住你啊,云雀。」Reborn对云雀一副架是打定了的态度不置一词,「至於其他人,除了岚守以外通通要参加。」

「等等Reborn,这也太随便了吧!」泽田纲吉想不到该怎麽反驳对方,但还是努力找理由,「而且骸不是也早就认识深海桑了吗……」还送食物什麽的……艾玛能让那个家伙送食物到底必须是什麽交情啊?!

───想到今天中午吃的焗烤泽田纲吉就觉得特别复杂……什麽时候他死不承认身分又整天把毁灭世界挂在嘴上的雾守还会做送餐这种事了───重点是他把那份食物吃掉了……谁知道三观长期不在线的六道骸知道以後会做出什麽事!

简!直!吓!尿!好!吗!!!

「是啊,我跟深海光流可是很早很早之前……」无形之中吓尿自家BOSS的六道骸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溜到深海光流身旁,一面笑著一面俯身配合对方的身高,将唇贴近对方耳际,「……就认识了呢。」

「走开一点,呼气耳朵会痒。」深海光流瘫著一张脸,特别英勇的一巴掌把靠得太近的蓝色凤梨脑袋给拍到了一边。

接著,在众人诡异的沉默中,她又像是想起什麽一样,非常严肃地回头看著众人,「啊,六道说的对,我们算是挺熟的。」

……行了深海桑妳不用强调了我们也看出来了。但是你们的关系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

「……Kufufu,这是当然。」沉默了一下,六道凤梨最後把脑袋停在一个不会太远但也不会太近以至於被巴的距离,语调一如往常地答道。

被这样对待那个六道骸竟然还能若无其事吗,这是哪里来的家伙啊我的雾守不可能这麽乖巧───

发现被洗脑的可能另有其人,泽田纲吉细思恐极。

「嗯……感觉的出来很熟呢,真了不起啊,深海。」山本露出了佩服的表情,就连一旁的狱寺也用一种难以理解的目光看著深海光流,「小朋友,他们这麽熟了应该就不需要了吧?」

「六道骸不需要,库洛姆·髑髅必须参加。」Reborn宣布,「虽然深海光流认识六道骸,但是别忘了库洛姆也是雾守。」

「不必吧,」深海光流忍不住说道,「库洛姆是唯一的女孩子啊。」她只是脸盲,又不是雌雄不分。

「妳敢说把库洛姆头发拆了再扔到一堆女孩子中间不会认错?」Reborn不以为然,反问道。

「……」

好吧,她真的没有那种自信。

「……可是Reborn,我也不认得你的脸……」深海光流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你也要上台自我介绍吗?」

───一瞬间现场竟然有点冷掉了,大概是因为没有人想到有人胆敢这样挑战R魔王的权威。

然而,作为焦点中心的两人,一人依旧维持著面瘫,一人则是不怒反笑。

「妳不需要认得我,深海光流。」在诡异的寂静持续了一段时间後,笑得矜持有度的Reborn开口打破沉默,手上的列恩牌□□跟著举了起来,「认得这把枪就好,再乱说话的话它会负责解决妳。懂?」

「……」

於是深海光流终於明白了沉默是金的道理。

「很好,那麽事情就这麽决定了,已经被深海光流记住的人,可以帮助没被记住的人自我介绍。」威胁完毕的Reborn一捶敲定,「每个人有五分钟,五分钟内可以用任何手段让目标人物记住自己。」

「现在开始的十分钟後,开始轮流自我介绍。」

++

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後,当深海光流回过神,她已经和Reborn一齐坐在评审桌前,等待第一个上台自我介绍的人了。

「好的,经过一番精心的准备,相信参赛选手都准备好让我们的评审留下深刻的印象了!」拿著麦克风的Reborn用标准的综艺节目主持人炒热气氛式的语调开口,让深海光流不禁有种「其实这个人玩得很开心吧」的感觉。

「那麽,第一个上台的人是───山本武!」

随著Reborn一点也不让人感觉有趣的开场白一落,临时搭建起来的舞台上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红色布幔向两边揭开,同样不知道怎麽安上的聚光灯将光线聚焦在位於舞台中央、拿著球棒笑得十分爽朗的少年。

