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男友不肯分手了怎么办第四章

2021/6/11 21:36:00 作者:一波三折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友不肯分手了怎么办
男友不肯分手了怎么办
作者:一波三折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为什么要原谅他》,重生,虐渣,元旦开坑,求收藏么么啾~每天晚上八点更新,其余时间捉虫哦O(∩_∩)O顾晗是个娱乐圈老透明,热衷于在各种电视剧里打酱油。有一天,他脑子突然开窍了,为了资源,以前拒绝的各类饭局来者不拒。这下子,他家老攻不淡定了。明明有能力可以捧他,偏偏不捧他的老攻破天荒的把一个有望夺奖的电影剧本摆到他面前,并邀请他演男主角。然而顾晗不稀罕。人人都以为他不红是因为没后台,其实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有后台才不红……顾晗:没交往前瞎了眼以为老攻温柔体贴小绵羊,交往后老攻变成霸道独.裁

一名少年,哼着小调,吊儿郎当地摇头晃脑,不疾不徐地走着。

两边,一排排高大的杨柳静静地驮着亮堂堂的天色,在时万的眼中,那些杨柳一棵棵,一排排齐齐整整的往他的身后飞掠过去。

自然,距那次以悲剧结尾的盗窃事件也已经有了一年了。这时的时万虽没用任何的功法,但以如今的修为,也是常人之所不及了。

“到了!”时万止住了步伐,望着眼前的一栋破破烂烂的建筑,笑了。

这,便是圣未的总部——未宇殿。但是,说实话,也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建筑,更没什么特别之处。

他时万视钱如命,又哪里舍得花太多的钱去修建这所谓的未宇殿?

将就一下算了。

“吱——呀——”破旧的门亲切地与地板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屋子里的一位少年皱了皱眉,慢悠悠地说道:“时万,这门总归得修一下了吧?”

时万尴尬地一笑,“我这不是没钱嘛。”

“还没钱?你这一年可接悬赏赚了不少!”轩辕帝卡笑着说了句。

“好了好了,你们就别调侃我了,该走了。”时万显得格外窘迫,挠了挠头,道。此话一出,晓天明便兴奋起来了,随即也嚷嚷起来了。

“要走了吗?太好了!我还从来没有用过老大的钱呢!只有老大用我的……”晓天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时万一把捂住了嘴,骂道:“走就是了,还说那么多干吗?”说着,便抓着晓天明往外走,郑爽和轩辕帝卡也微笑着跟着时万。出了未宇殿,时万双手颤抖着,仿佛拿千万斤重物般的颤抖着的拿出了四张蓝色的闪耀着奇特符文的卡。

“哇,蓝灵卡!”晓天明惊呼一声。

没错,就是蓝灵卡,这可是存储着一千至一万灵点的蓝灵卡。

一万灵点,也就是一万东方币,更是时万的命!

而这一次,时万竟然一次性拿出了四张蓝灵卡!

“这里面有一万灵点。”时万咬牙切齿地说。他淡淡地叹了口气,大手一挥,其中三张蓝灵卡便落在了郑爽,轩辕帝卡,晓天明的手中,准确无误。道星境中期,终究比那个半年前的时万无法比的。

晓天明惊喜地看着手中的蓝灵卡,兴奋了。他可从来没有用过时万这么多钱啊!

“不用看了,”时万越看那给出去的三张卡就越来气,“大家都各去买适合各自的装备,战技吧!”郑爽听了,也不多说,身形一闪,便飞速朝着轩天市奔去。轩辕帝卡见了,立刻跟了上去。晓天明也兴奋地一蹦一跳的向轩天市走去。

时万看着在他眼中远去的三万灵点,叹了口气,他这半年勤勤恳恳,才赚到这四万六千灵点,而今天,一会儿工夫,三万灵点就没了,唉——

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就也脚踏轩天灵步,冲向轩天市。

轩天市,乃是轩天族中最大的集市,这其中,功法,战技,斗具,灵药,应有尽有,是轩天族中最为繁华的族中心。

而此时,时万已经到了这轩天市中。

两根崭红木立在了道路的两旁,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而这两根木头的中间,一道暗金色的牌匾赫然立在了中间,三个大大的红字,静静的盘旋在了牌匾上:

轩天市。

时万看了一眼其中那熙熙攘攘的人群,笑着走了进去。

笑个屁啊笑!明明伤心至极,却还强颜欢笑!时万此时早已恨死了自己,他绝对不想做一名伪君子,但无奈,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他如此弱小,笑脸迎人终究是有好处的。

一卷卷卷轴,一部部功法;一道道兵器,一种种灵药,映入了时万的眼帘。“唉——”时万叹了口气,他已经把这轩天市逛了三分之一了,却一直没有找到适合他自己的战技与斗具。

他这次本想买一些具有攻击性的战技与斗具,但是,却一直没有看到合心意的。

嗯?

