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网王]男主角在线阅读第7节

2021/6/11 22:23:14 作者:衣袂染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网王]男主角
[网王]男主角
作者:衣袂染来源:晋江文学城
【立个FLAG,章节都解锁了就更新(狗头)】惊为天人。——这是茅野茶衣看到越前龙马的第一反应。What(thefuck)iswrongwithyou?——这是越前龙马第一次见到茅野茶衣时内心话的最粗俗翻译。“God!你是我见过的矮子里最拽的!拽的里面最矮的!”——这是茅野茶衣对越前龙马说的第一句话。只一句话,奠定了两个人日后的关系基调。茅野茶衣兴奋不已:是上帝的玩笑才让他们相遇!越前龙马咬牙切齿:是上帝的玩笑才让他们相遇!娱乐圈童星x拽酷王子的轻松日常。知名童星茅野茶衣想出专辑,然而MV男主角要

“轰隆”

一只追风狼倒地不起,鲜血淋漓,显然是活不成了,

“呼,现在这种开灵魔兽根本就经不住我一击之力,”

林寻呼出一口气,看着倒在地上追风狼王,

“好,那就找几个一阶魔兽给你练练手,”:魔老的声音在林寻的脑海中响起,

“东南方向两里,有一只一阶龙角兔,”

魔老话音刚落,林寻犹如一只脱了弓弦的箭向前飞奔而去,

只见一只犹如藏獒一般大,头带金角的兔子,

“碎石拳”

林寻上前就是一记拳法,卯足了劲,希望一击必杀,

“砰”

金角兔撞在地上倒地不起,四腿朝天,一动不动,

“一阶魔兽这么弱吗?还是我太强了,”:林寻暗道,

“你以为这就完了?这只是动物的自我保护表现而已,简单来说就是:装死,”:魔老淡淡道,

林寻半信半疑的看向龙角兔,却发现这货的眼睛一直盯着他转,

“卧槽,差点被这货骗了,”:林寻大爆粗口,

“我让你装!”

“五战拳”

林寻又是一拳直捣龙角兔面门,

龙角兔知道骗不了林寻了,身体一挺站了起来,顶一根半米长的龙角冲向林寻,

“砰”

“咔…咔嚓”

只见龙角上布满了裂纹,好像一碰就会碎掉瓷器,

“看来魔老送的这拳套也不是凡品啊,如此剧烈的碰撞竟然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林寻看着手中的拳套暗想道,

看着林寻,龙角兔转身就想逃,

可是林寻会放它离去吗?显然不会,

林寻一跃而起,五指紧握,直接照着龙角兔的头砸去,

“金刚拳”

“咔嚓”

一声骨裂的声音响起,一抹鲜红从龙角兔头上流了出来,

“轰隆”

龙角兔终于还是倒下了,四腿不停的颤抖着,两眼翻白,不时的抽搐一下,全身的生机不断的流失,

“呼”

看着生机渐无的龙角兔,林寻松了一口气,

“差点就要使用《四圣剑诀》了,”

“现在的你应该可以和结丹期初修士一争高低,如果底牌尽出的话,甚至可以和结丹中期一较长短,”:魔老淡淡道,

“总算有些自保的能力了,”:林寻欣慰道,

“是啊,也是回去的时候了,”:魔老提醒道,

比较林寻的身份比较特殊,不能长时间的消失,而且各门派招收弟子的时间也快到了,

“是啊,不过我想先去一下风车镇,嘿嘿,”

林寻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马家几次治他于死地,要不是林寻魔老的帮助,说不定此时以是一具不知在何处的枯骨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林寻很低调的就进了风车镇,镇内四处贴这林寻的悬赏图,不过还好画像不是很精确,只是突出了特征,好在林寻再进镇之前做了一些改变,不知道的还以为林寻只是一个年轻的樵夫,

“小二,来壶浊酒,再来两个下酒菜,”

林寻故作很老练的样子,找了个开阔的位置坐了下来,

“客官,您的酒您的菜,”

很快菜和酒就端了上来,林寻倒了一杯酒,细细品味,

“嗨,听说了吗?林家出大事了,”

“林家?翰林府林家?身为一个府族能出多大事,”:另一个声音接道,

“天羽宫知道吧,林家惹到的是这个庞然大物,”

“不会吧,就算是百越郡的郡守也不敢公开与天羽宫作对,”

“谁说不是那,据说是林家三长老林强偷了天羽宫一株二十万年的断续草,天羽宫宫主震怒,亲自去捉拿林强,”

“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天羽宫宫主姜木楠带伤而归,而林强至今下落不明,”

“咔嚓,咔嚓”

一丝细小的破碎声,

听到这里的林寻已经怒不可恕,手中的酒杯被捏的粉碎,

“是啊,我也听说了,好像天羽宫的人要林家交出林强的子嫡,”

酒馆里人多嘴杂,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着,

“嗯嗯,听说林家内部也出现不小矛盾,”

“可不是嘛,这一次林家可不好过啊,”