「呦,深海,小朋友!」山本武还是那副愉快玩耍的样子,说话的同时还挥了挥手上的球棒,「要先报上名字对吧?我是一号山本武,擅长棒球还有剑道,最喜欢的是寿司还有朋友!」

嗯,其实还满正常的嘛这种自我介绍───深海光流一边抄写自我介绍的重点帮助记忆,一边在心里这麽评价道。

「最想要达到的目标是───成为阿纲的左右手还有甲子园的先发投手……啊,不过当然是左右手优先!」

───後台好像隐隐传来了「啊啊山本又在胡说了绝对没有搞清楚状况啊」和「浑蛋!十代目的左右手只有我」之类的句子。深海光流冷静地忽视,继续做著笔记。

「那麽,自我介绍完毕,一号山本武现在要来表演特技了!」山本少年对於後台的混乱恍若未闻,看起来真的乐在其中,「开始了───时速两百九十九公里的打击!」

语落,就见山本少年从怀里掏出一颗棒球,在深海光流还来不及吐槽「两百九十九是什麽不乾脆的数字又不是商家打折」之前,他已经将球抛到半空中了。

然後,那种深海光流曾经在食堂的食物对决赛中见过的、山本武那宛若真正杀手的眼神又再次出现了。

只是这次山本武手中握著的是球棒、迎上的目标是那一颗白色棒球、对准的方向是……

……深海光流觉得要是自己不是面瘫现在脸上一定是一个大写的惊恐;她发现那号称时速有两百九十九公里的球如果击出肯定会让她的脑袋整个爆开───那种伤势连急救都不用,大概会直接送停尸间吧。

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深海光流只来得及闭上眼,毕竟也不是什麽人都敢直视死亡。

「……」

大约过了两秒半,在深海光流疑惑著「时速两百九十九有这麽慢吗」的时候,突然就听见耳边传来山本少年的声音∶「啊哈哈,抱歉抱歉,因为好像场地不太适合,所以没有成功啊。」

深海光流不明所以地张开了眼,就见拿著球棒的山本武一脸抱歉地摸著脑袋,而他前方的地板躺著不知道被什麽东西平整切成两半的棒球。

「……球怎麽变成两半了?」深海光流决定还是先问清楚这个问题,拯救一下她自己的逻辑再说。

「那是因为山本手上拿著的是『山本的球棒』啊。」Reborn突然开口解释,「那个球棒只要挥舞时时速超过三百公里,就会变成武.士.刀;大概是挥的时候注意到方向不对所以故意挥超过三百公里吧,山本。」

「被小朋友你给发现了啊,」山本搔搔自己的脑袋,不太好意思地说,「抱歉啊深海,突然发现要是不到三百可能会伤到妳───改天再表演给妳看吧。」

「呃不,其实我觉得已经很厉害了。」深海光流评论道;虽然不知道下次见面的时候她能不能认出山本武,但她敢保证看到那根球棒她就能找回生死一瞬间的那种心跳……某种意义上真的是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啊。

「辛苦你了山本,我会努力记住你的。」深海光流最後这麽对著山本说道,後者才终於被Reborn给叫下场。

「既然这样就换下一位上场吧。」Reborn接著宣布,「下一位上场的是───库洛姆·髑髅!」

布幔遮起又掀开。再打开时,一名紫发的凤梨头女孩手拿单戟,面染红晕眼带觉悟地站在舞台中央,直直望著深海光流。

「……」深海光流总觉得对方这样看著自己好像有哪里不对,但还是乖乖拿著笔等待对方说话。

「我……绝对会让光流大人认得我的!」紫发少女用以她软绵的嗓音所能发出的最铿锵有力的语调,做了掷地有声的郑重发言,「二号……库洛姆·髑髅,现在开始自我介绍!」

少女说完,手上单戟重重敲击地面───

霎时间,深海光流发现她身处的地方完全变了。

洁白的墙壁、地板,连床单都是纯白的颜色,还有消毒水的味道,安静到只听得到心电图的声音───这里是……医院?