时万仿佛嗅到了什么似的,猛地回头看去——

形形色色的人在吆喝着自己所买的物品。但是,时万却一眼注意到了一个穿着极为朴素的人。

这个人,穿着一身朴素的布衣。但是,时万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上面,他的目光紧紧地落在了一块石头上。

他在石头上分明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他问道:“这块石头怎么卖?”这人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一万。”

这人的语气淡淡的,但却如晴天霹雳般轰在了时万的身上。

“一,一万?一万北方币?”时万不可思议地问道。这个人听到了这句话,微微一笑,当着时万的面朗声补充道:“一万东方币!小鬼,没钱就滚!别妨碍我做生意!”

时万听了,顿时来了气。他想拂袖而去,但是,他却挪动不了半分他的脚步。

这是……郑允的气息!

时万止住了刚欲走的步伐,坚定的目光落在了那块石头之上,斩钉截铁地将蓝灵卡重重的摔在了这个小贩子的面前,一道凝实的数字陡然出现在了小贩子的眼前:10000。

这个小贩子的丑恶嘴脸瞬间变得阿谀奉承起来。

这次时万并没有再留恋那蓝灵卡了,拿起了那块石头,毫不犹豫地奔出了轩天市。

……

郑爽看了一眼那个躺在了地上的小贩,冷言问道:“听说,你一块破石头买一万东方币?”

那个小贩虽然躺在了地面上,但气焰依旧十分嚣张,他知道,他是凝神境后期,而眼前这人只是凝神境初期,如果不是凭借出其不意,是绝对不可能把他打倒在地的。

“哼,我想卖多少就卖多少,又关你什么事!”小贩蛮不讲理地叫道。他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拂了拂衣上的灰尘,轻蔑地看了一眼郑爽,转身欲走。

郑爽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的小贩,咧嘴一笑。

“灵轩拳。”

一道蓝色的光蕴闪耀,准确无误的轰击在了小贩的背上。

“你敢在轩天市伤人?”这小贩惊呼一声,猛地回头,死死盯住郑爽。

“哼!伤了人,那又如何?”郑爽微微笑道。

“小子,还挺狂!让你尝尝爷爷的九斗拳!”小贩嚣张了,他张狂地向着郑爽喝道。

而旁边看热闹的人却震惊了。

“他就是九斗拳李应明!”

“怪不得那么嚣张呢。”

“只怕这少年要栽在李应明的手上。”

……

果然是小地方。郑爽心说,小小道星境后期,就如此张狂!

“九斗拳!”

正在郑爽心中盘算着的时候,李应明猛然出拳,意图打郑爽个措手不及。

郑爽双脚好似蜻蜓点水,轻轻往后一跃,便灵巧地躲过了李应明的拳头。

李应明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步法,怎么从没见过?他同时也心头一紧,这少年莫不是名门望族之后,如果真是,他李应明算是栽在这里了!

但是,即便如此,总归还是要打的。

李应明见九斗拳并没有打到郑爽,便又挥出了一拳,这一拳,虽仍是九斗拳,但却凌厉了许多。

郑爽退后几步,照样挥出一拳,与那九斗拳碰撞在一起。

霎时间,“轰”的一声巨响,李应明倒退数步有余。他讶异地看着郑爽:“轩天拳?你与轩辕斗是什么关系?”

“你不必知道了。”郑爽道。而他在说这一句话的同时,也又是一拳挥出。

“轩天灵煞拳。”此乃郑爽改进后的轩天拳,更添几分煞气,故命名轩天灵煞拳。而这李应明连这轩天拳都抵挡不住,更何况这轩天灵煞拳呢?

“该死!”李应明一看这轩天灵煞拳的架势,便暗道不好,连忙倒退,并在同时以九斗拳相抵。

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用。

“啊!”李应明的拳风在瞬间消失殆尽,刹那间,郑爽的拳风便笼罩在了李应明的身上。那惨叫声也在刹那间消失。

郑爽并不理会别人讶异的目光,自顾自地涌入了人群之中。

立刻,郑爽又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捡起了一张卡。

“差点忘了。”郑爽笑了笑。他捡起来的赫然是那张蓝灵卡,如果他没有捡起来这张卡的话,那也就等于丢掉了一万东方币,他可没有那么有钱啊……

时万摇头晃脑地走在回未宇殿的小路上,离集合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他自然也是不疾不徐了。

他到了未宇殿,并不顾身后“吱呀”的刺耳声音,一跃就跳进了殿内。

时万望了望朴素的未宇殿内的摆设,笑着拿出了一块小石头,在那一刻,时万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

他轻轻地抚摸着那块石头,微微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故人仿若还在眼前。

“唉。”

时万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

天下之大,你又在何方?