只见林寻的位置上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一枚金币闪闪发光,

“马家,今天先放过你们,”

林寻一路飞驰奔向翰林府林家,

---------------------------假装分割线-------------------

“林逾常,今天带不走林强的子嫡林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道狂傲的声音在林家上空盘旋着,

林家一行人走了出来,林天乐一步跨出大声道,

“大胆,何方宵小敢在我林家的地盘撒野,”

“凭你还没有资格与我说话,叫林逾常出来,”

只见不知何时天空出现了三道身影,一名青年负手而立,身后两名老者如同枯木一般,

“通幽境强者”

“这么年轻的通幽境强者”

在空中停留最低境界就是通幽境,

“不对,是他脚上的鞋子,恐怕品阶不低,”:林青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道,

林清风的眼睛一直订着那两名老者,表面上一脸风平浪静,心中却是惊涛骇浪,因为他在两名老者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但是这种压迫感他只在太上长老身上感觉到过,

“我道是谁那,原来是姜三少宫主,”:林逾常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众人之前,

“姜三少宫主?难道是天羽宫宫主的三子,姜程,”

林天乐两眼一缩,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激怒姜程,不然姜程就算把他当场击杀林家也毫无办法,同事庆幸林逾常的及时出现,

“林府主,既然你也在这,那我就不废话了,将林强的唯一子嫡交出来吧,”:青年居高临下的看着林逾常,

“三少宫主,旭东自小身体羸弱不易外出,能否宽限几日,”

林逾常并不直接回绝姜程,

林强只有一个儿子就是林旭东,从小体弱多病,所以很少出来走动,

“小小府主也配和我谈条件,”

只见姜程一抬手,曲指一弹,口中默默念道:

“破天指”

“竟然是破天指,也不知道他修炼到地几层了,”:林清风心惊道,

破天指是天羽宫的独门绝技,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学习,

林逾常大手一挥,一道掌印与指印撞在了一起,

“砰”

“放肆,竟然敢和少宫主动手,”:姜程身后一名老者一步跨出,一掌击出,

“砰,砰”

只见林逾常一尘不染的站在地上,

老者看着林逾常轻轻道:

“通幽境”

林家一行人提着的心都放了下来,同时心中激动万分,林家又多了一位通幽强者,

“区区通幽初期也敢和老夫作对,今天就让老夫见识见识你林家剑法的威力,”:老者阴阴笑道,

“晚辈才疏学浅,也是最近才有所突破,还望前辈不吝赐教,”

林逾常缓缓抽出剑,周身剑意不断凝聚,

“化骨掌”

一道血淋淋的手掌印破空向林逾常飞去,

只见林逾常单手持剑指向老者,口中轻声道:

“梅去春来”

“砰”

一声爆炸声响起,巨大的冲击波打在人身上,生疼生疼的,

“这是…《林家剑法》的起手式,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林清风一脸震惊暗自道,

“看来以后不能再招惹林逾常了”

几位心中有鬼之人心中都出现了这句话,

“如果林府主只有这点本事,那今天这林旭东你就保不了,”

林逾常明明是一族之长,可老者偏偏不提,很明显,他只是有点在意林逾常府主的身份,对林家根本就不在意,

“身为一族之长,我本该保一族平安,但如果我把旭东交给你们,我就愧对林强对我的信任,我林逾常不是无情无义之人,”

林逾常把剑一横,一股庞大的气势迸发出去,

“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我了,”

话音刚落,只见老者已经出现在林逾常的身后了,

“糟糕”:林逾常心中暗道,

老者以手为刀,一刀而下,林逾常迅速后退,不过还是慢了半拍,

“扑哧”

只见林逾常已经站在老者十丈之外,不停的大口喘息着,右臂齐肩而断,血液不停的向大地洒去,

“斩断你持剑之手,葬你修剑之心,看你如何翻身,”

说着一掌劈向林逾常,

这时只见一道光芒撞在老者胸口,

“砰”

“轰隆”

老者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撞塌了一片房屋,然后躺着地上没了声响,

“就凭你们也想从我林家带人,怕是不够,让姜木楠亲自来吧,”

一道声音从林家后院响起来,

“何人放肆?敢直呼宫主名讳,”:姜程冲着林家后院大声道,

只见一人拄着拐杖缓缓从后院走出,虽然很慢但是每一步都很稳,仿佛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太上长老!”