深海光流马上认出了这个让她感觉无比熟悉的地方,毕竟是医生嘛……虽然她真正待过医院的时间不算很长,只是第一次去日本时走了後门顺道绕去医院稍微实习一下……

话说……那个时候她遇到什麽了?好像刚好遇到了什麽棘手的病患……

不待深海想完,病房的大门就从被打开,几个白袍医护人员就推著一个病人进来了。

『暂时脱离险境了,不过如果再调不到内脏,也撑不了多久。』一道深海光流感觉异常熟悉的冷淡嗓音,随著推门入内的动作变得清晰,『所以你们动作最好快一点。』

……深海光流目光深沉的看著进入病房内的灰发少女───原来在别人看来她真的面瘫那麽严重吗,配上那张脸就算她自己知道她其实是在担心那个病患,给人感觉好像也很冷血无情啊。

不过,要调内脏的病患其实不多,好还都集中在日本,而且还是女生的话……深海光流迅速在脑中翻开了某一本专门的病历本……似乎真的有那麽一个女孩,失去了大部分的脏器,直到最後都没能调到适合的内脏。

对了,但是女孩最後没有死去……她似乎……拜托了六道骸,看他能不能为这个女孩造出内脏───其实这也是她突发奇想,谁叫六道骸总是吹嘘什麽有形幻觉多麽厉害足以以假乱真;那时候拜托完六道骸,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强人所难。

但偶然想起这件事的她又不希望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女孩再次死去……那个女孩,她的名字叫做……

「……凪。」

───深海光流睁开眼,眼前再度恢复成那违和感超标的自我介绍大会现场;她看著站在台上的库洛姆道,眼中闪过了悟,「……原来,是妳啊。」

「……是!就是我!」知道救命的天使已经记起自己,库洛姆激动得红了脸,「虽然我的名字现在是库洛姆·髑髅,但是以前,光流大人第一次见面时,我的名字就是凪!」

「并且现在,我也可以不用依赖骸大人……自己造出内脏了……」还能够在战场上尽一份力保护骸大人,认识了京子和小春这样普通的女孩当朋友───这麽这麽多好事让她觉得,可以活下来真的是太好了。

所以她更加感谢最初让她得到重生机会的,天使大人啊。

「我想起來了,看到妳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深海光流面瘫著脸回答,因此大概也只有她知道自己有多感慨了。

「看妳的样子虽然有点瘦,但是营养应该是有跟上,记得不要松懈,保持饮食均衡───啊,餐厅的菜还要打赢了才能拿到,如果不行的话就叫六道负责妳的食物吧,不要勉强自己。」

进入医生状态的深海光流忍不住扳著脸啰唆地罗列了一堆注意事项,好在库洛姆也不嫌麻烦,只把这些当作天使大人对自己的关心,满怀激动地直点头称是,现场气氛简直好得不行。

一直到Reborn宣布五分钟的时间过去,深海光流才总算放过了库洛姆。

「真没想到妳竟然记得两年前诊治的一个病患,」在宣布下一个人上台之前,Reborn压低了声音对著深海光流说道,「听夏马尔的说法,好像没有什麽特别的原因妳并不会记住对方的脸……」比想像中对病人更有爱心吗?

「是这样没错啊,而且谁跟你说我记住的是病患?」深海光流想摆一个困惑的表情,无奈在面瘫的客观条件下,她只能皱了眉头,语带疑问地问著,「我记住的是病历啊。」

「……」就算是Reborn,在听到这样的解释的当下也沉默了。

然而深海光流显然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继续说著∶「凪,遭遇车祸造成体内脏器多处破损,除了心脏没事以外其馀脏器几乎都不能使用,连续手术了十二小时我才勉强给她吊命,然後就联络了六道看他能不能积点阴德,帮帮这女孩。」

深海光流摸了摸下巴,总结道∶「嗯……太好了,至少现在只要回想起那破碎一地的内脏,感觉好像就认得出库洛姆了呢。」

「……」发现自己依旧无话可说的Reborn继续维持沉默。

───能够让世界第一的杀手两度沉默的医学少女妳雄壮威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宇宙中所有的尘埃第4章在线阅读

    终于填饱肚子的申思思洗了澡也没心情去玩电脑了,直接裹着被子躺床上了。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半,隔壁的爸妈正在看某某某挂帅的传奇,还边看边笑。但是反常地不到十二点就钻被子的申思思正满心担忧地研究她的‘运气君’。虽然之前收到那么多值钱的物品时是很兴奋,甚至还对接下来的任务感到期待。但是现在冷静下来后,才发现明

  • 一人一犬之重返现世(下)