在那一刻,他多愁善感的眼眸仿佛令这天空在一瞬间微微颤抖。

“咚,咚,咚咚。”清脆的敲门之声在门外淡淡响起,轻轻的荡漾开来,传入了时万的耳帘。

“谁?”时万皱了皱眉头。

“有人让我给你一个东西。”一个小家伙小心翼翼地从窗口探进来了脑袋,弱弱地问道。

“哦?”时万惊疑一声。现在又有什么人会给他东西呢?

时万从窗子探出手来,,一把接过了那个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那小家伙一见时万接过了东西,便一溜烟地走了。

时万笑了笑,抬手,正欲撕开那个严严实实的东西时,却见那小家伙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

“你回来干什么?”时万看了一眼那个小家伙,温和地问。

“那,那个,我想问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名,时万!”时万霸气地说道。他一扭腰,做了一个霸气侧漏的姿势。

那个小家伙并没有理会时万,自顾自地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便好像确定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一溜烟地小跑便扬长而去了。

时万尴尬地挠挠头,一甩脑袋,又重新仔细看向那个东西。

“撕拉!”

时万一抬手,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撕开了那个东西的包装。

刹那间,点点星光闪耀,微弱而温和。这成百上千点星光,也在瞬间把漆黑的房间映衬的仿佛是浩瀚星空般,宁静而美丽。

“这是……”时万的声音似乎在微微颤抖,“战技!”

他那一万灵点买了郑允的石头,而谁又想得到,上天似乎格外眷顾他时万,竟然送给他一个战技!

时万慌忙地捧起了那一卷卷轴,仔细打量着。

这卷卷轴,一页页古朴典雅的牛皮纸上,以元力刻满了饱经沧桑的奇异符文,显得古老而厚重。

卷轴上面的符文所代表的文字,清晰地印入了时万的眼帘,也深深的刻在了时万的脑海中。

“星鹫现时,顷刻,众星于空应。昔李斌回眸,见其星鹫之爪犹若龙爪,星鹫之翎亦如黄金般璨,但因李某修为尚浅,以其元不得仿其爪,只得仿其翎,故创此战技:星鹫天翎。”

时万将心神牢牢锁在卷轴上,感受天地赐予星鹫天翎的等级。

“上、上阶二品!?”

时万的肩膀在未宇殿中微微颤抖:他太震惊了!

相传,这轩天族中等阶最高的战技便是轩天引雷诀,而这一战技的等阶也仅仅只有上阶九品罢了,上帝出手果真阔绰,竟然随随便便就赐予时万一上阶二品的战技!

虽说他时万仅仅只是一道星境中期的渣渣,但是如果配上这星鹫天翎的话,战斗力在这道星境中,也算是不错了。

时万看了一眼外面湛蓝的天空,算算时间,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

“吱呀!——”

又是一声熟悉的声音,一样刺耳,一样难听。

一路上,时时莺歌燕语天空中回荡。一卷卷轴静静地卧在手中,无法,由于没有时间,只得凭借自己超强的领悟能力,现学现卖了。

时万走的是偏僻寂静的小道,虽无人相伴,但一路却有莺歌送到那轩天门派登记升阶中心。

到了。

时万心想。

他一个转身,盘腿坐下。

大概还有八分钟,约定的时间就到了。就趁着现在这点时间,仔细看一下这星鹫天翎吧。

一遍遍地在心中默念着此战技的心法口诀,一遍遍体会其中隐含的韵味。

渐渐地,时万沉浸在这星鹫天翎的奥秘所在,进入了冥想之中。

“我靠,坑我呢?!”

时万抬头看了一眼艳阳高照的天际——这显然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两个多时辰了,他们几个竟然还没有来,这叫什么玩意嘛!

但是,这依旧有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他已经完全领悟了星鹫天翎了,曾经的那些普普通通的战技,他最多半个时辰就领悟了,而这星鹫天翎却足足领悟了他三个时辰啊!

时万现在迫切的想知道星鹫天翎是什么样的,炫不炫酷,这样一系列的问题。但是他却不敢在这里使用星鹫天翎——万一惹出来了门派中心的一位长老,他时万吃不了也得兜着走啊!

