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吾为妖主第7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2:33:33 作者:不曾离开 来源:纵横中文网
吾为妖主
吾为妖主
作者:不曾离开来源:纵横中文网
上古时期,有一无上大能,超越禁忌的存在。无论古史亦或是传闻,都言那是古今第一强者,举世无敌的存在。可他终究还是陨落了了,死于三皇、神帝等诸多大能之手,更涉及了太多的阴谋。千万年后,帝君转世,意识觉醒的那一天,他誓要征人族,伐神界,诛灭世间一切敌!当踏破神界,倾覆人族,斩神帝,屠三皇,败尽世间一切敌,重竖妖族风光的时候,他却迎来了更为可怕的对手。那种对手,那种生灵,古史、传闻都不曾提及。多少纪元都没有出现过,强大到没有尽头!于是,那个号称妖主的生灵踏上了更为凶险的征程!走向真正的强者之路……

说话的人一身严家下仆穿的青衣小帽,他瞪着杜衍,三两步跳进游廊里,不可置信的样子:“阿敬你还活着!”张着手朝几人冲了过来。

杜衍闪身避开,神色有些迷惶。

楼管家皱了皱枯细的白眉毛,踏前一步:“放肆!谁教的你横冲直撞的没规矩!”

那人才看见楼管家,身体一抖,忙刹住步子,眉眼也低了下来:“回管家的话,我叫高进,是阿敬的朋友。”

楼管家想了起来,看一眼杜衍:“你是月前自愿进府的高二狗?是被拐的那个?”

那人忙道:“正是我,我认了府里的王喜贵当师父,现下我师父给我新取了个名,叫高进。”

“那你为什么叫衍哥儿阿敬?你知道他以前叫什么吗?”江月儿插了句嘴。

高进有些讶异,不明白“阿敬”怎么又改了名字。但他飞快望向楼管家,见对方微微颔首,方答道:“我不知道,只记得我被拐子捉到时,他已经在那了,他让我们唤他阿敬。”

江月儿还待追问,楼管家先道:“你跟我们来,边走边说。”

于是,到了严府的演武场时,江月儿总算听到了“杜衍设计逃脱人贩子,独自留下断后,反被对方抓住,差点被对方打死”的完整经过。

高进身为当事人,原本就对揽总此事,又使他们成功脱逃的杜衍异常崇拜,那次经历由他一张嘴说来,更是情真意切,惊险万分。

待听到杜衍返身拖住人贩子,好让别人逃走时,江月儿眼泪汪汪地去握他的手,哭得直打嗝:“阿敬,你真是个大好人。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高进擦了擦眼泪:“我这些时日,一想到阿敬为了救我们,死在了那对毒夫毒妇的手下,就吃不下睡不着,我比他还大,却什么都没帮上……所幸吉人自有天相,阿敬你还活着,这可真好!”

两小儿哭成一团,反而是当事人杜衍神色虽然激动,情绪倒相对平静许多,但这只是相对而言。

“那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的来历吗?”他眼中亮起了星光。

一路走来,有江月儿在,高进已经知道杜衍前些日子烧坏了脑子,把以前的事都忘了,正要答话,突然耳边凭空一声大喝:“站直!”

高进登时像被针扎了一样,抬头挺胸突肚,瞬息间由一只弓腰缩头的虾爬变成了一柄顶顶直的标枪!

楼管家神色如常,将江月儿放下地,唤了声“老爷。”

高进有点讪讪地塌下腰:老爷太威武了,只要听见老爷说话,都会吓得一哆嗦呢。

那声音的主人这才看到他们,招呼了一声:“是江家小姐来了?”

江月儿怯怯唤了声“严伯伯”,忍不住往楼管家身后躲。

因着江栋上午要去衙门点卯,严家又没有女主人,杜氏不方便上门,才只好单放了他们两个小孩子家出门做客,这还是江月儿头一回单独在陌生人家里。虽则她脾气外向不怕生,但严老爷生得那样威风,她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

严老爷大步走过来:“咦,江小姐怎地哭了?是有人不懂规矩,有怠慢之处吗?”他一转身,原本规规矩矩站立的严家二小立刻转头对着她吐舌头拉眼睛地做起了怪相!

江月儿瞪着校场上的严家二兄弟完全傻了:为什么这两个讨厌鬼在这?!阿爹没同她说过啊!

楼管家三言两语将路上的事说了,严老爷便将杜衍的问题又问了遍:“那杜小哥问你的事,你还记得吗?”

高进可惜地望着杜衍那半张带着疤痕的脸,摇头道:“阿敬因生得好,洪四娘夫妇一意要在他身上发笔大财,将他看得极紧,我们少有说话的机会。便是说了话,也只是商量如何逃走。”

杜衍仍是沉默,但眼中那点星光倏然熄了下来。

江月儿看不懂他的眼神,但她就是知道弟弟现下必定难受极了,握了他的手:“阿敬,你别难过。”

杜衍勉强挤出个笑,听严老爷冲那二人吩咐道:“好了,没别的事,你们先下去吧。”

江月儿连忙挥手,大声与楼管家道别:“管爷爷,再见。”

楼管家尚未回话,一声大笑突地响起:“哈哈哈!管爷爷?笨蛋,你连楼管家姓什么都不知道?”

却是正罚站的严二郎指着楼管家,哈哈笑弯了腰。

江月儿涨红了脸,这两个讨厌鬼真讨厌!

她求救地望向楼管家:“管爷爷……”

楼管家看一眼严老爷,笑眯眯地转向江月儿:“无妨,江小姐可以叫我管爷爷。”

江月儿一个笤帚高的稚龄小儿,她哪里听得明白楼管家话里的话,只明白了一件事,她叫“管爷爷”一点也没错,管爷爷自己都承认了的!