    睁开眼。“呃,我没有转世么?”“转你个头啊。”一巴掌拍在我头上,是夜一,“我真很佩服你小子。被重伤了还敢用鬼道跟人家硬拼。”“他怎么样了?”“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是浦原的声音。“谁能把你伤到这种程度?”夜一有点困惑,“这种斩魄刀造成的伤口不像我们所认识的任何一个队长啊。”“不是队长级的。”

  • 星择在线阅读第9节

    所有的大树刚刚长出嫩绿的叶子,小花小草也偷偷从厚厚的土里伸出了头,四周望着。一年之计在于春,今年的春更是充满着别样的朝气,因为这玄空寺后山有一少年,光看长相就让人对这个春天充满着希望。那少年身披灰色布衣,一头乌黑亮发散落自然,随着微风和他那左右摇摆不定的身体飘来飘去。就像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一般,对整

  • [圣斗士]请做出选择之弱点(5)

    胖子建了个爆破房间,把兄弟几个都喊了过去,一块游戏。大家一块玩了将近40分钟,就有几个兄弟实在忍不住了。一个兄弟退出了游戏,很不痛快地道:“我不和你们玩了,自己随便野战去了。和强哥做对手,那哪叫游戏,纯粹是找虐。和强哥做队友,也好不到哪去,捞不着打,就结束了。”其余的几个兄弟也都有这个意思,陆陆续续

  • 豪门总裁:恋上失忆女友在线阅读第3章

    陈安踩着老旧自行车,悠悠回村。“呀,这不是小安吗,你回来了?”刚到村口,一个女人却开口叫住了陈安。陈安抬头看去,目光却一下呆滞。“翠香嫂子?”柳翠香是青木村的小寡妇,丈夫去的早,独自一人在村里面开了个卫生所。这女人年纪不到三十,皮肤保养的很好,一对天生的桃花眼,仿佛能勾人魂魄。在姜欣欣来青木村之前,

  • 腹黑NPC在线阅读我有一把刀

    ——666——我发现这个主播很666了。——难得的机智犀利啊。——我们家小哥哥世界第一聪明。——小哥哥你直播吃shi我们也看的!只要你直播,我们就看!——exm喵喵喵?叉出去。——欺负我小哥哥的,叉出去!——你们没有房管权限,叉不着66666——对了,小哥哥你那边是不是牛肉比较贵啊?——牛肉比较贵+

  • 玄幻之无限修行之第九章(9)

    “感觉怎么样?有把握不?”因为李琴不在家,而武旭华早上和同学在学校打球,所以莫长安与他约了午饭,吃完饭,下午去武旭华妈妈家的公司做兼职。莫长安的情况武旭华清楚,就连打球的时候都自带水杯,舍不得买一瓶矿泉水。他想要帮一帮自己的兄弟,所以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在不损害莫长安自尊心的前提下帮帮他。后来他实在想不

  • 我家系统是废材第五章在线阅读

    就在哥尔赞出现的时候,一个深山老林中,出现这样的智能声音。“在内蒙出现一头怪兽,G形态,身高60~65米。”这是一个俊美的男子的手中的XIO信息终端发出的。“哦,哥尔赞出现了,看来剧情快开始了。”这个俊美的男子也就是秦天,他这个XIO信息终端是从体内召唤出来的,里面有艾克斯奥特曼。在他的身体里面有银

  • 总裁的契约娇妻第10章在线阅读

    赵志敬是安信集团主管销售的副总,也是萧彤最为信任和放心的一员干将。他从农村学校考入专科,毕业后参加工作走上社会,是草根阶层通过自身努力从底层爬到高位的励志型的典型。赵志敬是萧彤的前任董事长她的伯伯萧崇军,慧眼识珠将他从一个普通的销售一路提拔上来的。而萧崇军有意将副总这个位置留给了萧彤来提拔,这就使得

  • 异域结界第十章在线阅读

    望着若隐若现的城门,永璂感叹道“没想到这么就回来了,不知道下次出去是什么时候。”傅恒听了,心里咯噔了一下,我的小祖宗,您再不回来,皇上就该吃人了。走进了才发现已经有人在等了,三哥他们会来永璂不意外,可皇阿玛怎么也在。永璂狐疑着跳下车,却意外的跌进一个温暖怀抱。一股强烈的龙延香袭来,永璂感觉似乎有点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