“莫长老就不用藏着掖着了,出来吧”

太少长老看向姜程身后的老者,

“哼,林离,没想到你还活着,就是不知道一身修为留有多少,”:姜程身后老者一步跨出道,

“对付你怕是够了,”

说着林离缓缓击出一掌,但这一掌却让莫长老冷汗直冒,同时连忙拍出一掌,

当莫长老刚碰到林离一掌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同时心里一阵震惊,早以萌生退意,

“咳咳,”

莫长老只是让掌印停顿了一下,接着硬生生挨了这一掌,莫长老也来不及查看伤势就一手抓着姜程破空而去,同时口中不断涌出鲜血,

看着莫长老离去,林离也不阻止,只是转身向后山走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从林离出手,到莫长老逃走,只有几息的时间,众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了,顿时场上一片寂静,

毕竟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老人给大家带来了巨大的心灵冲击,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成了邪神大佬入世历练

    伍逍遥凝望了一会老道士,突然,对他跪下了!咚~咚~咚,“老头子你要保重身体”伍逍遥跪在老道士面前,磕头了三个响头,然后红着眼说道。他知道老头子是认真的。“呜呜呜”小白抱着伍逍遥的裤脚叫道,小白大概也知道要和他离别了“好了,孩子,好好照顾自己,教你的东西千万不要落下,来拿着,这块玉佩是当初佩戴在你身上

  • 浅陌の蝶之舞(东邦 网王)之女警李小青

    李小青正漫步走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她的身份不足为外人所知,甚至如果知道会引来许多麻烦。因为...她是警察!三个月前,在一个酒吧里死去了一位女性,此后又再次死了两位,死者皆因身体血液枯竭而死,脖子上的动脉,出现了两个血洞,让人不禁想起吸血鬼来,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受害者,警方挑选了五位身手矫健的女警察,进

  • 穿书后我在八零当神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天机阁这个古老到不知从何说起,且最为神秘的势力。没有人知道它的根基在何处,也没有人见过其展现实力,但是每逢至尊大帝现世都会拜访天机阁。在天机阁没有种族之分,据说不论是人类兽族还是幻妖,甚至连异人和妖兽都可以成为天机阁的成员。而每隔十年一届的英才联会成了世人眼中天机阁选举成员的唯一时刻。每次起源世界有

  • 『综文野』我为幸福所伤金府命案

    地藏菩萨又名地藏王为地狱之佛,教化众生,救渡一切地狱之灵。地藏菩萨有一坐骑,名谛听,善听人心,陪伴地藏王已有万年,受佛法熏陶,耳濡目染,终有一天变化成凡人形体。地藏菩萨见状道“这实属天意,我身在地狱不便管人间之事,此时正值释迦摩尼佛灭度,新的弥勒佛尚未降生,六界大乱,人间疾苦,你既已成人形,你可替我

  • 网游之神域剑魄第一章在线阅读

    有马贵将把公寓钥匙放在玄关的矮柜上,回身注视这曾短暂属于他的居所。这是一间简陋狭小的单身公寓,不到十坪,堪堪满足一个人的日常起居。除去厕所之后的空间更是小得可怜,单人床、矮桌以及衣柜差不多将整个房间挤得满满当当,站在玄关就可以一览无余所有的光景,甚至不用转动眼球。三个月前他来到这里,带着库因克、任务

  • 至尊仙路:渡缘之第四章(4)

    4.“但他没想到的是,死人也许没死。”小天狼星伸出闲着的一只手,在斯内普脖子后边轻轻的捏了捏,“告诉我马尔福都在策划些什么,西弗勒斯。”“他的计划……。”斯内普从他的胳膊间把自己抽离出来,斯莱特林挨着格兰芬多,在窄窄的床上勉强地躺了下来,“这可真是该死的暖和,布莱克。”“不用谢。”小天狼星咆哮般地笑

  • 白羽传说帮帮我……

    后座的赫凌尧倏地起身抢过方向盘,急转弯,“呲……”轮胎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昏暗的道路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痕。赫凌尧弓着身子,近190身高的他,修长的双腿还在后座。他弓着上身俯在驾驶座上的安桥身旁,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周身寒气萦绕!安桥睁眼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被这么一闹,安桥本回了些神,可这男

  • 一剑红尘了七日游

    易子小姐来通知正式队员的选举时间。爷爷桑岛慈悟郎决定让善逸去。善逸:“不行不行不行,我肯定不行。我不去,我会死的!”师兄看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十分来气,说道:“这种废物去了也是送死,不仅会死,还会丢干净师傅的面子。”桑岛慈悟郎不高兴道:“狯岳,你不要这样说他。你们师兄弟应该互相扶持才对。而且,他现在

  • 彪悍的人生宫宴

    南楚众人行礼道:“见过大魏皇帝。”皇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南楚公主,似乎要透过一层面纱,将美人盯出两个洞来,忽道:“把面纱摘下,抬起头来,让朕看看。”这南楚的公主性子似乎很冷,但还是依言摘下了面纱,李明舟未曾抬头,可仍旧听见场上传来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遂下意识地抬眼,正巧同正对面坐席的顾铮目光相接。仅仅这

  • 大神是不用开挂的第四章

    阎寒是被李轩的惊呼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突然而至的冰雪世界瞬间将他的心俘获。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虞雪会对冰川情有独钟。无尽的蓝色,那是天空;无尽的白色,那是冰雪。李轩兄妹俩已经下车了,探险队的其他成员也陆续从其他车上下来,卸下东西准备就地搭建营地,这也是他们这次行程的起止点。“哇!太漂亮了!太美了!