潜心修炼,静静等待。

这是时万如今唯一能做的。

……

“嗒嗒嗒。”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细细听这声音,以元师灵敏的听觉,估计,约莫有三四个人。

时万淡淡地睁开双眼,一见来者,顿时有种破口大骂的冲动。

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你们几个死XXX,死那去啦?!你们知道我等了多久吗?!……”

(时万的语言已经经过了美化与屏蔽及省略,如果造成读者大大的不适,请见谅。)

时万一呼一哈地喘着粗气,胸脯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说完了吗?”郑爽淡淡地撇了一眼时万,“说完了就进去吧。”

时万看了一眼对面的三人,心说再骂也没意思了,就气喘吁吁地说道:“好吧。”

还没有进轩天门派登记升阶中心,晓天明便马上投来了一个问题:“老大,你挑东西怎么这么快啊?”

“那是,你以为哥像你们那样,挑东西磨磨蹭……”时万正欲装逼,却极其敏锐的察觉到了郑爽杀人般的目光正投来,于是他的声音也就戛然而止了。

“快点吧,已经很晚了。”轩辕帝卡不耐烦地说道。

郑爽也随着点了点头。

这时,一位中心管理员走了过来。时万一见,摇了摇头。这门派中心果然厉害,连一个管理员都是凝神境极限的修为啊。

“请问你们需要干什么?”那名管理员微微鞠躬,十分有礼貌地说道。

“你好,我们是圣未门的成员,今天来为我们门派进行升阶。”

“哦,是这样啊!那你们请。”

一行人不疾不徐的跟着中心管理员走了一段路,便来到了门派中心的内殿。

那名管理员走近一张铺满纸张的桌子,随意从中抽出来一张纸,问道:

“请问你们的门主在吗?”

时万笑了笑,一抬手,接过了那张纸,他已经考过了两次试了,早已经弄清楚这里的套路了。

他随手拿起一支毛笔,沾了沾墨水,便在纸上写着“升阶门派”那一栏龙飞凤舞地写上“圣未门”,又在“申请人”那一栏书上“时万”。

然后他歪着脑袋想了想,才继而在那“申请升阶级别”一栏写上“下级四阶”四个大字。

那位管理员随手接过时万递过来的纸,不经意间瞟了一眼,顿时,他的手就颤抖了起来:这字,太漂亮了!

自然,时万的字,在圣元世界的人的眼中,可谓是“矫若惊龙,飘若浮云”。

实际上我也并没有夸时万的意思,只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几个人写得一手好字,以至于时万这还不错的字,在管理员的心目之中便配上了王羲之的冕号。

那么,为什么圣元世界的人没有几个人有一手好字呢?

圣元世界的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修炼者,一种是非修炼者。

修炼者赚钱十分容易,但是他们专注于修行,自然没有时间练得一手好字。

非修炼者赚钱十分困难,省吃俭用,还得日日劳作,自然没有时间练得一手好字。

话归正题。无论时万的字再不错,也不能免了考试。

时万一行人便慢悠悠地跟着管理员的步伐,来到了一个院落之中。

一座金色的大门矗立在院落的正中央,说是大门又不像大门,这门只有那宏伟的门框伫立。

这金门中,景象仿佛在其中扭曲,空间仿佛在其中扭曲,精神仿佛在其中扭曲,世界仿佛也在其中扭曲。

时万笑了笑,朝着郑爽等人示意跟我来,便自顾自地带头往门走。

“耍帅。”郑爽轻蔑地哼了一声,但也并没有做什么,双脚虚晃一下,便也冲了进去。

“实际上,一直在耍帅的人是你吧。”轩辕帝卡见郑爽的身影已经完全没入了金门之中,才敢这么说。

……

一阵虚空特有的感觉在时万周身围绕,只能感觉,不能目视,只因为睁开眼睛,会感到疼痛难耐。再加上他睁开眼睛时,只觉一阵倪黑,纯粹看不清东西,便放弃了尝试。

一会儿,那遍布在周身的虚幻之逐渐消失,他也将他那双银色的眼睛缓缓睁开。他似乎在一条漆黑的通道之中,只有隐隐的一团亮光挺立在眼前。

那银色的眼睛微微一闪,环顾四周,昔日的故友一个个在刹那间出现在他的眼前。

“走吧。”时万轻轻一唤,在这一刻,他明白,朋友会陪他渡过黑暗。

脚步声在耳边轻轻传递,逐渐清晰,渐渐地,眼前一片明朗,真正的战斗也才刚刚开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日向枫第三章在线阅读