当即兴高采烈回嘴道:“听见没有,管爷爷就叫管爷爷,你才是笨蛋!”

严二郎傻了眼:为什么管家爷爷要这么说?难道他真的不姓楼而是姓管?

一根筋的小男娃立刻被小丫头带到沟里去了,疑惑地挠了挠头:“楼管家真的不是楼管家?是管管家吗?”

严老爷看在眼里,脸黑了一层:别人两句话就晕头了,果真是笨蛋!

当下没好气地喝道:“小二,愣什么?来训练了!”

又对江月儿露出个勉强算“和蔼”的笑脸:“江小姐,今日你是做什么来的,令尊同你说过吧?”

江月儿点点头,听严老爷道:“那好,现在那两个小子就在那站着,你只管过去把他们打趴下便是!”

江月儿瞪大了眼:可以随便揍那两个讨厌鬼?有这么好的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楼修仙传在线阅读第三章

    新婚第二日,梅馨独守空房。本以为天黑了丁忠会回来,梅馨一直等到子时,都不见他的影子,问了家仆,丁忠一整天都没回家,好像是去了花柳巷。梅馨心里苦,晚饭时老夫人特意交代了白喜帕的事,本应该在新婚之夜就完成的,这都第二天了,梅馨总共就见了丁忠两次,她一个人,怎么完成?困意一点点吞噬了梅馨,她倒在床铺上睡了

  • 穿成修仙文里的圣母女配父亲

    当严汐再度醒来时,已是一天后的晨时。他又回到了那间已渐渐熟悉的卧房,浑身几乎缠满了绷带一样的医用布条,身体依然很沉,可知觉却敏锐了许多,尤其是痛觉,他现在每有一点大的动作就迎来一阵钻心入骨的疼痛,像是把之前没能及时体验到的痛苦全部叠加到了一起似的。床是下不得了,他只好乖乖地原地摊着发呆。偶然间,他偏

  • 不死战神之那些遇见你的日子(3)

    初三是中考的备战和冲刺阶段,每个人都很忙碌,而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好像一眨眼就到了中考的考场上,陈见依旧很紧张,不过她放慢了做题的时间,对有把握的题先做,没有把握的多看两遍题目,有时候题目看第二遍突然就又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果然老师说的心态很重要,是对的,平常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要太过于纠结

  • 皇上请答应在线阅读第五章

    望边城地处北地郡,因为是王朝内最靠近北境蛮族领地的郡城,所以妖族祸乱不断。除了在漠北黄沙战场上有曾经隶属于老将军唐璜的白马铁骑剿杀越界蛮族和妖族,同时在郡内也有江湖势力汇聚而成的统一机构负责组织猎杀偷偷窜进王朝领地的妖物,这些机构被江湖好汉们统称为酒馆。初春时节,柳树抽芽,百花齐绽,本应是万物复苏的

  • 娱乐之传奇在线阅读第4节

    天道恒而人无恒,故明无明。《人皇道经-无明篇》“齐霞,修缮县衙和监狱都需要钱,你觉得这些钱应该怎么来?”坐在陈旧的椅子上,李星梦一边吃着外面买来的小吃,一边对着齐霞询问着。“目前紫瑰的财政收入有点紧张,至少需要两年才能有盈利,想要凑齐修缮县衙和监狱的钱,起码得五年。”齐霞这些天一直在处理县衙的财政以

  • 网游之神一样的队友在线阅读神针出现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今天是苏修第一次杀人,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父母现在情况如何。他心里十分忐忑不安,苏修快速的跑下了山,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家的方向出发。苏修的第六感是对的,来迎接他的只有母亲。“苏儿,你去哪里了啊,警察局来人说你死了,我始终都不相信,你回来

  • 少年派:天子门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家暖气足,楚戈踏着黑色人字拖,一件连帽衫,眉眼懒洋洋耷拉着,和在学校时不大一样。“知道什么,”他瞥一眼江驰的膝盖,“知道你很有礼貌?”我靠?江驰:“?你再说一句?”楚戈嘴角微压,重复:“有礼貌。”江驰:………楚戈有点被他表情取悦了的意思,转头进屋。从楚戈先一步知道大家底细、从江驰摔的那个大马趴,就

  • 仙古一家之大厨谢衣在线阅读头牌包夜50万元

    不一会后,门外很快响起了门铃声,慕时念闻言火速走到门口,打开门,从门缝中伸出手,“你把衣服给我吧!谢谢你了!”慕时念二话不说,把裙子打开的时候,发现是GUCCI的品牌,黑车大叔居然买山寨货给她……果然是做黑生意的男人,她没想太多,直接把裙子往身上套进去!她才穿好,薄司深从浴室里出来,磁性的嗓音低沉沙

  • 九剑灭神在线阅读第二节

    三日,唐家上上下下清素一番,下人们人人自危,西园的主子们也整日提心吊胆。西园住的是唐虞的二叔三叔两家。唐家是祖传的宅子,前些年那两位叔叔和她对峙的最为厉害的时候,在西院砌了堵墙,算是划清界限、不相往来的意思。只是后来看她的位子坐的稳了,才又借口文丫头、容丫头她们过来请安方便,开了道门。唐虞和那两位叔

  • 仙入凡尘挑事

    海棠苑,焕然一新。初入门,便是一池活水,连接着外院的秋湖,此时莲花正盛,莲花上是一座精致的白玉桥,桥首桥未是十二月的花雕,再往前走,一座汉白玉的建筑赫然在眼前,海棠苑三个字是当年惠明皇后亲手所写,走进门,竟分不清隔间,原来四面都是用玲珑木板雕刻的或“岁寒三友”或“梅兰竹菊”,一格一间。再走,是会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