    深圳,初夏。腾龙等人打开了炀帝墓后,却并没有发现有用事物,因此,腾龙相信,当天那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女人,拿走的东西才是墓里面最有价值的事物,甚至,这个女人本身,也非常有值得研究的地方,尤其是她那种让他和黄言无法招架的力量。力量更是腾龙关心的。所以这一天,他便是和黄言这两个败军之将找到了一个人,一个他们

  • BE线上挣扎求生(快穿)千锦(一)

    王优优眯着眼呵呵笑着,笑得很招牌。那只小狮子狗率先发现了他,仰起头朝他“汪”了一声。朵朵闻声抬头,也发现了正站在面前的王优优。大眼睛忽闪了一下,忽然伸出右手,直直递向王优优。王优优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呵呵笑道:“那种果果,我可是没有的。”朵朵闻言,收回小手,重又低下头,继续看那插画本,不再理睬王优优

  • 天玄帝传在线阅读第3节

    今天一天这收入直逼六位数。别说前几天的自己了,就是下午出门前,孟冉也没想到自己会碰上这种事。性感富二代,在线发钱。面前这几个家常小炒好像显得自己格外抠门,就凭今日进账,请寝室四年的同床之谊吃个佛跳墙也不算过分吧?任晴率先反应过来,问道,“中彩票了?”“嗯——问题出在这个电话上,”纪妍放下手机,歪头看

  • 中了十个亿以后 [参赛作品]第三章

    ******纪九是被门外的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吵醒的。粉白色的豪华公主房里,空无一人。纪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鸡窝头,从大床上四肢并用地爬起来,撑着床边艰难地下了地。踮起小脚扭开门把,走廊尽头处的房间里传出孩子的哭喊声。纪九心生好奇,下意识迈着小短腿,颠颠地往哭声源头走。越临近,越显得那

  • 帐中娇媚之楼下的人在赏

    不过白池天赋虽高,却进境一般。白家让白池一直待在学院苦修,连神元都是去灵兽殿买最合适的,全力培养白池。白池虽然不如白瑟勤奋,但天赋在那里,进阶基本没有瓶颈,年纪轻轻也有了魂师修为。符神分为凡、地、天、圣四品,越往后越珍惜强大。除了四品符神外,还存在着异种符神,异种符神的定位飘忽不定。异种符神随着宿主

  • 将军家的小娇娘第四章在线阅读

    王晨没有看到仪琳,倒是看到了另一个人,段誉,在段誉的身边还有着一个女子,应该就是王语嫣了。而这个时候,坐在王晨一边的正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岳掌门,不知你那大徒弟令狐冲去了哪里?”王晨对着岳不群还算恭敬的说道,在这个世界,岳不群未必会是伪君子,说不好他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君子,毕竟日后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 大秦:开局扮演始皇帝在线阅读第5节

    “我……我。”青盛梓额头冒汗,吞吞吐吐,他性格就是那种欺软怕硬。平时有老爹在他还肆无忌惮,在之前他也是被大山给吓傻了,不敢出声。“对啊!之前他就在教室里,不敢说话害得赵云盛死了!”“可恶!这样的人还叫什么老师,叫人渣算了!”“算了,少说几句人家爸是咱学校副校长。”周围众人中,有学生出声,语气十分愤怒

  • 快穿:佛系反派自救日常之买房风波(8)

    哪位房产经纪人不确定地停下来,回头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哪个女人,她可是附近出了名的土豪,经常来这里买房的王姐。而那位年轻人,看起来深藏不露,这两个人都是他得罪不起的,所以他只好站在远处犹豫,并且等待下一步的命令。那王姐的脸上显得更加愠怒:“我说你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去办啊!”,她又在冲房产经纪人吼。那

  • 穿越成了虐文角色咋办第8章在线阅读

    “祸斗!”徐墨风大吼一声。“嘁,装神弄鬼!”石涛没想到这人到了这种时候还要虚张声势。石涛的攻击转向了那道绯红流光。叮!锋利的兽爪和斩虎刃擦出了火花。“呵!没想到吧,祸斗是八星低级妖兽;就凭你还想杀我?”徐墨风一脸鄙视,对着石涛竖起了中指。“现在不能不代表待会不能!”石涛向林威走去。“你想干嘛?别过来

  • 宫廷终结任务荣国府生死成双至侍郎宅笑谈聚一堂

    江源自是离开贡院回书院不提,却不知京城里的荣国府已经乱成一团。府中二老爷贾政的大公子贾珠萌荫有个国子监监生的名额,监生相当于举人,不用参加乡试,所以这一番他也应考,可谁知只考了一场他就身体不适晕在了考场,贡院大门考试结束前绝对不能开,就是有人死在里面也不得放出来,所以这晕在考场里的珠大爷只得在里面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